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九百四十五章 动兵

    武神气势!

    如龙息一样,可以震压群兽,令它们俯首,但是凌风显然是另类,他连武神都斩过,还会在乎这种气势么?

    何况,能在神魔战场铸造丰碑一样战绩,又气势武神气势可以压迫的?

    阎王心中冷笑,这三个老人实在太轻狂了,眼前这个人能够代表的势力太可怕了,可以说,只要他们敢对荒门小七动手,那么荒门一定会生气,那都是一些“奇特”的人,一旦生气,天知道会干出什么来?

    “我是人!”

    凌风笑意清淡,丝毫不受影响,俨然就是一个受气包,这让阎王很诧然,他可清楚的记得,神荒那位少女受伤,被人一脚踢下战场,可怜的御龙宗就这么惨死战场,一个都没有活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暴戾的家伙,绝对没有这么好说话。

    事出反常必有妖!

    “一位武尊?”那灰袍老人一怔,进而冷笑着说道:“据闻你与圣地有些干系,但是想要我们给予玄天宗余孽……哦,现在是玄空宗了,给他们补偿?”

    “你没病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呢?”凌风笑的人畜无害,这个结果是他早就料到的,走的不过是个过程,让西神岛圣地看个清楚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成王败寇!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满目冷漠,喝道:“玄天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但是有些人死不悔改,还想着逆袭我三大神宗,那就不可饶恕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玄空宗这些年很低沉,雄心壮志早就被磨灭了。”凌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余孽终究会死灰复燃!”紫袍老人铮铮的说道,这也代表着三大神宗对他们的态度,一个武尊就想让他们放弃?

    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?

    诚然,现在的玄空宗的确是威胁不到他们的地位,但是有玄天宗的底蕴,一旦崛起那可是天大的麻烦,斩草要除根,这个道理他们还是懂的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不要那么生气!”

    凌风很坦然的说道:“不管你们将暗袭玄天宗弑兄说的多么清新脱俗,但是这些我根本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他不得三人暴怒,便接着说道:“我知道你现在是神宗,而玄空宗太弱,在居高临下的态度上,你们有这样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总要给玄空宗一点活路,我想他们不介意拿出一些神药、神器之类的奉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那灰袍老人心中早就气炸了,只是碍于有旁人在场,不曾发作而已,他冷冷的笑道:“小子,你觉得你是谁?神器、神药?”

    “你觉不觉得可笑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这个想法可行。”那紫袍老人阴森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?这么说老人家是接受的建议了?”凌风眼眸一亮,似乎隐隐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“让玄天宗余孽,将自己的头颅一个个提来吧。”紫袍老人狠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脸上的笑意瞬间溃散,他眯了眯眼睛,说道:“难道,三大神宗当真不给玄空宗一点机会?”

    “小子,今天我们三人能来,已经是看在圣地的颜面上了。”

    那白袍老人冷喝了一声,说道:“年轻人当知进退,不是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的,小心死于非命!”

    “你在威胁我?”凌风笑了。

    阎王心中一沉,这是个坑啊,要是这三人敢说出来,那么只要凌风出事,荒门第一时间就会宰了三大神宗,那时西神岛圣地都不敢说个“不”字。

    “威胁你?”

    白袍老人蔑视的看着凌风,说道:“我抬手即可杀你,何须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杀我?”凌风站起身来,警惕的望着白袍老人。

    “杀你又何妨?”

    那白袍老人被凌风刺激的要吐血了,抬手就是一掌挥手,直接打在了凌风身上,“啵”的一声,凌风倒飞三十丈,身躯撞碎了一座木楼,才堪堪的停下来。

    他口吐鲜血,双目暗淡,身躯也佝偻了起来,看上去伤势很重。

    时间定格了一下!

    三位老人都是一愣,这与他们想象的不同,那也是一位武尊,怎么说都会反抗一下,但是后者却是毫无防备。

    难道是一个废柴。

    阎王的心沉了,眼皮都在哆嗦,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在那一刻,他也觉得荒门小七会抵御,因而没有及时阻止,而现在荒门小七吐血重伤,这是在扇西神岛圣地的耳光,也会真正的激怒荒门。

    “一掌!”

    凌风踉跄的走了过来,说道:“我代玄空宗受这一掌,不知三位可放过玄空宗?”

    “不要觉得你与圣地有些干系,我就不敢杀你!”

