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九百二十九章 天门前坐一年

    以势压人!

    这是清漪、荒门小七手笔,在神魔战场逼得其他势力都不得不俯首,而现在曾恒与天门武神竟是想要以这种方式来压迫他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曾恒只看懂了一部分,首先你要势大,才能逼迫其他人,而在这方面,荒门绝对是不允许触犯的强横。

    何况,在荒门小七横推其他势力天才,摘桂冠的时刻,要是神荒圣主要他俯首道歉,来一个紧闭,乃至于受到天门惩罚,只怕整个人门、荒门都会疯掉。

    何谓功臣。

    当他力挽狂澜极尽生死的杀出神道,当他生死一刻,当他压得其他势力天才武尊都抬不起头来的时候,当是攀登巅峰,傍上荣耀,可是神荒这么做会寒了多少人的心?

    不说神荒众人,就是其他势力只怕也会看轻他们,乃至于会有人接触荒门小七,力求将其引入自己的势力当中,尤其是诸天禁区、裂神天、阴神宗这些,荒门小七俨然就是下一个清漪,会横推上千年的,这比任何神兵利器、武道神境都要令人疯狂。

    而那个时候,神荒只怕只能活在悔恨中了。

    这种白痴的事情,神荒圣主怎么会干的出来,天门固然重要,但是百年之后的荒门小七,可以撑起整个神荒,这岂是一个天门可媲美的?

    偏偏有些白痴,要拿荒门小七曾经被逐出的事情来说,他们可懂得荒门超脱,不受神荒规则限制。

    荒门七绝峰上。

    凌风手执白棋,轻描淡写的落定,整个棋盘局面显得很散乱,杂乱无章,但是司空绝却身躯紧绷着,在棋局中,他感觉到了杀意。

    “理想是丰满的。”凌风不咸不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曾恒想的太简单,根本就是被天门利用的一个白痴而已。”司空绝蹙眉沉思,好半晌都没有落子,他担心自己一落子,就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圣主呢?”

    “那老头神出鬼没的,不过倒是没有搭理曾恒那些人。”司空绝犹豫了一下,才徐徐落定,像是松了一口气说道:“现在,你回来了,只怕那些人又要闹腾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搭理?”

    凌风眯眼笑了,这是一种态度,神荒圣主是居高临下的蔑视,根本就没有把曾恒等人的威胁放在眼中,而他一直没有过问,也意味着他要让局面逐渐扩大,让处于暗中的那些人都跳出来。

    届时,自然会有人出面拾掇残局。

    “他们打算怎么惩罚我?”凌风笑眯眯地拿起了白棋,很随意的落在了棋局的一侧。

    “紧闭五年!”司空绝眼眸一冷,这些人还真是不死心啊。

    所谓紧闭,就是立于神荒断崖下的一片空间,里面时空错乱,天地玄气干涸,本来是惩罚神荒圣地罪恶之人,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对凌风动起了这个心思。

    紧闭五年,就是要让他沉沦五年啊。

    显然,凌风在圣战中展现出来的天赋与战斗力,深深刺激了天门一众武神,他们想通过这样的压迫,来迫使凌风沉沦。

    “理由呢?”凌风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曾恒!”

    司空绝眼神阴翳着说道:“十年的神丹,这是一个很大的诱惑啊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涉及到神荒未来,一旦没有神丹,神荒每年会死掉很多武神,这代价不可谓不大,而曾恒与天门就想以神丹来挟持神荒。

    “想法挺不错。”

    凌风笑的很森然,曾恒这一记乱拳,要是放在平时,也的确会让神荒圣主等人手忙脚乱,没有炼丹神师是很凶险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那也只是之前,现在他问鼎炼丹神师门槛,进一步就可以迈步进入,神荒自然也没有那么多忌惮了。

    “神荒这些年来,的确有些人心思不正了。”司空绝又落子了,他眯着眼睛说道:“尤其是炼丹师,数百年时间,竟然连一个炼丹神师都没有诞生,在这方面我们远远的被甩在其他势力身后,而有些人依旧沾沾自喜。”

    “格局不够,眼界狭隘!”凌风一针见血的说道,他手中一闪,一张金纸飞出。

    他挥手如雨,几个字落在了金纸上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司空绝一愣。

    “云梦!”

