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九百三十六章 给你一个方向,让整个天下围着你转

    气氛紧绷!

    冷仙楼中,杨歆瑶与杨烈想要喝止,但他们的意见太单薄,他们的气势太微弱,根本阻止不了那些个魁梧大汉。

    呼啦!

    八人直接把凌风包围,身上的气势也俯冲起来,直达武圣级别,这在卿云国中,也绝对是令人惊悚的,能够请来八位武圣,那自然也代表着这个人的地位很非凡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英雄救美很荣光?”

    二世祖古風笑道:“我会让你死的很不荣光!”
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八个人一齐动了,八道圣光就像是璀璨的闪电,光是气势就震碎了桌椅,整个冷仙楼都咯吱直响,像是随时会坍塌下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个人飞了出来,殷红的血水从口中喷出,像是一道血箭,但是那血箭没有溅射在冷仙楼中,而是随着那个人一同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二世祖古風笑了,这个白痴竟然想要挑衅自己,他微眯着的眼睛,似乎可以看到那个人飞出去的惨烈模样,四肢全断,挣扎如狗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又一个人飞了出去,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,就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古風笑不出来了,他瞪大了眼睛,正见到一个人摧枯拉朽,一步扇飞一个人,一步步走到了他的面前,而在这个过程中,那八位武圣全部横飞出冷仙楼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鲜血像是小溪流一样,汩汩涌出。

    这一幕格外的诡谲,令得冷仙楼内外都空寂起来,人们不可置信的望着凌风,像是见鬼了一样,弹指之间,横扫八位武圣,这是什么力量。

    杨烈、杨歆瑶怔住了,满目骇然,一时间竟是呆滞了,那个看似羸弱一阵风就可以吹倒的青年,却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谁?你可知道我乃……”古風吓得心魂直跳,他强撑着站起来,指着凌风喝道。

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可是,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,一根手指头就折断了,痛得他凄厉惨嚎,一头扑倒在地上,在那一刻他武圣境界的力量,竟然被人生生的遏制住,逼迫在体内,连一点力气都施展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特么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凌风淡笑,又拗断了古風一根手指,那断裂之音让人心尖儿都在颤抖,而那笑音更是惊爆了众人的心神,那像是俯视苍生的蔑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凌风将古風拉起来,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,将其下巴都打的脱臼,脸颊上血肉模糊,脸骨都塌陷了下去,那惨烈的模样更是让人们眼皮直跳,肌肉都在抽搐。

    这是哪来的狠人啊,竟然敢向古風下杀手,要倒血霉的。

    “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杀意腾腾,一连扇了古風七八个巴掌,将其打的惨无人样,整张脸都废了,但是那双消瘦的手上,竟是连一滴血都没有溅上。

    狠厉,杀伐!

    凌风心中的怒气,在此刻表现的淋漓尽致,沈辰的死,逆神众很多人毙命,也让他心境厮杀,憋着一股怒气,而现在古風送上门来了,他也毫不客气的发泄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古風如死狗一样被扔出了门外,直到此时,人们才吓得心胆皆颤,远远的躲开,不敢碰触到那冷仙楼中的煞星。

    这是个疯子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平静了下来,半晌都没有人开口,杨烈、杨歆瑶瞪大了眼睛,像是在盯着一头怪物一样望着凌风,他们也被这一幕吓傻了。

    约莫一盏茶的时间,杨烈才回过神来,眼神暗淡的说道:“你太冲动了,你可知道那古風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不太想知道。”凌风随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对一位炼丹师蜗居在这里很好奇。”凌风眯眼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

    那杨烈双目一垂,禁不住的向后退了两步,隐晦的将杨歆瑶挡在了身后,身躯紧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让那个姑娘站在你前方,似乎更稳妥一些。”凌风依旧淡笑着说道:“至少她是一位武圣。”

    杨歆瑶双目猝然瞪大,又迅速的低垂下去,她内心很不平静,明明已经用功法压制了境界,沦为一个普通人,没想到竟然被人一眼看透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杨烈双目一寒,双拳紧攥。

    “丹田裂开,经脉折断,从一个万人敬仰的炼丹师跌下了神坛,被人逼迫到此地,受尽凌辱?”凌风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。”

    杨烈大惊失色,老脸“唰”的煞白了起来,这个人似乎早就看透他了。

    而一旦是曾经的“故人”,那么他们爷孙今日只怕很难再走出冷仙楼了,只是令他感到憋屈的是,他都已经躲到了这里,竟然还是被找到了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不要那么紧张。”

    凌风笑道: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可以救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!”

