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八百九十三章 火之魂

    战场中。

    石峰如冷酷的武神,一个眼神一个动作,都尽显宗师风范,他潇洒也很俊逸,虽然人如中年,但锐气不失,远比毕咸更显风采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他手中多了一杆枪,突兀又很奇妙,在无尽烟雾的笼罩下,那杆枪显得很神秘,但流淌出来的霸气,却惊艳四方。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他气魄非凡,心境远不是毕咸能够相比的,这也印证了一句话,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有麻雀,自然也会有凤凰。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云溪暗自额首,她知道自己的对手有多么强大,没有托大的打算,率先出手了。

    只见,她手执战剑,体内血脉极速运转,惊射出强劲的爆炸力,六道火焰飞了出来,一簇寒如冰雪,一簇炙热如火,金色与白色火焰交织只见,会迸射出可怕的火芒,足以把一位六级武尊吞噬。

    冰火两重天!

    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火焰,但是在云溪的催动下,和谐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两种火焰杀出,云溪沐浴在火焰中,向着石峰走去,一步一龟裂,龟裂的不是地面,而是虚空,连空间都承受不住这种火焰的焚烧,可以说,它们已经逐步的达到圣炎的巅峰,比圣火都要强横一截。

    呼哧……

    火焰杀向了石峰,令他都暗自吃惊,当初他也曾远远的看过这两种火焰,但真正感受到了才知道它们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厉害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有忌惮,一杆枪猝然刺出,无尽的烟雾吞噬四周,直接斩在了冰火两重天上。

    “啵!”

    气浪翻滚,那杆枪没有刺破火焰,而是被火焰生猛的打了回来,连带着石峰也向后倒退了一步,不过,那冰火两重天也向内凹陷了一块,像是被顶起的气球,随时会爆裂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轻视么?”云溪傲然而立,冷森的盯着石峰。

    “不!”石峰摇头,说道:“我只是想试试这两种火焰有多么霸道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身躯挺拔,衣衫猎猎作响,整个人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,旋即,他手中的一杆枪平举起来,喝道:“它们的确让人期待,战斗从现在才开始!”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石峰没有客气,一枪破空而出,没有肆虐的光飞出,平平无奇,但在这个过程中,地面上的神纹如同霓虹灯一样,一寸一寸的闪亮,轻轻的挣动,像是一根根绷紧的琴弦。

    于平淡中生妙笔,与静默处生惊雷!

    这是对枪的真意诠释,这也正是枪的霸道,至少在兵器谱中,还甚少有一种兵器可以达到这种程度的,而石峰对于枪的痴迷,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,一生无妻,整个人都奉献给了枪。

    吃饭是枪。

    睡觉是枪。

    而当他沉浸于这样境界的时候,每一枪都是意境,人不死枪不休,这就是入境,与逆杀之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,但又迥然有异。

    枪未至,但肃杀的意境,就已经压迫过来了,令得云溪都不得不倒退。

    “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火焰焚烧起来,全力向前压迫,冰火两重火焰一起向前暴杀,但是,在碰触到那杆枪的时候,它们凌乱的粉碎,那杆枪在震颤,虽然很轻微,却可以搅动九天风云。

    “刺啦!”

    炽热的暗金火焰猝然瓦解,被刺穿了一个窟窿,生生的挑杀了起来,用力劈下,顿时间,暗金色火焰从中间撕裂,如同纸片一样凋零了下来。

    云溪暗自吃惊,眼皮也不禁挑了挑,不过她一脸的淡然,可以说对方能够让这个中年人上来,就代表着这个人足以压制自己了,一杆枪挑杀暗金火焰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怕的是,石峰是在轻描淡写中做到的,这就令人惊悚了。

    “呼哧!”

    冰霜一样的火焰猝然杀下,森冷的气势,直接冰冻了战场,蔓延向四面八方,让得石峰脸上都呈现出一抹惊色,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火焰女神,可是有谁知道云溪最可怕的不是暗金色火焰,而是这寒冰火焰,寒如冰可其中的焚烧之力更可怕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云溪在暗金色火焰的基础上走出了与众不同的武道。

    他一枪杀出,八道烟雾汹涌咆哮,一举斩下,将身体四周的天地全部隔绝,以此来抵挡那寒冰的压迫,不过,寒冰火焰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一些,竟是撕裂了烟雾,直扑而至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一杆枪上结出了冰霜,而肆虐而来的火焰,似乎要把他吞噬一样。

    石峰岿然不动,八道武尊之力化成了一杆枪,与手中的枪融合,刺杀而出,快若闪电,“喀擦”一声,击落在那一簇冰霜火焰上。

    两者迸射出一道道火芒,旋即冰霜火焰破裂,而一杆枪也震颤了几下。

    依旧强势!

