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九百三十五章 冷仙楼

    天灵国依旧繁花似锦。

    但是,众人却没有了心境,逆神众一下死了那么多人,都是手足,众人岂能不疼,只是这些人就像是毒瘤,不早些斩断,会把整个逆神拖入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在天灵国漫步,直接进入了天灵阵,在眩晕与斑斓的光芒中,飞向了武国边境。

    卿云国!

    这曾是武国的对手,可随着逆神众征途逐步向前,卿云国注定要倒在逆神的足下,不过逆神要的不是横推,而是逐步的蚕食,现在的卿云国皇室依旧是古家,不过是更倾向于逆神一方的。

    对于偷天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逆神愈加娴熟了,有强大的压迫力,有一位充满野心的帝王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卿云国没有天灵国那么繁华,与武国一样只是一个灵国,但是随着一些势力的强势崛起,他们有希望进入圣国级别,处处繁荣,蒸蒸日上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道亮光闪耀,凌风几人出现在卿云国境内,那空灵的绚烂,似乎要把所有人的眼球都爆掉,那俨然就是靓丽的风景。

    众人没有理会其他人灼热到爆的目光,禁自向前行去,空气中郁结着淡薄的沉香。

    一处街道,两处闲愁。

    街道上,酒香扑鼻,浓郁的菜香,几乎要掩盖了这片天地,而在菜香间,还充斥着一股药香,清淡中蕴含优雅,像是谦谦君子。

    “咦,以药作菜?”凌清一愣,眼眸闪亮,小琼鼻一抽一抽的,煞是可爱。

    武者以药草酿酒,可以增加药的灵性,但是能把药草以油盐葱花翻炒,化作一道菜,这还是他们生平仅见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。”云溪也暗自点头,说道:“这个人很有天赋,至少在这个上面非比寻常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的,本神雀一坐十年,现在入凡俗,自然要痛快的吃一顿。”傲娇鸟来了兴致,口水都要流出来了,它满目流光的说道:“那个谁,你来买单!”

    说完,直接顺着那菜香飘来的方向飞去,其他人则是无奈的对视了一眼,这只鸟越来越没个鸟样了,不过,他们对于这种药菜,倒是很有兴趣。

    冷仙楼!

    这是一个偏僻的地域,立于卿云国偏南之地,楼宇谈不上多么壮观,但很素雅,如同一个雅人淡泊名利,楼宇上挂着的匾额很晦暗,像是历经风霜数百年之久了。

    “撇繁华归于静谧!”

    凌风笑了,这冷仙楼的确给人这样的感觉,但是配上这么一个霸气的名字,就显得格格不入了。

    傲娇鸟第一个飞进了冷仙楼,豪气的喝道:“伙计,把你们楼一等一的菜肴,全部给我上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少女愣在原地,她衣着很朴素,但质朴中有透射出别样的清纯,如同出水芙蓉一样,甜美处有一抹绚烂,绚烂处有一抹娴静。

    杨歆瑶瞪着妙目,一瞬不瞬的盯着傲娇鸟,这是一只会说话的鸟儿。

    可是,这只鸟身上却有股痞气,让她愤愤不已。

    谁是伙计了。

    “鸟儿,也吃山珍海味?”杨歆瑶张了嘴巴,像是一只正在吐泡泡的小鱼儿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呢?”傲娇鸟撇嘴,现在人眼看鸟低,什么世道。

    “鸟儿不该吃虫子么?”杨歆瑶天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傲娇鸟满脸黑线,气的直咬牙,它可是神雀啊,神雀吃虫子,光是想想都会令人疯狂的,不得不说人肤浅起来,和鸟儿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歆瑶,莫要乱说。”

    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,紧跟着一位老人从阁楼上走下,望着傲娇鸟,满是歉意的说道:“小孙女不懂事,还希望阁下不要与她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把你们冷仙楼招牌菜式,全部上一遍。”傲娇鸟撇撇嘴,它还真不敢把一个少女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稍等!”

    那老人又歉意的笑了笑,这才拉着杨歆瑶向着阁楼上走去,而傲娇鸟则是自顾自的找了一个雅间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当那老人登上阁楼,凌风几人才走了进来,匆匆之间,他瞥见了那老人一个背影,眉宇顿时蹙起,继而嘴角上扬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凌清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有意思的人。”

    凌风想了想又摇头,步入了雅间。

    冷仙楼虽然很霸气,但陈列实在很普通,丝毫没有仙意,而且正值晌午,倒是也没有几个人走进来,似乎对这药草做菜不是很有兴趣。

    气氛就显得诡谲了。

    “呵,这几个人还真是不要命了,竟然敢进冷仙楼,要是让二世祖知道了,只怕是死的很惨烈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那几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,这冷仙楼也够可怜的,一个老人一个女娃,着实不太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冷仙楼外,人们议论纷纷,眼中不无怜悯,这冷仙楼的菜肴的确很出色,让很多人垂涎,但是因那二世祖,却没有人敢进了。

    正在众人议论之际,陡然一声爆喝:“滚开!”

