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九百二十章 神之殇

    气势沉闷。

    武神就是压在这一代武尊身上的大山,让人近乎窒息,令他们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就连夏侯御风、白浩瀚也满脸的凝重,这一步看似简单,一步就可以迈入,实则非常困难,这就像是天上的太阳,看似举手可摘下,只有白痴才会井中捞月,而真正懂得的人,则是觉得那是一道天堑。

    秦弑天、玲雪文相对淡然一些,武神境是迟早都会进入的,虽说明昊第一个进入,但这不代表就一定是巅峰第一,特别是秦弑天,以生死魔境进入武神境,会更绝艳,远超现在的明昊。

    这就是眼界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有事吧?”秋书怡满脸的担心,荒门小七是斩杀过武神的,但绝对不能和现在的明昊相提并论,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荒门小七占尽便宜,而现在则不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御风、白浩瀚对视了一眼,皆是一脸的懵,要是他们对上现在的明昊必输无疑,但荒门小七很难说,能让武神明昊都慎重,逼得妖孽秦弑天都先一步进入了生死魔境,战斗力岂能弱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是殊死搏斗,就是武神明昊也未必能够打赢。

    她应该多担心的是诸天禁区的未来,这一场战斗他们倒在了四强,对于诸天禁区来说,影响是深远的,特别是明昊、秦弑天、荒门小七的崛起,更是让他们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强大不可怕,可怕的是他们可以把你压到绝望,这就是恐惧了。

    “对上武神了,帅气!”柳舒舒像是一个天真的孩童,激动的俏颜酡红,似乎这不是凌风的战斗,而是属于她的。

    能够把明昊逼得不得不进入武神境,能与武神战斗,这本身就是一种殊荣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真正的武神,强大的令人窒息。”云溪很沉闷,那巨压笼罩在凌风身上,也遮盖在她们身上,可以说,战斗到了这个地步,已经不是凌风个人的战斗了,而是整个逆神众的战斗。

    他们太需要这一场大胜!

    “他不会倒下,没人可以让他倒下!”叶欣然平静的说道,在那些人来临的时候,她就预感到这一幕了,只怕凌风也是心有所感,但是他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这也意味着他有匹敌武神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少主!”云观上,逆神众一个个攥紧了拳头,武神在他们眼中高不可攀,但少主从出道至今,还从无败绩,特别是在同代中,他是君王。

    逆神之主凝重了,倘若凌风输掉了,那么这对于气势正在攀升的逆神众来说,无异于当头一棒,影响太大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也知道武神不是那么容易战胜的。

    “来吧!”

    战场上,凌风轻笑出声,没有多少的忌惮之意,他早就预料到明昊、秦弑天都迈入了这个境界,被他逼到这个地步,估摸着也足够两人憋屈的了,在这样的情况下,不死便是超脱。

    而在这方面,他们做的足够完美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终于,他祭出了断刃,古器风采在这一刻爆射的淋漓尽致,恐怖的豪芒,近乎摧枯拉朽的闪耀起来,八道伏魔诛神剑阵也徐徐飞出,压爆天地。

    于是,议论声如潮水一样退去了,整个天地都只有那闪耀不休的黑洞。

    不止于此,在这一刻,截天匕也飞进了断刃中,那锋利的光撕裂的黄昏阳光,压爆了虚无空间,可怕的气势正以不可逆的势头逐渐的攀升着。

    这像是一种宣誓,面对武神,他已经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明昊淡淡的笑起来,手中的战戟一刺而出,化成了截天长虹,直接斩杀了过去,气势冲天,神虹截断天宇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那道神虹射杀到凌风面前,没有多么璀璨的气势,也没有霸临天下的戟芒,有的只是单一到极尽的巨力。

    这才是神的风采。

    凌风怡然不惧,断刃挥下,八道伏魔诛神剑阵拱卫着古器断刃,斩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这是气势对撼。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这是尘埃亟爆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这是两柄凶兵的激荡,虽然凌风还不是武神,但是当他以古器断刃化作第九柄天神剑,凝成不完整的伏魔诛神剑阵时,那凶芒直逼武神之力,与神虹对撼而丝毫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“咻咻……”

    “噌噌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快若闪电般的交手,断刃与战戟不断的对碰,杀的神虹都折断,四位武神竭尽全力来震压这个势头,击碎这种巨力,也深深的感受到了压力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不同的力量啊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两股巨爆落下,凌风向后倒退了三大步,整个人挂彩了,嘴角流淌着殷红的血水,衣服凌乱不堪,都被鲜血浸透了,像是从血水中捞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而明昊相对要从容许多,身上虽然也有伤痕,但还没有太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力量么?”

