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四十四章 焚——人绝!

    天地流光,将地下宫殿的辉煌也掩盖起来。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,第三重石落地,把地面砸出了一个大窟窿,有一位没有及时躲闪的庄家子弟,当即就会被轰杀,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来。

    而在天空之上,凌风身躯如火在燃烧,虚光一重重闪耀,而在中心位置有一枚火种飞出,气势崩天,低沉的寒冰与火焰融合在一起,迸发出与众不同的光辉。

    此刻,凌风手执断刃,六道神虚之力全部发光,人绝武技也随之运转,从古武血脉涌入了暗脉当中,迸发式的突兀进入了穴道当中,不断的酝酿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凌风长嚎一声,断刃擎起的更高,到了一个让人仰望的地步,上面虚光闪耀,化成了六重光,那是神虚之力的重叠,就如同六重天地一般。

    而后,那枚焚冰火种也发生了异动,飞上了断刃,一闪就没入了其中,随之出现在断刃上方,像是一个镶嵌的宝石,熠熠生辉,但冷彻骨的气势,以及那焚天的火焰,则是燃烧而起,从焚冰火种蔓延向四周。

    整个断刃都焚烧起来了。

    随之,变化的就是人绝,六道神虚之力令它变得比以往更强绝,但也绝对没有焚冰火种来的那么彻底,炙热的火浪,似乎要撕裂这方天地。

    大地震荡,涟漪形成了蘑菇云风暴,从中心爆炸,就此席卷天空。

    天地絮乱,将凌风与庄家老祖都掩埋在当中,恐怖的光芒还在向外扩散,一重重炸开,不要说庄家一众人了,就连逆神众都被掀飞了出去,傲娇鸟、林咏、云溪都在倒退。

    显然,这股威波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承受的范围,如果贸然冲进去,那等同于自杀,虽然很担心凌风,但此刻也只能静静等待了。

    人绝焚烧了!

    原本就强绝的杀招,在此刻如同涅槃一般,变得更加绝艳,庄家老祖一脸震惊,完全没有想到凌风可以杀出这样的招式,就连凌风自己也懵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才是古武之力应该有的光辉吗。

    焚——人绝!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凌风激动到狂暴,人绝的逆变,构成了一幅最璀璨的画面,代表着死亡,他用力挥动断刃,重逾百万斤的巨力,彻底淋漓尽致地倾泻而下。

    它如同泄洪一般,如同洪荒巨兽,划破了天地,光芒甚至突破了涟漪的封锁,将其从中间撕裂而开。

    而那庄家老祖吞天拳已经到了尽头,被第三重石彻底削弱,想要再施展出来,显然是不现实的,他只能全力挥拳,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金翅大鹏战力依旧不容小觑,而魔石已经飞过去了,他一面倒退一面力敌。

    可是,他还是小看了人绝,不,是焚——人绝!

    “撕拉!”

    汹涌的火焰,撕裂了所有阻挡,在天空中留下了一道道漆黑光线,锁定了庄家老祖,一举杀出,而凌风的神虚之力,则是如同野火一般,汹涌燃烧,根本无法阻挡。

    超脱!

    的确是超脱,当凌风挥刃斩下,那力量就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控制的范畴,以不可逆转的趋势,全力杀向庄家老祖。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气息巨爆,断刃每过一处,那里就会发生爆炸,肉眼都能看到空气、天地玄气的塌陷,虚空都在摇曳,跟随着一起脉动。

    当它斩杀到庄家老祖面前的时候,后者都被那恐怖塌沉荡飞,可是,他还没有来得及惊喜,断刃又隔空杀出,如跳跃一般在他瞳孔中不断的放大。

    “给我抵挡!”

    他大喝一声,双拳向前迎击而去,那道金翅大鹏战力被他催动到了极致,隐约间,有一头鹏鸟要飞空而出,可是,很快它就被斩断了。

    断刃一斩而过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金翅大鹏战力折断了,连带着庄家老祖的双手也粉碎性骨折,但断刃没有就此停住,依旧在斩下。

    “呃啊!”庄家老祖惨烈大吼,秃顶的脑袋都渗出了一层细密的血珠。

    随后,断刃从他身上斩了过去,那武尊拳套也没有能够防御住,因为人绝会隔空打出,要多鬼魅就有多么鬼魅,令他惊恐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一声,断刃一飞而过。