    人们暗自咋舌,这两个人争锋太激烈了,电光火石之间,两种无敌的火焰就全部碎掉,而石峰的表现也足够耀眼,整个人浑然一体,像是一杆枪。

    这虽然不是圣战以来,最强的战斗,但绝对是最耀眼的战斗了。

    “绝尘,不愧是西神岛的三强,有这样的天才,就是逆荒只怕都要穷途末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逆荒还是不够均衡,而绝尘才是真正的均衡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奇迹不会上演了。”

    人们议论纷纷,石峰的这种控制力太强,让很多九级武尊都深感压力,尽管冰火两重天很厉害,但对上这样无懈可击的对手,她也只有倒下。

    “云溪,加油!”

    凌清、独孤雨月全部都握紧了拳头,战斗到了这一步,都太艰难了。

    连十六强之间的战斗都这么困难,那么想要走上巅峰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但是,她们骨子里就是这么执着,有傲娇鸟、叶欣然,在加上那一直没有出现的凌风,只要再能保证一场战斗,她们的机会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“冰火天地!”

    云溪慎重了,娇叱一句,整个人都腾飞到空中,恐怖的火焰蜂拥而下,将整个战场都笼罩了起来,焚烧气势,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战场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一面洁白如雪,一面深邃如金,两者泾渭分明,可是云溪却在催动这两股力量融合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间,天地轰鸣,两种截然不同的火焰碰撞了,激射出来的涟漪,足够将一位七级武尊都毁灭了,气浪从中间不断的向上攀升,几乎要把天捅出了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神纹亮起来,遮盖百丈方圆,提防这一股巨力摧毁战场与云观。

    “裂天!”

    石峰大喝,一枪刺出,恐怖的八道烟雾全部融入其中,就连他自己都虚淡了,也像是要飞进枪中。

    一枪在手,天下我有。

    人是枪的魂,枪是人的灵!

    一枪刺出!

    可怕的气势,截断了天地,斩尽了火焰之中,而下一刻,他也飞进了火焰深处,与云溪激战,两者打出了惊天涟漪。

    光幕颤抖,火焰四射。

    人们看不到火焰深处,但可以从那四溅出来的鲜血以及一声声闷哼中猜测战斗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啵!”

    蓦然,那火焰爆裂,两道身影都从火焰中呈现了出来,石峰披头散发,手执一杆枪,霸临天地,而他的身上有多处破损,有些地方都已经被烧焦了,燃烧着烤肉的味道。

    而云溪则是吐血连连,她颈项下面被刺穿了一个血窟窿,殷红的血水正徐徐的淌出,显而易见,她的伤势要比石峰严重很多。

    脚步踉跄,眼眸暗淡。

    那一枪几乎要粉碎了她的魂魄,可怕的意境正在吞噬她的心神。

    可是,在此刻云溪的眼神则是闪亮了起来,心海中有一抹光正在炸开,一瞬间便是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自从她得到虚空神道,淬炼出暗金色火焰,她就深深的着迷了,这才是她一直想要追寻的武道,火焰之下,一切都要俯首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没有沿袭凌风的武道,而是专研于火焰上。

    这是喜爱,也是痴迷。

    而近十年的淬炼,她在武道上走出了很远,甚至比凌清都要强横,不过在她心中一直有个执念,那就是与火焰融合,化成火焰中的精灵。

    这也是火焰的意境!

    火之魂!

    遗憾的是,那意境可遇不可求,尽管人门长老为此倾心相授,将人门的典籍都搬到了她的面前,但她依旧只能看到门槛,却一直买不进去。

    但是,在那一杆枪的意境逼迫下,在那意境冲进她体内的时候,她怒了也心酸着,像是濒临死境一样,于是,火焰也感受到了她的怒意,感受到她的心酸。

    一刹那,火焰与人相融。

    人便成了火焰的灵魂!

    意境就是这么一回事,看不透时千头百绪,看透时如灵光闪过,咫尺瞬间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的,云溪灵魂燃烧了起来,化成了冰火两重天,她的血脉也燃烧了,流淌着的不是武尊之力,而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火焰。

    它们不在排斥,也不会碰撞。

    它们欢呼雀跃,缠绕着云溪体内。

    她是火之魂,主宰着天地火焰!

    “谢谢前辈一枪之恩!”云溪轻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火之魂,很让人震惊。”石峰苦涩的笑了一下,说道:“我用了五十年时间,在走进枪的意境,可是你只用了区区数年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谢我,这是你天赋使然。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