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零七章 萌翻了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冰霜降临,形成了三丈风暴,把叶欣然笼罩了进来,恐怖的寒力,几乎要把她冻结了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白虎长啸,冲进了冰霜中,爪子拍杀而下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平面涟漪,把冰霜打碎,压落在叶欣然身上。

    虽然,这只有一重天,但却是七重天的融合,也是隐藏最深的杀招,伟力滔天般的淹没了叶欣然,令她身上的血肉都开始裂开,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。

    “撕拉!”

    余洋手持战剑,也杀了进来,冲天的剑意,扯出了一条黑沉沉的幕布,斩杀在叶欣然身上,把她肩头刺穿,肩胛骨都被切断了。

    “呃啊!”

    叶欣然倒飞,苍白的脸颊上多了一抹病态的红晕,而后,她大口喷血,肩胛骨一块骨头都掉了出来,左手形同被废掉了。

    而后,她的身躯摇摆了一下,如同断了线的风筝,倒飞出袖里乾坤。

    无疑,这是被白虎重伤的,那一重天太厉害了,让她脊骨都咯吱直响,差点断掉了。

    不止于此,她感觉浑身血肉都被冻结了,血脉的运行受阻,让她难以发挥出最强大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一击重伤!

    在四大少主联手情况下,叶欣然也要一败,完全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要知道,余洋、江平真正战斗力施展出来,都勉强可以和一级武尊媲美了,而四个人一起击杀,就连一级武尊来了都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这不是叠加那么简单,像他们这样的高手,一个眼神就已经明白彼此的心意,截杀之后还是截杀,如同天罗地网,叶欣然根本躲闪不开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叶欣然大口吐血,脸色很难看,身上的剧痛,让她眼眸充血,充满了杀意。

    但眼眸深处,也有着浓重的无奈与悲叹,她虽然天纵奇才,但面对四人,却也只能俯首被斩,连一点希望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绝望!

    这就是她的心念,直到现在逆神众还没有杀过来,却也阻挡住了五大势力武者杀过来,这显然也是他们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而凌风不见,只能依靠她一个人拼杀!

    现在已经到了最垂危的时刻了,她杀不掉所有人,只能竭尽全力拉上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自此,逆神再无崛起的希望了啊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她最悲愤的事情,古武禁制被打开,古武传承也出现了,可给予他们的不是古武的盛行,不是他们傲视天下,而是毁灭。

    “难道,这天这地都不容许古武出世吗?”她心中泣血,而后苍白的笑了。

    比泣血玫瑰还要森寒。

    冷如刀锋,寒如冰雪。

    “来吧,最后的决战!”

    叶欣然咬了咬牙,脸颊冰冷,她知道自己今天是很难活下去了,但她也绝不能让眼前这几个人活下去,今天她要血战天地,让蛮荒感受到古武者的戾气,让神武体悟到他们的怒火。

    让……苍天霸血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如舌战惊雷,叶欣然杀了出去,她一面打出了锁龙缚,全面笼罩向狐子媚,一面催动战剑,令九道圣光全面发光,凌厉的剑意粉碎一切,斩杀向江平。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

    锁龙缚快若闪电,而且更加的诡谲,从狐子媚四面八方出现,无论她怎么躲闪都来不及,伴随着那一道声音,狐子媚被锁住,连同那一头头妖狐一起,都被困在了金光之中。

    而那狐媚天下,自然也无法影响到叶欣然了。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九道光融合了,形成了一道剑虹,凝聚在战剑之上,绽放出令天地万物都在暗淡的光芒。

    叶欣然的身体要被掏空了,源源不绝地涌出了战力,填补到战剑之中。

    人绝惊世!

    在如此形势之下,叶欣然再次动用了人绝,不惜战死,也要拉上江平,那头白虎先后两次击伤了她,也让她暴怒了。

    “全力抵挡!”

    四人全部变色,那人绝就是禁忌杀招,不动则已,一动必然会有人流血,而如果江平被杀了,那么,他们三人的形势就会更不乐观了。

    因为,谁也不知道叶欣然可以施展出几次人绝,但他们却不敢赌。

    “呛”“呼!”

