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三十八章 谁能阻挡逆神的绝代风骚?

    玉石店铺中。

    凌风独领风骚,霸气斗牛,一拳接着一拳打在庄寿的胸口,他没有祭出神虚之力,只是以恐怖的血肉之力在暴打后者,每一拳都震碎肋骨,打在后者的五脏六腑上。

    狂暴的巨力,摧毁了庄寿圣光,将他的生息也一拳一拳地打碎,整个人摇摆着往后倒退,脚步踉跄,嘴角血水绵延而下,汩汩不休。

    人们懵了,一脸的惊诧,一些少女小嘴更是形成了“o”型,她们双目生辉,芳心被凌风那狂暴的拳势给惊得砰然直跳。

    这是多么霸道的少年啊!

    他将战拳发挥的淋漓尽致,一眼看透庄寿的暗杀之术,拳光所至,无所躲闪,信步悠闲,像是在拍打砧板上的鱼肉,那么轻松写意,那么洒脱不羁。

    帅爆了!

    云溪、柳舒舒、凌清双目异彩连连,他放佛是在向所有人挥拳,要把他们震压,跪倒在地上唱征服!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当凌风第九拳落下的时候,庄寿胸口都已经被打穿了,五脏六腑碎了一地,面无人色,瞳孔也涣散了,心中只吊着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死死地盯着凌风,像是要将后者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憋屈至死,这个少年太可怕了,眼神如龙蛇猛兽,身上的煞气令他毛骨悚然,加上恐怖的境界压制,以及那攻杀进体内的巨力,将他的体魄摧垮,完全进入了后者的节奏当中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他才明白自己对上了一个多么妖孽的对手。

    无敌少年!

    天凤城所谓的天才少年,在这个人面前,就是一个个废柴,要经历多么凶残的血杀,才能形成恐怖的煞气啊。

    随后,他倒在了血泊中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静!

    死一般的安静!

    人们都已经屏息了,一位四级武圣,就这么被轰杀,代表着天凤城顶尖一列的武者,在一个少年面前,连反击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他,强大的让人绝望!

    “寿叔战死了!”一位马脸青年悲痛无比,他脸色扭曲了起来。

    本来,以为必胜无疑的战斗,却被打杀成这个模样,暗杀之人全部铩羽而归,赔上了生命,就连最强的庄寿都不堪一击,这让他都心悸了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依照如今的形势,他们连一点胜算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通知家族那边,今天绝对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,否则,整个庄家都要陪葬。”庄严绝非危言耸听,这样的武者必然来历不凡,一旦庄家围杀他们的消息传出,势必会引来他们身后势力的绝杀,那对于整个庄家都是一场灾难。

    而眼神冷厉,心中杀意滔天,不止要杀凌风几个人,就连玉石店铺中的其他人也绝不能放过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不要给你一点时间?”

    这时,凌风跨过庄寿的尸体,走出了玉石店铺,揶揄地望着庄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庄严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憋屈感,那张马脸猩红一片,一个斑点狰狞地浮现出来,他厉声说道:“我不管你们来自什么地方,但得罪我庄家,你一个都别想活。”

    “聒噪!”

    突兀地,一个懒洋洋地声音传来,凌风肩头上,那灰突突的雀鸟苏醒了,它抬了抬眼皮,蔑视地瞪了庄严一眼,大咧咧地说道:“那就让庄严全灭。”

    石破天惊!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这只彪悍的雀鸟征服了,它不仅可以说话,还要灭掉整个庄家,那不屑于顾,强势蛮横的态度,让庄家一众人都想烤了它。

    “咻!”下一刻,傲娇鸟动爪了,它从凌风肩头骤然飞起,爪子迅猛地一闪,随后,又落在了凌风肩头上。

    之间,只有一个呼吸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噗!”就在众人都莫名其妙的时候,那马脸庄严脑袋喷血,一头栽倒在地上,眉心出现了一个血窟窿,虽然是半步武圣境界,但根本无法抵挡傲娇鸟的击杀,甚至他连后者是怎么击杀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有一个人死了!

    这无疑是巨大的风暴,人们无比吃惊,庄家横纵天凤城已经太久时间了,但还从来没有向今天这样吃瘪,被人连番击杀,很多人骇得脸色苍白,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敌强我弱,我强敌弱!

