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八百八十九章 我们是对手

    泉水、溪流,鸟语、花香。

    在神荒中心,景色如仙境,湖光山色间透射出琉璃光芒,波光粼粼间可以看到鱼儿在游动。

    一个巨大的湖泊上,倒立这一座古朴的小山,山石斑驳这青苔,郁郁葱葱,而在青苔之间,隐约可以看到金色的神纹,从其中穿插了过去,勾勒出巨大的神阵。

    荒天神阵!

    这一神阵很非凡,是第一代圣主的手笔,融入了诸多法阵,令其一重一重的绽放,可以在五万里内随意的传送,而且,它沟通了五万里内重要的势力城池,将其一一呈现在荒天神阵上,武者可以利用精神力来控制神阵,可以改变神纹流淌的方向,传送到任何一个他想要进入的势力。

    这样非凡的神阵,即便是放眼神武大陆,也找不到几座,也让凌风暗自咋舌不已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他正立于湖泊上,一步一步地向着那荒天神阵迈出,他眼神凌厉,脚步坚定,身上的气势可穿金裂石射杀天穹。

    他苍劲的秀发在风中翻腾,一身锐气近乎熊熊燃烧,他走进了荒天神阵中。

    仰望苍天,已十年!

    低沉过,沉沦过,可是在此刻,他要傲视天地!

    “圣战,我来了!”

    他声音激扬,像是一只受伤的豺狼,巨大的音波直破云霄,他眼神爆射出一道道赤火,那巨大的野心在此际,化作苍穹上的一缕神虹。

    爆开!

    炸碎吧!

    下一刻,八道伏魔诛神黑洞飞现,肃杀气势,崩云裂空,直接打进了那一道道神纹中。

    霎时,荒天神阵卷起豪芒万丈,整个湖泊在在翻滚,一只只鱼儿沉入了湖底,青苔剥落,呼啸的锐气,激荡在空中,正是一曲战歌。

    “呼唤!”

    巨大的神阵撕裂了天宇,洞开了一个璀璨的光道,直接延伸到远方,而在那光道中,天音滚滚,震慑天际。

    他才呼唤,呼唤逆神众归来!

    这是战意,是粉碎天宇的豪情,当他迈出步伐的那一刻,就代表着逆神众将势不可挡,定要让苍天失色,定要让神武惊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皇圣地,第一战场。

    叶欣然立于场中央,她低垂着眉宇,主宰气场正如闪电一样扩散出去,天地玄气缠绕在她身上,空间因她而绚烂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她如同谪仙!

    站在场地中,她就是主宰的神!

    老人走了上来,在这种形势下,他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,要么摧枯拉朽的被、干掉,要么就倾尽全力与其一战。

    九道武尊之力闪耀不休,化作九道闪电,沐浴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他手中多了一杆枪,气势吞云,霸烈山河,枪乃百兵之王,它本身就有这样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气吞山河!”

    这是枪的气势,老人一杆枪斩杀而出,力压天宇,可怕的风暴,从四面八方碾杀而下,将整个战台都笼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主宰气场有多么霸道,他自然知晓,也正因此,他不会给叶欣然这个机会!

    率先杀出,掌控局面!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空气音爆,枪上红缨闪耀,尖部刺穿了空气,在那一刻,空气都演变成神金,被一枪撕裂。

    那由九道闪电构成的风暴,不够绝艳,可是,当枪爆下,便是无物不破的神兵利器。

    一枪斩天!

    在这样的气势下,主宰气场也不能震压他了,而且,他也不是水壕,而是货真价实的九级巅峰武尊,想要抵御主宰气场,也不是很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那气场依旧令他心颤,对他的震压还是不轻的。

    叶欣然眼神淡漠,岿然不动,那俊俏的脸颊上古井无波,即便是天塌了,也不会令她变色。

    她直面那霸王一枪。

    当气势压迫而来时,人们不禁心惊。

    对于,很多人来说,主宰气场是被人破了,可也有人不这么觉得,主宰气场不是震压,而是逼迫。

    它是势!

    可以生,也可以死!

    它可以压迫对手不敢出手,也可以令对手迅速下杀手,这本就是超级掌控!

    可以说,现在的主宰气场不过是一个雏形,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,而一旦叶欣然走到了武道尽头,连神都在战栗。

    “没意思啊!”

    夏侯御风望着那位老人,一脸的唏嘘,虽然是九级武尊可从一开始就已经入局,主动出击便是占据了先机么。

    那是白痴才会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面对主宰气场,唯有更强的气势对撼,搅乱了整个气势的节奏,才有可能制胜啊!

