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五百七十九章 少主真可怕

    人,对可怕的不是绝望。

    而是看不到希望。

    凝立在山峰之上,凌风、叶欣然浴血厮杀,他们斩杀了一个个武者,但伤势也越来越严峻,都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样下去了,要想办法离开了。”凌风摇头,他对逆神还是很失望的,如果他们有勇气和五大势力血拼,他就敢和整个神武大陆挑战,现在看来他们还是龟缩起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,隐忍有用的话,那么,要他做什么?

    他望了一眼叶欣然,后者也转过头来,两人对视了一眼,彼此都明白,形势不能再恶化下去,否则,他们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凌风给叶欣然打了一个隐晦的手势,她也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退!

    这是唯一的办法,他们要进入龙眠山之巅深处,尽管里面有着令人心悸的恐怖气息,但相比现在血杀,他们还是有活下来的希望的。

    此时,天地昏暗,他们已经从清晨,一直战斗到了现在,不要说凌风、叶欣然了,就连五大势力武者都感觉疲倦了,但谁能不能示弱,因为那样只会招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凌风、叶欣然没有贸然行动,而是在等着太阳下山的时候,夜色虽然对武者的影响很小,但那也是影响,可以尽可能地减少他们所受到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突兀的,地面上的乱石颤动了一下,在大战余威之下,它那是么的自然,放佛是被涟漪激荡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凌风目光一闪,他以为自己的眼神出了问题,因为那山石仅仅是动了一下,旋即,他的目光转向了叶欣然,只看到了一双猩红、疯狂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他们来了!”凌风心中狂热,他知道最后逆神众没有让他失望,他们杀来了,只是比他们想象地晚了一些,但也可以看出,逆神众在龙眠山下经历了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放佛青峰吹动着发丝,在山峰上,一块块山石轻悠悠地晃动了一下,那奇异的波动,连凌风也只有叶欣然、凌风可以察觉到,他们都是进入逆杀之境的人,对于四周的变化,也格外的敏感。

    他们像一柄柄被遮盖了锋芒的刀,静静地蛰伏在地上,哪怕是一些剑气已经伤到了他们的血肉,但他们依旧是磐石,不言不动。

    他们在等待着,眼神暗淡却有杀意汹涌的盯着他们的猎物。

    一刻钟,对于五大势力武者来说,眨眼即逝,但对于逆神众来说,却像是过去了一个漫长的夜晚,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少主凌风、小叔祖叶欣然被血杀。

    痛彻心扉!

    终于,天空最后一缕斜阳也落下了,昏暗的光芒,笼着了整个大地,人们的瞳孔都因此而收缩了一下,出现了片刻的黑暗。

    “为了荣耀!”

    也就是在那一刻,凌风举起了手中的断刃,身上的气势骤然喷薄而出,又一次地进入了逆杀之境,一时间,血光滔天,断刃爆发出了冲天的煞气。

    当他知道逆神众来了的时候,就已经悄无声息地吞了三枚如血丹,祭出一重石、二重石来抵挡五大势力武者的暴杀,暗中汲取力量,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而现在是时候反击了!

    “为了荣耀!”

    叶欣然也抬起了手中的战剑,舌战惊雷,金灿灿地闪电,瞬间从天空中斩落下来,如龙蛇一般的气势,震压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蹭蹭……”

    暗中一个个低垂着的眼睛亮了起来,手中的兵器好似獠牙一般狰狞了起来,他们也在心中默默地喊道:“为了荣耀,逆神的荣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寒光低沉地杀出,快若流星,他们从四面八方杀向了五大势力武者,而林咏几个人则是向那围攻叶欣然的高手下手,他们杀不掉后者,但却可以制造出慌乱,剩下的就交给叶欣然了。

    磨刀霍霍,只为这一刻!

    “啊,这是怎么回事?”五大势力武者都是大惊失色,他们本来就疲倦不堪,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凌风身上,而在山下又有着数百名武者镇守着,也不用担心会有人杀上来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逆神之怒,是轻易可以触犯的吗?

    而在愤怒之下,每一个逆神众都下了死手,一上来就是毕生最强的绝杀,天地间,多了一道道虚幻的影子,他们杀进了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“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顿时间,血浪滔天,在猝不及防下,接连有十五人没有躲闪开,被逆神众刺穿了头颅,红白相间之物,流淌而下。

    他们一击即退,又蛰伏到四周了。

    而围攻叶欣然的那十来个武者,也被打乱了节奏,让得叶欣然有了可趁之机,一剑杀掉了一位九级武圣,连带着一位半步武尊都被喉咙,如果不是他及时躲闪的话,只怕现在已经毙命了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,五大势力损失惨重!