    那白袍老人阴森的说道,之前圣地来人也就提了一句,根本不知道谁要与他们谈判,那淡漠的神情,岂能逃过三位老成精的人物?

    因而,他们才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觉得不够,可以接着打!”凌风仰首挺胸的说道:“我虽然只是个武尊,不及武神,但是三两骨气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三位老人对视一眼,终究没有下杀手,打伤这个人可以,但是要杀死这个人,那就等于把圣地得罪了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小子,骨头硬是没问题的,可是也只是个莽夫而已。”

    紫袍老人挥了挥手,直接飞空而去,懒得再搭理凌风一句。

    “送客!”

    灰袍老人呵斥一句,立刻就有人飞了过来,逼着凌风、阎王一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玄空宗会倾尽全力战斗!”

    当他们退到山门时,凌风仰天大喝,双目中充斥着肃杀气势,目的已经达到,也没有佯装下去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四个字铮铮如血,代表着玄空宗血战的决心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阎兄,今日之事多有麻烦。”凌风吞下了一枚丹药,诚恳的说道。

    阎王目光闪烁,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很不对劲,自从进入神剑宗就一直将姿态放的很低,在三大神宗的压迫下,步步后退,甚至挨了武神一掌,伤势的确不轻。

    “何必呢?”阎王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尽力了,但是三大神宗欺人太甚,玄空宗积弱,但也不是不可战斗!”凌风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场战斗……与神荒有关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凌风摇头,说道:“要是神荒,你觉得我会这么低声下气?”

    阎王沉默,良久才说道:“但这终究会惊动神荒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别无选择!”

    凌风苦涩的说道:“玄空宗是柳舒舒的根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它灭亡,必须要做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

    阎王笑了笑,这个家伙还真是多情种,他的战绩与他的风流一样的响彻天地:“不过,要是遇到生死危机,我西神岛圣地会保你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太复杂,你们还是不要搅合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谢了阎王的好意,开玩笑一旦战斗逆袭,整个局面都倒向一方,那时的西神岛又处于什么局面?

    他可没有让人摘桃子的习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神岛圣地。

    圣主正遥望着远方,此际阎王已经回来,而荒门小七已经远去。

    “末流势力与神宗对撼?”

    圣主心中感到不可思议,这个荒门小七到底想要做什么?为何连他都感觉不对劲了?

    而当阎王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一一道出,圣主也气的直蹙眉:“这三个蠢货,连荒门小七都敢打,是要把清漪那个妖孽引出来么?”

    一条真凰,困在圣地,那就是困兽。

    可一旦她走出来,就会祸乱天下,那是个女魔头啊!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很棘手,要不要阻止三神宗?”阎王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圣主沉思了一下,摇头说道:“这件事不简单,神荒没有插足,我们就不能插足,现在事态没有弄清楚,这么冒失的出手,一旦走出了方向,西神岛圣地也会被卷入是非中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当凌风全力飞驰,向着神国而去的时候,谈判这个消息就已经像是长了翅膀一样,飞向了玄空宗,也飞向了远方武国的逆神。

    “人主吐血,谈判中那三位武神悍然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人主以身来给我们探出一条血路,这是逆神的耻辱,三大神宗是么。”

    “杀,杀特么的,敢向人主下杀手,不可饶恕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逆神众怒了,怒火滔天!

    蝴蝶送来的消息,已经清楚的说明,人主是为了逆神的开疆拓土,才忍气吞声,承受了一掌,这无疑也刺激了逆神,逆神承受这样的侮辱,为的就是让逆神可以顺利的迈入西神岛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不接受失败!

    唯有斩尽三大神宗!

    “血,才能洗辱!”

    叶欣然仰望着天宇,傲视而霸道:“不要呼喊,不要怒喝,但是我们要生气!”

    “当初,在圣战上,蝴蝶寒如月蒙受耻辱,逆神众惨死,你们知道人主干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逆神众双目炽热,正认真的聆听。

    “人主淡淡的说:那就让他们陪葬吧!“叶欣然声音激扬的说道:“在那一场战斗,人主一个人横推御龙宗七尊,一拳一拳的打爆,一剑一剑的砍杀,只有这样逆神众的耻辱才能清洗,但这还不够!”

    “现在人主蒙羞,我们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逆神众不说话,但每个人的目光都泛着野性的光芒,沉默不代表不愤怒,憋在心中的戾气,会让那怒气不断的酝酿咆哮。

    “动兵!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