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四十五章 上隐宗

    涟漪云,一重重地击空。

    毁灭般的风暴,从中心裂开,向四面八方冲去,惊得众人眼皮直跳,急速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它没有停下的迹象,而是愈演愈烈,将庄家那雄伟的地下宫殿成片地摧毁,一块块巨石倒塌了,金石在涟漪当中,化成了齑粉。

    这时,秦枫率领逆神众,也赶了过来,一脸的凝重,因为他们都没有见到叶欣然与凌风。

    秦枫脸色大惊,瞬间就飞到了林咏、云溪几人面前,急声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少主与你们的小叔祖呢?”

    “少主与庄家老祖一战,掀起了巨大涟漪云,小叔祖已经杀进去了。”林咏脸色难看,如果,少主凌风有什么意外的话,估计逆神众会气疯掉。

    “希望他们没事。”秦枫脸色阴晴不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而此刻,在涟漪当中,凌风一头倒在地上,四肢摊开,一脸悲怆的说道:“你要动手的话,就趁现在吧!”

    他脸色要多羞愤就有多羞愤,内心无比受伤,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。

    他感觉搬石头砸脚上了。

    他将叶欣然当成了一个普通的女人,却忽略了她的聪慧,她的强大。

    她根本就不是人,她是女神!

    叶欣然双目闪闪生光,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手腕上的那一手镯,眉宇微不可查的掀起,淡淡的说道:“这就是你在玉石店铺所买下的手镯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连这个都知道?”凌风瞪大了眼睛,这个女人消息也太通灵了吧?

    “白痴!”

    叶欣然翻了翻白眼,那娇俏模样,放佛让时光定格,风暴停止,就连凌风都呆住了,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啊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觉得这里并不合适,你我之间的事情,还是找个适合的机会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说完,不由分说地抱起了凌风,向涟漪云外走去,她早已看出来,凌风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,不过,能小小惩戒一下后者,也是乐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觉得这里最合适。”凌风咬牙切齿的说道,被一个女人抱在怀中,而且还是公主抱,这让他更加的羞愤,以后,他还能在逆神立足吗?

    不过,这怀抱倒是挺软的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叶欣然丝毫不领情,一个手镯根本无法让后者改变主意,而若是当着逆神众的面,叶欣然将他暴揍一顿,你说他还要不要活了?

    “少主!”

    当叶欣然抱着凌风走出来的时候,秦枫、林咏、傲娇鸟顿时就迎了上去,一脸的担忧,特别是看到凌风紧蹙着眉头,身躯一动不动,浑身上下血肉模糊的样子,他们心头也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他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似乎知道众人心中的想法,主动说道。

    这无疑,让众人都松了一口气,旋即,落在叶欣然与凌风身上的目光就变得古怪起来,如果他们没有记错的话,叶欣然还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秦枫眼神一愣,眼睛从叶欣然手腕上一闪而过,嘴角无比古怪地抽搐了一下,心中又暗自给少主凌风点了一个赞。

    后者竟然在风暴当中,都可以送礼物,而叶欣然竟然还主动戴上了,其中必有隐情,值得深思,秦枫觉得以后要重新看待叶欣然和少主凌风的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小风!”

    这时,凌清、柳舒舒也挤了过来,将凌风从叶欣然怀中接了过来,一脸的心疼,而柳舒舒则是站在一边,咕哝道:“手慢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逆神众眼神更古怪了,难道说现在的女人都喜欢这种小白脸吗?

    如果,凌风知道他们心中的想法,一定跳起来,把后者全部掐死。

    “全部杀了!”

    叶欣然神色平静,看不出任何的波动,她一挥手,逆神众就俯冲出去,将庄家仅剩的几位武者全部斩杀,一时间,惨叫声在沸腾的风暴当中,显得那么凄厉。

    庄家毁灭了!

    这在天凤城就是天翻地覆的消息,不要说卢家、王家,就连城主府都被惊动了,这一晚发生太多事情,绝地山巅被摧毁,庄家山庄所有人全部被杀,这也代表着庄家从天凤城除名。

    当人们赶到庄家山庄的时候,只看到了断壁残垣,恐怖的风暴肆虐而过,什么都没有留下,就连地下宫殿都形成了一个个大窟窿。

    “庄家得罪了一个无比可怕的势力。”有人低声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太惨了,庄家无一幸免,连尸体都被那恐怖的涟漪吞噬了。”

    天凤城主是一个高瘦的老人,虽然已经八十多岁的年纪,但依旧红光满面,他眼神凝重的说道:“不是摧毁庄家山庄那么简单,而是连庄家核心人物也一并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庄家老祖战死!”