    “战略性后撤!”

    凌风大喝一声,他那一刃杀掉了一位八级武圣,不过很快又从逆杀之境退了出来,小脸煞白煞白的,体内的力量都快要干枯了。

    而在此之前,他就和叶欣然打过手势,两人心意相通,在叶欣然那一剑落下之后,她也快速地退出战场,在逆杀之境下,她想要离开,还没有几个人可以留下她的。

    她在半空中打出了一个手势,直冲过去,与一样冲出人群的凌风快速地向着远方飞去,而逆神众则是悄然地退去,他们也知道这个时候冲上去,是很不明智的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战斗力,还不能把五大势力这么多武者全部杀掉,只会送命,而叶欣然和凌风则是要把这群人引进龙眠山之巅深处,再想办法突围出来。

    “三天之后!”

    林咏隐藏在黑暗之中,眼帘低垂着,身躯轻的就像是一片落叶,飘下了山峰,这是她从叶欣然手势中看出来的,少主和小叔祖会在那个时候突围,而他们要做的就是接应。

    “战略性后撤?”

    他嘴角轻轻地扬起,被凌风这句话给逗乐了,这分明就是逃跑好么,竟然可以说的这么清新脱俗,优雅的不得了,不得不说少主就是少主。

    “想逃走,岂能让你如愿?”血袍青年大怒,他们死了这么多人,连他身上都带着伤势,而冰圣和天凌依然活蹦乱跳的,这比扇他的脸还要难看。

    如果,真的让那两个人“战略性后退”了,他怎么去和少主交代?

    “逃你妹,我们这是战略性的撤退,等伤势痊愈了,我们会杀回来的。”凌风卯足了力气,一个劲地往前飞,而后,他连冲圣丹也吞了下去,顿时,他气血沸腾,那暗淡的力量又和觉醒了一样,散发出强烈的气势。

    冲圣丹和聚皇丹一样,都可以把武者的境界提升一级,不同的是冲圣丹是圣丹,不过,这种丹药凌风也就炼制了两枚,有一种圣药太难找了,他总共也就得到过一株而已。

    “逆杀!”

    他轻喝一声,第三次进入了逆杀之境,顿时间,整个人都跟闪电似得,“哧溜”一声,就把五大势力一众武者给甩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战略性撤退,麻痹!”

    血袍轻声大声怒骂,他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,逃跑都这么文艺,而这也正是他所担心的,这一次让那两个人逃了的话,那么,问题就真的大了。

    这才六个时辰时间,他们已经死了一半人,如果再让他们杀一次,他们会不会全军覆没?

    而更让他气愤的是,凌风逃得太快了,“哧溜”“哧溜”的,把他都甩在了身后,感觉就像是为逃跑而生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一定很擅长做这件事情吧?”他心里想道。

    “天凌,有种就停下来和我血战!”血袍青年怒声喝道:“冰圣,你怎么说都是一代天才,难道就这么可耻的败逃了吗?”

    他要激怒这两人,可惜他的愿望落空了,凌风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谁说我们败了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远远地飘了过来:“你们几千个废物,围攻我们,结果被他们杀的人仰马翻,死伤那么多,你怎么好意思说我们败了?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看你们也很疲倦,所以给你们一个休息的机会,等伤势痊愈,我们两个再来单挑你们一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五大势力一群人嘴都气歪了,脸憋得通红,是他在逃好么?

    不过,他们的确是死了太多人,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们也都是几十岁的人了,竟然还跟在我们后面吃灰,也当真是难为你们了。”凌风的声音又传来了。

    斗嘴,凌风忌惮过谁?

    “……”血袍青年想死。

    “心思缜密,辱骂的痛快淋漓。”林咏如壁虎一般贴在山壁上,远远地望着这一幕,嘴角忍不住扬起了笑容,这个家伙逃跑的时候,都要恶心一下敌人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在气愤之下,五大势力一众武者当真跟在他身后冲进了深处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少主,真可怕。”

    逆神众也“战略性撤退”了,他们只杀了一刀,虽然被抓住了痕迹,但也没有被五大势力重点攻击,毕竟,在盛怒之下,他们甚至连逆神众都没有发现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