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六十五章 风雨之后,便是晴天

    药宗上。

    逆神之主一脸的肃杀,他一步迈出,直接到了药宗宗主面前,霸道之气,流淌四方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战戟猝然出手,如一道独龙,瞬间就杀到了后者的面前,快若闪电,惊鸿一瞥,而那狂暴的一戟,令得空气一寸寸地爆炸,化成了碎片一般的尘埃。

    “杀!”药宗宗主大怒,尽管也在和隐宗宗主血杀的过程中,消耗了许多战力,但在生死关头,也依旧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一抬手,形成了数道涟漪云,绞杀向那一戟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但是,境界上的差距,也不是武技上可以弥补的,逆神之主乃是四级武尊,真正战斗力,可以媲美五级武尊,就连当初在雄武宝殿上,那卿云国四级武尊都无法阻挡他的血杀,更何况是只是三级武尊的药宗宗主了。

    那战戟太强大了,一下就切开了涟漪云,向内狠狠的一刺。

    顿时间,涟漪云就被撕裂成了两半,而药宗宗主也随之倒退,衣袖被斩断了,就连他的虎口都流血了,这让他脸色格外难看。

    “天龙劫!”

    他向前猛地突进一步,手执兵器,用尽全力地斩杀下去,霎时,九头天龙就飞了出来,每一头都金灿灿的,如同金水浇铸而成,而后,低沉的吼声,也从它们的口中响起。

    随即,九头金龙飞冲而下,将整个天地都挤满了,而那武国的武者,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惨叫声,就被那可怕的天龙淹没了。

    这让得很多人都胆寒,武尊之间的战斗,一般武者根本就无法参与进去,动辄就是生死。

    因此,很多人都开始倒退,就连隐宗宗主也是如此,他不是药宗宗主的对手,而今有逆神之主加入进来,他自然乐见其成了。

    “人绝!”“锁龙缚!”

    逆神之主无比冷酷,他根本就不想久拖,而是要快速结束战斗,因为时间耽搁的越久,无论是武国、隐宗,还是逆神众的伤亡都会增加许多,这不是任何人想要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噌噌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道金光爆射而出,从四面八方浮现,瞬间就缠上了药宗宗主的衣袖,顺势一闪,就蔓延到了他的身上,令得后者大惊失色,以他三级武尊的境界,竟然无法将那金光甩脱,这就恐怖了。

    而在锁龙缚之下,一道绝艳的光芒,就照亮了四面八方,人绝的光芒,淋漓尽致地压落下来,将药宗宗主也笼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不!”药宗宗主老脸扭曲,用尽全力挣扎,想要从锁龙缚中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他才看到一丝希望,很快又被那无可睥睨的一戟灭杀了,人绝四周浮现了一道道虚影,凌厉的气势,简直是要把天空都戳出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“撕拉!”

    当那一戟杀下的时候,虚空都裂开了一道细线般的黑色裂缝,虚空也因此而动荡了起来,而尽头则是药宗宗主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最终,药宗宗主没有躲闪开,被人绝从身上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整个天空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人们的眼神都落在了药宗宗主身上,只见,药宗宗主面色狰狞,身上的锁龙缚一寸一寸的折断,而他身躯僵硬的没有一丝动作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突兀地。

    药宗宗主身上的血肉裂开了一道细小的伤口,在众目睽睽之下,不断地扩大,那伤口也迅速地向着上下延伸,从药宗脑袋上,一直延伸到腹部。

    “喀擦……”这一幕,只持续了片刻。

    随即,药宗宗主骨头就裂开了,鲜血如瀑一般的流淌而下,生机也彻底被拗断了。

    他会活劈了!

    这无疑让每一个人都动容,那可是三级武尊啊,竟然无法抵挡逆神那位强者的一击,这要多么强大才能做到这一步啊。

    不要说惊恐的面无人色的药宗一众人,就连隐宗宗主、几位长老也都瞠目结舌,他们知道这个人很恐怖,但恐怖到这种程度,是让人绝望的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也深深地庆幸当初的选择很明智,否则,等待他们的就是逆神众凌厉的杀伐了。

    “宗主啊!”

    药宗一众人凄厉的长嚎,悲痛无比,他们心生绝望,大势所趋,他们能够做的也只是垂死挣扎而已。

    “败了啊!”药宗一位长老仰天叹息,目光充血,他怒喝道:“但今天,即便是死,也要让你们付出血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他身上两道武尊之力燃烧了起来,手执一柄战刀,杀向了逆神众,却被秦枫以及几位长老拦了下来,展开了一场血战。

    “呃啊,杀!”他凄厉的大吼,奋力血杀,最后战死在药宗之上。

    “是时候,结束战斗了!”

