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六十四章 焚天之怒

    大战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血色烟霾,伴随在尘埃当中,不断地向着虚空中漂泊而来,化成了风暴,在徐徐地席卷。

    药宗。

    整个山头破烂不堪,一个个大坑,一道道剑痕,一具具尸体,将这片祥和的地域,变成了恐怖的血之地狱,武者们正在浴血厮杀,逆神众、隐宗武者在倒下,特别是年轻一代,伤亡太惨重了。

    不过,像徐隐、隐宗三天才,正在这种血杀当中,完成了一场蜕变,这是真正的生死之战,不死必然会涅槃。

    而“苏醒”了的隐宗年轻一代,也爆发出格外惊人的战力,他们不顾生死,杀的药宗年轻一代都在喋血,一个个倒在了血泊当中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一刻。

    人们的目光都定格了,只见,十八道手印,全部压向了凌风,浩荡的罡风,将四周的山石都碾碎了,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,凌风身上的骨头在炸开。

    他杀了太多人,在乱战之中,又被隐宗宗主、几位长老偷袭,体力早已耗尽,无论是神虚之力,还是焚冰火种都暗淡无光,失去了威力,他体魄虽然强大,但也经受不住这样的一击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令人悲痛的结局。

    逆神众全部都疯了,一个个眼睛流着血泪,他们见识过古武者的强横,见过少主的英姿,一个人独领风骚,倾尽全力的维持这一战,从曹家、冷家全部发出烽火讯号,可以看出,战斗正逐渐进入他们的节奏,就连武国皇族,也无法逆转这种局面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他们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少主就这么惨死在药宗老人的掌下。

    这是大悲痛!

    每一个逆神众感觉心都被撕裂了,就连那震压在四面八方的逆神众老人都脸色扭曲,浑身直哆嗦,他们忍不住想要赶杀过来,但是,时间上根本来不及啊。

    “凌风啊!”凌清、云溪、柳舒舒大声恸哭,心脏似乎都跟随着那十八道手印,一起碎掉了。

    这几年来,跟随在凌风身边一起战斗,她们的心中早就烙印了那个少年的身影,任由风吹雨打,血剑刀劈,都无法抹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,凌风就这么死了,她们的心也要随之一起湮灭。

    “难道,这样一个天纵奇才,就要战死了吗?”隐宗宗主目光复杂,凌风这样的天才存在,对于隐宗年轻一代的打击不可谓不大,后者险些毁掉了隐宗三天才,让徐隐意志消沉了好几年。

    他的确希望后者死掉,这样的话,逆神众对于隐宗的威胁就小了许多,但是,他内心却又渴望能够见到凌风活下来,不能见证他成神,败尽天下群雄,是一种大遗憾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只有在凌风率领下,逆神众才能真正地走出武国,争锋整个神武大陆,也只有如此,隐宗、武国才能跟随在他身后一起辉煌。

    他死了。

    陪葬的可不仅仅是逆神,还有武国与隐宗、苏家、冷家啊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所有人都被死死地拖住,如果他们强势冲杀过去,只怕还没有靠近凌风就会被斩杀了。

    显然,药宗众人也看出凌风的天赋,让他活着,即便是药宗可以阻挡隐宗、逆神众的血杀,只怕以后也会被压制死死的。

    但!

    在那手印当中,凌风冷傲如松,染血的嘴角微微掀起,而后,就化成了一抹绚烂到极点的笑容,他笑的是那么肆无忌惮,是那么张狂,又是那么的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“苍天霸血!”

    他用尽全身的力量,高举断刃,仰天爆喝道:“今天,谁人敢称雄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悠远地望着前方,因为他看到了草木在动,看到了那天际的辉煌金光,看到有一个绝代丽人,正全力赶来。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他们来了,逆神众来了!

    “谁敢!”下一刻,一道清丽的声音,就在九天之上炸响,一道曼妙的身躯,从云彩当中浮现,她快若闪电,爆射而来。

    她是天上虹!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这是箭雨的极致,快的匪夷所思,当她将逆杀之境的极致展开,那就是灭杀天地的风采,眨眼间,就到了凌风面前,因着速度太快,她身上的劲衣都撕裂了一部分。

    叶欣然来了!

