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八百七十八章 绝世气场

    一步惊慑!

    看似信步悠闲,可整个天地都因着那一步变得不同了。

    低沉的压迫力,从四面八方飞来,就连天地都像是被束缚了,而水壕如遭电击,身躯像是被那一只脚踩中,一股浩瀚的巨力,如泉水一样倾泻而下。

    压迫!

    这不是体魄上的,而是来自于血脉,令得水壕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叶欣然又迈出了一步,依旧是那么的轻松随意,可是,水壕的脸色则变得难看了下来,一抹惊骇的光芒,从他眼中迸射出来。

    一步变天!

    第一步是可怕的震压,第二步则是满天的肃杀,像是有千万柄利剑向着他刺来,躲闪不过,也无法抗衡,这是一种气场。

    就像是武神居高临下的俯视,就足以让一位武尊心神瓦解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叶欣然迈出了第三步,她走到了战台上,双目很平静的直视着水壕。

    整个战场都陷入了奇怪的氛围,叶欣然与水壕同时缄默,一个人淡漠如神,一个人身体紧绷。

    这第三步。

    让水壕满眼的惊慌,像是被踩到了心里去了,压得他几乎要窒息了,他感觉到那个人的强横,但偏偏又觉得她太缥缈了。

    他竭尽全力,催动八道武尊之力,想要斩杀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,在看到叶欣然的时候,他又禁不住的止步,她就是那么随意的站着,浑身上下每一处都是破绽,他似乎可以轻易就斩杀她,可是,他又觉得当所有人的破绽太圆润了,像是故意在诱惑他一样。

    一剑杀出,可能就是一个死局!

    她浑然天成,更无懈可击!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一个女人,他紧张的竟然连出剑的勇气都没有,这也让他暗恼,心神紧绷,只是坚持了片刻,他就冷汗涔涔,打湿了衣服。

    如水洗!

    一滴滴冷汗从他额头上滴落下来,他每一根神经都绷紧了,因着过度用力,他握着战剑的双手都发白起来,指尖刺破了血肉而犹不知。

    时间止息,只有风在吹。

    云观上,众人都莫名其妙,这两个是闹得哪一出啊,一个人手不持刀柄,一个握着战剑大汗淋漓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“叶姐姐,怎么还不动手?”柳舒舒怔怔的说道,只有她们才知道叶欣然有多么可怕。

    孤独雨月、凌清也蹙眉,她们感觉到气氛的古怪,可是也看不透其中的门道,毕竟叶欣然的气场是针对水壕的,她们自然是感觉不到的。

    云溪可以看懂一部分,可又很模糊。

    “气场!”

    傲娇鸟轻声说道:“绝对气场,就像是主宰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叶姐姐正在以气势压迫着水壕,令他不敢动手?”柳舒舒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,但也不完全是。”

    傲娇鸟满脸敬畏,这是在凌风之后,它第二次露出这样的目光,有这么可怕的女人,让它这种神兽都倍感压力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独孤雨月也禁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主宰气场!”

    傲娇鸟深吸了一口气,才沉沉的说道:“这是对天地的绝对掌控,叶欣然看似满身都是破绽,可一旦水壕动手,那破绽就会是无往不利的利器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不动手?”

    “因为,叶欣然不想让他动手!”

    傲娇鸟一脸神往的说道:“这是逆杀的终极之境,缥缈若神,可以掌控整个战场,她要他不战,那么,他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,她要他战,那么他就不得不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舒舒、凌清等人都惊懵了,这是心神上的绝对压迫,无论水壕战还是不战,都必败无疑,而且任谁都看得出来,水壕如果斩杀出那一剑,那么他会更惨烈。

    “神荒来了一个可怕的武者!”

    战场远处,几位武尊正低声说道:“主宰气场,这太霸道了,纵观万古洪荒又有几个人可以做到?”

    “她不想战斗,则对手不敢杀,处处破绽也处处防御,动辄就是毙命;她想战则会主动诱敌,逼得你不得不战斗,这是心境的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水壕不出手还好,如果出手他这辈子都要活在噩梦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与这样的对手生在一个时代,是我们的遗憾!”一位老人低低的说道:“幸好,她还没有步入武尊巅峰,否则,我们都可以打道回府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情。

    一个主宰气场的女人,处于武尊巅峰,让他们连勇气都没有,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啊。

    对峙!

    看不懂的人莫名其妙,看懂的人心生惊恐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!”

