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一十九章 她太漂亮了

    传送阵中。

    几道光芒一闪而逝,紧跟着,两道身影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凌风、柳舒舒!”

    顿时间,整个天地都沸腾了,曾经在玄空宗铸造了一个传说的家伙,又回来了,他是宗主柳药亲自请回来的贴身高手,而凌风也的确没有让他们失望。

    只不过,柳舒舒却紧紧地抱着凌风,在气旋中,凌风的伤势又复发了,一道道血痕触目惊心,殷红的鲜血,把他那张俊秀的小脸都遮盖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在两人身旁,还有一头黑乎乎的雀鸟,这是凌风刻意而为,只因为天神雀太扎眼了,只要它露头,就必然会被人记下来,一旦让五大势力知道,不难猜测出如涅槃与玄空宗的关系,那么,等待他们的就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凌风可不想因小失大啊,因此,即便傲娇鸟百般反对,还是被他抹黑了。

    “小风!”

    凌清先是一喜,她盼了一年,终于把凌风给盼回来了,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,凌风竟然伤成了这个模样,这让她心头一怒,寒冰之力,如同浩瀚的水波一般,席卷四面八方,令得古树都被冻结,结出了一层寒冰。

    她快速地冲了过来,从柳舒舒手中把凌风一把抱了过来,大滴的泪水,就滑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凌风笑着摇头,能够见到凌清,他心中也很开心,想要伸手擦掉凌清俏脸上的泪珠,却发现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凌风,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柳药也冲了过来,神色焦急。

    他以为这是凌风拼死才护住柳舒舒的,心中不免很感动,可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凌风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“在蛮荒秘境,受了一点重伤。”凌风苦涩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风,你也不能医治吗?”凌清紧蹙这眉头,眼睛都哭红了,随后,她从怀中摸出了几枚丹药,匆匆地喂入了凌风的口中。

    “有点问题。”丹药入口,凌风的气色好转了起来,他安慰凌清说道:“放心吧,我伤势虽然重了一点,但想要痊愈也不是太难。”

    说话期间,他们走下了传送阵,匆匆地向着柳舒舒地小楼走去,在这个过程中,凌清执拗地抱着凌风,像是怕他就此飞走一样。

    “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在凌风几人走出来的时候,传送阵又一次发光,一位位武者沐浴着金光出现,为首的则是云绝、慕容皓然,前者在那一战中被凌风救活了,而后者也在这段时间中,完成了从孩子到成人的蜕变,整个人都脱胎换骨了。

    洋洋洒洒的圣光俯冲而下,让得这方天地都璀璨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位七级巅峰武圣,一位三级武圣!

    这让得每一位玄空宗弟子都深感骄傲,在灵岛能有这样实力的武者,实在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云绝,玄空宗三强之一,太酷了。”

    “慕容皓然,小一代的领军人物啊。”一位花痴少女叫道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他们就发现不对劲了,云绝、慕容皓然脸色难看,瞳孔中有股悲伤之气与杀伐之气。

    “咦,雨凌天呢?”一位少女叫道:“那可是玄空宗的骄傲,第一天才啊。”

    “苏灿也没有回来,三强怎么只剩下了一个人?”人们吃了一惊,有种很不祥预感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云绝他们回来之后,传送阵就暗淡了下去,再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波动,这也代表着能够活着出来的,只有他们这些人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柳药的脸色也一下凝重了起来,声音中都带着一股冷厉的气质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年前进入蛮荒秘境的可是有一两百人之多,可现在回来的才不过三、四十人,也就是说,折损不止三分之一,而是整整一百多人。

    就连苏灿、雨凌天这两大天才也没有回来,让整个玄空宗年轻一代都跌倒了谷底。

    “叛徒!”

    慕容皓然猩红着眼睛说道:“雨凌天是叛徒,暗杀柳舒舒的是他,灵儿师姐也死在了他的手中,他联手冲云宗,险些把我们全部都杀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。”饶是柳药镇定,也被这一句话惊得脸色大变,宗门中最厉害的天才,竟然是杀害同门的凶手,这简直是笑天下之滑稽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雨凌天师兄为什么要暗杀舒舒,又杀灵儿?”一些人懵了,他们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。

    可以说,慕容皓然这一句话落下,就是石破天惊,轰动了整个玄空宗。

    “随我来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柳药的心沉了,慕容皓然不会说谎,也没有必要说谎,在这么多人面前,身后又跟随着一众武者,他如果说谎了,很容易就被戳破,何况,凌风、柳舒舒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敢说谎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云绝、慕容皓然应道,率领着一众武者,跟随在柳药的身后,进入了一座小楼。

    “蛮荒秘境,发生了什么?”柳药脸色难看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被突袭!”

