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五十三章 不可小觑的帝王

    武国雄武宝殿。

    这是整个武国最雄伟的建筑,雕龙刻凤,地面上铺就着金砖,从雄武宝殿外一直延伸到那一个巍峨的龙椅之下,金光绚烂,像是有龙从地下腾飞出来。

    武国帝王武懂正端坐在龙椅上,搭理的格外精细的美髯,梳理的一丝不苟的黑发,加之那身上刺绣龙袍,将他的威武、威压都淋漓尽致地彰显出来。

    他掌控武国二十多年,手段与气魄,都足够让人惊艳。

    而在雄武宝殿之上,一位位武者正挺拔如松,无比恭顺地望着武懂帝王,听着后者讲义治国之道,不时地流露出深思之色。

    在神武大陆,即便是文臣武将都是武者,只不过文臣在这一方面要稍稍逊色几分,而且,他们更擅长谋略,这与武将是迥异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众人当中,很多人低垂的眼神闪烁,有点木不思蜀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咚!”“咚”……

    蓦然,一声声奇特的韵律,从雄武宝殿外响起,这让得众人都一怔,旋即诧异地望向身后,脸上有着惊怒之色闪过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武国帝王正端坐在雄武宝殿当中,谁人敢这般造次。

    只是,当他们的目光落在雄武宝殿之外时,也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,很多人都变了颜色,心都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又一位帝王!

    不,是九皇子武陟身着龙袍,正一步一步地向着雄武宝殿中走来,他神色从容,尽管这几天很疲倦,但是,当他出现在这里的时候,却显得冷傲、威严,一扫之前的阴霾。

    作为帝王,岂能让臣子们看到他狼狈的一面。

    何况,今天将是他的舞台,没有人可以阻挡他成王霸帝。

    武国帝王武懂忍不住蹙眉,脸上隐隐地闪过了一丝惊怒之色,这段时间以来,他也感觉到了武国境内那压迫人的气氛,放佛是天要落雷霆的前奏,连他都深感压力。

    而且,他已经从药宗口中得知,陈家得到了一股神秘势力的支持,正强势压迫着他们,苏家已然被苏晓茹控制,而武国皇族也不稳定,有人与那神秘势力勾结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只是,那个人格外的低调,又有人在暗中相助,让他这个武国帝王都感到束手束脚,更可怕的是,武国的三位老祖,对待他的态度也有所变化,这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而武陟的出现,也进一步印证了他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九弟,你这是做什么?”武懂脸色难看,脸上的戾气一闪而逝,佯装很惊诧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武陟淡漠地盯着武懂,直到,那戾气重新出现,化成狰狞之色,他才咧嘴一笑,只是那笑容多少有点怜悯的味道,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,那武懂还想要一棍子搅浑这一滩水,这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武懂阴沉着脸,一股血淋淋的杀意,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出,多年的威压,加之强横的武力,让那一群文臣武将都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知道今天只怕武国要翻天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武陟眯了眯眼睛,他心头也有一丝惊慌,武懂治国手段格外强势,曾经连斩八位强大武者,那血腥手段根深蒂固,而武陟却是一直在隐藏着自己,气势上根本不能相比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今天敢站在这里,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武懂气势越来越强横,一道道圣光浮现,压制着众人,就连武陟都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不过,武陟却一步不退,紧咬着牙关,硬生生地承受着一股威压,他吐气开声,沉闷的说道:“因为你已经让武国进入了死亡边缘,你已经不是最睿智的国主。”

    “冠冕堂皇!”

    武懂冷哼了一声,冷厉又讥讽的说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?就凭你这个终年只懂得藏头露尾的人,也想夺我帝王之位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!”武陟沉声说道:“但是,他们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。”

    武懂声音逐渐冰冷起来,连笑容都结出了一层寒冰,他站起身来说道:“呵呵,我也的确很好奇,到底是哪一个神秘势力,竟然给你这样的信心?”

    “大哥,退位吧。”

    武陟望了一眼武懂,深吸了一口气说道:“我知道你治国有道,但我会让武国更辉煌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?”武懂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就凭我!”

    武陟这一次直视着武懂的眼睛,他有野望,也有智慧,更有抱负,唯一欠缺的就是运气,而现在逆神众将这种东西,赋予在他身上了。

    气势上,他可以退,战场上,他可以死,但这一刻,他不卑不亢,显得无比傲气。

    “可惜,我要让你失望了!”

