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七百八十六章 战利品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在这一刻,万物俯首,虚空失音,只有一块黑沉沉的巨石,从天宇上砸落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第四重石啊!

    当时光在粉碎,当万物在凋零,当神荒仙葫灭绝希望。

    凌风终于祭出了这一禁忌,它无比非凡,气势轰天,可以高如山岭,也可以化成一根铁棍,蕴含天地神能,俨然就是超脱。

    九重石!

    神能盖天,分三重极尽,一二三重石是如此,圣体之下,它们就是绝对的王者,而一旦进入圣体,就可催动四重石,而中极尽也正是由它开始,蔓延到五重石、六重石,而后三重又是一个极尽!

    每一个极尽之间,都有质的飞跃!

    因此,当凌风催动第四重石的时候,其他三重石自然而然飞来,立于四重石四周,宛若拱卫!

    下一刻!

    凌风倾尽全力,向那神荒仙葫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刺啦!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刹那,虚空爆了,裂开了一道可怕的大裂缝,巨重直逼六百万斤,就连空间都不稳定起来,它摧枯拉朽,将那风暴都震压下来,一股浩瀚的天威,一举轰向了神荒仙葫。

    神荒仙葫震颤,打出了一道道漆黑的风暴,试图将第四重石吞噬。

    但,这根本就是不可阻止的钢铁洪流,它势如破竹,令得风暴戛然而止,从中间裂开,而后轰然砸在了神荒仙葫上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巨响炸开,神荒仙葫猛烈的摇颤了一下,上面三道神虚黑洞瞬间熄灭,流露出一抹淡银色神光,那神光很淡薄,像是清晨的云烟,它很强势,想要阻挡第四重石。

    可也只是僵持了片刻,就被一同涌来的四块巨石轰裂,整个的粉碎了。

    旋即,神荒仙葫倒飞了出去,上面光芒彻底的暗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凌风大口喷血,脸色煞白的吓人,浑身血肉模糊,第四重石固然可怖,有砸碎山河之力,但以凌风现今的体魄,全力催动之下,也被压得骨骼爆裂,伤势惨重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他一个箭步冲起,将那神荒仙葫抓在了手中,抬手就将它打入了噬灵珠中,唯有在噬灵珠中,才能让他感觉到安全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连截天匕都被封困,神荒仙葫很惊人,但想要杀出来,只怕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秋书怡,你败了!”

    凌风回过身来,一脸淡笑地看着秋书怡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秋书怡脸色苍白,摇摇欲坠,先前她也竭尽全力的对抗神荒仙葫,险些连虎牙都被夺走,这让她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她伤势很惨重,说一个字就会吐一口血,连那七道彩虹都被神荒仙葫吞噬了,若非是凌风一举杀出,以四重石遏制了吞噬风暴,只怕她已经化成了亡魂。

    也正是那面巨石,让秋书怡真正认识到了荒门小七有多么妖孽,纵然没有神荒仙葫,她绝对不是荒门小七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像是一柄匕首,刺进了秋书怡的胸口,让她喘息都很困难,八个月前她败了,而今她又败了,这对于骄傲的秋书怡来说,是一个很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不过,在看到凌风强势力敌神荒仙葫,挽救她的生命,让她对凌风印象稍好,至少他不再是面目可憎,令人见之就想对他施暴。

    而且,她隐隐的觉得,才那一刻荒门小七是如此的神勇。

    是那么帅气!

    但,这个念头仅仅持续了三息时间,在凌风回头的那一刻,一切都轰然塌陷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当秋书怡正在沉思的时候,凌风身躯一动,化成了一道闪电,一把抓住了秋书怡,三道暗淡的神虚黑洞飞射出来,将她禁锢住,将她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认输吧!”凌风奸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秋书怡一怔,心中那幻想的帅气,瞬间破碎。

    他依旧是那么贱,依旧是那么不要脸皮,这是本质,无论多么帅气,也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“荒门小七,放开我!”秋书怡大喝。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!”

    凌风嗤笑,道:“要战的是你,战败了就想遁走,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秋书怡脸色难看,死死地瞪着凌风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我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挑战的么?”

    凌风丝毫不惧,与秋书怡对视,咧嘴笑道:“当然,你落败了,那么你就是我的战利品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秋书怡俏颜瞬间涨红,双目充怒,娇叱道:“荒门小七,你敢!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凌风摇头说道:“我只是这么做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秋书怡羞愤到了极点,恨不得一头埋进山峰之中,她乃是诸天禁区天才,但也知道在两国大战之中,战胜一方可以将战败一方当成战利品,有兵器、盔甲、功法,自然也有女人。

    直白一点说,就是奴仆!

    一想到,她堂堂诸天禁区的天才,竟然沦落到女仆这个份上,她心中就憋屈的要死。

    滴答!

