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八百一十八章 神说,要有光!

    古武塔在嘹亮。

    盘坐在三重门内,凌风逆血冲天,浑身上下每一处都在闪耀,浮屠体魄颤动,古武血脉全面沸腾,一道道地绽开,飞卷全身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太一真水以狂暴的势头涌入,让他体魄充盈,每一块血肉、骨头都在全力汲取这股神能,干瘪之处如充气一样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胀起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个英姿勃发的青年就呈现在白泽的眼中,它黑发如瀑,丰神如玉,身躯中的每一根骨头都如同刀削一样,透发出美感。

    他气息绵长,头顶云雾,脚下磐石,无尽星空掩映在其后,雷劫火凤长鸣,震撼着这方天地,而在他的体内,太极图闪耀不休,古武血脉愈加圆润,掀起了一道道逆流。

    每一根经脉都粗壮了许多,汲取天地玄气也比之前要迅疾,足足五倍之多。

    这是很惊人的。

    这代表着凌风在全力运转虚空神道情况下,会比之前快上五倍,毋庸置疑,凌风的天赋也发生了蜕变,愈加的剔透、闪耀,更亲近武道了。

    但,这不是最震撼的!

    十道白洞才是!

    当它们一同飞现的时候,也意味着凌风凝练十四道神虚洞天,虽然还没有迈入武神门槛,但那战斗力足以惊才绝艳,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睥睨一个境界!

    这句话绝非是无的放矢,神话正在他的身上盛放。

    “不会又活过来了吧?”白泽惊得险些咬到舌、头,星罚神秘莫测,仅限于神话中,从万古洪荒到现在,还没有几个人可以得到星罚,也自然也没有人可以炼化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逆天神物,即便是有人炼化,也不会过多谈论,太过逆天是会被提前扼杀的,而这也让星罚愈加神秘,道听途说的太多,谁又能够肯定它一定有这种神能。

    何况,一位武尊是直接把星罚吞噬的,一颗星辰的精华,会将他彻底撑爆,可问题是,这个人竟然熬炼了过来,血肉从干枯到饱满,就如同过眼云烟,让它惊骇无比,难以置信,它心潮澎湃,有种很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十四道?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爆睁,怔怔地内视着,连他都被这一幕惊撼到了。

    武尊之力不是无止尽的,这与丹田有干系,就像是一个水池,九道武尊之力,亦或者十道就足以将这水池注满,而一旦达到极限,自然不可过多注入,否则会被直接撑爆。

    因此,在这个时候,武者就要寻求突破,要在水池的基础上,开拓出一个湖泊,而那池水也会发生变化,会更汹涌激荡,掀起的浪花,也比之前要更大。

    武尊是池,武神是湖泊!

    但是,在这个时候,星罚则不同,它没有局限于武道规则,而是直接破开,一丹田中涌入了十道白洞,仅仅如此,就足以睥睨武尊之境,连魔之子都要俯首,而如果再加上四道黑洞呢?

    截然不同!

    那是俯首睥睨,那是高山仰止的强大!

    在这一刻,凌风可以直面武神,十四道武尊之力,虽然没有凝练出武神之力,但合在一起就是无坚不摧的利器,武神之下,尽是蝼蚁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可是,正当凌风因此深深震撼的时候,那十道白洞突兀一暗,刹那消失,任由凌风倾尽全力,连截天蝶都动用了,但依旧难以寻到那十道白洞的半点踪迹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凌风大惊失色,他一下又坠落了下去,像是有人把他从神坛上拉了下来,整个人都颓败不已。

    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!

    世间皆是这个道理!

    当一个人可以睥睨武神的时候,陡然间,又掉到了武尊境,即便是强悍的心理素质,只怕也会神伤,视觉与身体上的双重冲击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绝壁境界只是一个骗局么?”

    凌风恍然失神,一个人盘坐地面上,他耗费了三年精血,险死还生,得到的却是一个失望透顶的结局,这对他的影响也颇大。

    “白泽,这个死坑!”他的气的直咬牙,恨不得将白泽活活掐死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个时候,他连暴打它的心思都没有了,蹙着眉头,深思着,他总觉得绝壁境界不会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凌风低垂着眼眸,一脸的苦涩,他已经倾尽全力,但那白洞始终不见,像是就此散尽。

    “很遗憾啊!”

