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二十八章 无敌少年

    一壶酒,一轮月。

    一个英姿勃发的少年,一个才情万丈的少女,轻轻掠起腮边的一缕发,都是一阵风。

    “啪!”寒如月不是矫情人物,她抬手就拍碎了一壶酒,任由酒水滑过指尖,她秀口张开,前方似乎形成了一个倒悬了气旋,将洒落下来的酒水都吸入了口中。

    “这虽然不是圣酒,但也融入了圣兽血,在空灵岛也不多见。”寒如月拭去了嘴角的残酒,玉颊飞云,如同夕阳落下时,燃烧在天际的一朵红云。

    她瑰丽如景,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“烈酒,美人!”凌风大笑,一扫之前的阴霾,轻轻点出一指头,把一壶酒戳出了一个窟窿,而后,他向天空拍了一巴掌,顿时间,那酒壶震动,一缕酒水冲天而起,正中红心地落进了正仰躺在地上的凌风口中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“咕咚”……

    烈酒入口,甘醇如泉,沿着喉咙滚落下去,化成了圣药一般的物质,滋润着凌风五脏六腑,让他心口那淤积的闷气,也徐徐地散开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心中憋着一股气,这酒很不错吧?”寒如月轻笑道,冰冷的女人,一旦笑起来,能让天空都亮起来。

    凌风似笑非笑地看着寒如月,这是一个知性女人,虽然冰冷如山,却心细如发,她知道凌风重伤一年之久,心中必然很憋气,而今伤势尽愈,但郁气难消,所以,她邀请凌风过来,共饮一杯酒。

    而且,那酒也不同,可以消除武者心中的郁气,这样的女人总是让人耳目一新,温纯如水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在这方面,无论是冰冷如仙的叶欣然,还是温柔、可爱的凌清、柳舒舒都不如她。

    “冰冷下,包裹一颗柔情的心。”凌风心中暗自想道。

    嘴上却说道:“多谢寒姑娘的美酒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,美酒你喝了,那是不是可以赐教了?”寒如月慵懒地躺在地上,与凌风并肩,沁人心脾的香风,扑鼻而来,充满了诱惑力。

    只不过,凌风心头很平静,不起一丝一毫的波澜,这个女人温柔的让人不忍轻薄。

    “今天很累,不打架可以吗?”凌风苦笑,前几天他才刚揍了傲娇鸟一顿,身上的战斗**并不强烈,何况,是对一个邀请他来喝酒的女人下手,他总觉得太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难道,你觉得可以躲的过去吗?”寒如月一怔,挽起一只手臂,支起俏脸,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凌风,嘴角微微弯起,流露出一抹淡抹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先躲一躲再说嘛。”凌风干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邀请你喝酒,你没有拒绝,你觉得我邀请你战斗,你就能拒绝?”寒如月嗤笑,对自己有十足的信心,说话的语气,也不是邀请了,而是充斥着一股毋庸置疑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可以?”凌风轻笑,这个执拗的女人,还透发出让人心疼的可爱气质。

    “想要我守口如**,总是要付出一点代价的。”寒如月站起身来,拂去了发丝上的草屑,变得前所未有的认真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说的话,我还真想打你一顿。”凌风苦笑了一下,现在的女人都是流氓,不仅语气犀利,咄咄逼人,还让人无法拒绝,如果这不是战斗,而是轻薄的话,凌风自己想了一想,发现自己也同样拒绝不了。

    “乖!”寒如月咯咯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凌风忽然想走,这女人太可怕,他低估了寒如月流氓程度,这个女人冰冷的外表下,隐藏着怎样一颗心灵?

    凌风觉得他看不透了。

    “咻!”下一刻,寒如月纤手一卷,美酒与美人一同消失,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位冰山女王。

    她俏脸酷冷,双目如一柄刀锋,形成了强势气势,向外俯冲而出,素衣缱绻着,而后,她手中就多了一柄剑。

    薄如蝉翼,一滴滴秋水,正在剑刃上滑落,而那不是真正的秋水,而只是凌厉的剑气,显而易见,这是一柄极其凶戾的战剑,轻轻一摇,就是一片剑光。

    “当初,错过了与你一战的机会,今天终于可以不遗憾了。”寒如月持剑而立。

    “执着的女人,真可怕。”

    凌风摇头说道,他身上的气势也变了,沉闷如一座山,立在那里就给人无尽的压力,即便是寒如月都暗自心惊,后者似乎比以前更恐怖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已经突破八级武圣,全力以赴吧。”凌风豪气冲天,咧嘴笑道:“我送你一拳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一刻,寒如月真想把战剑刺进凌风的体内,搅动个十几次,这个家伙前一刻还百倍推辞,可瞬间就变脸了,无比霸道,似乎没有把她当成一个威胁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寒如月冷酷的说道,而后,秋水战剑发光,一道道寒冰般的圣光,冲空而起,化成凌厉的剑光,一大片的如雨水一般的洒落。

    瀑雨剑!