    天凤城炸了,根深蒂固如庞然大物的庄家,一夜消亡,而他们竟然连是谁动手都没有发现,唯一流传出来的,就只有那神秘的少年,来自某一个超级大势力的少主,否则,根本就灭不了庄家。

    天凤城格局大变。

    本来,天凤城主、卢家都有吞掉庄家势力的念头,不过,却又被他们无情的灭杀了。

    开玩笑,一个可以灭掉庄家的恐怖势力,想要干掉他们,也是轻而易举的,没有人在这种问题上白痴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归隐山脉。

    山势连绵起伏,草木繁茂,即便是在入冬的季节,依旧郁郁葱葱,只不过,那参天古树却很稀疏,没有将骄阳完全遮盖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奇诡的山脉当中,坐落着一座巍峨的宗门,气势恢宏,即便是相隔很远,都能被震慑,放佛是一头洪荒凶兽匍匐在当中。

    隐宗!

    与归隐山脉相合,整个势力都蒙上了一抹神秘面纱,让人望之不透。

    此刻,隐宗长老大殿上,隐宗宗主临空而立,悠远地望着远方天空,而在他身旁坐落着一位位老人,粗略地看过去,足有七八位之多。

    “宗主,你这一大早就将我们叫过来,所为何事?”一位老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逼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隐宗宗主脸色紧绷,虽然将眼睛转了过来,可依旧给人一种深思的感觉,他叹息了一声,说道:“只怕武国不久之后,就要发生大战,而我隐宗也难以置身事外。”

    “宗主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几位老人顿时脸色一沉,自从那神秘势力在一年前出现之后,各种丹药、药酒、兵器、功法要铺天盖地,几乎是要将整个武国都淹没,而隐宗对外的生意,也遭受了很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而这还是因为那一神秘的势力,重点针对曹家、冷家、药宗,否则,隐宗此刻就没有这样的氛围了。

    可是,隐宗宗主却说他们才逼迫隐宗,这让每个人的心都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天凤城,庄家全灭。”

    气氛一下就凝固下来,庄家和药宗的关系,对于一般势力来说,的确很隐秘,但像隐宗这样的势力,还是能够知道的。

    这也代表着那一神秘势力,已经要向药宗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庄家全灭,与我隐宗有什么干系?”

    一位老人忍不住皱眉道,隐宗在武国相对孤立,更看重武者的磨砺,与药宗的招眼完全不同,只要他们置身事外,即便是武国皇族也休想奈何他们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就没有太多的心思,自然也看不懂这其中的隐秘。

    “那神秘势力代表着陈家!”

    隐宗宗主睨了一眼众人,沉声说道:“先图苏家,再惊皇族,而今他们又断掉了药宗一只手臂,你们说他们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在势力上对决曹家、冷家以及药宗,他们以及做的足够了。”一位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隐宗宗主很不满意这个答案,眯着眼睛说道:“那个势力太低调太神秘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从一开始,他们就没有打算现世。”

    “图谋苏家、震慑武国皇族,又斩掉了庄家,那么,他们的意图就已经很明显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几位老人脸色大惊,隐隐抓住了什么,可却又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“隐宗!”

    隐宗宗主不在让他们思考,而是,急声说道:“两大阵营血战,以那神秘势力的风格,怎么可能任由我隐宗坐山观虎斗?”

    “庄家,那只是他们送给我们的见面礼,敲门砖啊!”

    他仰望着天穹,双目烁烁发光,苦笑了一声,如今那神秘势力大势已成,只剩下这最后一道门槛,想必已经有人亲自赶来了吧?

    “那宗主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几位老人深吸了一口凉气,衣服无风自动,他们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这是一柄双刃剑!

    要么,隐宗和那神秘势力联手,斩杀以药宗为首的三大势力,要么,隐宗就会成为那神秘势力下一个斩杀的对象。

    这是决定命运前程的大事,一步走错,整个隐宗都要消亡。

    “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山下走过来一个人,黑发飞扬,老脸上洋溢着微笑,一步步地走了过来,那笼罩在隐宗上方的阵法,根本就不能阻挡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逆神之主!

    留香新建了一个读者群:559887626(神魔霸天。想要催更,扇脸的朋友可以进来了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