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九十六章 红颜热血,奈何天不知!

    人荒尽头,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一道倩影横飞而出,仰头喷血,俏丽的面庞,从面纱下浮现,让人惊艳的同时,也不禁暗自叹息,这样一个妙龄少女,就这么倒下了。

    虽然,她极其不弱,但还是敌不过七级武圣的血杀,电光火石之间,独孤雨月重伤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当她栽倒在地上的时候,鲜血正汩汩地从她胸口处喷出,凄厉的惨哼声,在空中回荡,如杜鹃泣血,让人心中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“雨月!”

    凌风眼皮一个哆嗦,眉心倒竖,一股惊天的戾气,陡然飙升而起,浓烈的煞气,终于从骨子里迸发了出来,形同一股狂潮,要将这方天地淹没。

    那个曾经与他并肩战斗的师姐,那个看似冰冷,实则内心温柔的少女倒在了血泊中。

    她是那么固执,在陈家寸步不让,与三大势力对峙。

    她是那么坚强,即便知道自己弱小,却毅然决然地跟随凌风而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赤红,一根根血线,从眼球中爆现,他冷厉地盯着眼前的几个人,第三重石化成了击天的凶兵,生猛地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一刹那,尘烟四起,尽管那五人竭尽全力抵挡,但还是被两百万斤的巨重,摧枯拉朽地震压了,就连惨叫声都被沉重的巨石掩盖,化成了支离破碎的风。

    而在第三重石下,他们已然化成了血泥。

    “若她死,我会以你们的血骨,来立一面碑!”

    凌风煞气冲霄,一步步走了过来,看似缓慢,实则却快的惊人。

    几乎一个呼吸,就到了那人面前,猩红的眼眸,令得那人浑身一寒,禁不住向后倒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凌风一个爆闪,抬手就扼住了那人的喉咙,将其拎了起来,六道神虚之力全面发光,杀进了后者的血肉之中,一路向下,将其经脉、丹田尽数崩碎,而后,在后者惨叫声中,将他倒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咚!”的一声,他被摔在了地上,脑门都裂开了,殷红的血水,染红了泥土与山石。

    “咚!”“咚”……

    凌风狂野了,他拎着那人的脚踝,将其一次次地摔在地上,整个身躯都被抽的破烂不堪,浑身血肉一块块凋零下来,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。

    “砰,砰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拧着脸,将那人抽的面目全非,连骨头都成为碎渣,就连头颅都折断了,骨碌碌滚出很远,最后,那人的脚踝折断,凌风才住手。

    血腥、暴戾!

    凌风正在将这两个词汇,极尽演绎,惊得众人心胆皆寒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哪里来的狠人,太凶残了。”人们心颤的暗自揣测道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在斩杀了那人之后,凌风气怒未消,又杀向了那攻击凌清的两人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凌清、柳舒舒、云溪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,如果再晚一步的话,只怕悲剧会重演一次,他绝不容许这种事情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“轰!”的一拳,凌风俯冲而过,无视那两人的阻挡,一拳破碎了他们的防御,将他们的胸口打出了一个大窟窿,身躯如同被剪短了线的风筝,远远地抛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皆杀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叶欣然也暴怒了。

    她战剑出鞘,在半空中化成了一道死神之光,从那几位武者身上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下一刻,时间定格!

    那三位武者定格了,就连他们脸上的狞笑都栩栩如生,但是,他们却再也不能挪动分毫,只因为,那一剑粉碎了他们的身躯,看似一剑,实则上却是十八剑。

    扑通、扑通……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他们倒下了。

    也就在那一刻,他们身上的血肉裂开,细小如丝的伤口,不断的扩大,从额头一直延伸到脚踝,全部炸开,连骨头都碎裂成了十几段,殷红的血水首先从他们七窍中涌出,而后,才将一道道伤口掩埋……

    一剑斩杀三位武圣至境高手!

    这就是叶欣然的武尊之境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随后,傲娇鸟也斩掉了最后一位武者,它化成了锋锐了利刀,从那人的丹田中俯冲而过,给他来了一个透心凉,一道道圣光全部被傲娇鸟捏爆,让他在惨叫声中横死过去。

    皆杀!