    他直视着凌风,目光中不免有些失望,尽管后者的速度让他吃了一些亏,但在这样的战场,速度决定不了一切,而他武神境则是可以睥睨。

    人们神情凝重,有人嘴角都哆嗦起来,明昊这句话能把人活活气死,荒门小七的战斗力,都能够把一位伪神撕成碎片了,他很强,但境界相距太大,天堑不可跨越啊。

    逆神众冷着脸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逆荒众人紧蹙着眉头,她们也想不到对策。

    唯有秦弑天眯着眼睛笑起来,这是刺激也是压力,他和明昊一样,都能感觉到凌风体内那雄浑的力量,那霸道的野心,这都不像是一个武尊可以拥有的。

    那么,他只会更强!

    不同的是,在此之前,没人能够把荒门小七逼迫到这个地步啊。

    “何必呢?”凌风低着头笑了,他撕掉身上破碎的衣服,露出了古铜色的上身,眼中终于焚烧起火焰了,武神虽然很强,但他不是不可战胜。

    “不要隐藏了,来吧!”明昊低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来,我也是给那个人准备的,遗憾的是,终究走不出你这一关!”凌风扬起头来,咧嘴轻笑,阳光灿烂,他比阳光更灿烂。

    下一刻,古器断刃消失了,八道伏魔诛神黑洞也暗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人们纷纷觉得凌风要放弃这一战的时候,白浩瀚、夏侯御风、秦弑天、玲雪文却纷纷的站起身来,一脸的凝重,他们知道荒门小七终于要动用禁忌了。

    那会是什么呢。

    人们翘首以盼,都在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低沉的巨力,像是沉睡了一千年的巨兽,顷刻之间苏醒过来,那八道黑洞以强劲的势头,飞进了他的眉心,也就是在那一刻。

    整个战场都颤抖了起来,人们手中的兵器在轻鸣,脚下的云观在抖动。

    一道黑芒飞闪而现,它飞到了天宇上,于是虚空塌陷了,它落在战场上,于是四位武神都在向后爆退,一股爆压遮掩了天与地。

    禁忌!

    这的确是禁忌!

    但是,这不是功法,而是沉寂在凌风眉心中,数十年之久的九重石,在他步入八级武尊境界的时候,终于可以催动五重石了。

    一石压低了天穹,一石演化苍生。

    巨重直达千万斤,在它飞出之际,人们有种天宇塌陷的感觉,浑身的血脉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这一石头非比寻常,它除了巨重,还有着禁锢!

    人们努力的向上望去,看到的不是一面丰碑巨石,而是一柄石剑,它薄如蝉翼,透明如霞,但就是它震压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九重石,从四重石开始,往上便是全新的天地,千万斤巨力那是神才能步入的境地,而现在它出现在一位八级武尊身上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赤红,浮屠血脉、古武血脉,还有那神秘的不朽金身全面暴走,擎着五重石,向下斩杀。

    一时间,时空被禁锢,连明昊都受到了影响,而在这么近距离的战斗中,躲闪无异于送死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巨石,就只能倾尽全力一战。

    于是,他也横推了神虹,打出了阴神宗绝杀,一戟飞出,天地轰鸣,神虹像是从天宇上坠落下来一样,令得四野皆在哀鸣。

    这是巨重与武神的较量!

    这是武尊与武神的睥睨!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当五重石对上战戟,时间都停顿了一下,持续了数十息之久,而后它们才持续的爆开,烟霞冲天,气芒惊慑天地……

    涟漪惊万道,神虹摘星辰。

    在战场中央升起了一道又一道巨大的涟漪云,从地面上逆袭向天穹,支离破碎的爆碎,让人们只能看到从涟漪中飞出来的虚空碎裂。

    许久,那涟漪才落下来。

    四位武神也在向后退出了百丈的位置停了下来,他们一个个灰头土脸,狼狈不堪,这样的战斗简直就是神战。

    旋即!

    人们的眼眸就被战场上的两道身躯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一人傲视长空,手执石剑,稳稳的立于废墟战场的边缘,而另一人拄戟而立,嘴角流血,血肉模糊,身上的神虹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他努力的挪动身躯,让自己倚靠在战戟上,不想倒下。

    “你的确没有让我……失望!”明昊努嘴笑了,可是那笑容却让阴神宗众人的心都在破碎,让很多少女禁不住流泪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明昊闭上了眼睛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