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c_t;    那柄断刃仅有两尺长,一面是刀,一面是剑,剑柄处棱角分明,有股金属的质感,如果不是锈迹掩盖了本来的光芒,应该会寒光四‘射’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]-79-

    而凌风的金‘色’念力碰触到那柄断刃时,却感觉到了一股寒冰气息,就算现在是盛夏,可他依旧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那断刃应该不一般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浮上心头,凌风就向着血石攀登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块血石是很大的,最上面就像是一个平台,能够四五丈,如同被人一刀削成这样的。

    而那柄断刃,就‘插’在了血石中央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当凌风攀登上血石的时候,眉心一跳,他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制,约莫有五千斤左右,对于一般武者来说,只怕根本就登不上来的。

    而且,他还感觉到越是往里走,那股压力更大,一步就翻天覆地一样。

    “有点古怪!”

    凌风瞅着血石呢喃道。

    血石很平静,可是最上面却镂刻着一道道符文,从四面八方,延伸到了那柄断刃,而他在仔细观看之后,也不禁倒‘抽’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因为,那断刃上也布满了血‘色’符文,一道又一道,将断刃都分割开了,远远地看着,就如同一个个血‘色’碎片,拼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凌风脸‘色’一沉,他想到了炼器师,后者和炼丹师一样,都是极其稀少的,也是极其珍贵的。

    而强大的炼器师,不仅可以炼制兵器,更能镂刻符文,形成杀阵,那才是要命的。

    荒境当初应该是发生了大战,而且还涉及到了炼器师,这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总要见识一下断刃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凌风迈步向断刃走去,而那股压制也越来越强,从五千斤逐步增加,他每走出一步,都要增加一千斤,这也太恐怖了吧?

    当然,凌风也是比较惊喜的,如果这快血石没有危险的话,或许可以成为他炼体的“资源”。

    “咚咚”

    很快,他脸‘色’就沉重如水了,那压制已经增加到了一万五千斤,这种巨力,就是武皇来了,怕都要退避三舍了。

    而他距离断刃,还有六七步,也就是说,那血石中央至少有两万余斤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就已经突破了两万斤小坎,刚才又经过了太一真水的洗礼,估‘摸’着应该可以承受reads;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]”

    凌风暗自沉凝了片刻,而后兴奋地向着断刃走去。

    “咚”

    而当他走到断刃处时,身上的血‘肉’都暴凸起来,一块块都像是‘精’金一样,那股压制力已经达到了两万三千斤,这也是现在凌风可以承受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“这血‘色’符文,竟然有这样的效果,炼器师果然是很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凌风咋舌道。

    而后,他的眼睛就转向了那柄断刃,这么近的距离观看,凌风可以清晰的发现,那断刃上真的布满了裂纹,而那血‘色’符文就像是粘合着断刃,让它不致于断裂了。

    “这柄断刃很古怪,既然都已经裂成碎片了,炼器师竟然还要让它粘合在一起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凌风皱了下眉头,而后弯着身躯,向着断刃抓去。

    “呛”

    突兀地,那断刃一下子碎裂了,一块块碎片都掉了下来,而每一块碎片都锋利无比,看上去如同小匕首一般,而凌风没有丝毫的防备,竟然被割破了手指。

    顿时间,他就感觉到了一股寒气,将他手指都差点冻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冷!”

    凌风忍不住一个哆嗦,纵然是武师都是这样,可以想象那碎片有多么特殊了。

    “这柄断刃只怕以前是很强大的兵器,就算是碎掉了,可那碎片也是强大的利器。”

    凌风神‘色’一喜,就要将那碎片都收起来。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蓦地,整个血石都是一颤,那血‘色’符文就像是活了过来一样,瞬息间闪亮,自边沿向着中央冲了过来,快速地没入了断刃碎片。

    “呛”

    此刻,那凌风手指下,血‘色’闪闪烁烁,断刃碎片都飞舞了起来,被那血‘色’符文粘合在一起,一下子缩小起来,化成了豆粒大小,沿着凌风手指的破裂之处,“噗”的一声刺穿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凌风之前是被血‘色’符文给震惊了一下,有一点点的失神,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只看到了断刃碎片飞入了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脸都青了!

    这特么是怎么一回事?!

