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八百零四章 神魔第一贱

    “要!”

    夏侯御风几乎是从牙齿缝中憋出这一个字,他额头上青筋暴跳,眼中凶光毕露,恨不得将荒门小七给拆了,这个无耻的家伙,竟然连擒两人,将诸天禁区的颜面拿来扫地么。

    可偏偏秋书怡就在荒门小七的手中,让他无比忌惮,不敢悍然出手。

    “也对,似乎这个人自称是诸天禁区弟子。”

    凌风若有所思的说道,似乎对这个托塔大汉不是很熟悉的模样,而后,他又伸手说道:“这么说,要我放掉秋书怡,只怕七株神药是不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夏侯御风、白浩瀚心中又被捅了一刀,他脸都憋青了,双手紧攥,骨头咯吱直响,偏偏还不能发作,而后,他才吐出一口浊气,说道:“的确不够。”

    旋即,白浩瀚又取出了一个储物戒,扔给了凌风,心头都在滴血啊,虽然他们是武尊至境,但神药也非常有限,这种天地奇物,在神魔战场都不多见。

    “你这七株神药,相比之前可是要逊色一些啊。”

    凌风一脸不爽的模样,对这七株神药有些不满意,不过,还是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,这让白浩瀚有种要把他打死的冲动。

    幸好,他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下一刻,魔石飞回,锁龙缚折断,托塔大汉自然也冲向了夏侯御风、白浩瀚,他一脸的惊喜,说道:“大师兄,二师兄,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旋即,他就看到了凌风,整张脸都憋的通红,气愤的说道:“荒门小七,你这个无耻的货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八师弟,休要乱来!”白浩瀚一把将托塔大汉扯了回来,将他制止住,否则,把荒门小七激怒了,又飞天遁地,只怕他们又要遭殃。

    “二师兄,我……”托塔大汉气的脸色通红,有些不解地看着白浩瀚。

    “秋师妹,还在他的手中。”夏侯御风瞪了托塔大汉一眼,顿时就让得后者蔫了,低着头,也不敢与他对视,只能暗自忍耐下来。

    旋即!

    噬灵珠又是一闪,从中飞出了一个中年人,器宇轩昂,但浑身上下都被禁锢了,难以动弹,沐浴在三道黑洞之中,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啊,对不住啊,我又放错了人,这就换一个。”凌风讪讪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七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七师弟!”

    诸天禁区三人又是一惊,满目惊诧,有种匪夷所思的感觉,这位七师兄可比八师弟强大许多,但依旧落在了荒门小七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咦?你们认识?”凌风很是“诧异”的问道:“这么说,这个人你们也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不止白浩瀚两人胸口鲜血淋漓,就连托塔大汉都是满脸的青黑,这都是同门师兄弟,让他们可以割舍哪一个?

    “要!”白浩瀚牙齿都嘎嘣直响,身躯气的直颤,但是,他还真不敢说出“不要”这个词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不止会被七师弟记恨,还会落下一个恶名,甚至会受到诸天禁区的惩罚,每一个都是不所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“那秋姑娘,你们还要么?”凌风又把中年人放了,后者与托塔大汉一样,险些冲上来和凌风拼命,但都被白浩瀚拉住了。

    随后,夏侯御风又摸出了七株神药,打向了凌风,空气中弥漫了浓烈的药香,稳稳地落在了凌风手中,流光溢彩,让人目光眩晕。

    而后,夏侯御风小心的摸心,这可是他拼命才夺来神药,每一株上面都沾染着他的鲜血,可现在只能白白地便宜了凌风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又一个人被打了出来,但不是秋书怡,而是一个看似大龄青年,他背着一杆枪,衣着很古朴,也被魔石震压,又被束缚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浩瀚几人。

    “难道,我又做错了?”凌风很是无语的摇头,说道:“今天这手气太烂了,总是放错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御风、白浩瀚感觉呼吸都困难了,这个荒门小七到底禁锢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为啥光是诸天禁区就有四人。

    这是在扇他们的脸啊,这次进来第六洞天只有九尊,却被生擒了四尊,这要是被妖月空知道了,估计他们得被狠狠的胖揍一顿。

    颜面扫地,又扫地啊!

    “他不会把诸天禁区七尊全部生擒了吧?”夏侯御风为心中这个想法狂跳不止,双手都哆嗦起来,一方面他希望凌风可以做到,另一方面,他也担心凌风真的做到。

    这太逆天了!

