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九百五十六章 蝴蝶惊世

    干净、简单、霸道!

    庄闲就是这样一个人,他是神剑宗少主,因而他需要的不是爱情,而是一个个女人,一直以来都无往不利,他还从未遇到过这样一个贞烈的女人。

    在时间不多的情况下,他直接要绑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那女人终于露出了怒容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可就在她话音响起的时候,一位老人飞出,手段凌厉的打出武尊之力,将她束缚住,直接禁锢了,任由她如何挣扎,却是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这时,凤求凰的一位武者飞出,急声喝道,脸上冷汗都下来了,他尽可能的劝阻这些人,但是庄闲根本就听不进去,直接把那个凰中仙打包带走了。

    “畜生,求爱不成,竟然干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神剑宗,本来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宗门!”

    人们都气疯了,美人如佳音,当妙手偶得之,但是现在庄闲都干了什么?强行掳人,道德都败坏到这个程度了吗?就连与他一起而来的那个青年都满目怒容,太特么丢脸了。

    不过,众人也是敢怒不敢言,在神剑国内,神剑宗就是无敌存在,各大势力恨不得脱掉裤子来取悦他们,谁会在这个时候阻拦神剑少宗主,那不是得罪神剑宗么?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庄闲直接蔑视众人,率众离开,而一想到这个女人很快就要变成他的禁脔,他内心就一片火热,完全不顾及四周的鄙夷的目光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蝴蝶已进入神剑宗。”

    在神剑国内,一处破落的小庙中,一个暗影飞来,轻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,这些女人还真是胆大包天啊。”隐眯起眼睛笑道,想要打入神剑宗内部,救出一个人,隐神自然也可以做到,只是那动静有些大,而蝴蝶则是很隐晦一些,女人本来就具备这样天然的优势。

    “令隐神相助,可不能让蝴蝶落入那庄闲的手中。”隐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蝴蝶也正在狂野,不要小觑任何一只蝴蝶,有时候女人的爆炸力是相当恐怖的,何况这一次被掳走的是蝴蝶之主寒如月,这就让蝴蝶更慎重了。

    “令蝴蝶七尊,全部赶至神剑宗,蝶神绝对不允许有任何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全力伏击,但有任何意外,就立刻杀进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蝴蝶一道道命令洒下去,而黄昏中的神剑国,充斥着一股肃杀的气氛,无论是蝴蝶,还是隐神神经都高度紧绷,这涉及到逆神的伤亡,一旦营救失败,那么皇甫允儿就可能会被灭口,届时蝴蝶也要承担这部分的责任,而酒神宗也要记恨他们了。

    因而,她们只能功成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红烛、美酒,还有一个饥色的庄闲。

    本来很饥色的画面,愣生生被他营造出了一股温馨的气氛,不得不说这个人在这方面的确有些手段,因凰中仙,境界平平,那位武尊在进入神剑宗少宗主房间时,就已经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随即,他便退了出去,谁愿意打搅少宗主的美事啊。

    “姑娘,刚才多有冒昧,但在下对姑娘实乃一片赤诚之心。”庄闲一脸真诚的说道:“我知道姑娘乃武者,而我神剑宗绝对适合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寒如月淡淡的笑道,显得很高冷。

    “是啊,姑娘你只要你想要的,我庄闲都能给你。”庄闲目光真诚,寒如月的美貌的确让他很着迷。

    “放我离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庄闲目光一寒,这个女人还真是油盐不进,让他心中很不痛快。

    “呵呵,姑娘还是多考虑一下吧,我给姑娘一个时辰的时间。”庄闲冷笑,说道:“不过,我倒是喜欢姑娘这种火爆性格。”

    说完,庄闲就走出了房间,他虽然喜欢霸王、硬上弓,但总要给这个女人一些时间来适应,他更喜欢的是征服,让一个女人自愿的跪倒在他面前,那才是痛快。

    “白痴!”

    在庄闲远离房间的时候,寒如月冷然的说道,随即她身体一轻,直接从这房间中消失,飞向了神剑宗一处隐秘之地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小门被推开,寒如月鬼魅的一闪,两位至境武圣直接被打昏,而她一个爆闪就进入了小楼中,只见风动,不见人影,这就是蝶神,在得到了寸神之后,寒如月的速度也一日千里,虽然还没有彻底顿悟,但速度已经今非昔比了。

    “谁?”小楼中传出了一道清脆的声音,有些憔悴又有写嘶哑。

    “酒神!”

