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五十章 大战伊始

    隐宗核心之地。

    凌风一个人站在古老的战台上,意气风发,双目似烛火在燃烧,傲视群雄。

    在这一日,他一个人力压隐宗年轻一代,让隐宗三天才都吃瘪,再也没有了之前嚣张的气焰,也让后者真正认识到,狼来了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年轻又如何。

    年轻就是骄傲的资本,年轻就有气吞天下的锐气,年轻就是要败尽群雄!

    这一刻,还有谁敢轻视他,逆神少主不是他依靠年轻、锐气得到的,而是,他一步一步杀出来的。

    的确,他现在还不能与叶欣然一战,但是,当他突破武尊的那一刻,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的脚步,即便是叶欣然都要被征服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话音落下的时候,隐宗从宗主到弟子都很想死,如果,现在地下裂开的话,他们恨不得钻进去。

    这还不欺负人。

    两块巨石震压天地,神威赫赫,惊得他们小心脏都扑通扑通地跳动,可是,这还不是最可怕的,当凌风手执断刃,一举杀出五道神虚之力,就如同一头洪荒凶兽苏醒了。

    刹那斩天!

    不要说,三位四级武圣,即便是七级、八级武圣,乃至于九级武圣来了,只怕也要倒下。

    逆神少主的天赋,已然达到了让人仰望的地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战斗结束了,凌风一个人摧枯拉朽地干掉了隐宗年轻一代,给他们留下了永远都无法磨灭的印象,只怕很多年之后,依旧会有人想起来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逆神之主想要看到的结局,他没有将这一战交给叶欣然,偏偏选择了凌风,因为叶欣然太冷酷了,如果她上场的话,只怕会死人的,相反,凌风更加的圆滑,即便是打的他们抬不起头来,捅了他们胸口一刀,隐宗也只能无比羞愤、无比憋屈地接受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下一刻,逆神众匆然离去,由凌风、叶欣然率领,踏上了归途,每一个人都没有来时的那么轻松了,因为真正的大战已经来临,因着隐宗的加入,更增加了逆神胜利的筹码。

    “该挥剑了!”

    凌风仰望着天空,眼眸晶亮有神,闪耀着一道道野望的光芒。

    一年时间的布局,资源上的强势挤压,逆神众正逐步蚕食曹家、冷家以及药宗的势力,特别是庄家的灭亡,更加速了这种节奏。

    东风已至,只待挥剑!

    毋庸置疑,逆神的时代来临了,凌风的逆天之路也因此而开启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害怕了吗。”

    在逆神众消失之后,隐宗宗主飞上了天空,身躯被阳光拉的很长,他沉声说道:“这就是逆神年轻一代,他们太强大,太冷傲,一个人就能做到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们并不是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但是,这样你们就害怕了吗?”隐宗宗主看出了众人的迷惘,他们武道信念,几乎都要被凌风杀没了,这是很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哀默大于心死,对于武者来说也是这样,如果一个武者连武道之心都没有了,那就如同被折断了根的小树,即便是汲取再多的营养,也无法成长为参天大树。

    不过,凡事皆有两面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道门槛,被阻挡门外的人,永远只能打打秋风,只有迈过去,才能看到武道的辉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隐宗年轻一代,气势低迷地仰望着宗主,就连三位天才也不例外,他们被压制的最惨烈,未战前败,在那一刻,像是有什么从内心崩溃了。

    强大不可怕,强大到让人绝望才可怕。

    “武道之路很漫长,也会很孤独,当你们站在武道巅峰之时,脚下一定埋葬了很多骸骨。”

    隐宗宗主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在武国境内,你们的确很厉害,年轻一代的翘楚,听上去是不是很霸道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们要记住,武国只是南荒一隅之地,将来你们要面对的对手会是整个南荒,乃至于神武大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能肯定自己就是无敌吗?”隐宗宗主声音冷厉了起来,说道:“你们不能,同样他们也不能!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们无所畏惧,即便是一败又如何?”

