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九百三十四章 浴血逆神

    雄武大厅,落针可闻!

    逆神众正佝偻着身躯,头不敢抬起,眼眸能够看到的唯有脚下,但身体能够感觉到的却是冲天的压迫,这是少主的愤怒。

    有谁敢掳走逆神少主。在自己的地盘上,被一个弱到尘埃中的势力掳走,这简直是奇耻大辱,而现在少主要打的就是他们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该这么急迫。”凌风盯着秦峰,犀利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滴答!”

    秦峰额头上的冷汗直落,有些手笔根本就瞒不过妖孽成精的少主,而且,这近十年的时间,让少主更可怕,一个眼神就令人战栗,即便他也是八级武尊,但立于少主面前,就像是一个孩童在仰望一座山脉。

    “这是逆神众的意思。”秦峰身体紧绷着,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一暗,淡淡的瞥了一眼秦峰,心中不免有些神伤,逆神众这几年来顺风顺水,难免会有一些人会松懈,这种情况以逆主那些个人的缜密心思,岂能望不见看不到?

    可是,他们没有斩杀,而在凌风归来的时候,逆主却偏偏提了一嘴,这让凌风才变了主意,进入天灵国,也才有了现在这一幕。

    显然,像随他征战武国的逆神众,不会这么白痴,他们不会因尘俗繁华,就迷失了自我,而是有意如此,那么答案就已经很清楚。

    易主!

    逆神之主与逆神众都要给他一个交代,但是这交代是不同的,逆神众是鲜血遍野,肃杀出一个朗朗乾坤,而逆神之主就是要将逆主之位拱手相让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凌风所说的急迫!

    可是,这些年少主凌风逐步崛起,进入神荒最神秘的一门,征战神魔战场,力撼妖魔,特别是圣战上,强势的一塌糊涂,也让逆神众很急迫了,他们担心有一天当凌风踏上至强武道,会遗弃逆神,终究会离去,而那时逆神众又何去何从?

    因此,逆主亲令,上演了这一幕,目的很简单,让少主踏上人主,让逆神真正的冲天,毕竟一个亲手打造的势力,人们往往是有感情的。

    “这太凶险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说道,逆主这一手笔固然惊天,但一个不慎逆神众就会步入死境,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逆主一直在操控,也急迫的想要少主回来。”秦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,我这一次不回来呢?”凌风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“那么,逆主会亲自下杀手,把答案交到少主面前。”秦峰冷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苦笑,这是逼着他必须要踏上人主了,不过想一想也便释然了,如果是他的话,估计也会这么干啊。

    “那就给我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凌风沉吟了一下,旋即双目乍亮,喝道:“我会在这里等着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秦峰双目一闪,嘴角扬起,禁不住松了一口气,这代表少主已经接受易主了,逆主已经把前奏拉出,那也只能沿着这一方向走下去。

    变天!

    从此刻开始!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秦峰一挥手,那些个还在发愣的逆神众都是一怔,进而转身向着雄武大厅外走去,而郭胖子也浑浑噩噩的被拉了出去,少主没有问罪,但不代表逆神众不会问罪,他的命运注定是刀俎上的鱼肉。

    而天灵国的那位逆神长老则是止步,没有立刻离开。

    “沈老,你这是何必呢?”凌风望着沈辰。

    “少主,还记得老朽?”

    沈辰咧嘴轻笑,上前一步,躬身一拜,他的眼中只有执着:“能为逆神而死,死而无憾!”

    他是追随少主而出的老人,是征战武国的核心逆神众,而现在他们那一辈老人都已经进入了武尊境界,随着逆神众征途延伸,他们也随之到了各个古国,否则单凭一个郭胖子,岂能撑起天灵国的逆神众?

    这些都是老成精的人物啊,郭胖子的一举一动都很难逃过他的眼睛,他想要喝止,随时都可以,但偏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任由事态恶劣下去,让整个局面失控。

    这是刻意为之,目的就是让少主踏上人主!

    但是,这样一来他也要付出代价,愤怒的逆神众会把他撕碎,可在逆神争锋天下的过程中,就有人要牺牲,而沈辰可因逆神而死。

    为少主而死!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凌风心生不忍,这是可敬的人物,逆神众正是因他们才璀璨,因他们才能从万古残喘至今,而现在这个老人就要归入尘土,让人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“少主,老朽有一个请求。”沈辰飒然一笑,没有多少悲戚。

    “沈老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当少主率领逆神众踏上神武巅峰之际,请在老朽坟前上一炷香。”沈辰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一天,凌风必然带上一壶酒,与沈老对饮三天!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湿润,但是不可逆的大势,当被推上人主,有些事情就由不得自己了,不杀沈辰、郭胖子就不能重振逆神,不流血就不会有浴血逆神。

    当杀!

