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七百四十六章 武尊榜

    武尊榜!

    这是新晋弟子最看重的榜单,它绝非是新晋榜单可以相提并论,能够以新晋身份杀进去,所代表着的意义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只怕唯有旷古绝今才能形容。

    “武尊两百强榜单,五级武尊巅峰!”人们目光落在最后一人身上,这也是新晋的目标。

    要知道,神荒圣地虽然与世隔绝,但每隔五年都会从南荒巅峰势力中选拔十人,而像今届大规模选拔还是头一遭。

    五年时间,对于真正的绝代天骄,如清漪、叶欣然,可能在武尊这一境界上走出很远,但对于天赋略显不足的武者来说,他们有可能也仅仅迈出一级而已。

    这就是武尊境界的魅力所在,每一级都如同天壤云泥,鲜有人能够越级战斗,即便是南荒四强势力,五年时间,有能走出几位天骄人物?

    因此,神荒圣地武者并不是很多,而依旧处于武尊之境的,大多也都是四五级武尊了,这也是五年前天才的极限,而像十年前的天才,大多都已是六七级武尊,处于百强之上。

    事实上,武尊榜非常可怕,巅峰五十强清一色的九级武尊,甚至有人已经进入武尊至境,正在冲击武神之境,而那种人物早已对这种榜单不屑于顾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叶欣然这一届的新晋,是来冲击五年前的天才武者。

    风如刀,吹折腰。

    “以往无人可破掉无字浮屠的记录,但是今届新晋却出现了两人一兽,在我人门却有两个。”人们一轮纷纷,说道:“一年的变化有多大?”

    “一、干翻凤凰都有机会!”

    “不过,那一势力真的很可怕,每一个人都杀进了新晋百强,太颠覆了。”人们热情不落,声音愈发激扬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新晋榜单是个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这时,一道很不和谐的声音,从远方响起,旋即,两个中年人从虚空中落了下来,他们神态倨傲,冷冷的翻了个白眼,完全没有将众人放在眼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新晋榜单,从未听说过,是废纸吗?”一个白衣中年人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间,人们就安静了下来,紧蹙着眉头,望着那两个不速之客,尽管他们也知道新晋榜单也不过是他们之间的小争锋,放眼到神荒境内,完全不够看。

    但是,当这两个人直言不讳的说出来,表现出轻蔑之色,还是让他们脸上发烧,心中升起了一股怒意,就连人门长老脸上也闪过一丝薄怒。

    “据说,今届有人要挑战武尊榜?”

    那白衣中年人无视人门长老的怒色,淡淡地瞥了叶欣然、白旋几人,眼中闪过了一丝厉色,才冷冷的笑道:“二级武尊,也想要挑战我们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一起上吧!”

    他扬着脑袋,双目冷傲,俨然连叶欣然也忽视过去了,这是赤果果的蔑视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新晋弟子挑战武尊榜上的天才,大多都是“传统”而已,从无例外,一个修炼了一年的武者,难道可以和五六年的天才媲美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大多武者进入神荒之际,也就是武圣至境、一级武尊而已。

    无疑,这让得众人都怒了。

    在各大势力他们也都是天才,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,在神荒挑战武尊榜,只是让新晋看到这种差距,从而努力拼搏,可演变到了如今却有些变了味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多修炼了几年时间,嚣张了个毛线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们五年时间,我们也不逊色于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小觑我们新晋,今届一、干翻神凰岂会罢休?”

    人潮汹涌气愤不已,甚至有人低声嘀咕道:“谁上去将这两个家伙撂翻,我未来一年的星石全部赠予他。”

    “武尊榜上的天才,就可以轻视我们吗?”

    这时,一位武者走出,身上气势冲天,一道武尊之力闪闪发光,化成了一柄利剑,悬在头顶,可怖的锋锐,令四周的空气都在焚烧。

    “我来战你!”

    他迈步一步,手中突兀地多出了一柄利剑,向前劈砍,“喀擦”一声,一道闪电飞出,直冲着那白衣中年人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气势狂暴,在天空中轰鸣!

    但,白衣中年人岿然不动,嘴角掀起了一抹嘲弄之色,而后,他抬起了拳头,迅猛地向前击杀。

    霎时,四道武尊之力,形成了星光,狠狠地击碎了闪电,将那位武者打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人们纷纷闭嘴,惊得难以言语,尽管心中愤愤不已,但也要承认那白衣中年人所展现出来的境界,是他们现在望尘莫及的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白衣中年人斜睨了那人一眼,而后转向众人道:“还有谁?”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则是利刀出鞘的声音,林咏怒发冲冠,一刀斩出,整个人都化成了一道闪电,而逆神的古武战技也在此刻展现出了强绝的光芒。

    断天刀!

