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七百六十三章 一鸟撑天

    一石二鸟!

    天门龙鱼天针对的不止是叶欣然一个人,而是整个人门,其心无比狠毒,令得人门长老尽皆脸色难看,叶欣然的情况与当初的清漪不同,清漪乃是荒门天才,自然不受天门压迫。

    而且,清漪在进入荒门不久,就进入了神魔战场,磨砺了数年,战斗力可怕的一塌糊涂,根本就不是龙鱼天可以打压的。

    但是,叶欣然是由人门开始的,若是她一再被震压,对她的武道之心有很大影响,跌落下境界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而人门新晋势头正猛,若是被掐掉了这个苗头,那么,他们将永远龟缩在人门这一隅之地,再无寸进了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龙鱼天!”任然脸色冰冷,怒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任长老这是恼羞成怒,不敢让你人门的天才一战么?”龙神很淡漠,缥缈若神,给人的感觉无比高冷,而他的声音中,也听不到任何的烟火气息。

    “我人门不会惧怕这种战斗!”一位老人走来,与任然站在一处,眯着眼睛,冷视着龙神。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龙神拢了拢衣袖,站在天空中,微眯着眼睛,像是要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顿时就让逆神众心中一沉,这个龙神很可怕,他此刻没有挑战,那也代表着叶欣然根本没有被他放在眼中,因此他要做的就是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才最致命。

    那自然是叶欣然曝出全部战斗力,永攀巅峰的时候,她的气势与战斗力都飙升到了极境,在那个时候,她武道之心牢不可破,强横无比,而一旦被人狠狠的踩杀,就像是一根刺,扎在了她的心头。

    那么,即便是坚固不休的心,也会动摇,乃至于破碎。

    最强也便是最弱啊!

    “恨天多十年!”隐双目赤红,如果那龙神不是这个时候出现,而是晚上五年,只怕叶欣然一只手都能拍死他了,可问题是,这十年是无法跨越的。

    “想要对一不利,那就踩着我们的尸骨过去!”秦傲冷酷的说道,心中的怒火,几欲将整个天地都吞噬,叶欣然与凌风是他们心中的禁区。

    “过来一战!”

    林咏冲上了天宇,傲视龙神,身上的战意,熊熊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配!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,而在声音的尽头,有一个中年男子,约莫四十多岁的模样,身着一袭黑衣,缓步而来,气势震的四周血光都在乱颤。

    他一步就走到了众人的眼前,居高临下的望着林咏,呵斥道:“龙神不是你这种人可以挑战的,你的对手是我!”

    “龙丰!”

    圣门武者都是一惊,眼神不由得一动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想到,龙鱼天今年竟然如此狠厉,在龙神之后,又来了一位强大的武尊,那龙丰也是武尊榜上的强者,虽然排名在叶欣然在下,不过,那只是三年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,他天赋不及龙神、叶欣然,但三年的时间,足以让他变得更强大,绝对不止是一百九十二名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宰了你!”

    林咏满目嗜血,手执利刀,向着那龙丰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后者很厉害,因此一上来就进入了逆杀之境,催动人绝斩杀而下。

    那一刻,一柄绝刀撕开了天地苍穹,化成了笔直的刀虹,粉碎了一道道血光,杀到了那龙丰的近前。

    凶光万道,只剩下了一点!

    “你太弱!”

    那龙丰一脸的淡然,眼神中有股蔑视的味道,一个二级武尊再强,也无法逆天,而后,他伸开了双臂,整个天地都亮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六道闪电从天而降,以龙丰为中心劈杀了过去,那恐怖的凶光近乎摧枯拉朽,一举将人绝斩断,余威不止,轰在了林咏身上,将他打的血肉破碎、骨头一根根地折断,在半空中爆裂而亡。

    六级武尊!

    这是一个天堑的距离,不是武技可以弥补的。

    “杀!”秦傲第二个冲了上去,眼红如血,在这一榜单上,逆神众屡次受辱,就连叶欣然都曾折在龙鱼天武者的手中,这让他们心中无比憋屈,渴求虐杀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秦傲虽强,但也局限于新晋武者当中,但在龙丰眼中,他依旧是一个弱者。

    当六道闪电落下的时候,秦傲也难以抵挡,被闪电击碎了身躯,从半空中跌落下来,脑门上被洞穿了一个窟窿,也战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柳舒舒、独孤雨月、凌清三人并肩杀出,虽然只是一级武尊,但战斗力绝对可以和三级武尊媲美。

