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九十七章 争榜

    人荒榜,俨然就是一幅巨大的星辰画卷。

    它高耸入云层,一颗颗星辰勾勒出了无比瑰丽的画面,从上到下,整齐地排列着五万人,一个个古老的字迹在闪耀,掩映着每一个人不同的神态。

    此刻,却有一个少年要踏上那星辰画面,冲上榜单,改写一个不可能的结局。

    人荒峡谷尽头,每一个人都变了颜色,瞪大了眼睛,感觉这一切太匪夷所思了,更觉得那个少年疯了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人荒榜横穿亘古,在神武大陆上,它就是一个神话。

    它曾经是武尊的榜单,直至神荒圣地出现,在将其纳入了圣地,化成了圣地的一个榜单,不止是针对武尊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不过,在万古时代,也曾有人想要登上人荒榜,但无一都失败了,并且还因此重伤了,直到进入武神之境,才将那道伤抹去,而有一些武者,则是在半途中就夭折了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人荒榜有多么可怕,它俨然就是高高在上的君王,俯视天下,绝不容许有人“蹬鼻子上脸”,但今天却偏偏有人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为红颜一怒,一争人荒榜啊。”有人艳羡不已,特别是一些少女,虽然被凌风那冷血的杀伐震慑了一下,但是,看到他肯为红颜争榜,芳心也不禁震动。

    为其一争!

    在这神武大陆上,又有几个人敢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酷毙了,比那只鸟都酷。”有人尖叫出声,双手捧心,当一个人能为红颜抛开生死,都是值得尊敬与爱恋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傲娇鸟有种躺着中枪的感觉,不过,在这个时候,它也不免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欣然姐姐,小风他……”凌清很担心,小眉宇蹙起。

    虽然,她也很想那一个“雨”字可以重新闪亮,但是,这涉及到凌风的生死,由不得她不担心。

    “红颜一怒啊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撇嘴,揶揄的说道:“他那么能耐,就让他去一争吧。”

    她小琼鼻一哼一哼,煞是可爱,不过考虑到凌清几人的担心,还是笑道:“放心吧,那个家伙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变态,即便不能攀登上人荒榜,也绝不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星辉烂漫,一颗颗星辰,好似情人的眼眸,一眨一眨,霎时芳华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在星光下,凌风脚步坚定,他一步一步向着山壁走去,在这个过程中,六道神虚之力,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,将他完全笼罩了进去,而后,一枚火种定格在胸口,稳固己身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飞空而起,向着山脉上方冲去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突兀地,一道涟漪,从山脉中炸开,绚烂之中,有着滔天的威压,从天而降,让得众人都忍不住哑然,身上的衣衫都被撕裂,让很多女子暗自惊叫。

    威压很重,但是,却被凌风强势冲开,他本身的极限,正在向着两百万斤逼近,自然无惧这种压迫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不多时,又一道威压轰下,如同一朵云爆炸,一股惊人的压力,向下涤荡,好似一股狂潮,震的地动山摇,人们甚至觉得心神都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凌风目光如炬,神虚之力化成了一个刚猛无匹的战拳,“蹦”的一声,将那涟漪洞穿了一个窟窿,纵然是百万斤巨力,也无法抵挡他的拳势。

    “蹦!”

    下一刻,那人荒榜星辰如瀑,如同一个大星爆碎,化成了涟漪烟霾,向下涌来。

    那是狂潮中的利器!

    巨重一举撕裂了一百五万斤的极限,如山如海压下,令得凌风都浑身剧痛,整个人都向下一沉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祭出了第三重石,向上迎击,狂霸的力量,如同泄闸的洪水,重达两百万斤的巨力,一下就轰开巨重,形成了一个星辰般的人形凹坑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要点亮星辰,谁可阻我。”

    凌风霸气长虹,化成了惊天之音,震的每一个人心神都在摇曳,而后,他们开始向后爆退,脸色也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炼体交锋,巨重太霸道,已经超过了他们的血肉极限,再坚持下来,死掉的不会是凌风,而是他们了。

    独孤雨月双目湿润,她的伤势已经逐渐愈合,可是,芳华却激荡了。

    有一个少年,逆天而行,要点亮那一颗星辰。

    有一个天才,为了她,要争那万古都没有几人成功的榜单!

    感动么。

    感动了!

    他要为她摘下一颗星啊!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叶欣然一拉凌清、柳舒舒,而云溪则是抱起了独孤雨月,迅速向外爆退,她已经有预感,人荒榜不会那么简单,光是威压都如此可怕,只怕后面还会更可怕。

    “啵!”