    一切都定格了下来,凌风虚弱的倒在了地上,任由那恐怖的风暴在撕裂他的身体,仅仅片刻的功夫,就已经血肉模糊了。

    他眼神暗淡无光,焚——人绝抽空他的力量,失控般地杀下,那反噬力道也随之而来,将他震伤了。

    涟漪风暴还在爆炸,但在风暴中心,那庄家老祖却定格了,他一脸的震惊与惶恐,最后都化成了无声的不甘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,就这么战死了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,庄家这么亡了。

    他更不甘心,死在一个少年手中。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忽然,他胸口裂开,从肩头延伸到腹部,连丹田都被斩裂了,生机都被那一刃斩断了。

    而后,他倒了下去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随之一同倒下的还有庄家山庄,以及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凌风大口呼吸,七窍流血,他伤势太重了,正在被风暴蚕食,不过,他有着各种丹药,倒不至于重伤垂死,只不过那容貌就显得惨不忍睹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一战有很多侥幸,如果没有之前林咏、傲娇鸟拼死消耗,他也不可能斩杀庄家老祖,如果,不是身上有一块魔石,可以短暂震压后者恐怖的战拳,只怕倒下的依旧会是他们。

    人绝焚烧了!

    但是,那力量也就是和一级武尊媲美,真正力撼的话,最终被斩杀的依旧是凌风,但当吞天拳力尽的时候,庄家老祖就已经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古武之力啊!”凌风卧倒在风暴当中,咧嘴大笑,在没有施展出古武战技的时候,神虚之力也就是比其他圣光强横一截而已。

    但三种武道和神虚之力,在催动人绝的时候,却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啊,而对于古武塔凌风也充满了野心,或许他可以推开第二重门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庄家山庄,叶欣然来了,她身披血衣,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羸弱,身上有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,但是,她神色却无比焦急。

    她身躯一闪,就到了林咏面前,一把抓住了后者的衣襟,将他拎了起来,声音嘶哑的吼道:“少主呢?”

    “少主,和庄家老祖对决,都进入了风暴当中。”林咏声音焦急,眼睛赤红的说道:“那庄家老祖太强了,我们根本抵挡不住,只有少主一个人抵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叶欣然大怒,她刚和二级武尊大战过,深深地知道武尊和武圣之间的差距,虽然不知道庄家老祖有多么强大,但是,从傲娇鸟、林咏身上的伤势就可以看出来,后者必然很厉害。

    凌风虽然凝练出了古武之力,但又能抵挡吗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叶欣然就直冲涟漪风暴,身上的女神战力觉醒,笼罩在全身,撞开了涟漪,进入了当中。

    “凌风!”

    叶欣然焦急的喊道,可是,那风暴太强烈了,她的声音瞬间就被淹没,就连她身上的女神战力都摇摇欲坠,毕竟,焚——人绝已经失控,而庄家老祖的丹田也被撕裂,那道武尊战力也化成了精纯的天地玄气,融入了风暴当中。

    “咻咻!”

    她完全不顾及自身的伤势,眼睛通红,就连女神战力被震裂,一道道涟漪,将她半边身体都割的血肉模糊,也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终于,在前进了百米之后,她见到了庄家老祖,只是后者已经倒地,死的不能再死了,而后,她的目光就望向了不远处的凌风。

    一个箭步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凌风,你怎么样了?”叶欣然望着那遍体鳞伤,奄奄一息的凌风,心头一疼。

    “你来啦?”

    凌风终于从风暴中抬起头来,咧嘴苦涩地一笑,而后鲜血就溢出来了,夹杂着五脏六腑,脸颊也灰白一片。

    “我快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张口喷血,身躯已经没有人样了,艰难的说道:“以前我有很多不对的地方,你不要放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手哆哆嗦嗦地摸出了一个晶莹的手镯,上面散发着淡淡的月晕,很是瑰丽,只是此刻却被他紧紧地裹在手心,防止被风暴摧毁了。

    他把手镯套在叶欣然的手腕上,认真的说道:“这是送给你的,希望你不要拒绝,以前的冲突,都不要计较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凌风,你……”

    叶欣然手腕一颤,那苍白的俏脸也不禁一红,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握着,望着那玉质手镯,她心头砰然一动,不过很快就被压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拒绝吧?”凌风一脸痛苦,却又眼巴巴地望着叶欣然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。”叶欣然怔了怔,下意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凌风忽然一骨碌,坐了起来,说道:“那我们快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叶欣然神色先是一喜,旋即就阴沉了下来,冷森的说道:“你不是说要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说说而已,别当真。”

    凌风咧嘴一笑,道:“对了,礼物你收了,咱们俩的冲突,也就烟消云散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!”叶欣然忽然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?”凌风急了。

    “说说而已,这你也信?”

    五更,求个票票吧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