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一十七章 野望

    山石嶙峋,古树参天。

    在一片古林当中,凌风依靠在古树上,口中叼着一根小草,他眼睛无神地望着前方,嘴角噙着一丝苦涩,配合着徐动的风,沙沙地落叶声,他俨然就是一个感春悲秋的少年。

    距离飞圣峰一战,已经过去五天了。

    在凌风服下圣丹的第三天,他就苏醒了过来,这让得逆神众、柳舒舒、云溪都惊喜不已,那枚圣丹的确很厉害,把那凌风体内的金之力都压制了下来,而身上的伤势则是在如血丹的滋养下愈合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太极圣火,雷火劫念力以及体魄金光至今已经干涸了,形同一块块干裂的河床,凝固在体内,连一丝一毫的力量,都迸射不出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凌风现在的身体也干枯了,如果汲取太多的力量,反而会令得伤势恶化,愈合的伤口会裂开,毕竟,这只是寻常的愈合,并不是完全的恢复。

    而且,他体内还有九道金之力,这是那古武者临死前,打进他体内的,可以说他能活下来都是侥幸了,而一旦运转古武血脉,必然会惊动金之力,把他身体崩坏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凌风苦涩一笑,这伤势是前所未有的,连逆神之主都一筹莫展,而他暂时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,不过,如果一直这样下去,他就真的废了。

    “凌风,你也不要太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个人从古树后走了出来,娇俏的身躯,在阳光下,修长挺拔,如天空中的一朵云。

    叶欣然说道:“只要你可以活下去,希望总是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难以愈合,但只要我成为了武神,就可以亲自拔除你体内的九道金之力,让他血肉真正的愈合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,你还不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叶欣然望着凌风,后者给她的感觉很低迷,与以往完全不同,少了意气风发的绝艳风采,多了一抹神伤的悲情,换一句话来说,就是绝望。

    凌风抬起眼来,直勾勾地盯着叶欣然,他目光无神,却没有移开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叶欣然摸了摸脸颊,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的话真多。”凌风虚弱的说道:“我以为只有舒舒、傲娇鸟才能说出这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叶欣然俏颜一冷,瞪了一眼凌风,而后施施然地转身,就要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凌风眼神从叶欣然身上移开,有点迷茫又很凝滞,他的声音又虚弱地响了起来:“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被姐姐捡回来的,在我九岁以前,被人称为废物,因为我是一个玻璃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叶欣然停下了脚步,一脸诧异地望着凌风,这还是她第一次知道凌风的身世,她一直以为后者和她一样,一出生就是天赋异禀的超级天才,一路高歌,才能有今天这样的实力。

    但似乎事情和她想象的不同,眼前这个看似风光无限的少年,竟然有这么一段伤心往事。

    一时间,她愣住了,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凌风。

    “我能活下来都是侥幸,是姐姐一口一口喂过来的。”凌风想起了那个女人,嘴角轻扬,流露出了一丝笑意,尽管在这里见不到凌清,但只要一想到,他都禁不住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有一种感情叫思念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发誓,一定要让那个孤苦伶仃的女孩过上幸福生活。”凌风的眼神亮了起来,一扫低迷的气势,变得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他清了清嗓子,继续说道:“所以,我从一个玻璃脉的废物,一路坎坎坷坷修炼到如今这个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她一定很幸福!”叶欣然深吸了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凌风轻笑,站起身来,目光像是穿透了无尽的空间,落在了玄空宗,见到了那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想说的是,当时的情况和现在何其相似?”

    他眼眸燃烧了,透发出凌厉气势:“那么,我可以打破一次,为什么就不能再打破一次?”

    这一刻,他小脸很灿烂,如朝霞,朝气蓬勃。

    之前,在他得知自己体内的情况,也的确很绝望,从高峰掉进低谷的感觉很不爽,最关键的是,他看不到希望,除非是武神出手,否则,谁都救不了他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忽略了一个东西,那就是虚空道!