    半晌,水壕心神一松,战剑直接飞进了储物戒中,自始至终他都不敢出剑,这种巨大的打击,让他心生挫败感,今届圣战到底都诞生了什么样的妖怪?

    满场哗然!

    人们瞠目结舌,战斗还没有开始,怎么就这么结束了呢?

    “水壕,这是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认输了,可不是封神圣地的风格啊,难道他太虚?”有人邪恶的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天凰战队输了三场,他已经不想战斗了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们议论纷纷,有人嘲笑,也有人沉思,而更多的人则是看热闹,无论是神荒,还是封神对他们的意义都不大。

    “没有出剑,你很不错!”叶欣然头也不回的走下了战台。

    这是盛赞!

    可是,落在水壕耳中,却是那么的刺耳,这完全是居高临下的俯视,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境界上。

    无疑,这句话就是丢尽人群的重磅炸弹,令那沸腾的声音平静了一下,又迅速的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,水壕没有解释,向着一群不明真相的白痴解释有意义么。

    封神圣地的长老没有责怪水壕,只有到了他们这个境界,才会懂得主宰气场的可怕,水壕能够忍住本身就已经成功了,而且,他们还要暗自庆幸。

    “如果她是武尊至境的天才,那么,圣战就可以落幕了。”封神圣地的长老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还有机会!”

    一位武尊嗤笑道:“这的确是一个有意思的对手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任然,你可是隐藏的很深啊。”

    站在云端,一位老人指着任然笑骂不止:“这一战队是冲着圣战第一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任然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子了不得啊。”老人一脸震撼的说道:“不过,只是她一个人是不够的,其他四女虽然实力很均衡,都不逊于七级武尊,但还欠缺了一些火候,想要夺第一,难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任然一脸遗憾的说道,他也曾经劝过叶欣然,却被直接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只有五人,难道你们就这么自信么?”老人盯着叶欣然等人,神色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强大,本就该是自信的,但过于自信那就是轻狂了。

    任然目光一闪,眼睛不经意的从傲娇鸟身上一闪而过,这两年来,傲娇鸟越是努力,它的身躯发而越来越小,现在看上去也不过就是一只小雀鸟,本来金光闪闪的羽毛,也变得灰沉沉的,给人的感觉太普通了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它的气血,很低沉就是连他们这样的武神,不经意间都会忽略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会傻的指出来:“其实,逆荒战队还有一个人,他们一直在等待,可是直到今天还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那老人一怔,问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好奇,或许在圣战期间,他会出现,也或许他不会出现。”任然摇头。

    第一场战斗结束了。

    人们的热情也被彻底的调动起来,就连逆神众都近乎狂热起来,有这么一个可怕的小叔祖,他们岂能不荣光?

    逆荒战队退了下来,而圣战如火如荼的展开了。

    因圣战是武尊级的较量,受伤是难免的,而且他们伤势也不是短时间可以痊愈的,因此每场大战之后,众人都会有三天的时间来休息。

    这也代表着逆荒战队的下一战是在三天后,这让人们失望的同时,也把目光集中到其他战队身上去了,而对于逆神众来说,隐神战队、逆杀战队也都是他们要关注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圣战如火如荼之际。

    处于古武塔中的凌风,却一脸的凝重,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年半了,他终于做出了突破,炼丹三步都已经涅槃了,这是前所未有的大事。

    可是,到了第四步的时候,他的眼神却更加的凝练了。

    他可以感觉到,尽管有了三次涅槃,但想要令其达到极品神丹,乃至于媲美真神丹的地步,依旧逊色了一些,这与涅槃无关,与他的炼制有关。

    “还不够啊!”

    凌风目眦欲裂,他已经消耗了这么多,已经等不及了啊。

    “那就最后一搏!”

    他咬紧牙关,打开噬灵珠,将里面的一株小树祭出,它沐浴着星辰之色,闪耀着一道道神虹,而在树枝上则是挂着一个璀璨的果实。

    如枣核,如星罚。

    星空神树!

    这是天地奇神药的一种,其诡谲的程度比真神药更甚,特别是那一枚果实,精纯到令人惊叹的地步,不需要炼制,就已经让很多炼丹神师望而却步了。

    于是,凌风毫不犹豫了刺破了那枚果实,小心翼翼的挤出了一滴金虹药滴,落进了那正在翻滚的涅槃丹药之中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