    武懂讥笑的说道:“武陟忤逆犯上,意图帝王之位,当斩!”

    “来人啊!”

    他大声喝道,可是整个雄武宝殿却静的落针可闻,那些个侍卫不动,文臣武将,也肃然地盯着前方,只见,在武陟之后,三位老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躯很轻,就像是一阵风飘了进来,但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忽视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老祖!”

    武懂脸色大变,连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,身上威压瞬间就溃散了,在武尊强者面前,所谓的帝王之威,根本就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懂儿,退位吧。”

    三位老人沉沉地叹息一声,他对于武懂的表现很满意,有手段,有谋略,在治国经略的二十多年当中,武国蒸蒸日上,强者辈出,让他们老怀大慰。

    可惜,他却得罪了一个无比可怕的大势力,而在一国与一人之间,他们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前者,武懂不是帝王,也会是一位武者,但武国灭亡,他们都会流离失所,被人追杀。

    而且,在见过那一个人之后,他们才明白,在真正的大智者面前,武懂的这点手段,还是太羸弱了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他们才想以整个武国来搏一搏前程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武懂脸色煞白,一下跌坐在地上,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那三人,虽然他之前就从三位老祖的冷淡地态度中看出了问题,但怎么都没有想到,他们会让自己退位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初能够登上帝王之位,也和三位老祖鼎力支持分不开的。

    “懂儿,你终究是走错了路啊。”一位老人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你的气魄不够,你的眼光不够锐利,这对你来说已经是最佳的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“纵然成不了千古帝王,但至少可以成为一代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武懂猝然站起身来,气的浑身直哆嗦,那张脸因为充血而显得狰狞起来,他厉声喝道:“你们是在害怕吗?”

    “陈家身后的势力,有那么强大?”

    武懂近乎疯狂的吼道:“一年之内,吞并苏家,令他们都倾向他们,的确气魄不俗,但是,曹家、冷家以及药宗,就不可力敌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害怕,但是我不害怕!”

    空旷的雄武宝殿,响彻着武懂歇斯底里的声音,将他从高高在上的帝王,打落下去,成为一个凡夫俗子,这显然不是他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枯燥的修炼武道,不适合他,他的野心就是掌控武国,让一位位武者都拜倒在他的脚下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们太强,而是你们太天真。”武陟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真?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武懂狰狞的大笑,气怒之下,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,看上去无比森然,他仰天咆哮道:“你以为就凭你们身后的那一个势力,就可以颠覆药宗,就可以逼我退位?”

    “至少,你反抗不了!”

    “你又怎么知道我不行?”

    武懂如饿很一般,直勾勾地盯着三位老人,狠厉的叫道:“你们三个老家伙,当真以为我武懂就这一点手段吗?”

    “我掌控武国数十载,人心已尽在我手,帝王之位谁也撼动不了。”

    他冷笑着说道:“而且,不要以为你们来了,我就会束手就擒,何况,武尊不止你们几个人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武国三位老祖脸色震怒,虽然心中十分不忍,毕竟,武懂也是他们疼爱的后辈,而且,今天来此之前,他们本就没有想要斩杀武懂的念头,只想让后者退位,由他们亲自教授,纵然不能成为帝王,也会成为武尊强者。

    但,武懂的疯狂,却超乎了他们的预料,最令他们心惊的是,武懂似乎与武尊有所勾结。

    一切正在朝着他们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着。

    “本来,我还想让你们多活几年,可偏偏你们要逼我。”武懂狞笑着,而后,他轻轻地拍手,顿时一抹绚烂的光辉一闪,一座小阵徐徐裂开,从里面走出了四位老人。

    白眉须发!

    毋庸置疑,这是四位武尊,境界比武者三位老祖都要强大,特别是那为首的灰衣老人,气势直冲四级武尊,暴力压制,让所有人都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武陟脸色一凛,心头不禁一跳,他没有想到武陟竟然有这样的手段,他借助逆神的力量,才得到了三位老祖的认可,但以他们的力量,又如何对抗那四人?

    何况,逆神众开战在即,只怕也无法顾及到武国皇族吧?

    关于更新:掌阅那边抓取一直有问题,很多时候,我更新了它第二天才会显示出来。

    这两天真心不太舒服,望大家见谅,不见谅的就来打脸吧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