    “神荒又一奇迹!”

    秦弑天愣了愣,咧嘴笑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女人身上,他似乎看到了曾经清漪的身影,一样的霸道,一样的不可一世,一样主宰着对手的生死。

    “他败了!”秋书怡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闪电风暴杀来的时候!

    叶欣然终于翻开了眼皮,她双手轻轻的推出,像是在掠起腮边的秀发,也像是不满这风暴的卷动。

    轻盈如风!

    可是,就是这一掌,整个天地都炸了,一股浩瀚的劲气,逆杀九重天,一下就打进了那闪电风暴中心,它诡谲、不着痕迹。

    但是,它无与伦比!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闪电风暴碎掉了,土崩瓦解,而在风暴尽头,一个老人披头散发,口吐鲜血,他愣愣的望着叶欣然,眼神哀伤,一脸的难以置信,还有着浓浓的绝望。

    他倾尽全力,却在巅峰之际,被人一掌带走。

    更恐怖的是,从始至终他都看不透那个女人,那一掌摧枯拉朽而来,所有的武尊之力都融合在一起,像是一道,又像是千万道。

    一掌近仙!

    这是叶女神的风采!

    整个战场都平静了下来,喧嚣声戛然而止,他们禁不住想喝彩,可是话到嘴边,却终究不能吐出来了,这样的女神,连赞美都是亵渎。

    看不懂的,唯有惊撼。

    看懂的人,尽皆惊恐!

    这一掌太突兀了,强大是毋庸置疑的,但是夏侯御风、白浩瀚、秋书怡,秦弑天、玲雪文全部站了起来,双目爆射出一道道惊芒,他们迅速地飞下了云观,来到了第一战场。

    “浮屠!”

    夏侯御风满目沉重的说道,这种神功在神魔战场杀出了赫赫威名,乃是荒门绝技,代表着一种武道的巅峰,任谁在见到这种神功都不会淡定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荒门又一天骄诞生,不止荒门小七,还有荒门小八。

    “不止一人。”

    秦弑天也动容的说道,他们太知道荒门的可怕了,不要用境界来衡量荒门,那是侮辱。

    四级武尊的荒门小七,都能逼得他们认输,杀的第六神魔洞天妖魔尽俯首,这本身就能说明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!”

    叶欣然瞥了一眼那老人,旋即迈步走下了战台。

    这对她来说,没有任何意义,也只有进入八强,才会让她真正的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依旧是四比零!

    这让很多人都跌破了眼睛,他们还是小觑了逆荒,这是一个极具潜力的战队,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极限在哪里,或许只有八强的战队才能让他们倾尽全力。

    战斗落幕!

    叶欣然正要率领着众人离开的时候,数道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,一脸沉思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荒门小八?”白浩瀚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叶欣然漂亮的不像话的眉宇一挑,疑惑的说道: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来自荒门?”

    秦弑天一怔,说道:“浮屠不是出自荒门么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浮屠?”叶欣然嘴角微扬,说道:“它来自于神荒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荒门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是荒门小八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众人都愣了一下,他们对神荒的了解仅仅局限于荒门,而其他四门他们倒是也听说过,但却没有真正的了解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他们也隐约的猜测到,浮屠十八掌只是神荒一种非常独特的功法,只要天赋足够,都可以领悟出来。

    这让他们松了一口气同时,也不禁暗自失望。

    “他回来了,是么?”叶欣然悠然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夏侯御风、白浩瀚等人都是一怔,一时间想不明白叶欣然在问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玲雪文目光一闪,轻笑着说道:“我们回来了,他自然也回来了,而且,众尊逆势而来,皆为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他!”

    叶欣然嘴角扬起的更漂亮了,她伸出了手,说道:“那么,我们会是对手!”

    “这也正是我们期待的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两人双手握在一起,旋即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她说的她知道,而她不需要答案,便已经知道了结局!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可怕的女人!”玲雪文盯着叶欣然离开的背影说道,一叶知千秋,大抵就是形容叶欣然的。

    一开始,众人很愣神,疑惑的望着玲雪文,这两个女人怎么会认识。

    可瞬间,他们双目就亮了。

    她们说的是一个人,那就是荒门小七,而且,他们也从中知道了一个惊人的消息,荒门小七将进入逆荒战队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叶欣然说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凌风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这时,秋书怡也反应了过来,一个箭步就冲了过来,眼神灼灼的望着叶欣然。

    她的脸颊酡红,她的语气很认真。

    可是,她又充满了期待,相思两难忘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