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八百零八章 以魔为刀

    鲜血在流。

    魔血在滴!

    神魔黑洞中,凌风肩头裂开,骨头折断,漆黑的魔力正在吞噬他的精血,那天古树非凡,就连古武之力都休想压住。

    魔之子剧烈咳嗽,眼神更加充血,嘴角溢出了三大口魔血,他盯着凌风,飒然笑道:“荒门天骄,倒是小觑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从现在正视,还来得及。”凌风也笑了。

    旋即,他们又从黑洞消失,寸神与五方星空浮现,一人一魔以肉眼看不清楚的速度,不断的激战,一刀一剑都爆发出凌厉的锐气,杀的天古树、神佛都在颤动。

    当凌风进入四级武尊之境,那战斗力已然可睥睨七级武尊,激战八级武尊,而魔之子也丝毫不逊色,他如霸道叶欣然,犹如百年前的清漪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爆音炸响,凌风倒飞,他浑身是伤,血流如注,脸色煞白的如同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在他胸口,八根肋骨齐齐折断,刺破了五脏六腑,在溢出的鲜血中都夹杂着五脏碎块,无比狼狈又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而那魔之子也是满脸血色,后背、腹部都被撕裂了血口,连丹田都隐隐可见,他也在吐血,只是形势要比凌风好上一些。

    两败俱伤!

    “你很惊人啊,能杀到这种程度,堪比当初的清漪,乃至于更绝艳。”魔之子拭去嘴角魔血,满脸震撼的说道:“论天赋,在神武大陆,怕是没有几个人可以相提并论了吧?”

    “虽然,你有恭维我的嫌疑,但我也可以勉强接受。”凌风吐血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、魔不两立,还真是遗憾啊。”

    魔之子一怔,旋即笑道:“你若是妖魔,我又何必杀你?”

    “那也要看你能否做到!”凌风眼神低睑的说道,他知道魔之子很恐怖,五级魔君之境,睥睨八方**,即便他没有令妖魔暴乱,其他人想要挡住他也很难,他惧怕的不是第六洞天内的武尊,而是神魔战场的武神,一旦被发现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但是,他无惧色,能够杀到这个程度,也足够惊艳了,那魔之子想要斩掉他,只怕是痴心妄想,他还不想死,如果大战到极尽,他还是无法击败魔之子,那他会毫不犹豫地动用魔石。

    “那就杀了你吧。”

    魔之子声音很轻,像是喃喃自语,又透发出无与伦比的巨力,像是古佛禅唱,像是神明的眼眸,穿透力太强大。

    他是如此的自信,又如此的豪情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突兀地,天宇震荡,那柄战戟从黑洞中飞起,上面烙印的天古树嘹亮,与那已经残破不堪的天古树融合,一股澎湃的魔力,好似逆冲天下的光,直贯天穹!

    下一刻,战戟不见了,唯有天古树。

    这一刻,魔之子消失了,唯有浩瀚的魔光!

    他融入了天古树中,以自己的精血在祭炼,天古树没有诞生生灵,那么,他就是生灵。

    一道道血线蔓延而开,形成了天古树的血脉,也凝成了它坚固不朽的枝叶,在魔光中还有一抹白银光闪过,这才是他的杀手锏,无双的战力!

    谁与争锋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天古树破开了神魔黑洞,将其他三道黑洞撕得稀巴烂,就连神魔洞天都破损的不成样子,上面神魔陨落,形同毁灭大世。

    “呃啊!”

    凌风倒飞,他感觉丹田寒凉,像是要炸开一样,魔力正以疯狂的势头杀入,令他措手不及,身上的血肉一块块的龟裂,鲜血流出太多,让他身躯都要摇曳,像是随时会倒下。

    “咻咻……”

    天古树飞了过来,万道枝叶全部向凌风杀来,像是一柄柄神箭,要把凌风射个透心凉、心飞扬,而那轰天的气流,更是禁锢八方,不容凌风有任何躲闪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上古天树!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一暗,这本是上古时的无上天功,可惜也落入了魔道手中,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?

    不过,在这一刻他也没有过多的思索。

    “来吧!”

    他没有躲闪,也没有畏惧,虽然知道这一式有多么可怕,但是,如果连这点神勇之心都没有,那么,人族注定会中落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第四黑洞飞出,中心托着焚冰火种,裹着三道漆黑的黑洞,这是凌风的全部战力。

    这一刻,焚冰闪耀,涅槃金火在嘹亮,点燃了一重重光,惊艳八方**,而后,一个葫芦浮现,在黑洞的驾驭下,飞临上空,吞噬着那疯狂的天古树。

    正当魔之子震惊之时,凌风血脉颤抖,虚空神道在以璀璨的势头闪耀,一柄小匕首飞了出来,沐浴着星空的光辉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它不是飞在半空中,而是落在四道黑洞的中心,在焚冰火种的下方,它低调沉默,它深邃浩瀚!

