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二十二章 暗脉

    远远望了一眼苏家古楼。

    苏晓茹深吸了一口气,一扫胸中的阴霾,白皙的脸颊上,也多出了几分怜悯,家主就如同一只老狐狸,一旦嗅到危险,就会龟缩起来。

    当初,凌风意气风发的时候,他选择了退缩,明哲保身,而今,陈家势微,凌风生死不止,他又向着武皇、三大家族靠拢,但也是若即若离。

    岂知,这是两头神虎,怎么会容许他一头小绵羊中立。

    当,苏家参与到这件事情来的那一刻,就在也没有退路可走,要么,全面倒向凌风这一方,要么,就倾向三大势力。

    只可惜,苏晓茹选择了前者,而苏家主更倾向于后者,水火不相容,总要有一个人退出舞台。

    何况,自从回到武国,苏晓茹也只是控制着一座拍卖会,那些个叔伯对她百般挤压,因为凌风与陈家的关系,连武国公主的地位都开始动摇,因此,她也被冷落了。

    “要么,苏家灭亡,要么,就孤注一掷!”

    苏晓茹想到了那个绝美的女人,她的气魄无与伦比,来历神秘,绝不是无的放矢,由不得她选择,而她一个人决定不了整个苏家。

    唯有夺势!

    这一场风暴,是冲着苏家来的,为的就是让苏晓茹可以得到苏家全部的控制权,而一旦到手,苏家主还能收回去吗。

    势已成!

    “呼,狂叔多谢了。”苏晓茹无比感谢的说道,那灰袍老人苏狂是苏老爷子身边的人物,一句话比一些家族子弟还有用,否则,苏晓茹想要得到控制权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“茹小姐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苏狂咧嘴一笑,压低声音笑道:“家主老了,终究是会做出一些错误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老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苏晓茹转身离去,而那灰袍来人则是躬身一拜,从这一刻开始,苏家变天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空灵岛,玄空宗,夕阳如残血。

    在殷红色的光芒下,凌风正在慢跑,他脚步沉重,身上的伤口正一点一点的裂开,但他却不管不顾,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呼哧,呼哧……”随着,他的动作,胸口剧烈起伏,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鼓荡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凌风,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距离逆神众离开,已经过去一个月了,而在几天前,云溪就已经乔装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刻,她正凝望着凌风,俏脸蹙在一起,颇为心疼,这个少年是在用命拼搏,可如果这么坚持下去的话,只怕他伤势痊愈之前,自己就要血流干净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

    凌风摇头拒绝,一年的时间,对于其他人来说很漫长,但对他来说却很短暂,他必须争取每一分每一秒,而且,这一个月的坚持,他的确发现体魄变原来健壮了许多,至少伤口崩裂的次数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约莫又坚持了一个时辰,他眼前一黑,就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,体力已经耗尽了。

    “小风!”

    凌清第一个冲了过来,心疼的抽搐,尽管这已经不是凌风第一次倒下了,但她却泪眼婆娑,快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坚持了,以后你还有我啊。”凌清紧紧地抱着凌风,哭泣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,可以做到。”凌风舒了一口气,艰难地睁开眼睛,努力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这样会让体内隐伤更多的。”凌清哽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!”

    凌风摇头,笑道:“只要我恢复了实力,就可以驱除隐伤,而且,你们不觉得我现在体魄比以前要好上许多吗?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眼睛看到的。”傲娇鸟没好气的说道,这个家伙太拼了,光是血肉健壮是不行的,经脉、五脏六腑在每次突破极限的时候,隐伤会更重,只怕即便是有那几枚圣丹,都无法压制太久了。

    而一旦金之力爆发,神来了都要摇头,这是名副其实的用命在搏斗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要的。”凌风暗淡的眼眸发光,说道:“我的功法不同,由外而内,只要体魄强健,我就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千万别挂了,否则,本身会很无趣。”傲娇鸟懒洋洋的说道。

