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八百八十三章 人生如棋

    神荒绝峰!

    凌风凝眉微笑,双目流转间,有着淡淡的锋芒。

    虽然,人不在神荒,但是想要这些年来,叶欣然她们的变化并不困难,有司空绝这么超级间谍,什么事情都会变得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“她们成长了!”凌风吐气开声说道。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这几年,叶欣然、凌清她们变化很大,人一旦没有了依赖,心中又有执念,往往能够爆发出惊人的潜质,对于凌清、云溪四女来说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她们由武圣境界到现在的五级武尊,战斗力截然不同了,每一个都是睥睨七级武尊的可怕强者,即便是在神荒中,她们都极其响亮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他期待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他回来了,赶上了圣战,他知道叶欣然在期待什么,可是他没有急着赶到人皇圣地,任何事情都有着循序渐进的过程,他要给她们一点压力,在多一点压力。

    圣战是一个机会!

    他要让凌清她们竭尽全力的战斗,唯有如此,她们表现的才足够惊艳。

    不多时,司空绝飞上了绝峰,他怀中抱着一个大棋盘,一脸笑意的说道:“来来,这些年可是憋死我了,一个个的都进入神魔战场,现在清闲下来,就陪着我这个老头子下几盘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痴迷之一。

    只是,因清漪、禹弦等人都进入神魔战场,他孤零零的一个人驻守在荒门,倒是也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,现在不同了,他浑身轻松,又把这个痴迷捡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我?”

    凌风皱了皱眉头,他正在思索接下来的战斗,可偏偏被这个不速之客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是你?”司空绝翻了翻白眼,直接把棋盘扔在了地上,根本就不给凌风反悔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选择清漪师姐,老二、老三,也可以是老五、老六他们。”凌风撇嘴,瞪了司空绝一眼,这老头今天是吃定他了。

    司空绝头也不抬,一面将棋筒取出,一面说道:“清漪那丫头正在沉思,我老头还得罪不起,老二、老三他们棋太臭,与他们下棋着实没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理由么?”凌风瞪眼,他连司空绝的一根毛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咳咳,他们都很忙,只有你是清闲的。”司空绝老脸不红,咧嘴大笑,清漪正在炼化那一簇涅槃真火,这对她意义非凡。

    而禹弦、君见笑、易风、吕闻也都在消化这些年在神魔战场厮杀心得,他自然也不会去打搅,唯有荒门小七闲的在沉思,这让他逮到了机会。

    “那就下两盘。”凌风被司空绝干败了,感情那几个人他统统得罪不起,特别是清漪,要是司空绝抱着一个棋盘上去,只怕会被一巴掌拍下来。

    荒门可从来都不懂什么叫敬老。

    “正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司空绝乐了,他将白棋递给了凌风,说道:“你先来。”

    凌风接过棋子,盯着司空绝说道:“下棋我不是很擅长,你可不要欺负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。”

    司空绝一瞪眼睛,铿锵的说道:“再说,这只是随意下的,有必要那么慎重么?”

    “也对!”

    凌风额首,直接落子,放在了棋盘的正中心。

    他对下棋不是很精,也就是当初在圣山的时候,陪着圣主那老头下过一些时日,那老头也很痴迷棋道,甚至曾说过,如果有人能以棋入道,必然是不一样的天地。

    为此,凌风也曾专研过棋道,不过最终还是放弃了,这种棋道并不适合他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司空绝双目一闪,一枚棋子就落在了棋盘上,与凌风的那枚白子直对,大有争锋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黑一白,一阴一阳。

    这本就是武道的一种,司空绝痴迷大抵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两人一面落子,一面侃侃而谈,对于那圣战凌风也逐渐了解起来,这也让他心中更沉稳了,有着足够的休憩时间,那么叶欣然一定会率领逆荒走的更远。

    司空绝的棋艺很精湛,如刀似剑的展开了,不断的先前推进,而凌风则不同,他前期很落子太快,导致整个局面很散乱,让得司空绝攻杀的很爽快,而凌风防守的也被拘禁,压力重重。

    “哈哈,凌小子,你虽然武道天赋非凡,但是在棋道上,可就是一个新嫩了。”司空绝爽朗的大笑,他享受的就是这种睥睨的感觉,太畅快了。

    然而,清漪、禹弦那些个家伙都太霸道了,攻杀凌厉,让他只有被动防守的份,最终被活活逼死,自从那以后,司空绝就断了棋道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不过,他很快就盯上了荒门小七,这个新嫩正可以让他一展拳脚。

