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七百六十四章 两败俱伤

    红缨飘荡,戟尖流淌着日月神辉。

    在战戟上,似乎有一重天掩映而出,气势绵延,凶芒毕露。

    方天画戟!

    这是一柄凶兵,在神荒中格外有名,乃是天门十大神兵之一,其凶戾之气,甚至可以扰乱一位武神的心神,一戟斩落,有将天宇都洞穿的气势。

    只是,人们没有想到,这柄战戟竟然落在了龙丰的手中,这是对他的赐予,还是专门针对逆神众而来。

    “天门!”

    任然气的脸色铁青,胸口剧烈起伏,毫无疑问,天门的做法不会那么简单了,他们是在刻意压制新晋武者,不想看到人门崛起。

    这绝对触怒了人门几位长老的逆鳞!

    “干翻神凰,我会将你屠于方天画戟之下!”龙丰手执方天画戟,气势如虹,整个人都泛着冰冷的光芒,他冷视着傲娇鸟,杀机森然。

    “一柄破戟而已!”

    傲娇鸟眯了眯眼睛,眼中闪耀着寒光,它感觉方天画戟很不对劲,其内似乎有股恐怖的戾气,可以击杀武者的魂魄,乃至于在浮屠神域外的魂海都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他要杀它!

    虽然,被那方天画戟所伤,不足以让它死掉,但魂海一旦重伤,只怕会耽搁修炼,影响深远,而这才是龙鱼天的狠厉之处。

    不过,它不会示弱,即便对方有方天画戟,它也要力杀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那龙丰冷笑连连,也不和傲娇鸟废话,方天画戟在虚空中一闪,化成了一道死亡之光,“噗”的一声,撕裂了虚空,刺到了傲娇鸟的眼前。

    快!

    匪夷所思的快!

    此刻,龙丰俨然是变了一个人,脱胎换骨,颇有一戟在手,天下我有的豪迈气势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傲娇鸟一惊,迅速地将手中的神刀抵挡在身前,与那方天画戟硬撼了一击。

    顿时间,它一股恐怖的凶戾巨力涌来,将它击飞了出去,身上沐浴着一层死灰色,那是戾气造成的。

    “若然如此!”

    它心中冷厉,在那凶戾之力涌来之时,它感觉眉心剧痛,放佛是要裂开一般,而在界外的身躯,也冷不丁地颤抖了一下,魂海激荡,虽然被它抵挡了下来,但由此可以看出,若真的被方天画戟斩杀,它势必会重伤垂死。

    只怕,数年都不会有任何的进境了。

    “受死吧!”

    龙丰大喝一声,方天画戟冲天而起,在六道闪电的催动下,它飞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旋即,战戟长鸣,十八柄可怕的战戟,同时浮现,携带着九天神能,呼啸着斩杀,而在这个过程中,它隐隐地形成了牢笼剑势。

    “咻咻!”

    满天肃杀,连虚空都被十八柄战戟戳爆了,在战戟飞过之后,形成了一个个窟窿,久久都不能闭合。

    “斩神!”

    傲娇鸟逆冲而上,手中神刀狠狠地迎击过去,四道金色妖力,令它熠熠生辉,气势非凡。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斩神虽强,四周围绕着的神荒、神龙虚影都极其可怕,却无法抵挡那十八道方天画戟,相继被劈碎,化成了碎片,簌簌落下。

    而后,傲娇鸟也被一柄方天画戟崩飞,浑身的光芒散乱,一只翅膀被洞穿,殷红的血水,将它淋湿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傲娇鸟悲鸣一声,双目流露出痛苦之色,那凶戾之气竟然浸入了它的骨头当中,若非金色妖力很强横,第一时间将凶戾之力逼出,否则,傲娇鸟伤势会更重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蓦地,方天画戟从天空中落下,直刺傲娇鸟的脑袋,要将它从上自下的钉死,一时间,众人都倒抽一口凉气,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。

    迫在眉睫!

    方天画戟已然抵住了傲娇鸟的眉心,锋锐的戾气,已经刺破了它身上的翎羽,人们轻轻地闭上了眼睛,不忍看到这样一只天才鸟被一举斩杀。

    就连任然近距离看过去,都沉沉地叹息了一口气,他知道傲娇鸟的天赋有多么恐怖,但境界与时间上的差距,让它还不能跨越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,叶欣然、隐几个人却很淡定,她们眼神沉凝,看到的不是那方天画戟,而是傲娇鸟的利爪。

    在方天画戟斩杀过来的时刻,傲娇鸟的爪子也正在向上抬起,当战戟落在它额头上的那一刻,它的爪子也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爪子上,光芒很暗淡,就像是一个迟暮的老人,没有任何的活力,也自然无法反抗方天画戟的击杀。

    这也是众人直观的感受。

    凡胎肉身如何地方天门十大凶兵?那根本就是以卵击石,自取灭亡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众人都遗憾,摇头之际。

    一道晶亮的光芒,从那只利爪上绽放开来,四道金色妖力,直到此刻才爆发出绝艳的神能,一举击落在方天画戟之上。

    下一刻,方天画戟止步,再也不能向前一丝一毫!

