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八百八十五章 一笛封神

    笛声悠扬。

    从天际飘散下来,像是坠落的瀑布,也像是呼啸而过的风声。

    在笛声响起的时候,四周的空气徐徐流淌,如同泉水一样,而在人们的脚下,一片片花朵飞现,一簇簇的盛开,乃至于可以听到鸟鸣音。

    一片绚烂。

    一处仙境!

    寒如月衣服飘飘,迈步在万花中,唇间的玉笛,呜呜响起,叮咚之音,好似大珠小珠落玉盘,令人的眼神都在跟随着她变化。

    她是那么的缥缈绝丽,又是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可是,那笛声没有就此平静下来,它猝然逆转,在最祥和之际,猝然逆转,人们感觉心神一震,似乎看到了海浪滔天,波澜壮阔!

    引人入境!

    这本就是笛声的可怕之处,每一个转折都牵动人心,而当这笛音中融入了武尊之力,动辄就是杀人,只不过,寒如月控制的恰如其分,只针对玲珑,而不是要攻杀所有人。

    笛音尽数,掀开了万顷波涛!

    玲珑心神震动,双目时而迷离,时而又清明,她整个人都定格了,心神跟随着笛音在流淌,那种感觉像是回到了从前。

    “玲珑输了!”

    有人暗自说道,这笛音针对的是心神,只要被影响都会很凶险,而一旦走不出来,就要永恒的沦陷在其中,这不是境界多么厉害,就能撕裂笛音的。

    它是在唤醒对手的心魔啊!

    唯有强大的意志力与强绝的眼界,才能看透虚妄,遗憾的是,玲珑还是欠缺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今届神荒的确是出了几个可怕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有人沉沉的说道,神荒的强横,就是他们的弱小,一个主宰气场的女人就够要命的了,就是至境武尊碰上,也未必占到便宜,而现在又来了一个寒如月,一支玉笛就令人忌惮万分。

    何况,谁也不能肯定这就是她们至强的杀手锏啊。

    笛音激扬,像是万千刀兵斩杀,令人血脉沸腾,那玲珑也不禁握紧了拳头,体内的武尊之力一道道的爆闪出来,逐步的向上攀升。

    “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八头真龙,每一头都是黄金色,栩栩如生,连眼眸都是灵动的,像是从她的丹田中诞生了一头头生灵,令人惊骇。

    可是,那八头真龙没有飞向寒如月,而是盘旋在玲珑的额头上,一寸一寸的逼近。

    它们要噬主!

    这一幕,让得众人都倒抽一口凉气,脸色瞬间就难看了下来,寒如月这是在控制玲珑的意志,令其自杀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虽然没有主宰气场那么可怕,但却很凶残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西神岛众人惊呼,凄厉如豺狼,他们不忍见到玲珑香消玉殒,毕竟玲珑也是西神岛的天才,这损失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寒如月很淡漠,一步一步地向着玲珑走去,双目闪耀着惊天的光芒,一支玉笛吹奏了多少人的心,悠悠如情人的哭泣。

    而玲珑深陷在笛音中,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当她走到玲珑身前,西神岛众人脸色终于暗淡了下去,输了!

    这是碾压!

    以一种无比霸道的方式,可以说寒如月随时都可以斩杀玲珑,但是她没有这么做,而是选择了这种平静的方式来解决战斗,不止让西神岛惨败,还要让他们心生感激。

    笛音戛然而止,寒如月收起了玉笛,迈步走下了战台,那傲然之姿,震慑全场,让众人都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震慑的不止是其他三大圣地的众人,就连神荒也被惊懵了,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寒如月出手,就连隐、秦傲也都是如此,直到此刻,他们才知道为何叶欣然会令寒如月来主宰隐神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实在太霸道了!

    在她身上,逆神众甚至看到了叶欣然的身影,璀璨到摧枯拉朽!

    谁说神荒人门只有一个逆荒,而现在隐神正在逐步展现主宰之力,而且,他们战斗力更均衡,隐、林咏、秦傲,加上一个寒如月,足够问鼎了。

    “一支玉笛可封神啊!”

    一位老人双目晶亮,那玉笛中他看到了一个主宰的神灵,就连他们都能感受到其中惊心动魄的巨力,可以想象,一旦寒如月成长起来,就连武神都要俯首。

    “神荒这是要湮灭其他圣地的天才啊。”一位老妪苦涩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位主宰气场,一位玉笛封神,今届注定会无比璀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战台上。

    玲珑苏醒了过来,她满脸惊诧的望着寒如月,虽然心神被控制,但是她还是可以清楚的知道发生的一切,也正因为如此,她才惊恐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到底可怕到何等程度。

    当初,她见证过水壕的颓废,曾经一个骄傲的天才,遍体鳞伤,形同废掉,她曾感觉到不可思议,但此刻她真正的体会到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绝望!