    “人生如棋,小七你还要多多体悟啊。”司空绝眉飞色舞,望着凌风,眼中满是蹂、躏的快感。

    他频频落子,逼得凌风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“棋似人生,但它终究不是人生。”

    凌风怔怔的盯着棋盘,他的棋已经被逼迫到了边缘,一步错则满盘输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我老人家有这样的人生感悟,那是数百年来的经验,你小子有什么?”司空绝很是不爽的催促道:“快下棋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把凌风欺凌到极尽了,只待他一落子,就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“那我落了?”凌风眯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落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字落定,刹那间,风云变幻。

    原本,那被司空绝杀的散乱不堪的局面,突兀的活了过来,就像是一个武神猝然间迸射出万道金光,脚踏祥云逆杀而来。

    整个局面都肃杀了起来,那一颗棋子激活了整个棋盘,那些个看似散乱的棋子,一下就成了拱卫,凶戾的斩向了对手。

    点睛之笔!

    在这一刻,形势斗转,凌风祭出了血淋淋的屠刀。

    司空绝愣住了,他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棋盘,嘴角禁不住的哆嗦了起来,这一子封杀了他所有的攻杀,也将他凶戾的獠牙关进了笼子里,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正在做着激情的事情,却被人淋了一个狗血淋头,太特么憋屈了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他高举屠刀的问题,而是只要他敢落子,整个局面就崩塌了,他像是自己把脖子送到凌风屠刀下一样。

    “下啊。”凌风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随便下一个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、老人家,你还知道我是老人家!”司空绝忽然气愤的说道:“老人家下棋就是要多思考,你催促个什么劲儿?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推棋盘,很是不爽的说道:“这局不算,再下一局。”

    第二局。

    司空绝可就谨慎多了,不时的干掉凌风的棋子,步步为营,又把凌风逼得捉襟见肘,可是,在后期的时候,凌风突兀的变换了阵型,逐步迎上,当他将一枚枚棋子落在棋盘上的时候,一片片的棋局都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最终,司空绝又被活活的逼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心思太重。”司空绝气的胡子都哆嗦了起来,失算了,低估了这个小子的棋艺,这简直是把自己推进了火坑。

    “棋太臭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凌风终于知道为何司空绝之前说禹弦、君见笑等人棋臭了,感情他根本就被杀的凄惨淋漓啊。

    “再来一局!”

    司空绝不甘的说道,每一局都感觉只差了那么一点点,只要再快一点,就可以把凌风吃死,杀个片甲不留,他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认输啊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凌风笑了笑,这老头还挺较真的,如果不把他杀个痛快,只怕以后会每天都来烦他,现在他终于明白君见笑等人毫不留情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对这老头一定要狠心!

    第三局!

    凌风落子如电,攻伐凌厉,长驱直入,从司空绝的棋局中屠戮而过,将其一枚枚棋子全部吃掉。

    这不是阴谋诡计!

    而是赤果果的阳谋!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凌风正逼着司空绝过来送死,将节奏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中,杀的司空绝心境成灰,恨不得把荒门小七连同棋盘一起砸碎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说的新嫩。

    这就是不太擅长,让自己不要欺负他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家伙现在把他给欺负了!

    他颓然的倒在藤椅上,一脸的哀伤,他下不过清漪,下不过禹弦等人,但从来没有输了的这么凄惨,那种恐怖的大局掌控,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坑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他翻了翻白眼,很是不忿的说道:“低调布局,高调杀人,你这是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十年了吧?”

    凌风瞥了一眼司空绝一眼,凌厉的说道:“之前低调,那是局面需要我们低调,可是现在形势不同了,那就不得不高调。”

    “处于棋局中,我感觉我在掌控这盘棋,其实我也正被这盘棋控制,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“身不由己……”

    司空绝双目一动,咧嘴笑道:“那就去战,荒门会是你坚强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他们说的是棋局,也不是棋局。

    从凌风他们进入神荒圣地,已经过去了近十年了,而逆神众一直很低调,但时间久了,也便会丧失信念,特别是在武国的那些人,他们不知道逆神众的辉煌,自然也不会有那种血脉沸腾的感觉,甚至归属感都不够强烈。

    而现在凌风就是要给他们重拾信心,让他们以逆神众骄傲自豪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