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四十七章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无耻劲儿

    逆神最牛逼闪闪的是谁?

    不是人老成精的逆神之主,也不是倾城佳人叶欣然。

    没错,正是坑娃凌风。

    逆神之主亲上隐宗,两位老人家没有约战,却把他们小辈给扔出来,虽然有逆神的逼迫,隐宗不得不站住出来,但是隐宗宗主却不死心,想让逆神众成为先锋,为他们开辟一个偌大的江山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想占逆神众的便宜,以凌风的性格如何能忍。

    而在接到逆神之主的消息之后,凌风也没有闲着,他亲下命令,将正在执行命令的隐、秦傲、林咏等年轻一代翘楚,全部召唤过来,一行数十人全部杀上了隐宗。

    清一色的武圣,最不济都是四级武圣,这俨然就是洪水猛兽,始一出现,就力压隐宗年轻一代。

    凌风俨然就是头顶光圈圈的小怪兽,从不按套路出牌,那隐宗宗主想要三战决定未来的格局,而凌风偏偏就不让后者如意,他把逆神众年轻一代的精锐全部率领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约战,而是,无尽的威吓!

    当一群可怕的武圣,站在那古老战台面前,这场战斗还没有开始,就已经结束了,特别是为首的叶欣然,身上女神战力熊熊燃烧,压制着天地都变色,隐宗年轻一代吓的都脚软了。

    这尼玛是怎样一群妖孽。

    凌风、叶欣然并肩而立,威慑九天十地,隐、秦傲、林咏三位八级武圣,奠定了基调,云溪、雾峰几位七级武圣,形成了浩瀚威势,柳舒舒、凌清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可是,最令人们吃惊的是,在凌清肩头上,竟然还有一只八级巅峰圣兽,看似懒洋洋的,但是,那眼睛却很冷酷地望着众人。

    时间凝固了!

    隐宗宗主、几位长老脸色要多精彩,就有多么精彩,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,嘴角狠狠地抽搐了起来,只一眼他就明白了逆神的用意,这根本就不是来战斗的,而是来告诫他,不要痴心妄想,未来逆神众将登临神武大陆至高山峰,隐宗连一点希望都没有,收起那一点小心思吧。

    他以为逆神之主已经足够可怕,可是,当这一群人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,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天真了。

    相比而言,隐宗所谓的三天才,都已经暗淡无光了,毕竟,隐宗年轻一代最厉害的天才,也就是四级武圣,放在逆神众当中,都毫不起眼,而且逆神众都是领悟了天人合一之境的可怕天才,一旦他们不按套路战斗,而是暗杀的话,三天才根本就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萤火之光,岂能与皓月争辉。

    这一刻,有这样念头可不止隐宗宗主一人,无论是几位长老,还是年轻一代诸人,全都被凌风这一记乱拳给打懵了,未战便已经落败了。

    “逆神年轻一代,前来迎战!”凌风向前走了一步,冷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隐宗宗主嘴角又哆嗦了一下,眉心黑线直闪,战斗是他提出来的,此时想要毁约,也不大合适,但是,他真心不想让隐宗年轻一代,与这样一群怪物战斗,战败已经不可避免了,问题是,他把眼前这群人出手太狠厉了,把隐宗三天才的傲气与自信全部摧毁。

    失去了傲气与自信的武者,又怎么可能走的更远。

    现在,他肠子都悔青了。

    “凌风。”

    忽然,在隐宗年轻一代当中,一个人走了出来,英俊的脸闪耀着吃惊的光芒,瞳孔都因着吃惊,而微微收缩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徐隐,好久不见。”凌风轻笑,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这个身份瞒不住隐宗。

    不过,能够见到故人,他也是很开心的,当初他在炎榜上,击败徐隐,想必后者一定心有不甘吧?

    “真的是你!”

    徐隐动容,脸色变了又变,后者给了他前所未有的一败,至今都让他耿耿于怀,这几年来,拼命的修炼,只为了有朝一日,可以逆袭而上,打的凌风落花流水,一雪前耻。

    可是,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后者俨然已经走到了他的前头,如今已经是五级武圣了,而他不过才刚刚晋级一级武圣,这巨大的差距,让他心灰意懒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一别数年。”

    凌风感概的说道:“我也没有想到,能够在这里见到徐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隐宗一众人嘴角都抽搐了一下,这个家伙撒谎能不能先打个腹稿?

