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六百零二章 一不小心就成了笑话

    滴答,滴答……

    鲜血从血袍轻风身上滴落下来,他口喷鲜血,脸格外狰狞,疯狂的嘶吼着。

    “呃啊!”

    那声音凄厉地让人头皮发麻,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败给了一位八级圣兽,准确来说,他是被阴了,傲娇鸟一直隐藏着真正地战力,直到最后一刻,才打乱了他的节奏。

    接连几刀,把他杀成了重伤!

    一切都不可挽回了。

    “聒噪!”

    傲娇鸟冷哼一声,把血袍轻风挑杀了起来,狠狠地摔在了地上,战刀沿着后者的胸口,一路劈杀了下去,把血袍轻风胸口撕裂了一个三尺多长的血口。

    五脏六腑、肠子都清楚可见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那凄厉的惨叫声戛然而止,血袍轻风带着不甘,双目彻底暗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半步武尊战死!

    这绝对是捅破天的大事,把四周的武者都惊懵了,冷不丁地向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此刻,傲娇鸟就是那最凶残的妖兽,单挑一个强大的武者,威风赫赫,鲜血与那一具尸体,把它金灿灿的身躯无限放大,到了让人仰望的高度。

    “太强大了,这只一头什么妖兽?”

    “如涅槃底蕴深厚,的确有资格与五大势力叫板,光是一头妖兽就可以斩杀半步武尊,这种天赋只怕都不逊色于神兽了吧?”

    人们议论纷纷,满眼都是小星星。

    对于圣岛势力来说,想要养一头圣兽不是很难,但神兽却是时间稀少,纵然他们有心抓一两头,都不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这只鸟,在八级圣兽的时候,就可以杀到半步武尊,天赋上已经可以和神兽媲美了,这让很多人都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“轻风!”

    一声怒吼,那青衣明月眼皮直哆嗦,心头也着实一惊。

    这才过去多久的时间啊,一位强大的天才就这么被斩杀了,即便是同为半步武尊的他都无法做到啊,那只鸟把他们都当成了大白菜吗?

    不过,现在他愤怒也没有什么用了。

    “叫嚣个毛,下一个就是你!”

    傲娇鸟拎着战刀,晃着翅膀,飞了过来,双瞳眼眸中满是肃杀,那枚丹药可以提升实力不错,但时间也有限,如果不能快速解决战斗,等到它跌落下来的时候,只怕他们就会很被动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斩杀其他人,这颗大白菜交给我!”傲娇鸟冲着隐、秦傲挥了挥手,后者已经是樯橹之末了,一味地死撑着,也只会徒增伤亡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隐、秦傲、云溪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今天是独属于傲娇鸟的战场,他们可不能抢了这个家伙的风头啊。

    “麻痹!”

    那青衣明月心中气恼到了极点,眼中杀气四溢,他竟然被一只鸟当成了大白菜,还有比这更羞辱的吗。

    这是赤果果的蔑视!

    以傲世宗那冷傲的性格,怎么可能容忍这样一只成精的雀鸟羞辱。

    “我会扒了你的皮,做成一个蒲团,垫在屁、股底下。”青衣明月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作为神雀,在这方面总是要吃亏一点的。”

    傲娇鸟冷笑着说道:“如果你被我杀了的话,我就不会拔了你的皮做成蒲团的,因为我看着瘆得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青衣明月脸都憋青了,牙齿磨的咯吱直响,胸口都快气爆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战斗力很厉害,但是在语言上,十个人都不是傲娇鸟的对手,它是可以把语言这把刀子发挥淋漓尽致的怪鸟。

    “你该死!”

    青衣明月深吸了一口气,强压着心头的怒火,举起了手中的兵器,向着傲娇鸟扑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可以说的比你更犀利一点。”

    傲娇鸟冷视着青衣明月,又捅了后者一刀子,而后,它也施展出了神血斩,爆发出了最强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它要一斩定生死!

    它要一击傲视天地!

    现在,逆神众已经是步步艰险了,凌风、叶欣然随时都会战死,所以,留给它的时间不多了,而之所以把青衣明月狠狠地羞辱一遍,就是为了刺激后者,让他在盛怒之下,不顾生死地杀过来。

    唯有如此,它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,干掉后者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以青衣明月半步武尊的实力,极力闪躲,把他们死死地牵制住,那对逆神众来说,就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战刀长鸣,傲娇鸟迎上了青衣明月……

    此时,无论是逆神众,还是五大势力武者都退了开来,为傲娇鸟和青衣明月腾出了一个巨大的场地,一方面是因为一人一鸟战斗力太过强大,一般的武圣如果被波及到都要重伤,另一方面,这是两大阵营最强的高手,如果有一方败了,那么,整个阵营都要被横推斩杀。

    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!