    强不可怕,可怕的是强到令人绝望!

    叶欣然是这样的人,寒如月也是这样的人,在经受过凌风的打杀之后,寒如月在逆神也终于崛起了,得到古老的封神玉笛,以一支玉笛横推天下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神门都疯狂的原因!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玲珑死死地盯着寒如月,凄厉的说道:“为什么不杀我。”

    不杀比杀,对她来说更残忍!

    “曾经!”

    寒如月驻足,淡淡的回过头来,轻悠悠的说道:“我也遇到这么一个人,他惊才绝艳,在我最巅峰的时期,将我打的一蹶不振……”

    “嘶嘶……”众人脸色猝然变色,寒如月有多么可怕,他们太清楚了,可即便是这样,还是败在了一个人的手中,而且不是落败那么简单,而是秒杀!

    不然,她不会这么颓败。

    “他没有杀我,我活下来了。”寒如月双目缅怀的说道:“活着才有希望,一个人能够承受多么沉重的巨压,才能有多么惊艳的绽放!”

    “你来是要击败他?”玲珑懵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们是朋友!”

    寒如月笑了起来,温婉的像是一弯清泉,虽然那个人打的她险些沉沦,可也正是这样,她才会进入逆神,才会有今天的寒如月。

    她能够承受多少诋毁,就能承受多少赞美!

    她来了!

    可是,他又在哪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,的确要逆天啊。”任然龇牙,寒如月那几句话说的他都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她没有毁掉一个人,而是给了她活下去的希望。

    只要不死,就能涅盘!

    只是,这根本就不是逆神众的风格啊,这也正是任然费解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她!”

    叶欣然远远的望着这一幕,嘴角微扬,寒如月与她们都不同,代表着逆神又一隐蔽势力,至关重要,她不怕寒如月强,只怕她不够强!

    玉笛封神,她听过很优美!

    “这都是要逆天的节奏啊。”傲娇鸟咋舌道:“寒如月进步神速,这种蛊惑的笛音,的确很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要是让凌风那货知道你们这么强横,他还开不开心的起来?”

    傲娇鸟很邪恶,它很担心凌风这些年进步不大,被他们给超越了,那样的话,他见到自己等人,表情一定很精彩吧?

    而且,它也可以报了震压之仇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小风这些年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,逆神也没有任何消息传来。”凌清蹙着眉头说道,她担心凌风想不开啊,而且一震压就是三年,只怕真有可能被她们超越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!”柳舒舒气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……”叶欣然欲言又止的说道:“他会来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惊,双目顿时亮了起来,问道:“叶姐姐,你是说他与逆主他们一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叶欣然摇头说道:“逆主只是带来了几位逆神众,但绝对没有他,不过,如果他想来,即便四大圣地封锁,也绝对阻碍不得他的脚步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!”

    傲娇鸟额首,龇牙道:“以那个家伙腹黑的性格,估摸着此刻正躲在某个阴暗的角落,等待着看我们的笑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得把他揪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它的话音才落下,一个暴栗就敲在它的脑袋上,凌清、云溪、柳舒舒、独孤雨月正一脸煞气的盯着这个恶鸟。

    “咳咳,我就是开个玩笑。”傲娇鸟讪讪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叶欣然扬起嘴角,淡淡的说道:“我想当我们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他一定会来,不过,他也一定希望我们可以走的更远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干翻所有人,问鼎第一,本尊要踩在四大圣地一众武尊的尸骨,睥睨那货。”傲娇鸟意气风发的说道。

    打压凌风已经成了它终生目标,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励志有很心酸的故事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逆荒的第二场战斗也打响了。

    与第一场不同,这一战凌清四女没有给对手任何机会,一上来就是暴杀,速度绝艳八方,杀到了爆,叶欣然与傲娇鸟都没有出手,一个战队就被摧枯拉朽的干掉了。

    逆荒战队强势晋级第三轮。

    这也是在众人预料当中,而有些人甚至已经将其列为了十二个有资格问鼎的战队之一,不过,逆荒战队的排名还要在隐神之下,毕竟,她们在境界上,还是要逊色于隐、秦傲、林咏三人的。

    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