    石破天惊!

    人们瞬间大惊,一脸的震懵,这只鸟的爪子已经坚固如神金了吗?竟是可以匹敌方天画戟。

    “是它!”

    任然双目一亮,继而一脸惊喜的说道:“摘星指也出世了!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摘星指!”

    圣门、天门、神门武者们,皆是动容,他们对这种功法并不陌生,尽管它已经让数代天才相继“折损”,但这也代表着它足够的强横。

    摘星指!

    乃是人门三大绝技之一,可以天门、神门的绝技媲美,上可摘星辰揽月,下个戳爆山河,当摘星九式全出,可让武神都变色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摘星指这么多年都无人可以领悟出来,这与人门武者的天赋有关,也正因为真正的强大的天才都进入了其他三门,摘星指没落,导致人门也折了以往的光辉。

    但今届不同了,摘星在轰轰烈烈中,出世!

    一指抵住了方天画戟!

    “不愧是连破三记录的天才,想来摘星指在它手中会盛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辉!”圣门一位武者暗自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不过是一种功法而已,相比我天门的五大绝技依旧要逊色。”天门一位老人冷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强大始于平凡,摘星指看似不及天门绝技,但那也只是九式而已,据说在九式之上,还有第十式,可以打穿虚空,有折空之威,那才是最强的绝技啊。”神门一位老人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不过是一个传说。”天门老人嘴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空穴不会来风,我们不妨拭目以待。”神门老人也不争辩,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“摘星指又如何?”

    武尊榜下,龙丰脸色凝重了起来,摘星指绝对是一个神技,非同凡响,以他的天赋还没有到那种可以领悟出来的地步,因此对于傲娇鸟也暗自记恨。

    随后,他手执方天画戟杀出,势要将傲娇鸟斩杀在脚下。

    “蹭蹭……”

    六道闪电合一,化成了惊心动魄的一戟,方天画戟都消失了,进而化成了一片低沉的空间,像是一个深邃的星辰。

    星辰天地!

    凡我领土,一切强大都是浮云!

    “我要摘掉这片天!”傲娇鸟冷酷的一笑,利爪接连弹出,整个呈现出朦胧的状态,让人看不清那摘星指是如何激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第一指,由暗淡便璀璨,如同一颗星辰炸开,冲出万千光芒,化成了一点。

    第二指,似一朵神花盛开,包罗万象,化成了指剑,劈开了虚空。

    第三指杀出,出现了一枚种子,那是神花的结晶,蕴含着可怕的武道真意,瞬间就剥开了虚空,粉碎周遭气势。

    这是傲娇鸟近一年的成果,三指一同杀出,就连任然眼中都乍现了精光,太难得了,以这种势头傲娇鸟领悟出全部九式摘星指,也并非难事,甚至它都有可能顿悟第十指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摘星第一式很厉害,但对上方天画戟的星辰空间,依旧没有任何胜算可言,当即就破碎,不过,就在它粉碎的时候,第二式杀至,神花笼罩了星辰空间,不断的肆虐。

    而后,第三式杀了进去!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一刹那,激荡出冲天的涟漪,烟霾万道,将傲娇鸟与龙丰都活埋了,而这个势头依旧在向外扩散,惊得新晋武者都在爆退,那不是他们可以碰触的巨力。

    而在涟漪当中,不时会响彻一道道绝杀之音,一人一鸟在风暴当中血杀,而那可怕的伟力,形成了结界,让人根本就看不清楚里面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啵……”

    足足一个时辰之后。

    那结界才突兀地炸开,四散纷飞,涟漪也如同石块一般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傲娇鸟一头栽落下来,浑身是血,伤势很重,它的眼神中都带着一股哀伤,尽管已经倾尽全力,但依旧不能战胜龙丰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就在龙鱼天众人惊喜的时候,龙丰也从涟漪中飞了出来,他脸色煞白,胸口有一个窟窿,能有拳头那么大,五脏六腑全部重伤。

    他将方天画戟插在地面上,借力站着,眼神狠厉地盯着傲娇鸟。

    两败俱伤!

    一人一鸟,谁也没有占太多便宜,而从境界上来说,傲娇鸟已经胜了。

    “一,轮到你了!”龙丰浑身浴血,但锐气还在,他要逼迫叶欣然,尽管他知道必死无疑,但只要能够逼得叶欣然不得不出手,那她的节奏就已然乱了,气势也弱了。

    那就是败局!

    先一步满盘皆输!

    “你不够格!”这时一个人走了出来,身上流淌着暗金色的火焰,呵斥道:“我来斩你可好?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