    沈辰遥遥作揖,爽朗的大笑,穿破云霄,随即他转身离去,那独孤潇洒的身躯,在风中逐渐没有了光芒……

    “很痛心?”

    叶欣然走了过来,拉住了凌风的手,道:“我也是!”

    “太重,会有很多人因此而死,但是他们死的太冤。”凌风心中很痛,这是一场血腥厮杀,在黑暗中很多人注定要被埋没。

    “可是,有一天逆神一飞冲天,傲视天下时,他们的魂会高高的立于天宇上,这是宿命,也是荣耀!”叶欣然皓然正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整三天!

    白武、灵主整个人都处于战栗的状态,浑身直哆嗦,血梅宗的覆灭对他们的重击太重了,让他们的精神近乎崩溃,尤其是在几位可怕的强者注视下,他们的吓得屎尿直流,场面很不堪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不久后,白武不堪这种气氛,一剑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而灵主也步上了后尘,相比在巨压下,死亡才是解脱。

    这自然不会影响到凌风几人的心境,但是他们的眼神很冷,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,逆神众会因此元气大伤,但只有这样才能浴火重生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血梅宗终于沉闷了起来,一股山海气势,由远及近,瞬间就到了雄武大厅,为首的是三人。

    秦枫、隐、寒如月!

    他们率领着逆神众、隐神众、以及神秘的蝴蝶,但这只是代表而已。

    而当叶欣然彩衣如仙,步入逆神众,傲娇鸟飞进了隐神众,逆神三个恐怖的势力才真正的辉煌起来,这一点连凌风都感到古怪,那傲娇鸟竟然选择进入隐神,这倒是有些与它的风格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不过,返璞归真的它,的确有些大隐隐于市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“拜见少主!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三天时间,敢于懈怠的逆神众尽伏诛。”秦枫站在叶欣然身后,冷酷的说道,那话语间都充斥着一股血腥味道,毫无疑问,郭胖子也是伏诛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“隐神众已浴血!”隐冷然的说道,他比凌风几人更早一步回到逆神,直接掌控,强势的令隐神众俯首,而在逆主的操控下,他也上演了血腥一幕。

    “蝴蝶化茧!”

    寒如月幽凉的声音响起,不同于逆神众、隐神众,蝴蝶是很低调的,由寒如月一手打造,清一色的少女,但是这些女人都不可小觑,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中达到这个地步,而在这次清洗中,蝴蝶几乎没有折损,这就能看出寒如月的魄力了。

    而之前的蝴蝶是散乱的,但是现在的蝴蝶是统一的,她们更蛰伏,化茧了,直至有一天破茧而出,振翅飞天。

    “恩!”凌风额首,这个答案他还是很满意的,他能看出逆神众、隐神众眼中的沉痛,可以肯定在这次血洗中,他们蔓延的脚步被砍断了,他们的手足也流血了。

    可是,只有这样的逆神才能飞的更远!

    “逆主呢?”凌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武国神火山,逆主正等着给少主一个交代。”秦枫恭敬的说道,他知道一旦少主回到武国,就是逆神易主之时。

    “逆神众、隐神众先蛰伏吧!”凌风想了想,说道:“斩断了手足,会生长出更强壮的利爪,修身养气,徐徐图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蝴蝶还不够!”凌风又望向了寒如月,说道:“这是我们的禁忌力量,你们要做的不是跟上逆神众、隐神众的脚步,而是要超脱出去,要先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寒如月双目一亮,这句话就代表着少主的态度,现在的蝴蝶还没有破茧化蝶,她们主要还是针对消息、探听这一方面,只有先一步才能令逆神众、隐神众更稳固。

    她们会是先驱,但也是深不可测的先驱!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凌风挥了挥手,他现在还没有想好,那毕竟是易主,他之前心中也没有这样的想法,突如其来,让他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秦枫、隐、寒如月瞬间飞出,而那随着他们而来的逆神三势力,也眨眼间消失在雄武大厅。

    “还没想好?”

    “至少,现在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凌风苦笑了一下,在天亮时,也向着血梅宗外走去,满地的尸骨,血腥味冲天,但这根本就没有影响众人的心境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