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八百六十四章 你要坑谁?

    涅槃真火滔天!

    它把整个三重门都充斥了起来,四面八方的闪耀,而在火焰中,那一个人徐徐的飞了起来,盘坐在半空中,像是谪落的神仙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前方,则是有一只神兽,正俯首在地,撅着屁、股,无比虔诚的祈祷着,那形象格外的滑稽,让人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光阴似箭!

    眨眼间就是半年,而在这个过程中,凌风变成了一具骷髅,白色的骨骼,在火焰的缱绻中啪啪作响,像是爆米花炸开的声音,他的眼眸不见了,身躯折断了。

    这是毁灭的景象。

    但是,白泽依旧不死心,不到最后关头,都不要轻易相信眼睛看到的,尤其是眼前这个少年,他是活脱脱的妖孽,极其有可能熬炼过来。

    “满天神佛,我如此虔诚,请灭了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神啊,快来救救本尊吧。”

    它低声呢喃,把心中的惊骇与惶恐都一一道出,它虽然有心打乱凌风涅槃,但也担心这货临死反扑,拉着它一起陪葬。

    它祈祷了一年!

    嗓子都冒烟了,声音也嘶哑了起来,就是脸上也布满了沧桑感,它是那么的虔诚,可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。

    当它抬起头来,就看到那个骷髅依旧在火焰中涅槃,隐隐的,它感觉那窟窿上有精血滋生了出来,像是红虫,在骨骼上攀爬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

    “满天神佛都是骗鬼的吧?”

    “这样都斩不掉那个人么。”

    它瞠目结舌,感觉它受到了欺骗,曾经有个古佛要度化它,它险些就相信了,曾经也有神灵要成为它的信仰,结果却被它一爪子拍死了。

    神佛都是骗鬼的!

    它愤愤不已,龇牙咧嘴的说道:“还是祈祷他尽快被魔鬼带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白泽信奉鬼道了。

    一年又一年!

    在古武塔三重门内,时间流速太快,虽然外界才过去了不足三个月,但凌风却盘坐了整整三年,这是生死间的熬炼,是枯寂的,也是激动人心的。

    一年之际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血肉徐徐滋生,斑驳的就像是鲜红的锈迹,它们沿着骨骼逐渐的蔓延到魂海,令得骨骼闪耀着炽白的光芒,像是不休的神虹。

    这是太一真水的关系,在凌风生命垂危之际,太一真水终于不再平静,以迅猛的势头涌入进来,令得他的体魄快速充盈,生息源源不绝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大势!

    在此之后,凌风的生机越来越旺盛,先是血肉充盈起来,随即一个个穴道、血脉从中飞现,像是天外的虹光,紧跟着丹田、魂海也逐渐亮起……

    三年之后,也就是今时今刻。

    涅槃真火终于暗淡了下来,而沐浴着熊熊烈火,一个人盘坐在其中,他气宇非凡,血肉晶莹剔透,如同精致的瓷**,骨骼透射出一道道白光,欲要击破这苍天。

    他双眸炯炯有神,秀发如瀑,尽管那火焰恐怖到骇人听闻的地步,但对他而言也是毫发无伤,涅槃之火像是成了点缀,在秀发上镶出了白色的光边。

    绵长的气息,正在揭开一个全新的体魄,一个无与伦比的璀璨天地。

    他还活着!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白泽一屁、股坐到在地上,什么神魔鬼怪都是骗人的,他祈祷了整整三年时间,可是当它抬起眼眸,看到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。

    他没有熬炼死!

    那便要浴火重生!

    涅槃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,这也代表着凌风会变得更强,天赋更绝艳。

    “信他,才能永生!”这一刻,白泽悟了,它哭丧着脸,像是吃了死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它已经预感到自己的结局了,一个妖孽正在逐步的踏上神道,而在绝壁之境下,它早晚要被拾掇的,这是多么悲催的命运啊。

    白泽趴在地上,沉沉的闭上了眼睛……

    涅槃真火逐渐熄灭,最后一缕余光,也在那个人睁开眼睛的时候,化成了一缕残辉,散尽了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凌风眼神平静,心似烈火。

    他的确变得不同了,浮屠体魄与古武血脉间的掣肘消散了,彼此交融,形成了一个整体,俨然就是一个巨型太极图。

    而虚脉、空脉则是化作两道阴阳鱼,一道白色炽热,一道黑的深邃,那像是一黑一白两洞天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虚空神道的终极演化!”

