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二十三章 虚空神道

    山风冰冷,又是一年秋。

    可是,那冷风也无法吹灭凌风心中的火焰,它如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

    暗脉!

    这是天地间最奇葩的事情了,一个武者身上怎么会出现两道血脉?可偏偏这种事情就在凌风身上发生了,在凌风古武血脉破碎,不能汲取天地玄气的时候,他的骨头上竟然闪现了这么一道血脉。

    这是否意外着冥冥中的天意?

    天意留香,他又怎敢忤逆。

    金色的骨头,如发丝一般细小的经脉,贯穿了他全身,形成了五行的气流,连通了他全身的穴道,那完全是无形的,金色的血脉汲取了天地玄气,运转一周天,又出现在穴道当中,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如同隔空一般!

    “虚空道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凌风双目爆睁,闪耀着惊天的光芒,在圣山的时候,圣主老头曾经叹息过,真正的虚空道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凌风都无法理解这句话,但现在他终于悟了,虚空道,不需要经脉,它就是经脉!

    隔空运转!

    这才是虚空道的真谛啊!

    “圣主,你此生不会有遗憾了。”凌风深吸了一口气,他现在就是一堆干柴,只要给他星星点点的火苗,就可以燃烧出整个天地。

    以前,凌风是感觉到有天地玄气的涌入,但却始终找不到原因,但现在他发现了暗脉,那完全可以运转虚空道,构建出真正的虚空道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要摘掉一根头发,如果他连那根头发在什么地方都找不到,又如何使力?

    但是,当他找到了那根头发,就可以一举斩断。

    暗脉也是如此!

    如果,没有发现身上有暗脉,他如何运转虚空道。

    “真正的暗脉,就是虚空道么?”凌风抿嘴嗤嗤笑起来,虽然很细小,但只要汲取了足够的天地玄气,就可以驱逐金之力,令血脉愈合。

    因为,金之力正是被压制在血脉当中,也只有古武血脉才可以做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“来吧!”

    凌风心中大喝,而后,他运转起了虚空道,顿时间,暗脉闪亮了起来,一股锐气从四面八方爆射而来,钻入了凌风的体内,令他骨头发光,而后,猝然一闪,就进入了各处穴道当中。

    这一幕格外突兀,但这就是虚空道啊!

    “这么霸道。”

    凌风震惊了,那暗脉一旦运转起来,只能以恐怖来形容,一道道闪亮,充斥着凌风全身的穴道,汩汩如同泉水,令得凌风血肉、骨头快速充盈,一股澎湃地生机,正逐步地迸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虚空神道,虚道崩毁,空道运转,生生不息,轮转不休。”一道古老的声音,从暗脉中响起,震的凌风全身都是一僵,而后,一个个画面就在他魂海中铺展开来。

    那是他所熟知的虚空道,但却在此刻发生了变化,它不断地运转,上面的画面一次次重组,最后形成了一个全新的画面。

    古老的文字,就像是天音一般在他心头炸响,让得暗脉也发生了变化,跟随着运转起来,以之前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蹭蹭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凌风放佛听到了箭雨的声音,暗脉以无比霸道的势头,迅猛如雷地运转了起来,一道道天地玄气被转化成了圣光,飞进了穴道中,滋润着他全身的血肉。

    澎湃、生生不息!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凌风心头狂喜,他所修炼的虚空道,只是打开了一道门槛,而真正的虚空道在此时才真正开启。

    虚空道,分为虚脉、空脉。

    虚脉崩毁,才会有空脉的出现,从而构成虚空神道。

    “以空脉为基础,愈合虚脉,不过,如果古武血脉与虚空脉融合了,会是怎样的一番天地呢?”凌风心中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而后,他沉寂了下来,全力运转空脉,把一道道天地玄气都转化成了圣光,徐徐燃烧。

    草地外,秦枫肃穆而立,眼神如太阳一般炽热。

    十个月过去,说实话,连他都失望了,凌风的伤势已经不是人力可为,后者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快要到油尽灯枯的时刻了。

    但,就在所有人都要绝望的时候,奇迹出现了,那个少年身上燃烧着圣光,生机勃勃,一股滂湃的力量,连他都感到吃惊。

    “少主……活过来了。”他轻声呢喃道。

    “凌风!”