    虽说,逆神之主比叶欣然更快一步稳定了武国皇族的局势,但也令武陟称帝之后,下令武者大军,由他们率领赶赴而来,所以,在速度上,他们远没有叶欣然快速。

    她目力惊人,远远地就看到了这一幕,当凌风要死在那手印之下时,叶欣然爆了,双目赤红如血,她望着手腕上,那一枚晶莹剔透,如血玉雕琢而成的玉镯,瞬间炸了。

    而后,她不顾神血反噬,毅然决然地吞噬了一丝,令她气势如山,刹那之间,就冲破了一级武尊的极限,达到了三级武尊地步,虽然提升是短暂的,反噬是绵长的,但是,她还是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逆神众可以没有小叔祖,但绝对不能没有少主凌风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当凌风亲手为她戴上手镯的那一刻,她心头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澎湃出来,那冷酷的冰霜酷寒,也被一股暖流软化。

    以前,她不懂!

    但,现在她懂了!

    一衣如仙!

    当叶欣然出现的那一刻,整个天空都亮了,那十八道手印瞬间土崩瓦解,不能靠近分毫,她双目含怒,秀发一根根地倒竖起来,可以说,这一幕彻底激怒了她。

    受伤的狮子和发疯的女人,都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动物!

    而现在,叶欣然正在变成这样的女人!

    “犯少主者,杀!”

    血淋淋的声音,刺穿了每一个逆神众的心,令他们狂怒,一个个愤怒如狮子。

    “犯少主者,杀!”

    浩大的声音,汇成了一片汪洋,就连柳舒舒、云溪、凌清都跟随着一起大吼,她们都被激怒了,尤其是凌清,那是她此生唯一的依靠,谁敢动她的心,她就敢和谁怒,哪怕是神都如此。

    “嗷,吼……”

    逆神众疯了,在盛怒之下,竟然有人率先打破了天人合一之境,进入到了逆杀之境,令得速度与煞气都迸射出来,暴杀进了药宗人群中。

    “沙沙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草丛突兀一动,一道道暗光都飞射而出,斩杀向药宗众人,终于逆神众来了,他们也拼尽了全力,隐藏在暗处,进行暗杀。

    这是焚天之怒!

    “噗噗……”一瞬间,药宗众人惨叫声,响彻了天空,虽然赶来的逆神众不多,但每一个人都格外强大,血杀起来,简直是摧枯拉朽,让得年轻一代、中年一代,一个个的倒下了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凌风倒下了,他伤势惨重的吓人,但在昏死之前的那一刻,他却笑的无比霸气,从今天开始,逆神席卷武国,再无阻挡。

    “凌风!”叶欣然冲过来,一把将凌风搂在怀中,虽然知道后者没事,但她还是忍不住心慌。

    “秦枫率逆神众来也!”

    不多时,以秦枫为首的逆神众杀来了,他们看到了重伤的少主凌风,一个个又疯了,狂野地杀进了人潮当中,势如破竹,不顾生死的血拼。

    “凌风!”

    独孤雨月、云梦、青鹏鸟、黄金狮子都飞了过来,看到躺在叶欣然怀中的凌风,双目瞬间就布满了血丝,她们没有冲过来,而是杀向了药宗众人,因为她们清楚,在叶欣然怀中的人,是不会受伤害的。

    而这笔血仇,都会烙印在药宗武者身上。

    形势突变!

    药宗人彻底惊慌了,他们以为之前就已经是全部了,可现在才发现错的离谱,先后两队强者杀到,令得药宗宗主都捉襟见肘,也深深地恐惧了。

    但,这才是一个开始啊!

    不久后,阴云被驱散了,以逆神之主为首,浩浩荡荡的大军杀来了,整个天地都被点燃了,六位武尊杀来了,那恐怖的气流,几乎是要将天地都撕碎了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身后,一身龙袍的武陟,亲率一万大军赶来,可怖的人潮,几乎将整个天地都淹没了,这也是武国的精锐了,在这么短的时间,都能召集这么多武者,也实属难得了。

    每一位武者都是武灵境以上的,尽管他们都是炮灰一般的人物,却可以拖死药宗众人,让逆神众、隐宗全面杀戮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逆神众的真正实力么?”隐宗宗主都惊懵了,一门数十位武尊,虽然最强不过是四级武尊,却也足以和南荒那超级世家叫板了啊。

    这是摧枯拉朽的纵横势力!

    “斩尽药宗!”

    恢宏的声音,从每一个人口中响起,震的山脉都摇晃起来,随后,他们就冲杀了过去,光是人数就把药宗彻底淹没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药宗宗主愣住了,一脸的灰白,无比颓败。

    这是不可逆转的结局,他们能够抵挡住隐宗众人,却无法阻挡逆神的钢铁洪流,要知道,这一次来的大多都是武尊,十几位之多,为首的更是连他都要仰望的至强。

    这一战,已经没有任何意外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药宗完了,他们也都为此陪葬,这是从战力,到布局上的完败,从武国大军杀来,他才深刻地明白,逆神众到底做出了多么惊天的布局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