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八百四十三章 就知道会是这样!

    她霸道又轻柔。

    她强势又冷酷。

    她总是会挡在前方,如同一个肃杀女神,让人很有安全感,她不够亲昵,但她走出来的那一刻,秦弑天又忍不住被征服了。

    就像那一天,她把刀架在秦弑天的脖子上,问道:“做我的双修伴侣。”

    由不得你不答应!

    但偏偏秦弑天乐在其中,恨不得把这个女人都揉进身体里面,他的确爱极了这个女人啊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天空一哆嗦,玲雪文杀了过去,手中飞出一刀一剑,一轮轮弯月绽放,在弯月中有神凰飞舞,像是月上的玉兔,格外的惊人。

    这是月凰诀!

    月亮一出惊天下,凤凰飞舞倾满城!

    大抵就是形容玲雪文这样的女人,她比月亮都要瑰丽,如同从月亮上飞下来的仙女,而当十五轮月亮飞杀过去的时候,整个天地都暗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轮月亮轰在了白骨上,顷刻间炸碎,带出了大片的白骨,白骨神的胳膊瞬间就被斩掉了一块,令它都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该死!”

    白骨神大怒,挥动着胳膊,卷起满天的骨粉,化成了飓风,卷杀向玲雪文,它能够感觉到这个女人的战斗力已经威胁到它了。

    “刺啦!”

    十四轮月亮突兀一变,化成了一柄圆月弯刀,向着飓风劈斩了过去,瞬间就撕裂了一个可怖的大口子,圆月弯刀势如破竹的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骨神吃惊,它抬手轰杀,以手臂来抵挡,“砰”的一颤,他胳膊上的白骨又坍塌了一些,很多白骨折断,令它也很吃痛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崔明峰、张玲儿以及秦弑天杀到,十八天荒交织着天极剑,一斩而下,尽管白骨山及时抵挡,但依旧是被牵制住了。

    而后,秦弑天霸王枪直接刺进了白骨神的后背,挑落下了七八根白骨,让白骨神的身躯也是一颤。

    “很厉害!”

    白骨神冷酷的说道:“我会千锤百炼你们的魂魄,直到崩溃为止!”

    显而易见,它震怒了屡次被杀伤,这也深深刺激了白骨神,一道道戾气化成了匹练,从它体内飞出,恐怖的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它一拳打了出去,生猛的一塌糊涂,遇山开山,遇河崩河,整个虚空都被打穿了,而在其中,一道神虹化成了夺命的利剑。

    当然,它不止是强横那么简单,更迅疾,绝非是武尊可以躲闪的。

    “全力轰杀!”

    玲雪文娇叱一声,一刀一剑飞上了天空,化成了十六轮月亮,而那一刀一剑就是第十六轮月亮,全力推向了那一拳。

    秦弑天霸王枪,冲起了一道道逆光,殷红的血染上了枪头,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劲气,瞬间打了过去,也对上了那一拳。

    崔明峰、张玲儿纷纷施展出了绝杀,两个人形影不离,早就形成了一种默契,而且,他们战斗一旦打开,就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了,而是超脱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啵,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霸王枪倒杀回来,十八天荒一寸寸的粉碎,天极剑也折断了,就连十六轮月亮也暗淡了下去,在僵持了片刻之后,也瞬间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四个人全部倒飞,每个人嘴角都流出了殷红的血水。

    他们竭尽全力,但依旧无法阻挡白骨神,这是一个巨大的讽刺,让他们心生凄凉,但不得不战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!”
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圣山、裂神天一众武尊杀来,他们沐浴在神兵利器的光辉中,可以短时间抵挡骨粉,因此倒是没有那么惧怕了。

    而当所有人都走到一起,战斗力也极度可怕,顷刻之间灭杀而起。

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白骨神的胳膊继续破碎,从外面剥离,露出了里面黄金骨头,那是神骨,比一般的神兵都要坚固,想要打碎它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得死!”

    白骨神怒喝,它双目一睁,两道神虹从中飞出,那是金色的骨粉,凝成了两柄匕首,闪电杀下,顿时从众人中犁出了一道血浪。

    “呃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,惨叫声遍野,裂神天一位武尊当即倒地,而圣山则是死掉了四人,那金色的骨粉太锋利了,神兵利器都被震偏,留下了一个豁口,而体魄根本无法抵挡这种恐怖的神能。

    “干掉它!”

    秦弑天、崔明峰都眼红了,眼见着自己的兄弟不断的倒下,那种感觉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,他们恨极了白骨神,不惜与它拼命。

    “咻咻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冲杀了过去,神兵不断的斩下,与金色骨粉对撼,实际上只是玲雪文、秦弑天这些个强者抵御着金色骨粉,而其他则是负责砍杀白骨神。

    杀疯了!