    “我很佩服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这股无耻劲儿。”徐隐嗤笑,多年不见,他发现凌风更加不要脸皮了,后者会没有想到,会在隐宗见到他?

    骗鬼呢。

    “怎么?徐兄今天是否要上场一战?”凌风摸了摸鼻子,丝毫不觉得脸红,但是,逆神众都已经为他感到脸红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奇葩少主,也够让他们憋出内伤的了。

    徐隐没有说话,而是转头望向了隐宗宗主,这一战归根究底还是为两大势力年轻一代最强几人准备的,他这个时候出场不合适,不过,他的确很渴望能与曾经的故人一战。

    “哈哈,难得逆神年轻一代最强的天骄来临,我们隐宗倒是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隐宗宗主心头一松,很是欣赏地望了一眼徐隐,对于后者愈发地满意了,可以说,这么一群武者,都能横扫隐宗中年一代了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隐宗年轻一代必然倍受打击,他也不想再继续下去,而有着徐隐出面,他可以从容地将约战,化成年轻一代的讨教。

    你看,事情多么圆满?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但凡我隐宗年轻一代都可以上台挑战,我想逆神众人也不介意让我们见识一番他们的风采吧?”隐宗宗主满心苦涩的说道。

    随即,便暗自庆幸,如果他当初选择站在逆神的对立面,结局只怕不堪设想啊。

    听到隐宗宗主的话,隐宗三天才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,也颇为失望,显然,宗主是不认为他们有什么资格和逆神众一战的,这种挫败感,让他们心中很是憋屈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也很清楚,自己与那为首几人的巨大差距,特别是那位少女,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一级武尊,一旦发飙很可能直接给隐宗年轻一代来一个横推,那个时候隐宗输掉的可就不只是战斗,而是颜面了。

    “宗主所言甚是。”

    凌风笑了笑,他是来震慑的,而不是真的想让隐宗名誉扫地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隐宗宗主固然不会说什么,但心中难免会有疙瘩,他们也不会真心地相助逆神,甚至会拖他们的后腿,这也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少年俊杰啊。”隐宗宗主心中暗自赞叹道,他对凌风的印象有增加了几分,武道是一种天赋,人情世故更是一种天赋,凌风在这方面,可谓是精明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凡是我隐宗年轻一代,都可以上台挑战,不过,如果是武皇的话,那就十个人一起上吧。”隐宗宗主对着下方一群人说道。

    武皇与武圣直接差距太大了,如果一位武皇,都让逆神众出手的话,难免会被人笑话,而十个人一起上,既可以磨砺隐宗年轻一代,也可以看一看逆神众到底有多么强大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隐宗一众人眼睛红了,虽然明知道不是逆神众的对手,但能和这样的武者一战,那可都是他们的夙愿啊,特别是武皇,能够越境感受一下,武圣的力量,对他们的武道之路,无疑是有利的。

    “谁先上?”

    凌风笑眯眯的转身,他知道隐宗宗主这只老狐狸,又在占逆神众的便宜,但这个人情他必须要卖,不过,他也是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今天,他来给隐宗来一个横扫,把年轻一代震压的死死的,让他们以后彻底的失去反抗之心。

    可是,让他龇牙的是,叶欣然目高于顶,一眼一眨不眨,望着天空,放佛是在说,今天的天气真好,而隐、秦傲、林咏、傲娇鸟正低头谈论着,云溪、柳舒舒、凌清也是测过头去,就连逆神众其他人也是眼关心,一副我不搭理你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们对于这场战斗根本就不敢兴趣,经历过血与火的熬炼,谁会想和温室中的花朵战斗?

    一个大人教训一群小孩子,很有成就感吗?

    这可把凌风气坏了,他这个少主实在太没有威信了,看来以后一定要教训他们一顿,让他们知道少主的话不容忽视。

    “凌兄,在下倒是有意向你讨教一番。”

    徐隐也看出了凌风吃瘪的模样,如果不是众目睽睽,他都要忍俊不禁了,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啊,太特么有个性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凌风心中气的咬牙切齿,可是,脸上的笑容始终不散,随即,他就跳上了古老战台。

    这时,逆神众也终于来了兴致,大声喝道:“少主,千万不要堕了我们逆神的威风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,我们为你压阵。”

    逆神众一个个笑嘻嘻的说道,紧绷着的气氛,陡然一松,就连叶欣然嘴角都掀起了若有若无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凌风气的直跳脚,恨不得把这战台个震翻了,怎么可以有人比自己更不要脸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