    逆神之主一挥手,无比冷酷的说道,而后,那原本隐藏在暗处的逆神众,全部杀出,足足有数十人之多,全部都是武圣,这一点让隐宗都无比汗颜。

    “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鲜血打湿了天地,山川上尸骨堆成了小山,从一开始的逆神众、隐宗众人被数个药宗武者围攻,到现在的数个人围攻一个药宗武者,战局已经完全进入了逆神众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位武国武者被药宗人狠厉地斩杀。

    可是,那人还没有来得及喘息,就被一位逆神众一剑带走,从胸口处戳穿了一个大窟窿,而在战剑飞出之后,又稳稳地落在了逆神众手中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凌清一剑斩杀了一位药宗武者,迅速向后倒退,可还是晚了一步,被另一外药宗女人,撕开了腹部,血流不止,痛得她浑身直抽搐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可是,当那女人想跟进一步,斩杀掉凌清的时候,一头青鹏鸟、一头黄金狮子就杀了过来,眼中闪耀着兴奋的光芒,三年过去了,但它们依旧念着凌清的善意,第一时间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尽管,这三年来它们也很努力,但境界也不过是一级圣兽而已,还难以和那武圣女人匹敌,被打的节节败退,但它们却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箭从半空中射杀下来,将那武圣女人活活钉死在山石上。

    隐冷傲地站在上空,手执一柄弓,接连射杀,控制着全局,不让逆神众有太大的伤亡,当他看到凌清有危险,就果断的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吼”“啸”……

    黄金狮子、青鹏鸟都松了一口气,一脸惊喜地跑了过来,亲昵地蹭着凌清的小手,让得后者也流露出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凌清拍了拍两头妖兽的脑袋,领着它们走出了战场,如今,逆神众已经全面赶来,而她们又受伤了,完全没必要逞强地血杀了,这也正是隐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他交给你们了。”叶欣然望了一眼走过来的凌清,目光闪烁了一下,小心翼翼地把怀中的凌风交给了凌清,由飞过来的傲娇鸟守护着,而后,她杀进了战场。

    “只是重伤昏死过去,没有生命危险。”傲娇鸟看了凌风一眼,暗自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凌清心疼的点头。

    不多时,独孤雨月、云梦,也退出了战场,药宗年轻一代基本上都被斩杀干净了,剩下的都是武圣级别的高手,以她们的实力,不足以面对了。

    何况,在这一战中,她们也受了重伤,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凌清,终于又见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云梦、独孤雨月都惊喜的说道,当初凌清极寒之力爆发,让她们都担心了许久,即便是在几天前,她们也不知道凌清的伤势如何了。

    但凌清活生生地出现在她们面前,这无疑证明了凌清的寒毒依旧无大碍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、师姐,我活下来了。”凌清眼睛一红,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一别就是三年啊。

    能够见到故人的感觉……真好。

    “灵武学院每一个人都没有白死!”夏云以及三位长老也飞了回来,他们伤势很重,但见到凌清、凌风以及一众灵武学院的弟子,心中也不免豪情万丈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下一刻,他们就栽倒在地上,让得独孤雨月、凌清几人都手忙脚乱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在逆神之主、隐宗宗主联手之下,药宗剩下的两位武尊,也尽数被斩杀,而武圣级别的武者,完全就不是逆神众的对手,被一个个横推。

    这一战,足足持续了六个时辰。

    从清晨时刻,一直大战到黄昏,而当暮色四合的时候,药宗上已然一片狼藉,尸骨从山门前,一直堆到了核心之处。

    曾经辉煌不可一世的药宗倒下了。

    逆神众,一战定乾坤,解决了多年的恩怨,也为他们扫清了障碍,逆神众也要扬帆起航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夜幕降临的时候,天空上闪电交织,倾盆大雨,瞬间落了下来,将整个武国都淹没在当中,洗刷这一天的血,这一天的怒。

    药宗上,殷红的血水,粘着泥水翻滚而下,而那坚固不休的山脉也坍塌了下去,将所有的尸体都埋掉了。

    风雨来的是那么突然,狂暴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让得每一个人都忍不住深吸一口凉气,感受着那风雨中的湿气与泥土的清香。

    皇城、苏家、冷家、隐宗中,有人仰头望天,风雨过后,便是晴天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