    不过,凌风这个人太妖邪,一次放错可以说是意外,两次可以说是偶然,那么三次呢。

    故意!

    “六师兄!”

    “六师弟!”

    众人惊呼出声,他们心脏都要碎了,虽然都是八级武尊,但六师兄的战斗力,明显要比他们高出一截,但依旧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,也是?”凌风“生感震惊”的说道。

    而后,他又补充道:“这货一上来就不由分说的对我下杀手,我气之不过,就把他震压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心头连中三刀,他们现在连荒门小七一个字都不相信,每个人似乎都对他不利,每一次都佯装不知道,而屡次放错人……你当所有人都是白痴啊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……我们也要。”白浩瀚窒息的说道。

    旋即,他又摸出了一枚储物戒,打向了凌风,只希望他不要再放错人了,他们的心脏实在受不了。

    可是,凌风现在没有按照剧本来。

    他又一次的“放错”了人……

    于是,众人就见证了一个奇迹,荒门小七不断地从噬灵珠中,将诸天禁区一个个武尊放出来,由八师兄到五师兄,他足足生擒了六人之多。

    当诸天禁区七人都脸色赤红,眼睛血红的瞪着他,这画面要多么诡异就有多么诡异,要多么的憋屈就有多么的憋屈,甚至,托塔大汉几人都想掀开山石,一头钻进去。

    特么,太丢脸了!

    “你到底生擒了几人?”

    夏侯御风感觉心口堵得慌,他宁可面对万千妖魔,也不愿意面对荒门小七,这个人会把你活活坑死,你还要帮他数神药。

    这是奇耻大辱,可偏偏他们“乐在其中”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“不多了吧?”凌风很不确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间,众人如遭电击,一个个目眦欲裂,那神秘失踪的七尊,不会都被这个人生擒了吧?

    可是,这个念头只是一闪,就被他们狠狠的摒弃了,他们可以被生擒,但是三师兄不同啊,他可是九级武尊,岂能被这个人生擒?

    “我这里还有七株神药,放了秋师妹吧。”

    白浩瀚心头都在滴血,他万分不舍地将最后七株神药也拿了出来,这可是他数十年来的积累啊,一朝就被荒门小七“洗劫”干净,这种痛又有谁人知。

    于是,在众人见证下,那九级武尊就出现了,他伤势依旧很重,但也没有之前那么鲜血淋漓了,生命也不会有什么问题,倒是让众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夏侯御风、白浩瀚松了一口气,又憋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之前,他们担心七尊发生不测,曾经小心的探查,却如石沉大海,杳无音讯,可现在他们又感觉心很疼,疼的他们想死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无力感!

    七尊全部被擒,这对于诸天禁区来说就是致命一击,从古至今,他们都没有这么丢脸过,就连当初的清漪也不敢这么做,而荒门小七就是这么干了,还要他们把七尊“赎”回来。

    还要比这更贱的事情吗。

    “神魔第一贱!”托塔大汉五脏都在流血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又七拼八凑,总算凑到了七株神药,交给了凌风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一个清丽少女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,这证明荒门小七的确没有说谎,他的确是擒住了秋书怡,而后,她就被凌风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秋姑娘,我已经将你送回来了,你就不要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凌风直接闪人,贼兮兮的化成了一道流光,眨眼间就从八位武尊的封锁下溜了,这让众人都很气馁,也很神伤,荒门小七妖孽成这样,以后他们还要不要活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他们有心打人,但无力回天啊。

    鬼知道,他哪天不开心,又将七尊生擒,让这一幕再上演一次?

    太要命了。

    “咦?八师兄你没事了?”

    秋书怡的反应明显和其他人不同,她满脸堆笑的说道:“小七,那个家伙倒是也信守承诺,没有把你怎么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托塔大汉愣住了。

    白浩瀚、夏侯御风傻眼了。

    众人一个个的盯着秋书怡,嘴角都在抽搐,荒门小七是没有把他们怎么着,只是把他们的神药怎么着了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夏侯御风目光闪闪的问道,他感觉秋书怡的语气很轻松,没有托塔大汉那么气愤,一点都看不出被生擒的模样,只是对凌风禁锢她,颇是不满。

    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那荒门小七不是把你……”托塔大汉眼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把我什么?”

    秋书怡一怔,咧嘴笑道:“荒门小七虽然将我击败了,但是,这个人还算是善良,一路上对我还颇多照顾啊。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