    突兀地,那人荒榜上,连续四个星辰炸碎,一股烟霾化成了冲天涟漪,席卷而下,一道接着一道,虚空都被压塌了,浩瀚的波动,似乎要压爆这方时空。

    “争榜!”

    凌风大喝一声,扛着第三重石向上硬撼,可怖的力量,也在那一刻打破了两百万斤极限。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虚空塌陷,四周的山脉都沉了下去,一道道飓风向外飞散,震的大地龟裂,空气激荡、爆炸。

    凌风被压了下去,那沉闷的巨力,已经超过了两百万斤,超乎想象,不过,那一石头也让得三道涟漪风暴溃散了一个豁口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凌风一脚飞踹,令得豁口扩大,而后,他冲了过去,不断地向上飞去。

    一颗颗星辰在下坠,簌簌之声,回荡在四方,天地间放佛下了一场星辰雨。

    “铿锵……”

    蓦然,接连七颗星辰,从暗黑之处飞出,相继炸碎,化成了一个惊天巨擘,向凌风压来。

    那气势太狂暴,始一出现,就让远方的山脉,大片坍塌,一头头妖兽惊恐逃散,就连众人都要窒息了,身上的血脉一根根爆起,形如虬龙。

    “我要踏上人荒榜!”

    凌风张口喷血,他也感觉到那巨擘之中,所蕴含惊天动地的大威压,让他的血肉都在裂开。

    三百万斤巨力!

    即便是武尊在面对这样的巨力,都要惶恐,它像是一个不可攀登的高峰,威压九重天。

    “呃啊!”

    星光在震压,而凌风在咆哮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胸口处的焚冰火种在闪耀,一道道光晕,如同蒸腾一般,它在全面发光,一股浩瀚的波动,尽数没入了第三重石中。

    霎时,第三重石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,一个眼眸从石头上浮现,黑沉沉的,像是雷霆之眼,就连傲娇鸟都动容,它有双瞳,却看不透那是什么眼眸。

    而后,它挥动了出去,砸向了那巨擘!

    “撕拉……”

    初时,两股力量正迅猛的逼近,处在它们中间的罡风,正肆虐爆碎,一道道如同圣兵,切开山石如豆腐一般,而老树则是顷刻之间,就化成了齑粉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当两股力量碰撞,时空都失音了,人们只看到一道星辰火焰在熊熊焚烧。

    这一幕,足足持续了十息。

    而后,天地轰鸣,一道道星辰火焰如同落叶一般凋零下来,在半空中又无声粉碎了。

    气势遮天!

    凌风浑身是血,他骨头都被那股巨力压断了,连第三重石都握不稳了,整个人如同折断了翅膀的天使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断刃飞出,六道神虚之力与焚冰火种,尽皆涌入上去,顿时间,一股漆黑、低沉的锐气惊现,迅速地向着天空之上斩杀过去。

    “蹦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他在倒退,被那巨力拍了回来,令他身上的伤势加重,但是,凌风却没有就此止步。

    他迈着坚定的步伐杀了上去,一刃又一刃,斩得天地都在耀动。

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终于,在他斩出了九剑的时候,那涟漪溃散了,形成了一个豁口,星光暗淡了下去,而凌风飞快的闪了进入。

    “嗡,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人荒榜,惊天动地,那巨大的风暴,简直是要把天地都吞噬。

    一道道惊天飓风,化成了独龙,不断地嘶吼着,冲撞进远方的山脉,轰出了一个个大窟窿。

    良久,那人荒榜才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咦,那个少年呢?”

    人们睁开了眼睛,向上望去,却发现凌风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被那可怕的风暴碾杀了吧?”有人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凌风呢?”

    这时,凌清、云溪、柳舒舒尽皆紧张起来,独孤雨月紧咬着牙关,双目猩红,凌风是为了她才争榜的,若是凌风因她而死,她已经自杀,都无法挽回这种悲痛。

    “他在……人荒榜上!”

    突兀地,一道声音惊破了天地。

    一位少女激动的瞪大眼睛,指着人荒榜末梢,那第五万名的位置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那一根纤细的手指,落在了那人荒榜上。

    而后,他们就看到了举世难忘的一幕。

    一个少年浑身血肉模糊,殷红的血水,正一滴一滴落在人荒榜上,而他正踽踽而行,在人荒榜上攀登……他登上了榜单!

    那一刻,天地轰鸣。

    那一刻,星辰晦暗。

    那一刻,有人流下了清泪。

    他做到了,像是要轰开万古洪荒一般,是那么的坚定,又是那么风骚!

    六更,爪子在疼,不过还在继续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