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八十五章 入局

    听涛阁。

    临近江面,身下就是江水滚滚,浑浊的湖面上,不时有锦鲤跃起,如鱼跃龙门,令人心旷神怡,推杯换盏之间,也可以将红尘俗世都隔绝在外。

    凌风、叶欣然都暗自点头,这的确是一处妙地,也难怪天宝阁财源滚滚,在血战之后,有这么一处宝地可以尽情放松,连他们都忍受不住这种诱惑。

    但是,今天却有一个人贸贸然地闯了进来,宽厚的面孔,毛孔格外粗大,魁梧的身材,披着一件锦衣,看不出雍容华贵,倒是显得有点格格不入的另类。

    他肩头盘绕着一头玄蛇,漆黑的鳞甲,吞着猩红蛇信,虽然只有三尺长,但那阴森眼眸,却让人不寒而栗,随着它抬起了扁平的蛇头,一股腥臭气息,扑面而来,让在场的几女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在他另一肩头,还有一头石猴,约莫一尺高,浑身闪耀着金石的纹理,端坐在上面,分毫不动,宛若是一块顽石,只是那金色的眼眸与毛发,以及那沉沉浮浮的气势,让人很难忽略它。

    无疑,这是两头格外可怕的妖兽,都是圣兽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无论是玄蛇与石猴都是很名贵的物种,在整个神武大陆都找不到几头,而这个大龄青年,竟然可以拥有两头,这就让人沉思了。

    “这只鸟卖吗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神态很傲慢,淡淡地瞥了一眼凌风说道:“你这只雀鸟,我很喜欢,开个价吧?”

    “你要买它?”

    凌风、叶欣然都懵了一下,眼中闪烁了一丝冷意,自从逆神众逆斩药宗,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他们说话,趾高气扬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要买下傲娇鸟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凌风端起一杯酒,轻轻抿了一口,促狭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那大龄青年很倨傲的说道:“重要的是我要买下这只雀鸟,你开个价吧?”

    “只怕你买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,在这堑武城中,还没有我买不起的妖兽。”那大龄青年笑了,冷的让人骨头都发寒,显然他是被凌风这种话给激怒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你自杀吧。”凌风戏谑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大龄青年神色一僵,一阵青红,冷厉地眼神,紧盯着凌风,他自然看得出来,后者是在戏耍他,要买下一头妖兽,竟然要他的性命,这么多年下来,还从来没有人敢做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阁下,想好了么?”他阴沉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买你全家,开个价吧。”

    傲娇鸟怒喝道,它可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天神雀,骨子里的血脉,让它无比冷傲,也就是凌风几个人,换做其他人,早就掀桌子打人了。

    开玩笑,洪荒时期,天神雀是以武者为奴仆,何曾被人奴役过?

    何况,这个人分明是想将它当成一个宠物,这就触及了傲娇鸟的逆鳞,不把后者打废,都不是它的风格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怒极反笑,戾气冲天,这种被人扇脸的感觉很不爽,他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被人忤逆过了,但那些武者大多都已经倒下,化成了枯骨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一道金光瞬间闪过,旋即,一个巴掌印就出现在他的脸上,凶猛的力量,将他整个地打飞了出去,脸骨都裂开了,嘴角撕裂,流出了殷红的血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”“啪”……

    傲娇鸟发怒,威势狂暴的一塌糊涂,它一巴掌接着一巴掌,将那大龄青年打的翻飞,虽然没有施展出恐怖的战力,但是,也不是三级武圣可以阻挡的。

    “丝丝……”

    “唧唧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玄蛇与石猴都怒了,它们疯狂地扑向了傲娇鸟,速度奇快,眨眼间就到了傲娇鸟近前,圣光凝成了利剑,向下劈砍。

    “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傲娇鸟更迅速,金色圣光一卷而出,将那两头妖兽都打飞了出去,无比凶狂,在武圣之境,它已经走到了巅峰,即便是武尊级妖兽,它都敢叫嚣一战,更何况是眼前这几头圣兽了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突兀地,竹门被撞断,十几个人冲了进来,一个个脸色阴沉地盯了傲娇鸟一眼,而后,才急匆匆地跑到了那大龄青年面前,说道:“伏少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麻痹,你们没看到我被打了吗?”

