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八百五十九章 清漪之怒

    荒门最绝艳的天才“陨落”了。

    清漪双手哆嗦,尽管看上去像是一个萝莉,但是,她戾气陡生,还是让众人都惊骇与惶恐,任谁都不敢与现在手执神荒仙葫的真神匹敌。

    “小七!”

    这时,君见笑、范老也飞了过来,看着昏死过去的凌风,一脸的惊怒,他们没有想到凌风会伤到这个程度,换一个武神,只怕都已经死了,而他现在还有气息,也是够逆天的了。

    “荒门小七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妖月空、天神岛真神等人也都飞了过来,看着已经不成人样的凌风,他们也很吃惊,但暗中也松了一口气,他们都看出了这个人的逆天之处,如果这个人不死,未来他们连抬起头来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经脉寸断,了无生机。”妖月空沉沉的一叹,这是道伤,伤到了根本,非药石可以医治,在武尊时经脉寸断,体魄残破,就连魂海都一片空洞,这和死了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本来,他也想促成荒门小七与秋书怡的姻缘,现在看来要慎重一些才行。

    “体魄内残余魔力,还混合着诡异的秘力,药石想要化解很难,而武力也不敢碰触,即便是能够驱逐出来,只怕也是……”天神岛真神说的很隐晦,但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荒门小七废了!

    “他一个人厮杀数月,独战整个神岛,而不是某些人,连生死一刻都要遁走!”

    清漪冷冷的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妖月空、天神岛真神等七人都变了颜色,他们紧蹙着眉宇,冷冷的逼视了一眼神荒众人,可偏偏他们说不出任何话来,这个人扛起了一面旗帜,没有他只怕没有几个人可以活下来。

    何况,如果不是荒门小七,那遗失的阵器也不可能落到他们手中。

    “立刻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清漪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,事情远没有这样结束,凌风回来,就像是一桶燃烧的火药,会把他们都炸死的,想来妖魔们也会得到消息,那时,就不是武尊间的战斗了,而是武神、真神的战斗。

    因此,他们要在妖魔没有杀来之前,先一步飞遁出神海,回到驻地,当所有势力联合起来,就是妖魔都要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众人没有犹豫,第一时间向着远方飞遁,清漪把凌风交给了君见笑与范老,既然他选择作为瞩目点,那就一直做下去吧。

    虽然,这很凶险,动辄就是生死,但现在他们也冒险不得,遗失的阵器事关重大,他们输不起啊。

    何况,有君见笑与范老,即便是真神想要伤到他也是很难的。

    再说,神荒整个被其他势力拱卫在中间,七位真神也分列清漪四周,他们相对来说是安全的,当然,清漪提议,让幸存下来的武尊都进入核心范围,这是对他们的保护。

    的确是保护!

    但也是威胁,如果他们胆敢在暗中下手,那么,门中的武尊、四周的武神都要陪葬。

    “咻咻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全力飞遁,一些重伤的武尊都由武神来照顾,速度自然不会被耽搁下来,但也不可能达到真神的地步。

    像清漪、妖月空八人,一面飞遁,一面吞服丹药,让那消耗巨大的战斗力,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人冲出了神岛,可能把阵器送到了人族手中。”

    当几位真魔得到消息,气的把魔兵都打折了,那么多妖魔,竟然敌不过一个人类,这到底是武道上的问题,还是智商上的问题?

    “只怕,那阵器早就落入了人族手中了。”一位真魔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众魔一愣。

    “法阵裂口出现,那个人没有急于冲出,错过了最佳时间,这是为何?”那位冷酷的真魔说道:“三十余人拼死护卫,只为送一个人归去,这又是为何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那位少女,曾与那个人一同杀进了魔土,他们的关系很亲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荒门小七只是诱饵,而真正携带阵器的是那一个女人。”众魔都瞪大了眼睛,一脸的难以置信,连他们都受骗了。

    “很难说!”

    那冷酷真魔摇头说道:“活下来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,但荒门小七与那位少女的可能性极大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,荒门小七有可能是诱饵,但是,那个女人也有可能是在混淆视听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全杀了!”

    “正是,要全部斩杀,而且,阵器有可能落在了那八位真神手中,这就很棘手了。”冷酷真魔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场交锋不可避免,那就斩尽他们!”