    翌日,凌风又开始新一轮的慢跑,不过,他体魄明显又强健了几分,显然,是他打破了一个小极限,令得他能坚持更久。

    一天,两天、三天……时光虚度。

    眨眼就是三个月,凌风从慢跑,一直坚持到狂奔,他身上的伤势有着如涅槃丹药的滋养,也不会撕裂了,不过,却开始大口吐血,每一次都是大滩的出现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他这样的运动,伤到了五脏六腑,令得隐伤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凌风,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”柳舒舒、云溪、凌清一个个都眼红了,凌风给她们的感觉就是外强中干,只剩下了一个看似强壮的躯壳,体内只怕已经斑斑裂裂的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看到了希望!”凌风神经质的笑了起来,这一段时间,他隐隐地发觉有一丝丝天地玄气,隐晦地进入了体内,却又突兀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让他怎么都找不到,这绝不是幻觉,他总感觉有那里不对劲,但似乎一切都正在好转。

    “小风!”凌清严厉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欺骗你们,给我一个机会。”凌风认真地说道:“我不想生不如死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戳中了人们的心,令她们脸色凄艳,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,如果阻拦他是多么的残忍。

    如果不阻拦他,又是多么的残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年后,凌风已经可以拎起一百斤重物了,这对于普通人来说,都是最寻常不过的事情,但却让凌风欣喜若狂,他的体魄不再羸弱,充满了弹性,上面连一道伤疤都没有留下,如同新生了一样。

    但,人们的眉头皱的更深了,因为凌风依旧在吐血,一次比一次眼中,有时甚至连五脏碎块都喷出来了,而每当他打破一个小极限,都会重伤,要在床上休养两三天,才会好转。

    可这丝毫不能阻止凌风,他风雨无阻,日复一日!

    对此,凌清、柳舒舒、云溪也曾劝阻过,但无济于事,她们只能一面心疼,一面看着凌风不断的虚弱下去。

    时间匆匆,又过去了三个月!

    足足九个月的时间,让凌风才勉强可以拎起一百五十斤重物,如果不是他时常吐血的话,看上去就和普通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呼!”凌风深吸了一口气,拭去嘴角的残血,脸上的笑容也格外明亮。

    因为,他已经可以感觉到有天地玄气,隐晦地进入了体内,一闪而逝,不知去向,不过,丹田正一点一点的灼热起来。

    这让得凌风疑惑的同时,也不禁狂喜,显而易见,他的血肉已经可以容纳天地玄气了,唯一不解的是,在他没有运转虚空道的情况下,是怎么吸收天地玄气的呢?

    “还缺少一个契机!”

    凌风踽踽而行,隐隐地他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,但却始终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关于体内的情况,他也询问过秦枫,但后者也不能给出什么建议,逆神虽然来历很神秘,底蕴非凡,但凌风的伤势却太特殊了,可以说,从远古走来,就没有第二个这样的。

    十个月!

    凌风坚持了下来,力能抗百八十斤,体魄的强大,让他内腑絮乱,五脏六腑都移位了。

    明显的,凌风也感觉到了极限,他的身体快承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太一真水!”

    凌风仰躺在草地上,今天他格外疲倦,在重伤倒地之后,凌清三女就再也不容许他锻炼了。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的骂道,心中很是不忿,以前在他重伤的时候,太一真水都会自动出现,修补他身上的伤势,哪怕是重伤垂死,都可以活过来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它竟然死活不动,这可怕凌风气坏了。

    你知不知道,这样会坑死人的?

    如果,不是知道太一真水的秘密,他会那么疯狂的去和古武者血拼体魄?

    “再坚持一个月吧!”

    凌风叹息一声,他已经竭尽全力了,在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,炼体就成了唯一的办法,他希望可以出现奇迹。

    但奇迹却始终躲着他。

    “丝丝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地,凌风一怔,整个人都定格了一下,旋即神色古怪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又一次感觉到了天地玄气的涌动,身上的毛孔正在舒展,汲取着,难道自己的体内还住着一位武者不成?

    这画面太诡异了一点吧?

    “让我看一看,你到底藏在什么地方!”

    凌风沉下心来,仔细感受着体内每一寸血肉的震颤,但却丝毫没有发现天地玄气的去向。

    “不在血肉之中。”他呢喃了一句。

    而后,他的心念就向着骨头探去,而这一次,他终于察觉到了天地玄气的波动。

    旋即,他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,在黄金骨骼上,竟然有着一丝丝细小的血脉,正缓缓流淌,如生生不息的泉流。

    它细如发丝,隐藏在黄金骨头中,被血肉蠕动、鲜血汩汩声掩盖了,而如果不是这十个月来的炼体,让得天地玄气比原来粗壮了一丢丢,只怕凌风依旧无法发现。

    “暗脉!”

    一刹那,凌风笑容如春风拂过,绿意满人间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