    一个女人站到了她的面前,绝世容颜惊慑了她,让她禁不住向后倒退了一步,那单薄的身躯,深陷黑沉的眼眶,正在揭示她在这神剑宗受到非人的虐待。

    “你是酒神的人?”那乱发一颤,双目顿时湿润,但依旧很警惕的盯着眼前这个女人,她可不记得酒神有这么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寒如月平静的说道:“我不是酒神的人,但是我需要酒神相助!”

    “相助什么?”皇甫允儿问道。

    “斩除神剑宗等三大神宗。”寒如月说道:“现在,我要送你回到酒神宗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皇甫允儿虽然很激动,但内心依旧是拒绝的,她担心这是神剑宗的杀局,她一直坚持活下来,就是希望有一天酒神可以找到她。

    她被庄闲那个混蛋糟蹋了,但这个仇她不会就这么算了,必然要他血债血偿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唯一的机会,我只给你十息的时间。”寒如月说道:“我虽然偷偷潜入进来,但难保神剑宗不会发现,因而我没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得不到酒神宗相助,我们或许会艰难一些,但至少我们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、九、八、七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,一个个数字在减少,皇甫允儿的神情也变幻莫测,而当寒如月喊到三的时候,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:“我跟你走,横竖是一个死,不过要是我死了,请帮我杀了庄闲!”

    “他,我会送到你的手中,由你自己来拆裁决!”

    寒如月暗自松了一口气,双指一动,一道武尊之力直接笼罩了皇甫允儿,带着她直冲出小楼。

    而此刻,小楼外已经立着两人,灰暗的衣裳在风中闪烁,飘忽的就像是一道幻影,他们躬身而立,正在等待。

    “送她离开,由你们亲自送往酒神宗。”寒如月将皇甫允儿交给了隐神两人,他们是混入神剑宗的武尊,早就熟知了神剑宗,而在这个节骨眼上,隐神的爆发力绝对惊人,皇甫允儿交给他们,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酒神宗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两位隐神武尊,直接接手,带着皇甫允儿瞬间飞向了远方。

    而寒如月则是在小楼中,打上了一个皇甫允儿的烙印,由圣石来维持,让“皇甫允儿”栩栩如生,随即她走出小楼,敲醒了那两位武圣,一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她回到了房间,但没有任何停留,直接撞碎了门扉,身躯踉踉跄跄的向前冲,而把守门扉的武圣顿时追出,可令他们诧异的是,这个女人脚步虽然不快,但左突右闪,竟然让他们抓不到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寒如月一头撞进了一口古井中,寒凉扑鼻,沉入了井底,这可吓了两人一跳,其中一人跟着跳下,另一人则是迅疾的向少宗主禀报去了。

    而当庄闲赶来的时候,寒如月已经失踪了,就连那位武圣也消失了,整个古井直通远方一座大江,而在井底似乎有凶兽出没的迹象,殷红的血水,与失踪的尸体似乎正在揭示着答应。

    “你个白痴!”

    庄闲怒气冲冲,他的心沉下去了,这么一个绝世美人儿,就这么香消玉殒,让他心都在滴血,他怎么会想到她会贞烈如此啊。

    “封了这口井!”庄闲怒喝道。

    随即,他又斩了那位武圣,依旧怒气不消,但也无法改变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蝴蝶手笔,从进入神剑国她们就在布局,皇甫允儿的住所,古井处向,以及通往的大江,还有庄闲的喜好等等,早就洞察,而想要潜入神剑宗太难,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更难,但这种“投井自尽”方式,无疑是一种妙计。

    又有那鬼魅的速度,就是武神想要短时间察觉也不太可能,特别是有“皇甫允儿”烙印,等到他们发觉不对劲的时候,已经太晚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蝴蝶!

    一己之力,掀开了逆神西征的步伐!

    月朗星稀!

    酒神宗又来了三位不速之客,由隐神护送的皇甫允儿在看到酒神宗那宏伟的山门时,失声痛哭,她本来觉得是一个骗局。

    也没想着能够真正的走出神剑宗,但这三个人就是这么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允儿!”

    老妇人跑了出来,尽管皇甫允儿骨瘦如柴,但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,不禁老泪涔涔,就连站在一旁的皇甫奇也双目赤红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如何做到的?”皇甫奇深吸了一口气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做,自然可以做到!”

    隐神冷傲,转身即走,但声音则是远远的响起:“宗主,尽早做准备吧。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