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七百零六章 带着她,一起争榜

    魂海,深邃无匹。

    它是武者最神秘的领地,不容侵犯。

    若是有武者强势冲入进去,会令精神力粉碎,乃至于魂海的龟裂,那绝对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竖立在凌风面前一道天堑,一个不慎,云溪就有可能被他亲手粉碎,只怕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原谅自己,武道也不会再有什么进步。

    可是,他更不愿意看到云溪生不如死的模样,何况,地荒榜才掀起一个开端,他们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,因此,让云溪融合精神力,迫在眉睫。

    不过,融合的第一步很关键,如果云溪不够信任他,不愿意让他进入魂海,那么,一切都是枉然,他不可能强行破开云溪的魂海。

    “她会对我全心的放开么?”

    凌风望着那俏丽的脸颊,神色闪烁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都知道云溪是一个淡如清泉的女人,她娇弱又很固执,在父母双亡,师尊战死之后,她随同自己在蛮荒秘境征战,早已将自己当成逆神众的一份子,自然会相信他。

    可是,相信和全心的放开是两回事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女人的魂海比身躯更加的隐秘,如果一个女人愿意为你敞开心扉,那么……

    “美人恩重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轻轻地闭上眼睛,当一个女人肯为你血战天下,那意义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当初,在圣山的时候,他不过是孤零零的一个人,而现在他身旁却已经有太多人,孤苦相依的凌清,俏皮可爱的柳舒舒,逆境坚持的独孤雨月,还有这么一个敢随他赴死的云溪。

    他忽然间心乱如麻,一时间,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关系。

    “不要耽搁了。”叶欣然冰冷地瞥了一眼凌风,心中暗恼,这个家伙不会真要收一个女仆吧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凌风站起身来,摇头将杂乱的思绪全部驱散,而后,他盘坐下来,心神沉静下来,开始催动神虚之力,向着云溪眉心闯入。

    “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血肉没有破开,神虚之力像是隔空飞了进去,他像是推开了一扇大门,仅仅受到一点阻碍,就进入了云溪的魂海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心神一颤,还真是让凌清、柳舒舒她们言重了,云溪的魂海对他不设防,充分的信任,这让他窃喜的同时,也暗自蹙眉。

    这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,可是,凌清、柳舒舒,还有独孤雨月,乃至于云梦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百转千思,只能在嘴角掀起了一抹苦涩,若是这几人对他都动了心思,他又能辜负了谁呢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一缕神虚之力,飞进了云溪的魂海,入主中心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神虚之力猝然一变,化成了一个漩涡,初时如同一缕清风,非常的温和,将那散乱不堪的精神力吸扯过来,向着神虚之力融合。

    而随着时间推移,那漩涡越来越大,一股惊人的力道,掀起了一股狂潮,正疯狂地吸扯云溪的精神力,一时间,云溪魂海激烈的颤动,一股锐利的气势,正悄然地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当无尽的精神力涌来,在神虚之力的牵扯下,一点一点的融合,那淡金色的精神力正节节攀升,中心迸发出深邃的金光。

    “不够凝实!”

    凌风蹙眉,他能够感觉到,云溪的精神念力在融合的过程中,进入了一个**颈,受到她原本境界的限制,让她只能止步于精神灵师巅峰之境,很难晋级到念力宗师之境,只怕这也是噬魂妖魔选择她的原因,在精神念力方面,云溪甚至比柳舒舒还要弱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他就找到了原因,云溪的师尊在她还是武灵的时候,就已经战死了,而精神念力的修炼一直都只能靠着她自己摸索。

    云溪不是凌风,他有圣山的三千古卷,而在这方面云溪就匮乏了,而在蛮荒秘境,她也在尽可能提升武道境界,倒是忽略了精神念力。

    “也许,可以送你一个大礼!”

    凌风笑了,笑的有些心酸,云溪的精神念力给他一种婴儿的感觉,可爱的云朵造型,缺少一种霸气,但却很温柔如水,在里面他隐隐看到了自己的身影,在云彩间闪过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我心中的大秘密啊。”

    凌风那缕神虚之力轻声说道,而后,一道金光乍现,不断的演化,凝成了一暗一亮的两道血脉,它们先是浮现在上面,化成了一个太极图,只有一寸那么大,却闪耀着暴虐的气势。

    虚空神道!

