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八百零五章 四级武尊

    山风阵阵,拂过裳衣。

    秋书怡俏颜如玉,一颦一笑之间,都似乎有花香涌动,如暗流如潮水。

    她笑靥如花,眼神中流淌着隐晦的光芒,遥望着远方,那强势一塌糊涂的荒门小七,似乎推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,睥睨姿态永恒地烙印在她的心间。

    他就是那么奇葩,又绝代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就是那么无耻,有风骚睥睨的家伙!

    但是,他又是那么的善良,不会欺凌弱小,对她格外照顾;他是那么的阳光,即便是在第六洞天,他依旧是一个活宝,浑身波光粼粼,让人瞩目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让秋书怡从一个爱哭包,变成了一个精灵少女,也让她对荒门小七有了不过的看法,他也并不是那么讨厌啊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荒门小七真的没对你做什么?”托塔大汉依旧不死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秋书怡肯定的说道:“你觉得他会对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托塔大汉一时语塞,老脸一红,竟是不知道怎么说下去,难道他要说荒门小七欺辱了秋书怡,还有可能做过那个事情?

    他会不会被打死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荒门小七并没有囚禁你?”夏侯御风心脏漏了一拍,他感觉鲜血正汹涌,要从他七窍中喷涌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秋书怡笑道,当下她就将与凌风相杀相依的故事,娓娓道来,它就像是一缕风,一杯醇酒,在众人眼前炸开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当秋书怡话音落下,白浩瀚凄厉的惨叫一声,有种昏厥过去的冲动,就连夏侯御风也紧咬着嘴唇,都要殷出血来了,而其他人也是窒息,一个个脸色苍白,浑身直哆嗦!

    气的!

    荒门小七根本就没有如他们想象的那么不堪,他没有为难秋书怡,而直到托塔大汉误会了他与秋书怡的关系,才让荒门小七改变了主意,将他们逐个生擒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神坑!

    他们郁闷的要吐血了,一个个气的七窍生烟,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,上当了,他们活活被坑走四十九株神药,那可是一笔不休的财富,只怕会让一位武神都疯狂。

    可就这么被他们“送”了出去,这一刻,他们很想死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众人都凄厉的惨叫一声,特别是夏侯御风,这种感觉像是被人连捅了十八刀,刀刀致命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秋书怡脸色古怪的问道,她不知道这几位师兄,为何会是这种神态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御风咬牙切齿的说道,他怎么会把这么丢脸的事情,告诉秋书怡,万一她又生气了,再去和荒门小七决斗怎么办?

    那时,会不会把其他几位师兄拖进去。

    他们的神药都消耗殆尽,再也不可能“赎”回来这么多人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还是不够淡定啊。”

    凌风远远地望着这一幕,咧嘴轻笑,俗话说,不能见证被坑之人的暴怒,看着他们失心疯的鬼叫,那实在是一种遗憾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这种遗憾延续,凌风很认真地看完了全部过程,直到夏侯御风、白浩瀚几人仰天长啸,如豺狼虎豹,凄厉如杜鹃泣血,日日不休,他才满意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认为夏侯御风几人太不淡定,不就是四十九株神药么?

    “大惊小怪,我也是有付出的。”

    凌风低眉说道:“星空神树的一片叶,也是很珍贵的好么?”

    如果,让夏侯御风几个人听到这些话,估计他们会被活活气疯,而后满天下追杀凌风,生擒他,逼着他交出所有神药来兑换自己,看一看这个人是不是比他们叫的还要凄惨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们没有这种机会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凌风一步迈出,就从这方天地中消失,他进入了一座绝脉山中,四周的魔气很淡薄,但却充斥着一股毁灭气息,大地上漆黑的河流,可开山崩天,有着无穷无尽的魔力,非常可怕,就连至境武尊都不会轻易走进这种绝脉山中的。

    它平静如深邃的天空,冷厉如刀锋,让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这也让绝脉山中,武者与妖魔不见踪迹,而凌风有魔石、寸神相助,才敢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一年多的磨砺,也是时候破入四级武尊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很沉,沐浴鲜血的厮杀,令他三道神虚黑洞,坚固不休,堪比武尊级刀兵,战斗力也飙升了一大截,而在这种情况下,他也逐步迈入了三级武尊巅峰,隐隐有向四级武尊突破的势头。

    这与虚空神道有关,即便是神魔之地,它依旧可以强行汲取天地玄气,让凌风日益进境,这对于其他人来说是很难想象的。

    而在无尽厮杀之中,凌风也生感疲倦,他的境界依旧不够,难以和八级武尊、九级武尊,乃至于至境武尊匹敌,这也让他迫切地想要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现在,时候到了!