    那伏少脸色铁青,杀气盎然,指着傲娇鸟、凌风几人说道:“给我杀了他们,活捉那只鸟,今天我要炖一锅鸟汤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那十几个人脸色难看,他们对傲娇鸟很忌惮,连伏少与两头圣兽都被打了,他们上去只怕也是送死。

    “几位,你们竟敢对我天宝阁伏少下手,可知道会付出什么代价吗?”那为首的一位白衣青年走了过来,眼神阴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宝阁?伏少?”

    傲娇鸟一怔,忽然有点明白了。

    它龇牙咧嘴,气的炸毛,知道又被凌风与叶欣然给坑了,以逆神众的势力,既然已经知道天宝阁在武国中扮演不光彩的角色,那自然也会知道,有伏少这个嗜兽如痴,又目高于顶的家伙。

    今天,叶欣然、凌风根本就是来坑人的,而它这只金灿灿的天神雀,无疑是招眼的,在这种情况下,那伏少岂能忍受得住?

    可怜,它白痴一般地入坑了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傲娇鸟蔫了,再也没有大战的兴趣,如今形势已经形成,逆神众又了借口,整个天宝阁只怕都要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它甚至可以想到,此刻在天宝阁外,逆神众已然雄踞,只待致命一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太无耻,我只想安静地吃个饭,容易吗?”

    傲娇鸟可怜兮兮地飞回了凌风的肩头,趴在上面一动不动了,这是逆神众的战斗,它不想参与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怎么样?”

    凌风又抿了一口酒,与叶欣然对视了一眼,隐晦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天宝阁与卿云国有勾结,涉及到武国的根本,自然不可泄露,因此,在大义上,武陟不愿意暴露出武国的丑闻,那就只能另辟蹊径,达到横推天宝阁的目的。

    那十几人将傲娇鸟蔫蔫的模样,看在眼中,眼底也不禁泛起了几分讥笑之色,而后,才洋洋得意的说道:“斩杀那只雀鸟,而你们也要想伏少赔罪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指着凌风说道:“你纵兽逞凶,自废丹田吧,至于那几位女子,倒是可以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落下,凌清、云溪几人的脸色,当即就阴沉了下来,一脸的杀气,当着凌风的面,亵渎她们,这让她们如何忍受。

    “那么,我拒绝呢?”凌风微眯着眼睛,笑的很平淡,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这个小妖孽怒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凌清可是凌风的逆鳞,当初曹家就因此被斩尽了年轻一代,这个天宝阁只怕会被想象中的还要惨烈一些啊。

    何况,这几人触怒的可不仅仅是凌风,他们还亵渎了叶欣然,那是所有逆神众的女神,谁敢亵渎,他们就敢和谁拼命。

    “只怕由不得你们了!”伏少森冷的喝道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凌风站起身来,戏谑的笑道:“我倒是要看一看,你们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在我天宝阁,竟然还有人比我口气更大的。”

    伏少笑的肆无忌惮,天宝阁背景太深厚,即便是武国皇都过来的人,都要谨慎小心,这里面牵扯太多的势力,牵一发动全身,即便是武国帝王都有所忌惮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一点是,天宝阁有强者坐镇,无惧其他势力。

    “今天,你们一个都别想离开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挥手,整个天宝阁就震颤了起来,一道道身影从暗中走出,恐怖的气势,正汹涌而来,令得江面都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有人得罪了伏少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,那不是找死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们大惊失色,尽管实力不弱,但面对天宝阁依旧一点底气都没有,而伏少也在天宝阁留下了霸天的恶名,各种珍奇异兽只要进入天宝阁,就别想走出去,但即便是武圣至境,都对这个人很忌惮,也就是武尊可以让天宝阁忌惮一二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们认为凌风几人要倒霉了,后者太年轻,最多也就是武圣,只怕是要吃大亏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谁来了都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伏少冷厉的说道,他是真小人,从不在自己的地盘吃亏。

    “是么。”

    凌风淡笑一声,不急不躁,就连叶欣然几女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天宝阁动静如此之大,如若逆神众还不能发现,那就是白痴了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一股奇异的步伐,携带着澎湃的力量,逐步而来,震动着这方天地,直接延伸到了天宝阁前方。

    一众人!

    白衣飘飘,气质绝尘,身上的气势跌宕,似乎要冲破这天这地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一位中年人,他目光如刀,冷视着天宝阁,大喝道:“天宝阁敢触犯少主,当杀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大步走了进去,在这个过程中,他身上的气势悍然飞出,震惊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二级武尊!

    而且,不止一位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