    在武者世界,这句话依旧是亘古不变的真理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连我的鸟儿都打不过,又怎么能够威吓我?”凌风撇了撇嘴,戏谑地睨了一眼庄家一众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庄家众人彼此对视一眼,愣是被这一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,形势不如人,再说多也不过是临死前的恐吓,没有一点的气势与力量。

    随后,就有人悄无声息地溜了,这一战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,他们必须把这道消息传回庄家,让真正的强者来拾掇眼前这个少年。

    “耽搁太久,对你们是很不恭敬的。”

    凌风声音冷了下来,这只是前奏,他们要尽可能惊动庄家,令他们倾巢而动,最不济也可以斩杀他们一批强者,为叶欣然解决掉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而现在目的达到,这些人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全杀了!”

    一句话落下,人们都感觉心头一沉,旋即,凌清、柳舒舒、云溪就动了,身上的圣光闪耀不休,扑进了庄家一众人中,她们速度快若闪电,一拳一个人,将后者都打出血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屠宰……

    两刻钟的时间,玉石店铺外鲜血如泉,把石砖的缝隙都填满了,一具具尸体让整个长街都静的落针可闻,即便是一些胆大的武者,也只是远远地望着这一幕,不敢靠近,他们怕被当成庄家一众人斩杀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死不瞑目啊。

    腥风阵阵,空气中粘着血丝,让玉石店铺中的人都张口作呕,他们大多都是家族子弟,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残酷,这么血腥的画面,只怕以后做梦都会惊醒。

    庄家一众人无疑幸免,全部倒在了血泊当中,这俨然是鲜血铸成的丰碑。

    凌风淡漠地坐在木椅上,望着那血腥一幕,连眼皮都不抬一下,而秦枫则是走向了玉石店铺的掌柜,将整个店铺都买了下来,令得后者感激不尽,毕竟,这玉石店铺是他这一辈子的心血啊。

    相比而言,庄家则是更让人可恨。

    “几位,那庄家的强者只怕要杀来了,我看你们……”玉石店铺掌柜收了钱财,对于凌风几人好感倍增,有意提醒他们一句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凌风儒雅地笑了笑,人畜无害的模样,与之前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可是,一个时辰过去了,那庄家却始终没有人赶来,这让得正想看热闹的众人都愣住了,这完全不是庄家的风格啊。

    以往,但凡有人敢欺辱庄家的人,必然会遭受百倍报复,而今天他们在这里吃了这么大亏,竟然要忍气吞声了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凌清、柳舒舒、云溪都愕然不已,她们实力大增,正要打杀一番,结果,庄家竟然龟缩起来了,这让人很无语。

    难道说,庄家对危险有这么敏锐的预感吗。

    秦枫也一脸苦笑,这似乎和他们预想的不一样,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,只怕没有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唯有凌风一脸的苦笑,摸了摸下巴,站起身来说道:“看样子,她忍不住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一刹那,众人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凌风是逆神少主,他被堵在玉石店铺,以逆神众那冷傲的性格,如何能忍。

    何况,还是叶欣然率领下的逆神众,那狂暴程度可想而知,龙有逆鳞,触之必伤,而现在对你逆神众来说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任由庄家不断地堵杀逆神少主,这是莫大的亵渎,所以,叶欣然悍然动手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怎么做?”柳舒舒、云溪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当初,她们在龙眠山巅峰被绞杀,心中憋着一口气,风水轮流转,现今轮到她们反杀了,自然要在庄家心脏上,狠狠地捅一刀。

    唯有凌清心中很吃味,小妮子很纠结啊。

    “他们会来的。”凌风若有所思地笑道,庄家在天凤城的确有一个山庄,但不过是一个空城而已,对于暗黑王者来说,把所有力量都摆在明处,那无疑是一个作死的行为。

    他们这么贸然地杀过去,只怕也会和叶欣然半路错过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他们不如就等在这里,相信逆神众会赶来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,三个人从暗中走出,面庞很普通,气势也很低沉,但每一个人的脚步都带着一种节奏感,震动着人们的心头,令那议论声也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咚!”“咚!”……

    一种奇妙的韵律,携恐怖的杀意而至,他们如一道风,给人的感觉就是飘忽,如果不是足底落地的声音,人们很容易就忽视了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当他们出现的时候,整个人天地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躯是那么的挺拔,眼神是那么冷傲,虽站在黑暗中,却遗世独立,孑然如神。

    逆神众来了!

    他们漠视四周一群人,目光定格在玉石店铺中心,那一个少年身上,目光火热,眼神很激动,他们的少主终于回来了,携古武之力,凯旋而来。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,谁还能阻挡逆神的绝世风骚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