    旋即,一位位妖魔走出,疯狂的追向了人族。

    他们完全舍弃了那正处于神岛上的一众妖魔,对于他们来说,遗失的阵器更重要。

    整整十八天。

    清漪他们一路飞驰,翻越了数个恐怖的海域,因神荒仙葫的关系,倒是也有惊无险,而后,他们就逐步接近那恐怖的漩涡了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不多时,妖月空脸色一沉,他感觉到了魔气的波动,虽然他们这一路都竭尽全力了,但是,因撕裂法阵的关系,每一位武神的消耗都很大,而他们要兼顾武尊,速度自然不能与气血旺盛的妖魔相比,他们都是魔神,没有魔君的拖累,全力奔袭,在这一天终于追上了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,足足有数百人之多!

    这也让人族一方脸色阴沉,这么多魔神,想要全部斩杀谈何容易,而有了武尊的牵绊,他们也要甩不掉妖魔的。

    “交出遗失的阵器!”为首的真魔冷森喝道。

    “做梦!”

    “那就斩尽你们,再夺阵器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一众妖魔奋勇而上,一个个眼眸流光,武神的魂魄可是大补啊,能让他们的精气神都递增一截,他们自然渴望吞噬这些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清漪走出,她眯着眼睛,怒气滔天。

    在她话音落下的时候,神荒仙葫俯冲而上,在天空中雕刻下一道优美的弧线。

    当真神之力,一道接着一道飞出之际,整个天际都绚烂了起来,如同熊熊火焰在燃烧,神荒仙葫倒立下来,一股吞噬狂潮,如山如海的卷杀下来。

    “呜呼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倒悬的漩涡从天际出现,如同悬挂的黑洞,吞噬神光、魔光,令得妖魔的衣服在爆碎,他们的体魄在哆嗦,血肉一寸寸的化成飞灰。

    他们想要躲闪,全力抗衡,但都被那恐怖的吞噬力压迫。

    吞噬所至,移山填海!

    “呃啊!”

    一位魔神经受不住这种吞噬力道,瞬间崩裂,魂魄撕裂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又一位魔神承受不住这种巨压,当成分成了两半,一半飞向了神荒仙葫,身上的魔力都被神荒仙葫吞噬。

    这是嗜血的魔葫!

    这一年来,清漪岂能没有一点进步,在她得到神荒仙葫后,就着手炼化,不过,她也很吃惊,神荒仙葫就像是一个无底深渊,尽管她是真神,也休想全部炼化,但能够炼化一部分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部分,令她战斗力飙升了一大截!

    在眨眼间,就有数位魔神惨死,而更多的魔神的魔力则是被神荒仙葫吞噬,进一步削弱他们的战斗力,就连真魔都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“断!”

    五位真魔大喝,全力向前推动,一道道真魔之力要截断神荒仙葫的吞噬之力。

    “送你们一程!”

    清漪愤怒的喝道,凌风油尽灯枯,这种血仇以荒门的性格,岂能不让妖魔们付出惨烈的代价。

    那神荒仙葫突兀的倒转,一股狂潮从中喷薄而出,如山如海,无尽的魔力与闪电,全部轰杀了出来,那狂野的势头,比之前更甚。

    只因为,它们被神荒仙葫演化了!

    “刺啦!”

    逆光杀过,整个天地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众魔神惨死了数十位,在偏近中间的地方,形成了一个隔离带,被尸骨填满,就连一位真魔都受了伤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清漪飞出,神荒仙葫又一次压迫下来,直杀那位真魔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那真魔大怒,手中凶兵力劈而上,一道道闪电,化成了九重云,要穿透神荒仙葫的吞噬之力。

    可是,他还是小觑了神荒仙葫,也小看了清漪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神荒仙葫压制住真魔,清漪手中一闪,一柄战戟从吞噬之力中斩落,直接刺进了真魔的头骨,将其活活的钉死。

    魔血淋漓!

    一位真魔就这么被斩杀了!

    不仅人族一方惊骇,妖魔一方也吓得胆寒,他们见识过清漪的战斗力,在一年前他们曾经有一战,像真神数十年都未必能够进境一步,可是,这个清漪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那恐怖的神荒仙葫,夺人魂魄,天生克制魔力,而且,不止是吞噬力道,还有逆转之力,一举杀下,就连真魔都受伤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清漪对神荒仙葫的感悟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伤小七一根毫毛,我斩一位魔神,而今他油尽灯枯,我要你们全部陪葬!”

    清漪狂怒了,她一步一步向着一众妖魔走去,神荒仙葫上的吞噬力道也全部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女神的暴怒。

    是清漪之怒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