    不多时,柳舒舒、云溪、凌清三女找了过来,她们还是不太放心凌风,而且,后者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,这让她们心头沉重,弥漫着一股死气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秦枫一闪,就挡在三女面前,目光冷酷,身上流淌着锐气,一柄战刀无声无息出现在手中,横在了天地之间,在这个时候,谁都不可以打搅凌风。

    “秦枫,你干什么?”柳舒舒恼了,大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少主正处于关键时刻,谁敢惊扰杀无赦!”秦枫冷厉的说道,虽然这三人在凌风心中都有很重要的位置,但在逆神众的眼中,只有少主与古武,那是他们的信仰,谁敢破坏,他们就敢和谁拼命。

    “什么。”

    凌清大惊失色,双目一下就赤红起来,说道:“难道小风坚持不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秦枫举剑摇头,严肃的说道:“少主,正在疗伤,圣光燃烧,生生不息,奇迹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奇迹!”

    三女泪水夺目而出,身躯激动的直颤,她们翘首以盼的事情,就在今天发生了,凌风苦苦坚持了十个多月,终于酝酿出了一个传奇。

    圣光复苏,还有什么可以阻挡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从今天开始,这方草地三里范围,但凡有人敢闯入,一律杀无赦!”秦枫收起战刀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秦枫前辈请放心,我这就传令,绝不容许玄空宗弟子踏足这里半步。”

    柳舒舒喜极而泣,随即就转身离去,把一道道消息传了下去。

    随后,柳药亲自赶来,与秦枫、凌清、柳舒舒、傲娇鸟、云溪几人坐镇在四方,就是一只鸟都飞不进去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凌风具体情况,万一被惊扰,又步入重伤垂死地步,那绝不可饶恕,就是连他们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因此,他们宁死都会守住各个方向!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当时间流逝了一个月的时候,凌风体内圣光冲霄,汹涌沸腾,虽然凝成太极圣火,但也格外炙烈,让他愈加的惊喜。

    而后,圣光反补体魄,令得体魄金光也闪耀了起来,五脏六腑都在愈合,最后,连雷火劫念力也徐徐飞出,令得凌风的精气神发生质的变化。

    但这一切都还不够!

    如果,不能把金之力驱逐,一切都是枉然,他的经脉、血肉、骨头会被打碎,谁敢保证这一次空脉会不会被斩碎。

    “来吧!”

    终于,凌风实力全部恢复了过来,沿着空脉运转,但血肉依旧破损着,因为他的虚脉没有痊愈,依然破破烂烂的,里面有九道金之力,被圣丹封印着。

    但,当他战力饱和了,就连他都无法控制,自动向着古武血脉俯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决来临,凌风也不禁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十一个月的坚持,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弃,但是如果失败了,那就是一败涂地,再也没有了希望。

    “喀擦”“喀擦”……

    封印着圣丹的力量破碎了,温润如水的药力,滋养全身,而后,那恐怖的金之力就俯冲了出来,如开山利刀,要把凌风斩杀。

    “啵……”

    当金之力对上圣光、体魄金光、雷火劫念力的时候,顿时,就迸发出了恐怖的光焰,将凌风血肉撕裂,连骨头都在崩开了。

    凌风如磐石,但那金之力却是圣金,仅仅一个接触,他就被打得节节败退,圣光被绞碎,体魄金光被打成了碎片,而后,雷火劫念力也开始瓦解。

    “我擦!”凌风毛都炸了,金之力远比他想象的要恐怖,毕竟,这可是那古武者临死前的执念啊。

    如同诅咒一般,也生生不息!

    “噗噗……”凌风大口喷血,脸色煞白,他的力量每退缩一寸,血肉就会粉碎一寸,五脏六腑都开始碎了。

    “嗡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终于,在凌风濒临死境的时候,那万恶的太一真水动了,形同瓢泼大雨,洒进了凌风破损的体内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愈合着伤势。

    “麻蛋,之前睡着了吗?”凌风咬牙切齿的想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够啊!”

    凌风脸色越来越难看,圣光被打碎了太多,眼见着就要瓦解了,而太一真水的滋润,还不及金之力破坏的迅捷,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,他绝对坚持不过三天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就只有一个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低眉沉思了片刻,而后抬起了眼眸,里面充斥着一股决绝的味道。

    金之力处于他血脉当中,外力根本无法介入,只能依靠他自己,而以他现在的力量,根本就做不到,而想要驱逐,就只有让战力变强,达到金之力的水准,甚至更强。

    有什么力量比金之力更厉害,可以压制它。

    那么,答案只有一个!

    凝练古武之力,只有五行之力才能对抗五行之力,只有这样的力量,才可以让凌风浴血重生!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