    剑势如雨,一旦落下,就连圣光都要被撕裂,哪怕是黄金体魄都无法阻挡这样的水滴,它就是最恐怖的杀人利器,防不胜防,但凡是雨点落下的范围,就是绝杀。

    在蛮荒秘境的时候,有太多的武者、妖兽倒在了这一击之下,而在此时此刻,寒如月一出手就打出了最可怕的一剑,要让这个自大的家伙吃一点苦头。

    “我擦,你怎么可以不拒绝呢?”凌风吓了一跳,以寒如月那冷傲的性格,怎么会不气怒,逼他使用兵器。

    事情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啊。

    “蹭蹭……”雨滴绵绵不绝,笼罩了方圆十丈,全力向凌风打了过来,气势一时无两,雨点的攻击也极度可怕,当它落在草地上的时候,地面会自动裂开,形成一个大窟窿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拳吧!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凌风也没有了退路,寒如月的战力格外强横,不逊色于一般的九级武圣,但相比傲娇鸟还有所不如,他也没有丝毫的忌惮。

    下一刻,五道神虚之力全部冲出,虚淡的光芒,照亮了拳头,而后,一个漩涡正在出现,以狂暴的势头,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撼天拳!

    这是半步武尊级的武技,也是当初凌风所领悟出来的圣山武技,只不过一直不曾施展出来而已,毕竟,人绝、二重石在这方面,比撼天拳要强大太多。

    但是,今天他要一拳震退寒如月,这不是疯狂,而是建立在实力上的强大自信。

    “嗡!”撼天拳震动,上面一道道光芒,不断地闪耀,似乎有一片虚空要从拳头前方挣脱出来,巨大的波动,让得草地都被掀飞起来。

    威势滔滔。

    随后,凌清举拳向前迎去,一拳砸碎了雨点,汹涌的风暴碾碎了雨滴,一路横推,最后,打在了寒如月手中的战剑之上。

    “当,啵……”一声咆哮般的巨大声音,震裂了草地,卷起了漫天的碎屑。

    秋水战剑弯折了,一股澎湃的劲力,从撼天拳上蔓延到她手腕上,令得寒如月嘴角猛地一抽,急速地向后倒退,而凌风则迅猛地跟进,“砰”的一声,又是一拳打出。

    “咻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寒如月飞了,撞坏了几株小树,最后,掉进了一个小水洼里面,素衣沾染上了一层泥水,冰冷的形象,戛然破碎。

    瀑雨剑被破,即便是八级武圣,都被撼天拳压制,毕竟,后者可是主宰力量的王拳,它或许威力没有那么巨大,却可以把神虚之力的巨重发挥出来,显然不是寒如月可以抵挡的。

    “卑鄙!”寒如月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做错什么了吗?”凌风摊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一拳的吗?”寒如月气恼,一方面凌风太强,另一方面,这个无耻的家伙在误导她,说好的一拳在哪里。

    如果,仅仅是一拳,她根本就不会被打飞,鬼知道凌风又出了一拳,恰好打在了她的胸口,隐隐的还很剧痛。

    “我有说过吗?”凌风打着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,那就再来一场。”寒如月披头散发地走了过来,冷酷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喂,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?”凌风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说过不可以两次吗?”寒如月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凌风气的牙齿都哆嗦了起来,他已经够无耻了,没有想到还有别他更无耻的: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你战胜不了我。”凌风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次次战斗下去,总会有几乎的。”寒如月冷声说道,战意如火。

    “寒姑娘再见。”

    凌风撒丫子跑了,这个女人是妖魔,吃定他了,而且还是一个疯狂的武者,天知道再待下去,会闹出怎样的惊天波动?

    他飞快而上,“咻”的一声,就没影了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在凌风离开之后,寒如月跌坐在地上,俏脸酡红,气的银牙直咬,那个家伙到底是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一个无敌的少年!”她摇了摇头,把心头那抹疯狂的想法抛开,冷不丁地想道。

    不多时,冲云宗的弟子来冲了过来,因为这边的动静太大,有人担心寒如月会吃亏,但想象中的战斗已经结束了,只剩下了一个满身泥泞的寒如月。

    虽然,不知道发生了怎样的战斗,但结果却已经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她输了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