    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,根本就搞不懂,对于断刃、血‘色’符文完全就不知道,更不明白怎么跑到自己体内来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可是断刃啊,之前他手指被割破了一下,就感觉到刺痛,整个人都像是被冰冻了一样,而现在它们都进入了体内,可以想象,凌风又多么的发‘毛’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那断刃碎片在进入凌风体内中,随着血脉运转,散‘乱’起来,“呛”的一声,有一块碎片飞到了手指间,令得凌风手指一寒,猛地一沉,就像是被数百斤重压制着一样。

    “呛呛”

    一块块断刃碎片都没入了血‘肉’、骨骼中去了,发出铿铿锵锵的声音,就像是在组建一件战甲一样。

    而对于凌风来说,这是无比恐怖与惊魂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,这种趋势根本就阻挡不了,无论是他运转虚空道,还是打出金血火焰,对于断刃碎片都是无用的。

    很快,他的血‘肉’与骨骼,就被那断刃碎片覆盖了,看上去就像是在身体里面,形成了散碎的战甲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!”

    蓦地,凌风一惊,浑身猛地一沉,那断刃碎片就像是一万五千斤斤巨石,压在他身体里面,散发出淡淡的寒意,令他脸‘色’骤变。

    可是,令他吃惊的是,当他双脚落在血石上时,就是很轻盈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太特殊了,令得凌风都有点费解与震惊,好似那断刃碎片全部禁锢在骨骼与血‘肉’上,对于自身没有改变的。

    “好重!”

    凌风紧蹙着眉头,虽然从外面看不出任何变化,可他知道,如果此刻他再次攀登凌武山的话,将会非常的吃力。

    “那断刃碎片到底是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凌风差点跳脚,不就是动了一下么,那断刃就赖皮般的进入了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断刃碎片,总让我不安,不会是大杀器吧?”

    凌风沉静下来,快速运转虚空道,金血火焰从那碎片流过,顿时间,一股寒冰气息,直侵骨髓,令得凌风浑身都是一僵,发丝都直冒寒气。

    “绝不是兵器那么简单!”

    凌风脸‘色’越来越白,将圣山三千古卷都搜索了一遍,可依旧找不到丝毫关于断刃的记载。

    他不敢大意,运转着金血火苗,防止那断刃碎片和血火一样,忽然爆发,将他彻底的粉碎。

    可是,一个时辰过去了,那断刃碎片并没有动静,像是蛰伏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,怎么感觉身体里面住了一个怪物?!”

    凌风胆战心惊,即便是血火燃烧他的血‘肉’,都没有让他这么惶恐过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忽然,凌风火烧屁股般的跳了下来,牙齿都在打颤,因为他发现那断刃碎片,竟然一点一点地向着血‘肉’、骨骼中挤压过去,那速度非常的缓慢,如果不细心留意,都发现不了的。

    他甚至有种感觉,等到那碎片挤压进骨骼之后,一定会将他压碎的,就是白银宝体都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大杀器!”

    凌风脸上都直冒冷汗,他没有想到竟然会碰上这种要命的事情,那碎片挤压的速度很慢,可时日久了,他早晚会被搞死。

    这是将他‘逼’入了死境!

    “之前是血火,现在是要命的碎片,武师禁地中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一刻,凌风小脸黑漆漆的,他有点后悔怎么莽撞了。

    “不管这是什么东西,我都不能死!”

    片刻后,凌风咬牙站了起来,确定断刃碎片短时间,不会爆发,他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要在那断刃碎片将他压爆之前,彻底强大起来。

    人死鸟朝天,不死万万年!

    “试一试能不能赶出去!”

    凌风眼神闪烁,最后盘坐下来,催动着金血火焰,向着手指中那一块碎片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然后,下一刻,他手指剧痛,像是折断了一般,血‘肉’一片模糊,金血火苗是飞出来了,可是那断刃碎片却是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用得着这么变态吗?”

    凌风苦笑一声,‘欲’哭无泪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下子,他手都差点断了,如果这样轰下去,那碎片倒是没问题,而他手就要废了。

    “看上去像是一柄指甲大的小匕首,能不能催动呢?”

    凌风沉思了片刻,又动了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旋即,金血火苗就飞了出来,将那断刃碎片笼罩,想要将其催动,可是他又一次失望了,依旧是……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?”

    他仰天长叹,有种蔫了的感觉,好歹自己曾经是武圣啊,竟然被一柄断刃给坑了。

    可一时间,他也搞不明白,想不到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能不能炼化吧?”

    凌风抱着万一的希望,他知道一些强大的兵器,比如圣兵、皇兵都是需要炼化的,这样才能如臂所指,发挥出兵器的最强威力。

    可它是兵器吗?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