    袖里乾坤杀来,无尽剑意如雨点一般漂泊而下,放佛顷刻之间就可以把叶欣然淹没了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还有白虎战力,咆哮着而来,力量都被飙升到了极致,把罡风撕成了一块块碎片,力量所至,一切都被打破。

    这就是三人的战力。

    当他们全部杀向一个人的时候,就连武尊来了都要摇头。

    一撸到底的绝杀!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四股罡风决战在一起,不断地对抗,激烈程度就如同沸腾的油中倒进了一滴水。

    飞溅出来的涟漪,漫天激射,形成了冲天的豪芒。

    “喀擦喀擦……”它们如同闪电一样,四面八方的涤荡起来,把那一个个符文粉碎了。

    不过,人绝很非凡,一路杀了下去,把白虎力劈成两半,任由它无声哀嚎,江平倒退,但还是被那凶狂的一剑,撕开了血肉,斩断了肋骨,胸口留下了一个巨大的伤口,五脏六腑都清楚可见,鲜血如水泼一样,疼的他浑身直哆嗦。

    而后,人绝就迎上了袖里乾坤,从中间劈开了一条光道,什么冰霜,什么衣袖都被撕裂了,那吴凡也急速倒退,在战力上他不及江平那样强大。

    不过,人绝的力量也被大大的削弱,当它撕裂袖里乾坤的时候,只剩下了一点涟漪在荡漾。

    恰在此刻,余洋手执君子剑杀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叶欣然倒飞,比来时的速度更快,而余洋持剑追杀过来,“噗”的一声,刺进了叶欣然的血肉当中,把她腹部捅出了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“滚!”叶欣然俏脸更白了,她抬手就是一击,把君子剑给震开,逆杀之境全面展开,迅速地向着后方爆退。

    “想走。”

    蓦然,一声冷笑传来,狐子媚已经撕开了锁龙缚,它没有了叶欣然力量的催动,以她的实力,完全可以斩碎。

    不过,她没有贸然地杀过去,而是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当叶欣然后退的时候,她已经截断了后者的退路,九道圣光杀出,形成了一头巨大的妖狐,九尾可以遮盖整个战台了,它眼神冷厉,直扑而下。

    妖狐九尾撑开!

    那是一片天啊!

    “咻!”三条狐尾缠住了叶欣然,向后迅猛一拉,而另外六道狐尾从天空中杀下,只卷向叶欣然的脖颈。

    绞杀!

    “断!”

    叶欣然身上的圣光燃烧,掌心出现了一柄匕首,“撕拉”一声,就把三条狐尾斩断,下一刻,她催动战剑狠狠地向上去迎击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接连六声,六条狐尾被打退了,但是,战剑也被打飞了下来,划破了叶欣然的手指,鲜血如注,染红了她的白衣。

    “冰圣,受死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余洋杀了过来,一剑挑碎了叶欣然的腹部,而后,一掌把叶欣然打飞了出去,令她身躯踉跄,如同被剪断了线的风筝,一头栽倒在战台上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这是叶欣然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倒下,她独自一个人面对四大少主,血战到了这个地步,可以说,在年轻一代都找不出这样的武者。

    她霸道强势,但最终还是要倒下。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

    她踉跄地站起身来,张口就呕出一口血,里面夹杂着五脏碎块,让她整个人都虚弱不堪,娇弱的如同一朵水莲花,不胜凉风的娇羞。

    冷傲的冰圣重伤了!

    她的一只眼睛已经被鲜血染红,俊俏的面庞也变得血淋淋的,放佛一幅瑰丽的画卷,被人从中间撕开,让人心都在抽搐。

    腹部在流血,圣光在那里冲突,连如血丹都抑制不住。

    “冰圣,今天就是你的祭日!”

    江平强忍着心口的剧痛,表情狰狞地说道,他恨极了眼前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而后,四人都向着叶欣然走来,后者已经是樯橹之末了,对他们已经构不成威胁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杀她之前,是不是先问一问我的意见?”

    突兀地,一个少年穿过了烟霾,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,他目光阴寒,煞气惊天。

    他一席白衣,发丝散乱地披在肩头,脚步中带着无比沉重的力量。

    挺拔的身躯,如一座巍峨的大山,竖立在众人的后方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就是一座山,因为他肩头上扛着一面古老的山石,硕大无匹,连战台都因着他而震颤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句话,打破了肃杀的氛围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忍不住回眸看了一眼,顿时间,四位少主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,眼底有惊诧、费解与浓重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天凌!”余洋恨声说道,后者俨然就是一个不死小强,竟然可以从那风暴之中活下来。

    更让他脸色难看的是,天凌的出现,也代表着五大势力其他武者,只怕已经全部毙命,只剩下他们孤零零的四个人。

    这是最惨烈的一战!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五大势力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,近乎全军覆没,只怕这道消息传回西神岛,会发生惊天的大波澜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你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松了一口气,一抹灿烂若朝霞的笑容,从她嘴角扩散而来,声音虚弱中,带着一抹娇嗔的味道。

    那一刹那的绚烂,让凌风都无比惊艳,他心中就只有一个词汇——萌翻了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