    人潮炸然而分,有些惊骇的望着身后鲜衣怒马的一群人,为首的一位青年身着锦衣,貂皮大衣耷拉在地上,一路拖着走来,那冷傲的气质,镶金的衣袍,都彰显出这个人地位非凡。

    而在其身后,足有八人身材魁梧,像是一株株老树,将人们推开,令那为首的青年大步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二世祖又来了,每日皆如此!”人们敢怒不敢言,也忌讳他的身份与力量。

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冷仙楼那已经大开的楼门,被推荡的直响,有种要折断的趋势,而那二世祖大马横刀的坐在前方,儒雅的笑道:“请歆瑶姑娘过来一坐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位魁梧大汉应了一声,蹬蹬的冲上了阁楼,拉着杨歆瑶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!”

    杨歆瑶怒目而视,恨得直咬牙,但是眼神很暗淡,自从爷爷落魄之后,她的命运也像是一叶扁舟,随时会倾覆,而面对这样的二世祖,她也有崩溃的感觉,但只能咬牙强撑过来。

    “粗鲁,还不立刻放了歆瑶姑娘?”那二世祖一瞪眼,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随即,他站起身来,邀请道:“难得来一趟,鄙人不才请姑娘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昨天才过来的么?”杨歆瑶哼了一声,对于这个二世祖颇是不忿。

    “姑娘仙容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。”

    二世祖丝毫不恼,淡淡的笑道:“冷仙楼的菜肴固然是一绝,但未免是冷清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要不是你,冷仙楼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?”杨歆瑶心中怒火中烧,但也不敢把这话吐露出来,这个二世祖战斗力不弱,在卿云国地位也很非凡,他们惹不得。

    阁楼一颤。

    从上面走下了一位老人,满脸赔笑的说道:“古先生来了,小老儿这可是蓬荜生辉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那二世祖不咸不淡的额首,目光一直盯着杨歆瑶,似乎要把她看一个透彻,让她浑身不舒坦,有种炸毛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呵呵,古先生来了,小老儿自然要照顾周到,不过这厨房还缺少人手,歆瑶暂时只怕是陪不得古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目光一闪,尽可能讨好的说道,他内心也很愤怒,但是这个二世祖不能得罪啊。

    “这冷仙楼也没有旁的客人,忙乎个什么劲儿?”

    那二世祖双目一寒,瞪了老人一眼,呵斥道:“歆瑶,就留下来陪我喝酒吧,你去给我们做几个极品菜肴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老人满脸愁容,有心阻止,又担心这个二世祖撕破了脸皮,从此肆无忌惮,祸害了杨歆瑶。

    而且,他深知这个二世祖的可怕,一旦让他知道还有别的客人,只怕会爆发出一场血腥,而在这卿云国,还真没几个人敢招惹这个二世祖的。

    “古風,今天我真的很忙。”杨歆瑶气呼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古風的脸色冷了下来,懒洋洋的倚靠在木椅上,眯眼笑道:“那也可以不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杨歆瑶双目一怒,可是在对上古風那冷漠的眼神时,又禁不住的缩了缩,她感觉自己很懦弱,命运很凄凉,又禁不住双目湿润。

    自从爷爷落魄,进入卿云国以来,就碰上了古風,初时古風还附庸风雅,颇有风度,可是被她接连拒绝之后,行事就格外的激愤了,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生不如死!

    “她今天的确很忙!”

    正在气氛紧绷的时候,一道淡漠的声音,从雅间出响起,随即凌风推门走出,目光平静处有股薄凉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呦呵,还真的有不开眼的人!”

    那古風一怔,脸色顿时一冷,寒声道:“丢出去,不要打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那几位魁梧大汉顿时狞笑起来,瞬间就向着凌风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杨歆瑶、老人同时叫道,事实上他们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,不是一只鸟儿么。

    不过,这是他们的客人,就有责任保护他的安全。

    而且,每每见到一个个人被古風丢出去,打断了四肢,生不如死的模样,他们就悲从心来,命运是如此残酷,而他们又是如此的脆弱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