    隐宗宗主眼神有些暗淡,和逆神众相比,隐宗的天才简直就是温室中的花朵,他们一直以来太顺利了,没有经受太大的挫折,但是逆神众不同,他们都是经过了血与火的熬炼,每一个人的脚下都堆满了尸骨,有敌人的,也有兄弟的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不被血腥压死,便会浴血涅槃,而逆神众无疑是后者。

    “你们太娇弱,而他们太茁壮。”

    隐宗宗主终于喝道:“就在今天,我隐宗将站在逆神一面,全力狙杀药宗、曹家、冷家,而这一战我要你们来做先锋,想要成为那至强者,还是他们脚下埋骨,就由你们自己来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大战将至,隐宗也要积极备战了。

    “太娇弱。”

    隐宗三天才紧紧地握着了拳头,低垂着的眼眸也抬起了起来,内心似乎有什么被敲碎,一股逆血正在上涌。

    “战!”徐隐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战战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隐宗年轻一代都用尽了全身力气,呼啸大吼,他们不想成为强者脚下的枯骨,那就只能打破这道门槛,迎难而上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逆神众虽然敲碎了他们无敌的信念,却也唤醒了他们骨子里的绝强。

    武道之上,他们要在争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武国,有一处绝地,名为神火山,坐落在皇城的大江之上,上面绵延着无尽火山口,不时的就会有火红的岩浆,从里面喷涌而出,令得江水都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而在神火山中心,有一座大阵,形成了虚淡的涟漪,将整个火山都震压了下去,恐怖的气势,蔓延四面八方,令得岩浆冷却,形成了山峰。

    一年前,那山峰还是赤红的一片,光秃秃地寸草不生,但一年后的今天,它已然草木葱茏,一座座石窟被雕刻成了龙凤呈祥的模样,俏生生地立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这里就是逆神众的根基所在!

    此刻,凌风正盘坐在一座石窟上方,正对着逆神众,眼眸烁烁发光,内心不无窃喜的意思,要知道,那坐在下方的不止是年轻的逆神众,就连逆神之主、叶欣然、秦枫都在聆听。

    毕竟,他是独一无二的古武者。

    “古武之力,非凡反响。”凌风声音淡淡地飘了过来,说道:“它是三种力量的融合,才能迸发的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他侃侃而谈,将他对于古武之力融合的感悟,统统说了出来,不过,他的情况过于特殊了一点,能够借鉴的不多,但是,也从中得到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比如,可以施展古武之术,让三种力量在外面融合,从中感受融合的过程,对于真正的融合大有裨益的。

    再比如,融合不是一蹴而就,而是徐徐图之,像凌风那样一次性融合三种武道,并不适合每一个人,逆神众完全可以先融合两种,等到时机成熟,再一举凝练出古武之力。

    随后,凌风又将自己凝练过程中,出现的血腥画面说了一遍,让得所有人都动容,三种武道在体内爆开,光是想想就令他们胆寒失色了。

    凌风从正午时分,一直说到黄昏,才站起身来,正色的说道:“三种武道越是均衡与强横,所凝练出来的古武之力也会更恐怖,但是,在过程中也会更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此生无憾!”

    逆神之主站起身来,很认真地向凌风额首,凌风对于古武之力的感悟最深,让他也深受启发,不过,他已经老迈了,想要凝练出古武之力,相比年轻人要困难很多倍。

    但是,能够见到真正的古武者,感受到古武之力的狂暴,他即便是死去,也足以瞑目了。

    “年轻一代才是古武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逆神老一辈强者纷纷起身,之前他们也曾推测出一些东西,现在都在凌风的话语中得到印证,老一辈的身体已经稳固下来,想要晋级的可能性不大。

    但年轻一代不同,他们每一个人都有机会,何况,有凌风这个古武者在,想必即便是有危险,也会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正当凌风暗自得意的时候,叶欣然走了过来,淡淡地瞥了一眼凌风,说道:“与我想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凌风又受伤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要不要这么打击人。

    他可是用小命才得到的感悟,她竟然全部感悟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,沉思了一下说道:“大势已定,逆主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叶欣然玩味地望着凌风,嘴角微微上扬,流露出一丝笑容,嗤笑着说道:“不是逆主,而是你打算怎么做!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凌风愣住了,纵然聪慧若妖,在这个时候也懵了。

    这一年来,都是逆主在布局,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形势,大战一触即发,这种事情难道要他来做主?

    “吃惊么?”

    叶欣然冷笑道:“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,只待你这位少主挥剑斩出了,只是不知道你还要让我们等多久呢?”

    凌风冷汗都下来了,逆主这是闹得哪一出啊?

    卡文卡的厉害,写了很久,对不住大家,今天先这么多吧,剩下的这几天补上。

    大脑空空的写不出东西了,大战要来了,让我好好构思布局一下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