    一战定生死前程!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一人一鸟就杀在了一起,圣光发生了大爆炸,像是要把整个天地都掀翻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八八六十四道石阶,从第一战台上,平铺到第二战台,这里的压迫力明显大了许多,如果没有五级武圣的实力,根本就走不上去。

    但对于五大少主、叶欣然等人来说,这显然不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紫金的烟霾,形成了云霞遮盖在第二战台上,里面充斥着一股秘力,可以隔开武者的圣光,让人看不清第二战台中的事物。

    相比第一战台,第二战台就没有那么浩大了,但也纵横数里,上面烙印着一道道神秘的印记,哪怕是武尊都休想把战台给斩裂的。

    此刻,第二战台已经被清空了,五大势力少主联手,简直就是一场浩劫,那上百位冲到第二战台的武者,甚至连反抗和挣扎都做不到,就被他们给斩杀了。

    石阶已经被涌出来的鲜血染红了,而一具具尸骨堆砌在六十三石阶上,构成了一幅很阴森的画面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而在战台上,五大势力少主凝立着,他们饶有兴趣地看着对面一位少女。

    她如同晨曦中的花瓣,一颦一笑都给人惊艳的感觉,无论是从侧面、背后,还是正面,乃至于任何角度,都让人挑不出一点瑕疵。

    她美得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也是女人,但我却在你身上连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。”狐子媚妖娆地一笑,咯咯地说道:“冰肌玉骨,现在连我都开始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喜欢你。”叶欣然平静的直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狐子媚也不气恼,笑的花枝乱颤,问道:“难道我不漂亮吗?”

    “你很臭!”叶欣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狐子媚精美的笑脸一僵,这个答案让她很意外,但仔细揣摩了一下,她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显然不臭!

    所以,叶欣然说的是她心思歹毒,身体肮脏,她不仅嗜血,还会把一个个男人玩到干瘪,这也是身体和心里的双重臭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样,其他四位少主才对她敬而远之,他们也厌恶这样的女人,但是,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冰圣的鲜血,想来一定很美味吧?”狐子媚怒极反笑,眼神恶毒地盯着冰圣,既然脸上的那一层虚伪地表皮已经被叶欣然撕碎了,她也就没有隐藏下去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但是,你的鲜血很臭!”叶欣然淡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狐子媚眼皮都直跳,如果不是忌惮冰圣,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实力,无法战胜的话,她早就冲上去和叶欣然拼命了。

    她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都比刀锋还要凌厉,把她的身体、心灵全给捅伤了,甚至,她也怨恨起“臭”这个字了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今天你必死!”

    甘沉冷酷地盯着叶欣然,战意已经和野火一样燃烧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甘兄,和美女说话,要尽可能地温柔一点。”余洋优雅地笑道,他手中一闪,就多了一把白纸扇,“刷”的一声打了开来。

    白衣拂动,圣光四散,把他映衬地好似偏偏佳公子。

    “早就听说冰圣,冷如寒冰,可以和我齐名,倒是一段佳话。”余洋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再过几天就要立冬了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目光闪了闪,望着余洋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你在装逼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洋如遭雷劈一样,脸当场就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而且,你也很臭。”叶欣然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

    余洋心口中了两刀,可以听到血肉破碎的声音,他本来想造就一段佳话,可一不小心就成了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看着余洋吃瘪的模样,狐子媚嘴角一抹笑意一闪而逝,旋即就暗恼不已。

    她是在和被人比臭吗。

    “冰圣有一张巧嘴,只是不知道战力如何?”儒圣江平向前走了一步,即便是要杀人,他笑的依旧是那么优雅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有巧嘴,而是你们真的很臭!”

    叶欣然无比认真的说道,说完还轻轻地扇了扇小琼鼻,那模样娇俏可爱,如同这天地间至美的一片花海。

    她那是他们的纯情,那么的认真,就像是一个孩童,对着一众人做鬼脸说道:“不是我太聪明,而是你们太愚蠢。”

    甘沉、吴凡都很委屈,他们都是躺着中枪,心中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。

    留香正在扇脸,你们也不要客气。

    实在抱歉,今天困的很,码字都快睡着了。

    只能四更了,明后两天会补上欠下的两章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