    每一个人都紧咬着牙齿,与白骨神血战,人们也从最初的惧怕,变得疯狂起来,有时秦弑天危在旦夕,就有裂神天的武尊拼死抵挡,有时,崔明峰即将被斩杀,圣山的武尊也以身体来填补……

    惨烈厮杀!

    一直持续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该来的。”凌风抱着不断吐血的秋书怡,眼睛猩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来。”

    秋书怡吐血说道:“我知道八大绝境的可怕,九死一生,以我这种实力多半是炮灰,走不到尽头,也活不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从怀中摸出了一枚浮屠极品,悄悄的塞进了秋书怡的口中,她伤势太惨重了,一般的圣丹根本就救不活了,唯有浮屠极品才可以。

    而像神丹,不是每一个都可以承受的,秋书怡不是凌风这个妖孽,一个不慎会把自己炼爆了的,而浮屠极品还不是神丹,药力相对温和许多。

    “至少,诸天禁区八尊会照顾你。”凌风沉闷的说道,他心中有一个结,还没办法打开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秋书怡眼神暗淡的盯着凌风,她嘶哑的说道:“如果我要死了,我只希望能够多看你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心中一疼,像是最柔软的地方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,心中很酸疼,她就是这么执着的来了,又是这么倔强的不肯离去。

    只想多看一眼!

    一眼万年!

    凌风双目湿润了,他又不是铁石心肠,岂能感受不到秋书怡眼神的神伤,可是,他还能承受吗?

    相濡以沫的凌清,刁蛮柳舒舒,御姐独孤雨月、云溪……

    美人恩重,他如何消受。

    “书怡,其实我有喜欢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话。”

    秋书怡低沉的说道:“抱我。”

    于是,凌风不说话了,他用力抱紧秋书怡,感受到她的体温,感受到她的炙热,也感受到她泪水潺潺,她是那么的单薄又孤单。

    这一刻,宁静!

    没有纷纷扰扰,只有用尽全力的一抱,或许对于秋书怡来说,晚了一步,但是,她只想在活着的时光,好好的拥有。

    或许,这不够炙热,也不够浪漫。

    但有他,足够!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凌风呢喃的说道,他与她之前隔着一个距离,隔着一个人,如果可以他宁可没有碰上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不许说话!”或许是因着浮屠极品的药力散开,秋书怡的声音清亮了几分,她紧紧的抓住凌风的衣服,指尖摩擦着他的皮肉,却是一片薄凉。

    一滴滴清泪,从她眼角淌下,打湿了衣服,也打湿了凌风的心。

    她沉沉的昏睡,而在昏睡过去的瞬间,如呢喃般的声音传来:“其实,我不在乎,你在乎我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声音哽咽了一下,他手心一紧,想要说什么,可是却发现秋书怡已经昏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紧绷着的心神一松,痴痴的说道:“诸天禁区的众人不是你,他们终究和你不同,我对你恨不起来,所以……在乎!”

    一刹那,风停云散,万花盛开!

    心结顷刻粉碎……

    战斗落幕了,圣山、裂神天死伤惨重,就连崔明峰、秦弑天几个人都倒在地上,很艰难的爬起来,而白骨神气血也没有那么旺盛了,身上的白骨折断了很多根,就连金色骨头也爆裂了十几根。

    足足持续了五天时间。

    战斗这个程度,秦弑天他们足以自傲了,但是每个人都很不甘心,他们还没有走到第七绝境的更深处,就要全部毙命于此,终究是辜负了众人的期望啊。

    “该进入我的怀抱了。”白骨神炙热的说道,这些个武尊都很不凡,令他很期待。

    “做梦!”秦弑天咬牙切齿的说道,他挣扎的想要站起来,却又踉跄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做梦?”白骨神冷笑着说道:“你们都已经伤成这样了,就算我站着让你们打,又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“好,你站着让我打!”

    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,凌风背着秋书怡从暗中走来,他目光冷杀,锐气蒸腾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骨神一窒,骷髅头都一阵翻动,它竟然忽略了这个家伙了。

    “又是这样!”

    秦弑天、崔明峰脸色一喜,他们杀疯了之后,竟然也忘了还有荒门小七这一号,可是,特么这一幕怎么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是这样!”崔明峰气的直龇牙,每当他们杀到极尽的时候,这个家伙总能冒出来,不过,白骨神可不是那神秘武神,它还没有重伤啊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