    凌风怔怔的说道,之前虚空神道是彼此对立的,不能交融,而现在他们生生不息,永无止境,化作太极神图。

    当然,变化不止这一点。

    在他的丹田中,七道漆黑的黑洞徐徐飞出,天神剑的烙印也与之交融,形成了一个古老的伏魔诛神剑阵,不同的是,那黑洞的中心有一道隐晦的小白洞,如果不是凌风灵觉敏锐,只怕都难以发现。

    而令他吃惊的是,那小白洞连他都不能窥视,像是一个光茧正在孕育着可怕的生灵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在七道黑洞的拱卫下,焚冰火种也兀然翻转,每一缕光芒都像是神虹,焚焰与火如冰彼此交融又对立,焚焰如鹏,火如冰如鲲,上载三千里,下载万里之遥。

    这是鲲鹏神炎!

    不过,让凌风看不透的是,那鲲鹏的眼眸一闪一闪的,一只是炽热的白光,一只是深邃的黑芒,像是无底深渊,随时会把人吞噬。

    就连凌风自己都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又出现了一道星河!”

    凌风蹙眉,在他丹田上空,有两道璀璨的星河在闪耀,万道星辰沐浴在其中,很神秘也很遥远,让他都触摸不到,这让他脸色很古怪。

    “那会是什么呢?”凌风悠悠的问道,可没人可以给他答案。

    “熬过来了!”

    几个时辰后,他平静了下来,抬头望着三重门内的天地,眼神锐利又璀璨,三年前他生死未卜,断了前程,三年后,他踏上了一个新的征途。

    “虽然还是七级武尊,但已经臻至巅峰了!”

    凌风眯眼一笑,这可不是一点的进步,而是迈出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之前,在神岛上他虽然借助伏魔诛神剑阵,直接进入了七级武尊之境,但终究是虚浮的,不够扎实,而这三年沉淀,特别是涅槃真火,令他七道黑洞都达到了巅峰地步,而且彼此交相辉映,默契无间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单纯的晋级就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截天蝶似乎也发生了变化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一怔,看着那仰躺在鲲鹏神炎眼眸中的截天蝶,浑身闪着神虹,也给他要涅槃重生的感觉,很显然,截天蝶也是可以汲取涅槃真火的。

    “还不够!”

    凌风笑眯眯的站起来,望着那正在装死的白泽,冷冷的说道:“我记得三年前,你似乎说过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泽眼皮耷拉,像是昏睡过去了,只是它的身躯隐晦的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它就知道这是一个记仇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不打你,不过我有一个要求。”凌风很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装死,否则我不介意激怒神金锁链。”凌风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,刚才正在酣睡。”

    这时,白泽终于“醒”了过来,它睡眼惺忪的说道:“咦?你涅槃了,我就知道吉人自有天相,你果然是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诅咒了我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的月亮真圆啊。”白泽打着哈哈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废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懒得理会白泽,眼眸闪烁着说道:“那我就要一直废下去,总是要让一些人放心才是,因此,我需要一门可以遮掩自身境界与实力的功法,至少要让真神看不透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!”

    凌风的话音刚落,白泽就举小白旗了,在凌风苏醒的那一刻,它就在等着雷霆一怒,现在可以有这门功法来泯恩仇,它求之不得啊。

    “什么功法?不要欺骗我,否则你会很惨。”凌风心中一喜。

    “欺天!”

    白泽说道,这门功法是很古老的秘术,倒是不难领悟,可对于一般的武神来说,并没什么实质性的卵用,特别是像它这样的神兽,欺瞒个毛啊,别人一看是神兽,要么跑路,要么直扑。

    旋即,它就将欺天神功打了出来,赠予了凌风。

    “就是它!”

    凌风匆匆翻阅,双目顿时一亮,以欺天为名,足见这门神功的强大,它不是遮掩自身气息,而是演化出一个假象,比如凌风经脉寸断,只要运转欺天神功,就完全可以呈现在众人面前了。

    十五天后。

    凌风参透了欺天神功,直接把它打进了死穴中,令得浮屠体魄发光,灵感喷薄,从魂海中迸射出来,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于是,虚空神道、浮屠体魄尽皆被遮掩了起来,在凌风的体内飞出了一重又一重神秘光,割断了血脉,截断了骨骼,残破不堪的身躯,也逐渐的呈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邋遢、颓废,像是垂暮的老人,就连眼神都很浑浊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表象,实则神秘光这是遮盖了身体的一部分而已,一旦欺天神功停止运转,凌风的战斗力绝对会飙升到一个令人望尘莫及的地步。

    在凌风即将离开古武塔的时候,白泽很好奇的问道:“我就一个问题,你要坑谁?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