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九百三十三章 哥们,你手别抖啊!

    气浪拍空。

    一位位武尊踏着气浪前行,一步杀一人,在他们身后,一位位武圣如游魂一样,飞速前进,剑芒鬼魅的闪耀,闪耀处必见血。

    “咻咻!”

    突兀的,金鹏长啸,从金鹏上飞下了一道道箭雨,直刺血梅宗,见血封喉,一位位武圣如同土鸡瓦狗,被射杀。

    他们前进的快若闪电,从山门推进到核心地域,只不过是片刻时间,而这一路上,鲜血遍地,没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。

    对于逆神众来说,他们不需要活口,如果连少主的下落都找不到,那也就不是逆神众,何况逆神众在盛怒之下,这一次率众前来的可不止这些人,还有隐神众,由秦峰率领,那可是少主嫡系,而今已经到了让人仰望的地步。

    神挡杀神,就是这样的气势!

    “天灵国逆神在此,杀!”

    终于,郭胖子率领逆神众杀来了,只是当他望见已经先一步杀过来的其他逆神众,眼神更惶恐了,那就只能在杀敌上争取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刺啦!”

    天空中,光线惊世,一柄战戟刺破天宇,那刚冲出来的血梅宗太上长老,都没有来得及发音,就被一戟钉死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这时,从天宇上走来了一人,灰衣震空,消瘦的面庞上,冷酷肃杀,八道武尊之力就是势如破竹的利器,在血梅宗还没有一个人可以与他争锋。

    “是冷神!”

    众人一怔,进而狂呼,目光炽热又疯狂,随着逆神众逐步崛起,少主嫡系也响彻乾坤,尤其是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秦峰,据闻他曾随少主争锋,是逆神众一位不朽的武神。

    虽然,秦峰还没有破入武道神境,但在人们的眼中,他可与武神战斗,是真正的神。

    而现在秦峰正以战戟,来印证人们的猜想,一戟之下,连神都骇然,这个中年人已经步入了古武之境,三道合一,可怕的令人敬畏。

    “秦峰在此,逆神众随我杀敌!”

    秦峰怒喝天地,如一柄冷箭射进了血梅宗的腹地,那冲出来的太上长老皆被斩杀,就连宗主也被他一戟带走,强横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什么叫踩杀?

    这就是踩杀!

    黄昏如血,而血梅宗真的盛放出了一朵鲜血梅花,逆神众由三个方向杀来,将血梅宗围的水泄不通,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遁走,不要说武灵、武圣了,就连武尊都在惨嚎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屠戮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雄武大厅,灵主、白武都愣住了,他们一脸的诧然,竟然有人胆敢攻击血梅宗,也太嚣张了一些吧?

    可是,当那逆神两个字炸开的时候,他们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听说过逆神么?”

    这句话犹在耳畔,曾被白武蔑视,但当逆神众来临,当惨嚎声冲上天宇的时候,两人才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“白武,你去看一看怎么回事!”灵主吓得身躯直哆嗦,只能命令白武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白武心魂也在颤抖,但是只能硬着头皮走出雄武大厅,向着远方望了一眼,就是那一眼就让他脸色煞白,如遭电击,整个人都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一面倒!

    有一只可怕的妖兽,正在吞噬血梅宗,整个天地都被染红了,他望见的是一道道光,正以匪夷所思的速度,向着雄武大厅射杀而来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白武吓得跌倒在地,慌不择路的跑了回来,声音发颤的说道:“灵主,血梅宗受到攻击,连太上长老都被人斩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爹呢?”灵主一个激灵,双目赤红的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见到,但是那个人一戟斩掉了太上长老,那个人像是武神……”白武声音嘶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灵主双腿一个哆嗦,直接跪倒在地,一个可以轻而易举毙掉武尊的人物,想要斩杀血梅宗宗主,那也是轻描淡写的事情,不用去问,灵主已经知道了答案。

    这是血梅宗的末日。

    “逆神,你是逆神的人?”灵主恨意滔天的抬起头来,死死地盯着凌风说道:“一定是你!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凌风坦然的说道:“如果说,你们掳走的是逆神少主,是不是很有成就感?”

    “成就你麻痹!”