    “撕拉!”

    整个天空都被照亮,在逆杀之境下,林咏的攻杀到了一个极限,虽然只是一级武尊,却也让得中年人动容,不过,他依旧没有退步,而是抬起战拳,化成了一个硕大的风暴,向着林咏吞噬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林咏爆闪,擦着风暴飞了过去,战刀直刺白衣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咦,倒是有些门道!”白衣中年人冷笑一声,又一拳打了过去,拳头上光芒惊空,自其中飞出了一柄又一柄战刀,硬撼林咏。

    “当、当……”林咏倒飞,被那恐怖的力道震的大口吐血。

    “断天!”

    他大喝一声,战刀扬起,武尊之力如潮水汹涌,他双手握剑,轻描淡写的一斩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九天上,一道血色刀虹劈落而下,势如破竹出现在白衣中年人的头顶,令得后者大惊,迅速地倒退一步,抬头就向上击去。

    恰在此刻,林咏抓住了机会,身躯扭曲的一闪。

    咫尺刹那!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尽管,白衣中年人已经足够迅速,但林咏战刀上冲出了一丈长的刀虹,还是突破了封锁,将他的左肩斩出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他受伤了!

    一位五级武尊巅峰的人物,在一级武尊手中吃亏。

    这让得白衣中年人的脸色阴沉的可怕,他狞笑着看着林咏,呵呵笑道:“小子,我很佩服你的勇气,因为你已经成功挑起了我的怒火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势若闪电,五道武尊之力化成了星辰,隔绝了四方,逼得林咏没有任何躲闪的可能,恐怖的气流,化成了狂潮,将断天刀一寸一寸的粉碎,“喀擦”一声拗断了林咏的脖颈。

    林咏死!

    这就是白衣中年人的怒火,当他展现出全力,林咏在他手中就如同刀俎上的鱼羊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不多时,浮屠神域一颤,林咏的精神力又飞了进来,只是他脸色苍白,显然是伤的不轻,不过倒是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秦傲杀出,爆发出了一级武尊的战力,他比林咏还要更快一些,而在暗中也动用了锁龙缚,禁锢住白衣中年人的双腿。

    “刺啦!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下,那白衣中年人再次受伤,一条腿被斩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你会死的很惨!”

    白衣中年人恼羞成怒,在众目睽睽下,他竟是被两个一级武尊接连击伤,若是这道消息流传到天门,只怕他们瞬间就变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粉碎了锁龙缚,一只手打爆了秦傲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隐出手了,他已经到了一级武尊的巅峰,比秦傲与林咏都要强大,他是仅次于叶欣然的天才,第三个领悟出了锁龙缚,可以催动全力神能。

    “蹭蹭……”

    当锁龙缚闪耀而现,那白衣中年人也被迫倒退,担心被锁住,而后,他向前扑杀过去,战拳无双,粉碎了阻挡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声巨爆,隐身躯炸碎,精神力爆开,令得那白衣中年人也受了不轻的伤势,胸口衣衫尽碎,流淌着殷红的血水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该死!”白衣中年人愤怒,眼睛像是恶狼一般盯着众人,让人浑身发寒。

    在那眼神下,人们心头发毛,竟是不敢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“我来战你!”

    尤星飞出,手执一柄战戟,与那白衣中年人血战。

    他是二级武尊,战斗力比隐要略强一些,虽然已经飙升到了巅峰,但在白衣中年人的盛怒之下,还是被一拳打爆,死相与隐一样惨烈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有一人飞出,他与白旋、尤星并列,是仅次于叶欣然的新晋弟子。

    但……依旧是败!

    “杀!”白旋也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惜,他也不是白衣中年人的对手,也一拳轰碎了脑袋。

    整个场面都血腥起来,新晋武者呈现出一面倒的势头,而这也在众人预料当中,可是在受辱之下,他们渴望有个人能够击败武尊榜上的天才。

    “为何一、干翻神荒始终没有动手?”有人疑惑的望着叶欣然,如果说谁能击败白衣中年人,唯有她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时候啊!”云溪摇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有人蹙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众怒之下,唯一人独战!”凌清双目冷然的说道:“她一个人是不够的,所以,她需要有人来血战,而他们正在为她而战!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