    云绝满脸愤恨,把在蛮荒秘境中发生的一切都说了一遍,而后道:”如果不是舒舒师妹和凌风,忽然杀来,只怕我们永远都要蒙在鼓里。”

    “雨凌天!”

    柳药爆了,涉及到玄空宗年轻一代的生死,那雨凌天就已经不可饶恕了,何况,他所针对的还是柳舒舒,这就触犯了他的禁忌。

    而且,联想到一年前的暗杀,他已经有八、九分相信了,能够掌握柳舒舒行踪,恰好暗杀的,只怕也只有玄空宗内部出了内鬼。

    “知不知道他的来历?”柳药脸色狰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雨凌天致死都没有说出来。”慕容皓然眼睛嗜血,他是回来了,但是他的哥哥姐姐却永远埋在了蛮荒秘境,整个慕容家族都只能依靠他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宗主你可以问问凌风和舒舒师妹,他们或许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柳药眉头一挑,拯救玄空宗的不止是凌风与柳舒舒,还有一股可怕的势力,慕容皓然只用了两个字来形容——屠戮!

    那是永生都无法磨灭的画面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云绝、慕容皓然离开之后,柳药就匆匆地赶去柳舒舒的小楼,蛮荒秘境有太多的隐情,他必须要尽快搞清楚。

    “凌风,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在青色小楼中,柳药一脸关切地看着凌风。

    “很严重!”凌风还没有开口,凌清就帮他回答了,脸颊上布满了寒霜,虽然凌风已经解释过来,但她依旧很震怒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当初我可以做到,现在一样可以。”凌风捏了捏凌清的纤手,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凌清乖巧地盘坐在凌风的身旁,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“凌风,你能这么想挺好。”柳药点了点头,一时的打击不算什么,武道之路还长着呢,谁能肯定自己一定会一帆风顺?

    “对了,那雨凌天是什么来历?”柳药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凌风一点都不意外,神色平静的说道:“不过,那个势力很低调,暂时玄空宗不宜动手,就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子,来历似乎不简单啊,有没有兴趣谈一谈?”柳药像是一只老狐狸。

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凌风翻了翻白眼,逆神是一个秘密,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    “也好,你就在这里休养,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。”柳药笑骂了一声,而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当空,一片绚烂的光芒,在冰原山脉中炸开,把冰雪天地都冲碎了。

    旋即,一位位武者从金光中走出,锐气遮天,浩瀚的波动,令得远古的妖兽都蛰伏了下来,相当于武尊级别的高手气息,而且还不是一两个人,而是一群人,没有哪一头不开眼的妖兽会在这个时候杀出来的。

    逆神众降临!

    这是他们与凌风商议后的结果,冰原山脉人烟罕至,是他们绝佳的降临之地。

    “少主!”

    他们身躯一顿,随后,就飞了过来,落在了一个少年的前方,躬身一拜,而后,眯着眼睛打量着凌风身旁的那清丽少女,她寒如冰,容颜如画,在气质上,竟然和叶欣然相媲美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叶欣然冷的是气质,而她冷的是圣光!

    “你们即刻前往南荒武国,坐标我已经给你们了,不要惊动任何人。”凌风沉思着说道:“找到云梦、独孤雨月,暗中打压药宗、冷家三大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逆神众躬身点头。

    “凌风,我留下来。”叶欣然走了过来,放佛冰雪中一朵雪莲花,即便是在夜晚,都盛放出如月的光辉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凌风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隐问道,以凌风现在的情况,有叶欣然的保护才可以安全,逆神众才可以放心。

    “她太漂亮。”凌风苦笑道。

    这个答案,让所有人都是一怔,旋即也苦笑起来,有时候美貌是惊人的天赋,有时候它也是致命的武器,正因为叶欣然太美,每一个见过她的武者只怕这辈子都会记住。

    她就是活脱脱的标志,打上了如涅槃的烙印,这不是保护啊,而是把他们放在火上烤。

    不过,下一刻,凌风的小脸就扭曲了,一只小手狠狠地捏在了他的腰间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