    这是一门独特的修炼之法,由炼体入道,逐渐延伸到武道上,不过,这也是当初凌风的想法,而在他见到暗脉的时候,才终于顿悟,它延伸的何止武道,更可以渗透到精神念力之中,形成真正的大轮回。

    它属于古武啊!

    可以说,凌风之所以能够强势融合三种武道,与虚空神道也是分不开的,而现在他要把虚空神道交给云溪,让她由精神念力,衍生到体魄与武道之上。

    “撕拉!”

    那太极图力道极强,瞬间就撕裂了云溪的精神力,飞了进去,而后,在凌风神虚之力的催动下,它徐徐运转,将一缕缕精神力都融入进来,化成了一个血脉。

    不多时,那云朵消散了,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小型太极图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直到此刻,凌风才松了一口气,云溪的精神念力已经稳固下来,所有散乱的精神力,都随着太极图运转,迅速飞了过去,要不了多久,就可以完好如初。

    凌风又拍碎了三株金魂草,炼化成一丝丝金色药液,洒落在太极图上,令它愈加璀璨,整个精神力正在强势凝练,虽然没有之前的云朵大,但会变的更强。

    在云溪精神力彻底稳固之下来之后,凌风脸色就局促了起来,难道真的要收一个女仆么?

    的确。

    云溪是一个超级美女,浑身上下,无一处不俏丽,充满了致命的诱惑,当听到“女仆”这两个字的时候,他也曾怦然心动,但还很快就被他抹掉。

    云溪是一个女人,她不会成为谁的女仆!

    那是对她的亵渎!

    凌风双目一亮,并指为刀,骤然向前一斩,将自己与那一缕精神力截断,将其打碎融入到了云溪的精神念力之中。

    一刹那,云溪浑身一颤,一股强烈的锋芒,从其中迸射出来,整个太极图都发生了蜕变,整个扩大了近半,气势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宗师巅峰。”

    凌风一怔,暗自额首,云溪也算是因祸得福,汲取了他的一缕神虚之力,又有虚空神道的烙印,促成了她的蜕变。

    一步跨越一个境界!

    当凌风退出云溪魂海,睁开眼睛的时候,发现凌清、柳舒舒、独孤雨月正瞪大眼睛盯着自己,像是要将他眉毛都数个清楚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她们神色一喜,问道:“云溪姐姐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以神虚之力为核心,帮她重新汇聚精神力,想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?”凌风喘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凌清、柳舒舒三人也总算可以松口气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她现在已经是你的女仆了?”傲娇鸟贼兮兮地飞了过来,又给凌风上了眼药。

    一句话落下。

    凌清、柳舒舒、独孤雨月的美目就倒竖了起来,望向凌风的眼神,也变得肃杀了起来,就连叶欣然也抬目望来,深邃的吓人。

    可以说,如果这个时候说出不合时宜的话,很容易就被灭口了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凌风心中暗恨,毫不客气一巴掌将傲娇鸟扇飞了出来,才气哼哼的说道:“龌蹉,这只鸟太可恨了,我是那样的人么?”

    “到底有没有?”凌清声音激动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斩断了那一缕神虚之力,截断了联系,让它化成了云溪精神力的给养。”凌风暗自捏了一把汗说道,他庆幸不已,若不是他当机立断,做出明智的决定,现在就轮到傲娇鸟给他收尸了。

    永远不要小觑女人的怒火!

    明显的,凌清几人都双目都是一亮,就连叶欣然也悄无声息的转过了头去,嘴角忍不住掀起了一道弧线。

    有哪个女人喜欢被人在重伤之下占便宜。

    尽管那个人是凌风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云溪竟然到现在还没有醒来?”

    三天后,众人脸色逐渐严肃了起来,紧紧盯着云溪,眉头很深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云溪此时精神力已经重聚,伤势也完全愈合,血脉汩汩流淌,应该醒过来才对,可她偏偏没有。

    “只怕是在精神上,她也被噬魂妖魔震伤了,虽然愈合,但还不能醒来。”叶欣然沉思了一下说道:“这就像是星辰一般,一旦碎裂,仅仅重聚是不够的,还要点亮它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凌风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云溪那两颗星辰坠落了。”叶欣然没有多说,只是抬头望向了远方的星辰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一亮,而后向前一步,抱起了云溪,将她背在身上,而后,他一步一步地向着那地荒榜单走去,声音也激扬的传来:“既然她的灵魂之火熄灭了,那我就将她重新点燃!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