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九百零六章 愤怒是一种病!

    战场,静的落针可闻!

    一位少女浑身是血,胸口完全塌陷了下去,五脏碎块都七窍中溢出,娇俏的容颜顷刻之间洁白如雪,殷红的血迹,染红了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一个天才要凋零了!

    这是人们直观的想法,圣丹救不了这个女人,而神丹的药力又太生猛,会粉碎那羸弱的生命力,除非是有天地奇药,可以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“终究……还是……输了!”寒如月望着那个人,痴痴的说道。

    自从她进入逆神,就一直想着能够超越那个女人,尽管逆神倾尽全力培养,甚至将她送入神荒,但是她依旧不及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隐神走到这一步,本来是有机会杀进四强的,这也正是要向逆神众证明的她也可以达到那种高度。

    但遗憾的是,他们最终还是倒在了战场上。

    “你尽力了!”

    凌风沉重的说道,他手中一闪,一枚浮屠极品飞进了寒如月的口中,随即一滴星辰般的药滴,也飞了出来,稳稳的落尽了寒如月的口中。

    这是星空神树的药滴,蕴含天地精华,与浮屠极品融合在一起,可以保住寒如月的性命,而痊愈也不过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“吕清死了。”寒如月双目赤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惧死。”

    凌风一脸森冷的说道:“这是他的荣耀,他的名字会雕刻在丰碑上,他的魂会流淌在逆神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寒如月双目中含着泪水,吕清的死对她触动很大,她是在自责。

    “这与你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凌风轻轻的搂着寒如月,感受到手心的寒凉,柔声说道:“你已经做得足够多了,但是,我们不会被任何人欺负,吕清死了,那我们就让所有人来陪葬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!”寒如月双目一闭,直接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抱着寒如月,凌风一步走到了那位人皇圣地长老面前,森寒的眼眸像是一柄凶戾的刀锋,恐怖的气势终于不再压制,透射出令人心寒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你渎职了!”

    一句话,冰冷至死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那人皇长老一怔,进而满脸的怒色。

    虽然,他对于寒如月被斩杀,心中也不免怜悯,但是被一位武尊这么质问,他内心还是很不爽的,怎么说他都是一位武神啊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的确是渎职了,在那御龙飞仙武尊踩落下来的时候,他没有及时阻止,在寒如月被踢下来的时候,他也毫无动作,这也让他内心歉疚。

    歉疚,终究挽回不了一条生命!

    可以说,这一刻神荒人门、神门已经把这位长老恨死了,但是,那毕竟是一位武神,即便是神门四位长老也不会这么呵斥的。

    可,凌风就这么做了!

    正当人皇长老想要呵斥荒门小七的时候,凌风已经转身走向了御龙飞仙,他嘴角噙着一抹冷厉,很平静的说道:“你们一定要活着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抱着寒如月向着凌清、叶欣然走去,将她交给了两人照顾。

    炸了!

    整个战场炸了!

    整个天地炸了!

    逆神众怒气滔天,落败也就算了,但御龙飞仙的每个人都深深的激怒了他们,当戾气升起的时候,就没有人可以阻止逆神众的征途。

    “御龙飞仙完了!”

    秦弑天望了一眼那几个白痴,虽然是从神魔战场回来的天才,但是也不要蔑视四大圣地的规则。

    的确,他们可以破坏。

    但是,荒门小七也可以破坏,而一旦没有了束缚,荒门小七就是主宰,神来了都没有用的,绝壁之境下,他们都是尸骨!

    “麻痹,真想把这几个白痴活活打死!”明昊气爆了,在盛怒之下,荒门小七还会心平气和的战斗。

    要是他疯狂了,其他人都可以打道回府了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,太过轻狂了。”夏侯御风蹙眉,御龙飞仙这些人太目中无人了,难道他们觉得从神魔战场回来,就一定高人一等?

    “他们在试图挑起一个魔!”白浩瀚一脸森然的说道:“御龙飞仙会付出代价,人皇长老也会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严重?”那中年人一怔。

    “比你想象的还要严重!”秋书怡很认真的说道,她太了解荒门小七了,谁要是让他吃亏,他就会让人倒霉。

    云观上。

    逆神之主回来了。

    在吕清惨死,寒如月重伤之际,他飞下了云观,与隐藏于神荒的逆神众接触了一下,这也是打听逆荒众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而在云观上的逆神众则是在等着一个答案!