    这是一门古老的功法,由炼体入道,打破血肉的极限,挑战天地万道,更厉害之处,它可以逆转,每一次逆转都如同新生一样,会让血脉变得更恐怖,再加上涅槃之火,他完全可以焕然新生。

    更何况,在他魂海中,还隐藏着太一真水,如果它出现的话,即便是龟裂的丹田都可以痊愈,现在问题就是如何,把金之力驱逐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全新的旅程,凌风已经杨帆,正等着出发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很不同!”叶欣然怔了片刻,她以为凌风会低迷一段时间,没想到他又“绝境逢生”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连她都被凌风的锐气震慑了,有些人遇到挫折,就自暴自弃,恨天恨地,可是,有些人却可以直面苦难,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能够成为武神的,不一定是天赋多么恐怖,而是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啊!

    “少主!”

    隐、秦傲来了,林咏以及逆神众来了,他们眼神炙热,这才是他们的少主,如果这样的人不能成功,那么,这天地就没有一个人可以成功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凌风,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茧,被千万道束缚着,可是,一旦他打破了这层束缚,那将是浴火重生,如涅槃凤凰。

    他们期待着那一刻的出现,同时也被凌风这种气魄征服了,那一声“少主”是真正发自内心的。

    “天骄,当该如此!”

    逆神之主来了,他笑意盈盈,对于凌风很欣赏,作为古武者,如果连这一点挫折都无法阻挡,那就愧对了先辈的看重。

    “逆主。”凌风淡淡地笑道,众人的关心,就像是一股暖流,撕开了他心中的阴霾。

    “凌风,蛮荒秘境马上就要关闭了,你们都会被传送出去。”逆神之主望着远方,眼神中有一些留恋,他在这里已经足足五十六年了,就这么离开,多少还是有点不舍的。

    不过,为了古武,他愿意舍弃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们逆神也要进入神武大陆,只是我们都不太了解,你有什么想法?”逆神之主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凌风蹙眉,逆神是一股潜势力,暂时不能暴露,否则,会被整个神武大陆当成小白鼠抓去研究的,在他们没有成长起来,可以媲美超然势力之前,只能隐忍下去。

    而如何安排这样的势力,也的确让他很头疼。

    “首先,你们怎么进入神武大陆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用担心,我逆神这么多年下来,岂能连这些都想不到?”逆神之主轻笑,在古武禁制开启的时候,他们就已经着手准备了。

    “在逆神有炼器师,可以镂刻传送阵,把我们都送出去。”逆神之主说道:“关键是,我们要前往哪里?”

    “蛮荒秘境处于西神岛范围,所以,逆神众可以先进去灵岛附近。”凌风大致把神武大陆的几大地域说了一遍,特别是西神岛,又把灵岛所处的位置告诉了逆神之主。

    “只要有了坐标,一切都好办。”一位白袍老人走了出来,满脸堆笑,而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无疑,他就是逆神的炼器师,这段时间一直在精心准备,只剩下一个坐标了。

    “之后呢?”逆神之主并不满足,像他们这样的势力,自然不可能满足在一个势力之下的。

    他们有吞天的野望啊。

    “南荒!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一眯,一抹冷笑就散发开来:“南荒在神武大陆中,相对薄弱,底蕴不及西神岛,势力错综复杂,完全可以作为一个起点。”

    “起点?!”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,这也代表着他们不需要依附在任何势力之下,完全可以低调的潜伏下去,静静等待着一朝崛起。

    “正是!”凌风扫了一眼众人,说道:“逆神众力量还很薄弱,我们需要一段时间的潜伏,而南荒武国就是最佳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吞掉所有势力,把整个武国打造成逆神的后方,那也会成为我们年轻一代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逆神众一个个眼神火热,凌风的野心不可谓不大,但这正和逆神众的胃口。

    凌风就是一头狮子,当他亮出獠牙的时候,逆神众就会变成一头头恶狼,而只要给他们一个起点,以他们的实力,完全可以撑开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“我来自南荒,与陈家的关系很不错。”凌风说道:“师姐独孤雨月、老师云梦都在里面,不过,这段时间过去,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,如果他们敢生异心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下去,但所有人都是一凛,显然,那几个人对少主还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不久后,我们会回到灵岛,我们在那里汇合,而后,你们就尽快赶去南荒武国,暗中帮助他们,斩除仇敌,等我回到南荒的时候,我要倾尽整个武国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逆神众抱拳躬身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