    杨烈暗自松了一口气,从这个人的口气中,他隐隐的觉得这不是曾经的“故人”,但是他依旧很忌惮,身体已经做到了反击准备。

    “随意!”

    凌风很淡漠的说道:“一个炼丹师痴迷于药草,即便是隐退也依旧将药草融入菜肴中,你肯这么落魄下去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乐意!”杨烈眼皮哆嗦,内心颤抖,这句话戳中了他的心事,有哪一个炼丹师回甘于平静?

    可问题是,他已经落魄至此,曾经也得罪了一些人,由不得他不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“即便你想一直这么下去,也要考虑一下她的感受吧?”凌风蛊惑的瞥了一眼杨歆瑶。

    杨烈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的人生就要走到尽头了,时日无多,但是杨歆瑶正值青春年华,就这么随他埋入黄土,有几个做爷爷的会这么干?

    “哼,少来!”

    杨歆瑶气呼呼的盯着凌风,凶巴巴的说道:“你这种手段太低廉了,之前那个古風就这么干过,什么英雄救美,根本就是你们在演戏。”

    “别想骗我爷爷,也别想骗我!”

    “人生无常,有时候抓住一个机会,就可以直达天宇,而稍纵即逝,便是尘土一抔。”

    凌风望了一眼气愤的杨歆瑶,淡淡的咧嘴,随即转身向着雅间走去:“杨老,据闻冷仙楼的菜肴气魄非凡,入得了仙人之口,那就上来让我们尝一尝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顿可不便宜啊!”

    雅间门开了,又合上。

    但是,杨烈则是怔怔的立在当场,他双目紧蹙,望着雅间若有所思,那个人最后那句话分明有所指,一顿饭一个抉择,对了则浴火重生,错了则是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这是豪赌!的确很昂贵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可不要听了信了,这个人很狡诈也很奸诈!”杨歆瑶依旧气呼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呢?”

    杨烈溺爱的摸了摸杨歆瑶的秀发,说道:“爷爷老了,能够陪你的时间不多了,但是你还年轻啊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瑶儿会一辈子陪着你的。”杨歆瑶说道:“我不在乎那些繁花似锦,我很喜爱这种田园生活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先做菜吧。”

    老人目光一伤,这个花季雨季的少女懂事的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碧玉碗,青花碟,鱼儿肚中树,兔儿眼中血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上等的美味佳肴,以药草烹制,虽然都只是普通的药草,但却可以达到下等丹药的水准,尤其是龙蛇吐珠,堪比中等丹药。

    “可闻药香,不见药味。”傲娇鸟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不可多得。”凌清笑眯眯的道:“小风,你想把那个人送入逆神?”

    “身世凄凉,本来就想相助,不过这个老人很不简单,曾经是一位炼丹圣师,丹田、经脉似乎都受过重伤,一般的炼丹圣师只怕都束手无策。”

    凌风额首,说道:“不过,这种伤势对我来说,也谈不上多么严重,而若是那老人能够进入逆神,以其痴迷丹药的态度,百年内,必是一位炼丹神师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你的目的吧?”傲娇鸟没好气的吐出一根鱼骨头,翻了翻白眼说道:“我就知道是这样,每次进入酒楼都不会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头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机会,如果他来,那就是坦途千里,他不来我也会逆神众尽力照拂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极强的武尊,气场可怕,自然而然便形成了结界,不会有人可以偷听到。

    “嘭嘭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雅间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“请进!”凌风笑了。

    “几位,那二世祖古風乃是卿云国一位王爷,还是小心一点吧。”杨烈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凌风不言,只是看着杨烈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这冷仙楼多年不曾来客了,今日有缘,我敬大家一杯。”杨烈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,仰头灌下,颇是豪爽。

    凌风依旧不说话,怔怔的望着杨烈。

    杨烈神色僵了僵,才沉思着说道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好人。”柳舒舒嘻嘻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烈脸抽了抽,才问道:“我已经老迈了,这老骨头只怕活不了几年。”

    “两百年无虞。”凌风终于开口了,说道:“我知道你担心什么,你是炼丹圣师,我可以给你生命,给你荣耀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一个方向,让整个天下围着你转!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