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五百七十三章 魔一样的凌风

    残肢败叶。

    沼泽都被填满了,一些圣兽早就被这恐怖的涟漪吓跑了,连哀鸣声都不敢发出来,生怕遭来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而此时,白贲杀了过来,剑气如虹,比篝火燃烧的更加炙热,斩天花在半空中裂开,化成了无坚不摧的利刀,向前劈杀,即便是隐、秦傲都感觉身躯僵硬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斩天花竟然有束缚四周空气、天地玄气的能力,这也是为什么以两人的速度,还是遭受了重伤,差一点就死掉的原因。

    白贲太强!

    可现在他的对手是凌风,这一点束缚对凌风来说,就像是布帛一般薄脆,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就把这种力量撕碎,但是,他却没有那么做。

    “你当我拍不死你么?”

    凌风冷着小脸,反手就是一石头,二重石带着巨重,把空气都激荡起来,肉眼可以清晰的看到它如同水浪,正急速地向前撞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力未至,空气的劲气却已经打在了斩天花上,把那束缚之力粉碎成了齑粉,而后,二重石才砸了过来,“噗嗤”一声,那强大不可一世地斩天花,好似精美的瓷器,一碰即碎。

    它一寸寸地龟裂,化成了精纯的天地玄气,四散纷飞。

    二重石力量被削弱了三成,但依旧势如破竹地拍了下去,恐怖的力量,甚至让地面都裂了开来,不远处一片沼泽,塌陷了下去,被乱石给埋了。

    “黄金灵体!”

    白贲脸都青了,眼中也散发着浓浓地不可思议,他们对凌风了解太少了,只知道他进入过拜皇台,得到了惊人的奖励,但是,却没人知道他还是一个可以匹敌九级武圣的体修。

    更恐怖的是,这位体修还得到了炼体武者的兵器。

    于是,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抵住!”在二重石拍击过来的时候,他用尽全力,双手持着战剑,身上的八道圣光,比野火都燃烧的旺盛,一举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气息纷乱,四周的一切都被白贲杀出的那一剑绞碎了,它形成了一朵巨大的花朵,全面盛开,如同一个喷泉,无尽的圣光,正从里面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这是斩天花——盛放!

    “咚……砰……”巨爆之声,也在那一刻响起,二重石砸在上面,而斩天花也汹涌着圣光抵挡,让得凌风都有种打在棉花一样的感觉,毫无疑问,那白贲是在卸力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还是小看了凌风的体魄,百万斤的巨力,即便是打在棉花上,那棉花都要化成碎片的。

    “喀擦”一声。

    仅仅僵持了片刻时间,斩天花就碎裂了,上面的圣光乱窜,最后被二重石爆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当二重石砸在战剑上的时候,那白贲当即就跪倒在地上,双臂颤抖,武者之所以可以对付体修,那是建立在远攻的基础上,而不是白痴的和体修比拼体魄,可是,现在白贲就被迫承受了这一战。

    在巨压之下,他额头上冷汗直流,不要说反击了,就算想要躲闪都做不到了,因为二重石上的巨力越来越重,已经快要超过他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当他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,突然感觉身上一轻,那二重石竟然被抬了起来,这让得他大喜过望,以为凌风已经力竭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他脸上的喜色还没有完全绽放开来,“砰”的一声,二重石又砸了下来,巨重让他战剑都握不稳了,更严峻的是,他双臂骨头裂开来了,而他的双膝则是被压进了泥土里面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凌风又一石头拍了下去,而这一次白贲的双臂曝出了一团血雾,两只手彻底报废了,就连双膝也爆碎,痛得白贲浑身直哆嗦,他感觉五脏六腑,乃至于丹田都受了不轻的伤势。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二重石化成了一丈巨石,被凌风摁在白贲的脑袋上,而后,他大喝道:“都退回去,否则,我就不介意杀掉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五大势力武者都是一惊,冲过来的身躯,也戛然而止,都定格在了原地,手中举起兵器,但却只能憋屈的杀不过来,那般模样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凌风怒喝,他用力下压,让得白贲脑袋上鲜血直流,连脑骨都“嘎吱”直响,像是要碎裂了一样,这让得众人脸色大变,咬牙切齿地向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毕竟,白贲实力强大,乃是斩天宗的天才,他们也担心自己的冲动,会换来斩天宗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你站起来!”