    他在绝脉山中,找到了一面绝壁,光滑如镜,可以倒影出山河流水,在月光下波光粼粼。

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凌风直接祭出了断刃,在哪绝壁上开凿出一个大洞,将自己埋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大洞内,很是昏暗。

    凌风就地盘坐,双膝盘卧,双手抱在胸前,呈托天之态,而在他双手之间,似乎有一个太极图在闪耀,气势掀起了四周的乱石,让其跟随着太极图在飞舞。

    这一刻,凌风放佛是一个核心,如飓风中的那一个黑洞,如天宇上的一轮太阳,而乱石则是化成了恒河沙粒,自然运转。

    不多时,古武异象自凌风身后浮现,雷劫火凤仰首望天,傲决于世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凌风浑身毛孔舒展,七窍同开,虚空神脉全力运转,化成了惊人的风暴,正全力吞噬着天地间散乱的玄气,如涓涓细流一样,涌入了凌风的体内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很缓慢,但是也很扎实,它像是一抔一抔土,正在一点一滴的堆砌出一个坚固的堡垒。

    在第六洞天中,天地玄气如同丝缕薄雾,肉眼都很难看清楚,不过,在数日之后,凌风身上也泛着淡淡的银光,每一个毛孔上都似乎结出了一层白晶。

    他呼吸平稳,虚空神道的诡谲一面,也正在绽放,它可以将天地玄气从魔气中抽离,虽然不是很多,但是,在魔力的千万里蚕食下,每一股天地玄气的含金量都格外惊人,如同实质化的银光,流光溢彩,闪耀着夺目光辉。

    正因此如此。

    凌风每迈出一步都格外的坚定,像是踩着神道的气息,逐步向着四级武尊境界走去。

    一个月时间,眨眼而过。

    凌风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,从暗淡的银光,到铮铮如银月,无论是他手心的太极图,还是他身后的古武异象都是气势磅礴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凌风心神一怔,周身的气势像是被一道门阻隔在外,那正在涌入体内的天地玄气,也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像是洪水遇到了闸口。

    像是虹光碰上了绝壁。

    像是一道门,隔绝了万世。

    “门槛,就是这一道!”

    凌风神色淡薄,双目炸开了一道精光,而后,他全力运转虚空神道,汇聚体魄之力,携带着排山倒海的巨力,向着那道门推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嗡,喀擦……”

    这股巨力太过霸道,瞬息之间就推开了那道门,将其撕裂了一个豁口。

    于是,那股洪水就像是找到了宣泄的闸口,疯狂的涌了过去,咆哮着,肆虐着,一只蚂蚁可以咬碎堤坝,一股洪流可以震碎门槛!

    一个全新的境界,来临了!

    在凌风丹田中心,那巨大的黑洞徐徐流转,从焚冰火种中又飞出了一个漆黑的黑洞,落在了三道黑洞的外侧。

    第四黑洞!

    它比三道黑洞更古朴,比它们很坚实,像是神兵利器打造,深邃的光泽,像是从夜空中坠落下来的光,特别是,在那黑洞四周还烙印着一尊尊妖魔,形态各不同。

    有仰天嘶吼。

    有口吞天下。

    有移山填海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第四洞天,它是在不可能的状态下,一举破入的,自然也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这是神魔黑洞!

    它的可怕之处,远不是眼眸可以看到的,唯有真正见证过这种巨力,才会知晓那会是多么绝艳的虹光,有多么惊世的霸道。

    万载悠悠,又有几个人可以在神魔绝地中,破入一个全新的境界。

    清漪是一个,妖月空是一个……在整个神魔战场,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寥寥无几,也正因为如此,才能看出想在魔土中晋级是多么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不是依靠丹药,仅仅是依靠己身之力!

    唯有,在这种情况下,才能得到神魔赐予,一道武尊之力超脱非凡,远比其他武尊之力还强横许多,还有震压妖魔的秘力。

    在不可能情况下,变得可能,这才是绝艳,旷古绝今!

    而后,凌风双目爆睁,抬手轰开了那正在酝酿的暗黑神雷,第四道黑洞气势吞天,惊艳万道,令得暗黑神雷都散开了。

    “一头妖魔!”

    凌风推开了绝壁乱石,走到了天空中,淡漠地望着不远处的一头妖魔。

    那妖魔气势平平,双手负在身后,眼神呈现出深邃的暗红色,满头白发似浮云在飞舞,一身黑衣,将他映衬的像是黑暗之神。

    他是那么的低调,又是那么的耀眼!

    他是魔之子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