    下一刻,她双目湿润,豆大的眼泪,从眼角滑落,打湿了她俏丽的脸颊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她一直深处诸天禁区,超脱世俗,自然没有见过这么残酷的一面,有种不谙世事的感觉,而当这一刻出现在她身上的时候,她近乎崩溃了。

    委屈、绝望交织在心头。

    “小哭包又哭了?”

    凌风一脸愕然,他没有想到一句话而已,就把这个小丫头吓唬哭了,这心理也太脆弱了吧?

    “现在,你是我的人质。”

    凌风轻轻撇嘴,将秋书怡禁锢在身上,身躯一闪,电射而出,瞬间冲出了这方天地……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突兀地,无尽魔气裂开,从中走出了一个人,他浑身都笼罩在黑衣之中,头戴黑色斗篷,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模样,而且,那斗篷很特殊,即便是武神也休想看透。

    他望着这方山川,将粉碎的两座山峰尽收眼底,而后才沉声说道:“很可怕的两个天才,无比警觉,竟然溜得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斗篷人那隐藏在斗篷下的眼睛,不禁眯了眯,呢喃道:“神秘的光,神荒仙葫,竟是连它也出世了,可是,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遁走么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的身躯已经暗淡,轻风徐来,他的身躯就化成了一片碎光,散开了。

    “咻咻!”

    凌风强行吞下了几枚圣丹,不顾伤势,全力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旋即,他进入逆杀之境,令得速度飙升到了极尽,如一道闪电,刺破了黑暗,一眨眼的功夫就冲出了三十里,他没有进入第六战场深处,而是迂回在六十里处。

    他脸色很沉重,在粉碎三道神虚黑洞,他清楚地看到在神荒仙葫上,有一抹暗色的银光,那绝不是神荒仙葫本来的光芒,而是一道神光。

    神荒仙葫中没有诞生生灵,自然也不会主动吞噬武道之力,那么,答案就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暗中还有一人!

    他想要夺走神荒仙葫,顺便斩掉凌风与秋书怡。

    不过,他距离凌风、秋书怡很远,虽然可以令神光杀来,但伟力还不够强大,被凌风眨眼间粉碎,自然也不可能夺走神荒仙葫。

    但,这不代表他没有这个能力,如若让他赶到,那么,凌风与秋书怡都要被斩杀。

    因此,凌风在发现这一问题之后,就果决地将秋书怡禁锢,打包带走,省的她过多纠缠。

    他非常小心,在急速前行的同时,也挥手斩掉自己身上的气息,不留下一丝痕迹,这是他对凶险的嗅觉,只要有一点蛛丝马迹,都会令他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忽然,他惨叫一声,肩头上有两排清晰的牙齿印,疼的凌风浑身都在哆嗦,恨不得将秋书怡给扔出去,这片刻的功夫,秋书怡虽然还不能痊愈,但也好转了一些,虽然她身躯被禁锢了,但此刻凌风全身心都在飞行上,倒是让那禁锢松动了。

    而后,秋书怡两只虎牙发光,瞬间就咬杀在凌风的肩头上,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闪耀,显得尤为得意,能给这个家伙,小小的惩戒,也让她心旷神怡了。

    连秋书怡自己都不曾发现,自己的“追求”正逐步的降低,从震压凌风到现在咬一口都很像是报了大仇一般,其中的辛酸又有几个人知道?

    碰上了这么一个变态,动辄就是战利品,她容易么?

    “爱哭鬼,你可不要逼我。”凌风脸色一冷,说道:“如果,你足够聪明的话,就不会在这个时候激怒我,一旦我愤怒了,可是连我自己都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秋书怡愣了愣,倒是乖巧了起来,她的确惧怕凌风会乱来。

    在飞出了五百里之后,凌风张口喷血,一头栽倒了下来,尽管有圣丹,也难以遏制这种伤势,何况,他一路飞遁,都是强撑过来的。

    他拖着重伤之躯,遁入了一片山谷之中,借助地势斩断了自己的气息,甚至冲进了一个寒潭之中,这才盘坐在中心一座小山上。

    “荒门小七,你也太谨慎了吧?”秋书怡一脸揶揄的说道:“这是惧怕我诸天禁区其他武者发现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,我也像你们这么单纯的话,我们都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气道。

    他的确不愿意见到诸天禁区的其他几位武尊,但那不是惧怕,即便他囚禁秋书怡,他们也不会打杀他的,了不起也就是重伤。

    但是,那神秘武神则不同,神魔战场诸多势力都将第六战场当成了武尊战场,这已经是一个规则了,而有人竟然打破了这个规则,显而易见,这个人要么是妖魔夺舍武神身躯,要么就是在神魔战场有叛徒了,而无论是哪一种,对他们都很不利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