    数十位武者无一幸免,地面上的鲜血已经形成了一道道细小的溪流,浓烈的血腥气味,扑鼻而来,让人作呕,而那一具具尸骨,也让得众人惊醒,一个个念头都被扼杀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当凌风曝出全部实力的时候,想要杀他绝不止这几十个人,只不过,这几个小队更果决一点,也正因此如此,很多人都躲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开玩笑,一位武尊,一位堪比武尊的强势天才,那已经不是暗杀,而是被血杀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白痴,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触霉头。

    “师姐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凌风飞了过来,望着独孤雨月那惨白的俏脸,心中怜惜又疼痛,那瘦弱的肩膀,曾经为他扛起了整个灵武学院啊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独孤雨月张了张嘴,大片的血水,从她口中涌出,让得凌清、柳舒舒都慌了神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话,你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凌风目光一闪,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枚丹药。

    它通体呈现出淡白色,四周隐隐散发出一层荧光,上面有四颗小太阳在闪闪发光,而浓郁的药香则是令人浑身每一个毛孔都要舒展而开。

    “我叫它隐月圣丹!”

    凌风柔声说道:“这是我炼制出唯一一枚四星圣丹,因着焚冰火种的关系,它蜕变了,蕴含着海量药力精华,可愈合武尊之力的创伤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手一压,神虚之力徐徐闪耀,将独孤雨月口中的鲜血压的倒涌,而那枚隐月圣丹,则是随着鲜血进入了她的腹部,猝然碎裂,一股浓重的药力,如疯狂的潮水,滋养着独孤雨月的血肉……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

    或许是,因着药力入体,让得独孤雨月俏脸上有了一丝神采,她抬起眼眸,凝视着凌风。

    秋水凝眸,一眼万年。

    仅仅一眼,她的神采又暗淡了下去,眼皮昏沉了起来,用尽了力气,才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我让你们……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凌风轻声说道,他仔细查探了一下独孤雨月身上的伤势,感觉到她的血肉正在愈合,不禁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独孤雨月双目无神,仰望着天空,喘息着说道:“那颗星辰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叶欣然、傲娇鸟、凌清几人都抬头望向人荒榜,眼睛顿时一暗,那一个“雨”字,曾位居五百强,但现在却已经沉落了下来,这也代表着独孤雨月的神荒之路就此止步,不可能进入地荒三城了。

    “一个榜单而已。”

    凌风神色一窒,勉强地笑道:“不要在意,即便是没有那榜单,我们也会杀进神荒。”

    独孤雨月转目,痴痴地看了凌风一眼,而后,才幽幽的说道:“三年前,我坚持只是等你们归来,不管多么的困难,我都坚持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现今,我只能陪你们战斗到地老天荒,可惜,我最终没有做到。”

    天地寂静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的心都沉沉的,有种伤感萦绕全身,这个少女肩负了太多,她只是想与他一起战斗,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,她没有想到,仅仅一个人荒榜,就让她倒下了。

    这种伤感无言,却深深刺痛了每一个人,或许今天倒下的是独孤雨月,那么,下一榜单呢?

    乃至于三山呢。

    她们又能陪他走到哪一步?

    红颜热血,奈何天不知。

    “师姐,你要尽快疗伤。”凌风淡然一笑,双目湿润了,这是一个执着的傻姑娘,他纵然心冷如血,又怎能忍心让这么一个红颜伤心?

    “不要担心,你会与我们一起战斗!”

    凌风神采飞扬,双目燃烧着火焰,他凝声说道:“神荒之路不是洪水猛兽,我要你们每一个人都杀进神荒圣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独孤雨月声音一颤,双目一沉,有点不敢与凌风对视,她俏颜微红的说道:“我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挥手打断,道:“那颗星辰灭了,那就重新点亮它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独孤雨月一怔,旋即,双目就流露出不可思议的光芒,她急促喘息道:“凌风,你不要乱来,那人荒榜非同凡响,你不要因我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神荒之路,哪一步不凶险?”

    凌风固执地摇头,他仰望着星空,眼神锐利起来:“你要看那一颗星辰,那就不能让它沉下去,神来都不可阻止。”

    铿锵的声音,激荡在天地间。

    独孤雨月醉了,凌清、云溪、柳舒舒也醉了。

    就连叶欣然也懵了一下,心潮忍不住澎湃起来,不过,很快她又回过神来,忍不住撇了撇嘴,做出很不屑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神荒坎坷,我要一争!”

    凌风沉声说道,他向前迈步,走向了那一侧的山壁,遥望人荒榜上的星辰,心中有股锐气,正在喷薄,正在璀璨。

    它如朝霞,如晨露,必然要照亮整个星空,而随着凌风的动作,人们也都动容了,一个个瞠目结舌,有种匪夷所思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个少年要争榜,改写结局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