    “必死!”逆神之主掷地有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他传递的是少主凌风、小叔祖叶欣然的意思,在这个战场没人可以阻挡他们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让逆神众,赶往东域,我要知道御龙宗的一举一动。”逆神之主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个人飞了下去,得罪了逆神众,代价绝对比想象的更恐怖,他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,而御龙宗将会成为他们的死敌,只要一有机会,就会被死死的咬住。

    人皇圣地核心,缥缈峰。

    今天不同往日,来了一位不速之客,就连圣主都要亲自迎接。

    缥缈峰上,一席白裙的清漪,给人很素雅的感觉,精灵的就像是一个萝莉,可是连人皇圣主都要重视,姿态放的很低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,单就是神魔战场的战绩,就足够让人敬畏。

    “圣主,别来无恙啊。”清漪端着茶盏,轻抿了一口,不咸不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清漪你可是有数百年不曾到我这地来了。”人皇圣主爽朗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荒门可不比人皇,偏近于苦寒。”

    清漪眯眼笑道:“听说,人皇在这一域掌控着几个古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人皇圣地心头一惊,四大圣地虽然超然物外,但在暗处也操控着凡尘,人皇自然也不例外,可问题是清漪现在问出,就显得很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“是有这么回事。”人皇圣主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多!”

    清漪直接开口,说道:“小七也不易啊,杀戮了数年,战绩斐然,圣主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人皇圣主心中一紧,那可是古国啊,对于整个圣地的气韵有着很大的影响,何况,那是他们千辛万苦才建立起来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,清漪志在古国,这显然是冲着人皇来的,战绩斐然不过是个借口,而人皇长老没有及时阻止那一场战斗,才是大祸根源。

    清漪这是来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“那一场战斗,我们的确有错,但也不至于如此吧?”人皇圣主深吸了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五年踏入八级武尊,问鼎武尊巅峰。”

    清漪依旧淡笑,她盯着人皇圣地说道:“圣主老先生,你觉得小七多少年,可以迈入真神境,又有没有希望进入天神境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人皇圣主的脸色变了,这种进步匪夷所思,不过清漪要说的绝对不是荒门小七天赋有多么妖孽,而是再说:你觉得荒门小七多少年可以摧枯拉朽干掉整个人皇?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空话,荒门小七的确有这样的资格。

    “天才总是容易早夭的。”人皇圣主低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诅咒我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也可以这么觉得。”清漪站起身来,神情终于淡漠了起来:“愤怒是一种病,一个势力的怒火与一个人的怒火,你选哪一个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圣战依旧在进行,可是人们已经感觉到气氛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首先,那掌控全场的人皇长老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位中年人,其次,各大势力的天才也都纷纷消失,能够留下来的也都是还没有结束战斗的。

    而在这种氛围下,御龙飞仙七人只是冷冷的眯了眯眼睛,虽然荒门小七的话很有威慑力,但是他们也没有任何忌惮。

    第七场、第八场战斗在第二天也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吞仙禁区强势扼杀了封神傲世。

    血凰宗摧枯拉朽干掉了西神岛绝世。

    至此,新八强诞生了。

    神荒逆荒、诸天、裂神天、阴神、御龙飞仙、星神、吞仙禁区、血凰宗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大大超出了众人预料,之前的八强,竟然只有一个逆荒杀了进来,更可怕的是,四大圣地只有神荒逆杀而上,这让四大圣地都感受到了压力。

    “今届圣战太辉煌了,这八强战队每一个都足够灭杀这上百年间,所谓的圣战第一了。”

    “感觉就像是把无数个第一,聚集在一起战斗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逆荒三人都强大的一塌糊涂,但是其他人则是跟不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御龙飞仙、逆荒,只怕会是一场生死之战。”

    人们议论纷纷,对于这届圣战抱有很大的期待,当然他们更关注的还是逆荒与御龙飞仙的恩怨,也有一些人很傻眼,怎么感觉这届圣战所有的美女都与那个家伙有关系?

    又强大,又会泡妞。

    他们很想说,蓝瘦香菇啊!

    而在这种氛围下,八强战也来了,抽签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诸天对星神。

    阴神对血凰。

    逆荒对御龙飞仙。

    吞仙对裂神天!

    命运就是如此的巧合,之前还有人猜测御龙飞仙到底会不会遇到逆荒,而现在就得到了证实,有人觉得这是逆荒与御龙飞仙的命运对决,但是像秦弑天、夏侯御风就不会有这种白痴想法了。

    狗屁命运,清漪都来了,想要搞个暗箱操作真的很难么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