    在神魔的催动下,它在独自演化。

    在万道枝叶来临之际,凌风全力打出了神魔黑洞,用尽了全身的力量,这是他最后一搏,也是殊死搏斗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神魔黑洞碰上了天古树,两者不断的碰撞,激射出万道神光,虽然第四黑洞无与伦比,但天古树也太霸道了,在僵持了片刻之后,它还是被打穿了,形成了一个个窟窿。

    而后,它轰然塌沉,神魔哀鸣,万道衰竭。

    “受死吧!”

    魔之子一脸的冷然,这神魔黑洞一直是他忌惮的,如果凌风每一个黑洞都是如此,那么,他会第一时间遁走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凌风进入神魔战场时间不多,神魔黑洞还不够多啊。

    天古树势如破竹的刺杀而下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它杀在了焚冰火种上,迸射出可怕的火光,可依旧没有蔓延过去,天古树是一个禁忌,它可以推开这股火焰,简单的来说,它本就是超脱。

    火克木,这只是寻常树木,而天古树已经到了可以克制火焰的地步,尽管它只是烙印,但在魔之子精血燃烧之际,在魔光沸腾之时。

    也并非是所有的魔光都是魔之子的,他只是在催动天古树烙印,让它汲取天地魔力,因此可以第一时间压制涅槃金火,这可比武神凶残多了,毕竟,这里是妖魔洞天。

    旋即。

    焚冰火种震颤,也像是要裂开一样,那恐怖的火焰虽然可以冻结、焚杀天古树枝叶,但在汹涌如潮的万道枝叶间,它太弱小了,如瀚海中的一叶扁舟,随时会被颠覆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可就在此刻!

    凌风仰天长啸,穿金裂石,他微眯着眼睛,双手合十,用力挥下。

    一刹那,风云滚动,万物无声。

    一柄匕首从神魔黑洞中飞闪,携带着焚冰火种、涅槃金火,猝然消失,而就是那一闪之间,魔之子还是清楚地看到那是一柄非凡的匕首。

    它的下方,似乎凋零着一片片天地,它的上方,正在坍塌着一重重神空。

    它是截天匕啊!

    刺啦!

    截天之光飞出万千丈,从凌风面前飞了过去,它比寸神都要迅疾,迅雷不及掩耳,也从万道枝叶上飞过,更是从天古树上飞斩过去。

    时光流散,万道定格!

    风卷云舒。

    “喀擦!”一片天古树叶凋零了。

    “喀擦!”一段枝叶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天古树都折断了,它从中间裂开,万道枝叶在凌风面前一寸寸的碎掉,像是十方星空湮灭了。

    不可一世的天古树倒下了。

    一同倒下的还是魔之子,他从天古树中掉了下来,砸在地面上,浑身流血,从眉心到两腿之间,裂开了一道细密的血痕,深入骨髓,连五道星空都被截断。

    魔血喷涌,他的心比血还冷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辉煌的来生,却忽视了脚下的沉重。

    他想要征服神武大陆,却倒在了征途上……

    这注定是一个遗憾的结局。

    粉碎性的巨爆,将凌风轰飞,他身躯歪歪扭扭,也像是折断了,不过,在危险来临之际,他祭出了四重石,抵御那恐怖的冲击波。

    他活了下来,尽管重伤垂死,但伤势明显要比魔之子好上一些。

    他催动残余的焚冰火种,祭出截天匕,压在魔之子身上,而后,挣扎着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,我赢了!”

    魔之子没有说话,他已经昏死了过去,身上的魔血依旧在流,不可遏制,截天匕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凶兵,即便是天古树都要胆寒。

    “你收不了我,我也不会收你。”

    凌风低沉的眼眸,闪闪烁烁,说道:“你会成为逆神众的磨刀石。”

    这是妖魔界的天骄,与他杀到了这个程度,绝对很难得,而逆神众很欠缺这种血战,所以,他不会杀了魔之子,而是要养着他,让他进一步成长,而后,成为逆神众的试炼。

    让每一个人都直面妖魔界年轻的王者,这就是魔刀。

    这比杀了他还要狠厉!

    旋即,凌风打出了锁龙缚,将魔之子捆住,托着他进入噬灵珠中,在那里就是武神也未必都能走出来,而后,他又打出了一枚丹药,帮助魔之子愈合伤口。

    “神魔争锋,要落幕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望着远方,吞下了几枚圣丹调息。

    武神被杀,魔之子被生擒,妖魔暴乱再也意义,而有此教训,相信妖魔界也要小心了,至少这几年是不会有这种战事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也代表着今年的磨砺临近尾声。

    “妖魔暴乱太恐怖,只怕秋书怡会有凶险啊。”凌风低低的说道,虽然他不是很想与秋书怡有纠葛,可是,他也不忍看着一个花季少女香消玉殒,因此,他要过去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