    “呛!”凌清一剑杀出,满天都是剑芒,圣寒之力挤满了天空,压落而下,连血光都被冻结,簌簌地从空中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斩!”柳舒舒双手演化,一股惊人的剑芒,竟是从那龙丰的背后出现,直刺下去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独孤雨月一步一步地向前迈出,每一步都带着冷厉的琴音,琴弦上飞射出了九道暗黑闪电,一道接着一道砸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龙丰满眼的蔑视,他一拳挥下,浩大的气势,让空气都在塌陷。

    琴音戛然而止,剑芒也一寸寸的粉碎,可就在他得意之际,那圣寒之力竟然撕裂了一道闪电,“噗”的一声,将他衣袖冻结撕碎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龙丰眼神一寒,在众目睽睽之下,他竟然被一个一级武尊所趁,这简直是奇耻大辱,而后,他双掌撑开,轰隆向下压下。

    满天闪电,化成了一座山!

    “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刻,凌清、柳舒舒、独孤雨月相继吐血,横飞出去,曼妙的身躯,在半空中拗断,香消玉殒,让人怜惜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白旋杀出,他的战斗力要比三人略强一些,但依旧被无情斩杀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又一人杀出,但依旧战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是一场新晋的灾难,比三年前还要惨烈,在龙丰的扼杀之下,他们一个个目露绝望之色,连信心都在动摇。

    谁能击败这样的武者。

    仅仅两个时辰,新晋武者中,武尊皆被斩杀,一个个脸色煞白地重新进入了浮屠神域,却再也没有了再战之力。

    人们凝望着叶欣然与傲娇鸟,在新晋武者之中,也只有他们两个才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。

    龙丰睥睨众生,倨傲无比,他踩着众人的血水,傲视叶欣然与天神雀。

    “死老头,你叫嚣个毛线,本神雀来斩你!”

    傲娇鸟毛炸了,气的一佛升天,它早就憋着一股气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它都跟随在凌风身边,还从未吃过这种鸟气,而逆神众被打压到这个份上,也是头一遭,这也深深地激怒了傲娇鸟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庆幸你是神荒妖兽,否则,你会成为一锅汤!”龙丰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多活了十几年的老匹夫而已,有能耐同级一战啊!”傲娇鸟鄙夷的说道:“这么大年龄了,还叫嚣,也不怕让人看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龙丰气的浑身直哆嗦,指着傲娇鸟,脸黑的发紫,但偏偏反驳不过它。

    开玩笑,能在凌风那犀利的家伙手中都能反抗的天神雀,岂是一个只懂得叫嚣的老头可以媲美的?

    “如果,这是口舌之争的话,那我的确是输给你了。”龙丰揶揄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,我是六级武尊,一指头就戳死你了。”傲娇鸟一脸的蔑视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这一次龙丰暴怒,直接向着傲娇鸟杀了过来,六道闪电化成了利箭,射杀而至。

    “咻咻!”

    可怖的光芒,撕开了空气阻隔,在虚空中留下了一道道漆黑的窟窿,那是空间在撕裂,由此可见,六级武尊有多么可怕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龙丰在战斗力都足以媲美七级武尊了。

    “当本神雀灭不掉你么?”

    傲娇鸟爪子中一闪,那柄战刀再现,在天空中化成了一头天神雀,向下生猛的斩杀,与此同时,那幻影一般的神凰、神龙相继被天神雀扼杀。

    斩神!

    三年中,每一个都在进步,傲娇鸟不止是境界发生了变化,而且,它已经全面开启了天神雀传承,掌控斩神,并且不断的向后领悟。

    这不是第一式,而是第三式!

    当那战刀杀出之际,四道嘹亮的金光喷薄而出,深沉的威压,禁锢四方,这是天神雀独一无二的妖力,堪比女神之力,也令得傲娇鸟可以媲美六级武尊。

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那六道闪电瞬间就被腰斩,而在傲娇鸟进入逆杀之境后,就连龙丰都躲闪不及,被一刀劈中了肩头,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在战斗过程中,第一次受伤。

    “四级武尊级妖兽,却匹敌六级武尊!”

    龙丰心中惊骇,今届的妖孽的确太多了,“专业打渔三十年”“一”“干翻神凰”都曾破掉无字浮屠的记录,堪称奇迹。

    只不过,那专业打渔三十年太神秘了,三年来也只出现过一次而已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依旧不够看啊!”

    龙丰抬起头来,身上的气势开始暴涨,手中也多了一柄战戟,戟芒冲天,上面倒影着一片山河,凶戾的气势,令人浑身毛孔都发寒。

    方天画戟!

    一瞬间,满场皆寂,就连圣门强者都动容了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