    白武、灵主心中暗骂,这个不要脸的骗子,之前还说自己是凌家堡的少堡主,不过就算之前凌风说是逆神少主,只怕这些人也一样会掳走他的。

    “抓住他,有了他我们才有活下去的希望!”灵主喝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白武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直接冲了过来,两道圣光飞现,手中的那柄短剑就架在了凌风脖子上,而他想象中的反抗根本没有出现,也倒是令他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下一刻,灵主也冲向了叶欣然,这个女人的气质太非凡了,即便是要遁走,也要带走一位漂亮的女人,气也要气死逆神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不懂啊!

    不是每个人都有心思陪着他玩的,比如叶欣然就不是这种人。

    “砰!”那灵主来的快,飞出去的速度更快,而在这个过程中,叶欣然只是动了一根手指而已。

    突来的一幕,让灵主与白武都惊懵了。

    那个看似羸弱,不是武者的女人,怎么会强大到这种程度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武者?”灵主捂着胸口,口吐鲜血,感觉浑身都碎掉了,他正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叶欣然,像是见鬼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白痴!”

    “不要害怕。”凌风开口,又往灵主、白武伤口上撒盐了:“她最多也就是相当于一位武神而已,你们掳走了一位武神,是不是很有成就感?”

    “哆哆……”白武举剑的手开始颤抖了,他到底都干了些什么?

    掳走一位武神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念头,他都感觉心要碎了,这和行走在神剑上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“哥们,挟持人质也要讲道理的,你这样手抖,万一划伤我,这价格就不好谈了。”凌风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哆哆……”

    白武的手指颤抖的更厉害了,而这一次更多是被气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怀疑你,你这手法太不专业了。”凌风说道:“哆嗦的这么厉害,就是不伤到人质,万一伤到自己也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哆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们,你手别抖啊。”

    凌风很是不痛快的说道:“你放心,我不是武神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武一怔,没来由的心一松,他也担心凌风是武神啊,那简直是在找死,一位武圣想要杀死一位武神,就是给他一柄神剑,刺在武神的头颅上,也难进分毫。

    不过,那口气还没有出来,接下来的话,又让他险些憋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比她差点,也就干掉过武神而已。”凌风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哆哆……”

    白武的手又哆嗦起来了,而且比之前更严重,可以听到短剑颤抖的声音,而他的脸色也更加煞白,这些到底是什么鬼?

    武神都能吓死人,还有人斩过武神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手稳一点。”凌风手把手的教授,说道:“对,是这样,马上逆神众就要冲进来了,你一定要挟持我,只有这样才更专业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他们就不敢杀我?”白武心中极其古怪的问道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人质这么奇特的,竟然在教授他怎么做劫匪。

    “至少,你会死的干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哆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抖啊,他们不会把你射的千疮百孔,肠穿肚烂……”

    “哆哆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叹息一声,他感觉教授不下去了,当年他也干过这样的事情,就没有手抖过,这个人连劫匪都做不好,他还能干什么?

    “咚!”“砰”……

    雄武大厅轻轻一颤,一众人走了进来,黑衣如夜,气势如虹,他们的声音很轻,像是担心惊扰到里面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,当众人齐至,所有人都怒了,直到此刻那个人竟然还挟持着少主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一个眼神,白武就瘫倒在地上,裤、裆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少主,秦枫来迟,请责罪!”秦枫躬身抱拳,垂手而立。

    “少主,逆神众来迟,请责罚!”

    逆神众朗声喝道,每个人都很激动,那个无敌少主,一步步将逆神众推到了如今这个位置,那个传奇神话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凌风淡漠的扫视了一眼逆神众,身上的气势终于不再压制,那浩瀚的波动,压在每个人的心头,也让白武、灵主都吓疯了,尼玛真是一位武神啊。

    时空静寂。

    凌风淡漠而立,叶欣然平静的立在他的身旁,但是诡异的气氛,却令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压力,即便是秦枫都有种心魂惊跳的感觉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感觉的出来,这是爆炸的前奏。

    尤其是天灵国逆神众,浑身冷汗涔涔,少主在天灵国境内被人掳走,而他们竟然一无所知,这简直是逆神众的耻辱。

    “来了?”终于,凌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秦枫勉力的抬起头来,眼神恭敬。

    “我要一个理由!”凌风平静的说道:“你们就要给我一个答案!”

    “逆主已经下令,他也会给你一个答案。”秦枫背后都打湿了,他感觉到了杀意,惊天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步伐太快,终究是根基肤浅,暂时先斩断吧。”凌风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其实,他不该这么着急。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