    凌风很满意众人的表现以及表情,能让敌人憋屈、悲催,但偏偏又发泄不出来,别提多么爽快了。

    他想,现在五大势力一众人正在闹肚子吧。

    随后,他抬起了二重石,对着白贲怒喝道:“从现在开始,你是我的俘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贲浑身抽搐,脸色铁青,如果不是重伤,口鼻都在流血的话,他一定破口大骂:麻痹,难道你没看到的双腿都被你打断了么?

    你站起来给我看看。

    “哦,忘记了你现在是一个废人!”凌风“恍然大悟”的说道,而后,他走了过去,一把捏住了白贲的脖颈,把后者拎了起来,那感觉很怪异,放佛是在拎小鸡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白贲大口喷血,目光喷火了,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,从身心到人格地彻底摧毁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他手中一闪,二重石飞进了眉心,而断刃则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上,被他架在了白贲的脖子上,而后,他意气奋发,走在最前方,逼得五大势力武者黔驴技穷,只能忍气吞声的让开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而隐、秦傲亦步亦趋地跟在凌风身旁,警惕地望着四周,他们也担心五大势力武者会猝然发难,擒住了他们来要挟凌风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显然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五大势力虽然联合在一起,但彼此还是分开的,白贲是斩天宗的高手,如果他们不顾一切后果出手的话,成功了自然不会有人说什么,但如果失败了,他以及他所在的势力都会被敌视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啊!

    扑通,扑通!

    当隐、秦傲走到云溪、柳舒舒身旁的时候,再也忍不住了,一口残血喷出,而后,倒在了地上,他们体力耗尽,伤势也太重了,如果不是毅力坚韧的话,他们连这一段路都不过来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他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,在如涅盘这几人之中,除了叶欣然之外,也就少主凌风最是让他们放心。

    虽然,他有时候喜欢玩心跳,但在这个时候,绝对不会拿他们的性命来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“天凌,现在你们已经走出来了,快点放了白师兄!”一位少女走了出来,容貌谈不上多么的艳丽,但却很清秀。

    她眼睛血红着,无比心疼地望着白贲。

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凌风没有任何犹豫,把白贲扔在了地上,而后,断刃“一不小心”的手他手中掉了下来,又“很不小心”的刺破了白贲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啊,咯咯……”白贲惨叫一声,喉咙鲜血如泉水一般的汩汩涌出,很快就把地面打湿了,他的瞳孔不断地放大,最后散了开。

    “啊,白师兄!”那清秀少女发出凄厉的惨叫声,两行血泪就流了出来,随后,迅猛地向凌风扑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,我说我不是故意的,你们一定不会相信的。”凌风很无辜地拿起了断刃。

    “你当我们白痴吗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怒声大吼,气的七窍生烟,怒喝道:“天凌,我们已经放过你们了,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能出尔反尔?”凌风鄙视了一眼众人,像是看白痴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众人气结,他们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不要脸皮的少年,连出尔反尔都能说得振振有词,让人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“不要和我说什么信誉,因为这种东西你们根本没有。”凌风大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嘴角抽搐,咬牙切齿了半天,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他们五大势力连这种不要脸的事情都干出来了,还有什么资格和那个少年谈信誉?

    可偏偏他们觉得被侮辱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们感觉那个少年就是一个魔头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既然说不过天凌,人们还是觉得让他永久地闭嘴,仅剩下的三十八人,一起冲杀了过去,身上的圣光正以恐怖的势头,悍然冲起。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凌风进入了天人合一,他化成了一道清风,眨眼间就到了那清秀少女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他死了,你来做我的俘虏吧。”

    清淡地声音,冰冷彻骨,又蕴含着不容置喙的味道。

    而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,他一拳打了过去,一刃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拳光如崩雷,气势磅礴。

    断刃如虹光,锋芒无匹。

    “轰!”那清秀少女气急了,一刀就劈了过来,却被凌风强横的一拳给震偏了,而后,那柄断刃带着闪电气势,“噗”的一声,刺进了清秀少女的肩头,把她挑杀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,体魄金光全部压在了那清秀少女的身上,任由她如何挣扎,都无法撕裂开来,连圣光都被压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乱动,否则,我就杀了她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如同被雷劈了一样,身躯一下子停止了,一个个目光喷火地望着凌风:“天凌,你到底想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凌风戏谑地笑了起来,说道:“你们都自杀吧。”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