    凌风傲气的说道:“逆神众天骄之一,天赋不在武道,但在丹道上,近十年的浸淫想必不会逊色于我太多,邀请她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给她一个机会,让神荒迸射辉煌。”

    “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司空绝双目顿时一亮,在神武大陆有天赋的炼丹师太少了,而能够让凌风都这么重视,这意味就不同了,至少这个女人未来会登顶丹道神境。

    “云梦主神丹之下,至于神丹之上,清漪师姐会给你们答案!”

    凌风淡漠的说道,他手执白棋落在了棋盘上,随即站起身来,向着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七,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十年了,总是要回去看看的。”凌风声音远远的传来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盘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输了!”

    司空绝望着棋盘,瞬间呆滞,那杂乱无章的棋盘因那一枚白棋活了下来,像是一柄锋利的神兵插、进了黑棋的心脏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圣战落幕,众尊归来。

    当一个个人门武尊洋溢着笑意,气势喷薄的时候,天门又一次祭出了杀手锏,由曾恒率领向神荒圣主逼迫了。

    让荒门小七道歉。

    让他紧闭五年!

    这样的消息在四门中炸开,像武尊们还没有得到消息,而人门长老等人则是第一时间就知晓了,也因此气愤不已,谁都看得出来天门想找个噱头来打压荒门小七。

    而曾恒的胁迫,也的确让人感到很棘手,神荒不能没有小七,也不能没有炼丹神师。

    “任老,在担心?”

    叶欣然端坐在木椅上,眼眸平静,像是这件事情根本与她们没有干系一样。

    “担心!”任然蹙眉说道:“神荒摘下桂冠,这可以说是神荒的辉煌时刻,但也潜藏着凶险,暗中会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,我们不能自乱阵脚,行事更要小心,否则就可能万劫不复。”

    “而偏偏在这个时候,有人这么白痴,打压了荒门小七,也等于给人门上了一个紧箍咒,那时神荒就束手束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任老多虑了。”叶欣然静静的品茗。

    “何出此言?”任然一怔。

    “荒门是个独特的存在,他们不会妥协,更不懂得妥协。”叶欣然杀意终于露出来了,冷冷的说道:“会有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一位炼丹神师对神荒意义重大啊。”任然满脸忧色。

    “一个可以随意威胁神荒的炼丹神师,威胁似乎更大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任老,神荒不会只出一位炼丹神师,当他倒下自然会有人力挽狂澜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起身,向着远方飞去。

    十年了,她们终于可以回到武国,与故人相见,而逆神众现在的新气象,也是她们想要看到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门愈演愈烈,席卷了整个神荒,尽管武神们刻意压制这种事态,不让这种事情传到武尊们的耳朵中,但依旧有人听闻了。

    在众位武尊回来的第五天,事态终于失控了,天门中几位老人竟然出世了,他们可都是武神巅峰人物,甚至有人已经在真神路上迈出了一小步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强势,也让神荒圣主、司空绝等人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天门风头更劲的时候,在恢宏巍峨的山门前,来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宜笑宜嗔,容颜倾城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绝代萝莉,娇俏的让人禁不住想把她搂在怀中,就连天门那几个镇守山门的武尊,都险些忍不住想要把这个萝莉揉、捏一番。

    一步!

    清漪走到了天门前,望着那两位镇守山门的大龄青年,说道:“天门想要一个答案,现在我把答案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那两人一愣。

    “让天门那几个老头出来吧。”清漪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那两人一怔,进而笑道:“小姑娘,你这是要找谁?”

    “曾恒曾老头,龙鱼龙老头……”清漪背负双手,如数家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脸一黑再黑,这是个神经病萝莉么?敢这么称呼曾恒、龙鱼等人,这是要逼着天门将她碾碎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这么说话我们会割了你的舌、头!”两人怒道。

    “白痴!”

    清漪冷冷的喝道,她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,身上的气势终于俯冲起来,傲如山河,冷若长空,天地同失色,万古皆沉沦。

    真神境的力量终于展现了!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一刹那,天门巍峨的山门倒塌,大地崩裂,那两位镇守的武尊,当即横飞吐血连连,吓得面无人色,这特么是个什么鬼萝莉啊。

    太吓人了!

    “天门前,坐一年!”

    清漪的声音远远的飘出,像是幽魂一样,惊得天门一众武神都难以言语:“这就是我的答案!”

    这也是荒门的答案!

    天门想要紧闭荒门小七,那么,她就禁足整个天门一年,曾恒要胁迫神荒,那就让他永远不会胁迫,在这个时候,神荒不会妥协。

    一人震压,整门失色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