    良久,凌风身上的气势尽散,哀伤的说道,这种感觉很不爽,但是,他只能被动承受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一个月时间。

    凌风一直在枯坐,精神状态很不妙,他知道自己心神受到影响了,这对于战斗以及后面的修炼都会有掣肘,因此,要想尽办法将其斩除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他丹田一颤,一股逆流直冲而上,绚烂的白光,上至天穹,下至九幽,一道道黑洞衔接天地,构建古老的神宇,像是亘古不灭的泉源。

    这就白洞!

    黑洞演化死亡,白洞构建生命,生生死死,不死不灭!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那一刻,凌风猝然站起,整个人身上都喷薄着星光,一面白的炽热,一面黑的深邃,可怖的光芒,撕天裂地,在他身上流转不休。

    整整一个月时间!

    白洞再现!

    这让凌风瞬间顿悟,白洞不是湮灭了,散尽了,而是隐于神宇中,神秘莫测,它比星罚还令人难以看到,可时间轮转,日月更迭,它会重现。

    如星辰陨落,大地破碎,草木腐朽。

    但当阳光普照,春风拂过,它又会新生。

    这才是绝壁境界的真谛,凡事有利自然也有弊端,十道白洞不可能久持,否则,就太逆天了,而这对于武者显然不是好事,因此,它会沉沦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界限!

    他不会在心神烦乱,也不用斩尽心中的桎梏,而是要迈步向前,神勇万重天!

    “绝壁,只会出现六十息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凌风目光一闪,想到一个月前,十道白洞飞现又沉沦下去,这个时间对于很多人来说很短暂,但对于一些人来说,却又无比漫长。

    六十息,不过茶盏功夫。

    但是,它足以让一位武尊斩杀一位武神,秒杀天地同侪,震压万古天骄。

    也就在凌风站起来的那一刻,白泽悚然动容,它感觉有一股洪荒逆流,逆乱了整个天地,有一股浩瀚的气势,震压而下。

    这对于它自然构不成威胁,可问题是,在那滔天的气势中,它的血脉都在沉沦,像是正被一只洪荒天兽觊觎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他不会成功了吧?”白泽脸色一白,它感觉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它就见到凌风那阴冷的眼神瞥了过来,让它浑身都禁不住战栗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种眼神!”

    白泽心中惊呼,那是睥睨世间的豪情万丈,那是蔑视天下的有我无敌,如果这个时候它还看不出来,那么,它就是白痴兽了。

    “神说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低着眼眸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要有光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如灯灭潮落。

    “刺啦!”

    一黑一白,两种光掀开了死亡序曲,一个巨大的太极图,飞现而出,压落在白泽上方,轰然落下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啊啊……

    巨大的轰鸣声,伴随着白泽的惨叫声,在三重门中回荡。

    炽烈的白光,与深邃的黑芒交织在一起,演变成了一头鲲鹏,戾气惊天,桀骜九天,那霸道星河,轰动万古的气势,爆压在三重门中,饶是白泽已经是神兽,但是在三重门的多年困死,也让它跌落下了巅峰时期,被轰得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六十息。

    白光溃散,三重门又逐渐的稳定了下来,而在地面上,只有一个软趴趴的白泽,它浑身流血,奄奄一息,这倒不全是凌风击杀,更多的还是来自于神金锁链以及三重门内的封神之力。

    但是,能够把白泽这种神兽杀伤,就可以看出绝壁境界有多么可怕了,要知道白泽可不是那神秘武神可以相提并论的。

    有我无敌,就是这么睥睨!

    “绝壁……”

    白泽吐血,满脸的哀伤,他怎么就成功了呢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成功呢。

    它哀伤了,可凌风却兴奋了,直接冲了过去,趁着白泽重伤之际,将那一滴滴神兽血全部收入了储物戒中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泽眼睛都瞪出来了,这个不要脸的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有一天会烤了你。”

    凌风盯着白泽说道,一脸的怒色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泽心头惊骇,它不会怀疑这个人的话语,以这种天赋以及气运,他绝对会走上神道巅峰,那时,神兽都要俯首。

    一想到,被一个人给烤了,白泽就羞愧欲死。

    有这么折辱神的么?

    而后,它一头扑倒在凌风的双足下,一脸神伤的说道:“哥,我做错了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,你怎么好意思吃你的兄弟?”

    它一把鼻涕一把泪,哭的伤心欲绝,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愣住了,他脸色扭曲,一脸的难以自信,这个贱兽还懂得攀关系。

    可……谁是你的兄弟了。

    如果,不是绝壁境界已经过去了,他都想把白泽拖出来暴打至死,旋即,他目光一闪,又笑眯眯的说道:“小白,你知道什么是神道血祭么?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