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五百六十三章 暗杀之最

    三刻钟,杀了三个人。

    叶欣然展现出了令人绝望、悲怆地战斗力,一刻钟杀一人,尽显女神的风采。

    她风淡云轻地转身,拎着正在滴血的战剑,向着龙眠山深处飞去,那里的战火,丝毫不逊色于叶欣然这一方。

    在林恺、宁善、张狂三人杀向叶欣然的时候,跟随着他们而来的上百人,也向里面扑去,他们还没有见到凌风几人,但直觉告诉他们,他们也不会相隔太远的。

    龙眠山之巅有一座绝岭,上面生长着参天古树,相比整个龙眠山,它们却要稀疏许多的,骄阳似火从枝叶的罅隙之间穿透下来,洒落在地上,形成了满地的碎银。

    分成了四个方向的五大势力武者,有三十人走上了绝岭,浓烈的圣光,比焰火还要炽烈几分,把四周的黑暗都驱散开来。

    这群人实力都不弱,特别是那为首的少女,乃是八级武圣,战斗力格外强大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在这个方向?”

    那少女肖蓝皱了皱眉头,他们已经追下来三里距离了,如果天凌几个人不是白痴的话,就不会距离冰圣太远的,否则一旦被他们找到,那就连救援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躲在其他三个方向吧?”跟在她身后的一位青年苦涩地摇头,神色很是落寞和遗憾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一次五大势力下了必杀令,谁能斩杀天凌,都会受到重赏的,冰圣又被那三个高手拦下来,这是绝佳的机会啊,如果错过了能让他们悔恨一生的。

    风无声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突兀地,一声轻响,放佛是剪刀风划破叶片的声音,轻的让人都听不到,可是,在场的都是天才,稍微地风吹草动,都会惊动他们的。

    “谁。”肖蓝一惊,顿时就回过头来,而后,她的脸色就难看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见,在一株古树旁,一个大龄少年紧紧地捂着喉咙,鲜血正从他五指间流出来,溅在了地面上,而他的瞳孔正在逐渐灰白起来。

    “玉辰!”顺着肖蓝的目光,人们也很快就发现那一个大龄少年,一个个大惊失色,也有人急匆匆地飞过去,从怀中摸出丹药塞进玉辰的口中,可惜却已经无济于事了。

    “他的喉咙被割断了,里面圣光还没有散开,正在破坏他的生机。”肖蓝脸色难看,这种伤势已经一般的丹药是无法挽救的了,而且他体内还有武者的圣光,除非可以驱散出来,否则,丹药也无法愈合伤口的。

    问题是,等到他们把圣光驱散出来,估计玉辰也早就死掉了。

    一击必杀!

    所有人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,这绝不是他们自己所为,而是有人躲藏在暗处,趁着他们疏忽的时候,一刀就斩掉了一位四级武圣。

    “是谁?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肖蓝大喝,当即就拔出了腰间的软剑,眼神如同刀锋一样,扫向了四方,然而除了风声,在绝岭上就再也没有一点声息了。

    “来无影去无踪,很高明的暗杀!”一位青年紧眯着眼睛,他们的实力都不弱,但是,却还在让人在眼皮底下杀掉了玉辰,这是挑衅,也是羞辱。

    “鼠辈一只,敢杀却不敢现身吗?”肖蓝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像是回应肖蓝一样,暗中一道光闪了一下,放佛是云烟,转眼即逝,在绝岭上,只留下了一道血线,它从一个青年的后脑勺上出现,很快就被鲜血染红了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又一个人倒下了,后脑勺都被劈开,哪怕是四级武圣,也没有能够发现,以及阻挡那一刀,无声无息就被人杀掉了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肖蓝怒了,软剑飞起了一串银色光芒,直接斩向了一株古树,“喀擦”一声,就把那三人合抱的巨树,从中间劈了开来,轰隆隆地倒下了。

    但是,在那株古树上,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影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几乎,就在古树倒下的时候,一道暗金色的光芒,猝然从泥土中飞出,把一位少女小蛮腰都斩断了,五脏六腑与肠子都流了一地,而她连一声哀嚎都没有来得及发出,就被圣光冲碎了魂海。

    防不胜防!

    这一刻,人们终于知道狼来了,有一个可怕的武者正躲在暗处,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,稍有一个不慎,就会被杀掉。

    狠辣、决绝!

    一刀杀过之后,他就会迅速退走,让人无迹可寻,即便是精神念力都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,这才是最恐怖的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肖蓝气急了,这到底是什么人,暗杀手段这么高明,即便她是八级武圣,都感知不到,这也是她最心惊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一点,不要分散!”她大喝着说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飞上了天空,身上的圣光全面盛放,在软剑之上,变成了十丈剑光,随后,用力斩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啵,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一刹那,气浪直冲上天空,地面被杀出了一道深深地沟壑,边缘裂开,像是蜘蛛网一般密集,而后,那一株株古树接连倒下,都被那汹涌的剑光摧毁了,形成了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暗杀最重要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掩藏!

    当四周的树木山林都被破坏了,他也会被暴露出来,到了那个时候,就是他的祭日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然而,就在古树倒下的那一刻,一道刀虹去势如同闪电,一下子就从人群之中爆了开来,把三位武圣全部斩杀,这一幕也把众人惊得面色如土,他们怎么都没能想到,那个人竟然就躲在他们的脚下。

    “白痴!”

    当肖蓝愤怒追杀过来的时候,一道轻飘飘的话落在了众人的耳中,而后,肖蓝那一剑就落空了。

    “狗胆鼠辈,藏头露尾的,难道就不能光明正大的一战吗?”

    肖蓝气的浑身直哆嗦,冲着四面八方吼道,而人们眼神漂移,不时地会注意脚下,他们也担心那个人随时会俯冲出来,给他们致命的一刀。

    然而,两刻钟过去了,那个人却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他离开了!”众人紧绷着的心都松懈了几分,遇到这样一个对手,让他们有力也无处发泄,找不到踪迹,就算把整个绝岭都夷为平地,又能如何?

    “继续向前,今天我一定要杀掉他!”

    肖蓝歇斯底里的说道,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敢说她是白痴呢,以她高傲的性格,怎么可能忍受这样的侮辱?

    而且,他们既然已经确定了如涅盘几人的方向,那就不可能这样的退走的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然而,正当众人迈步,想要追下去的时候,一道刀虹又出现了,而这一次是从他们的身后袭来的,快得惊人,刹那之间,就有两位四级武圣被斩杀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”那两人在刀虹袭来的时候,已经发现不对劲了,但是,他们还是没能躲开,当场被刀虹给斩断了脊骨,连五脏六腑都裂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这一幕发生的太突兀了,人们完全没有想到,在这样的情况下,那个人竟然还没有离开,他一直隐藏在地下,伺机而动,似乎早就预料到他们会松懈一样。

    这种隐忍太可怕了!

    要知道,八级武圣的感觉是很敏锐的,只要有一点声息,都会被发现,而那个人却像是龟息了一样,而且胆子很大,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都敢留下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这一次,那肖蓝终于感受到了气息,一剑就刺杀了过去,“噗嗤”一声,在那处地面上留下了一个大窟窿,地面上也留下了殷红的血迹,但是人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四级武圣,难怪只对四级武圣下手了!”

    肖蓝冷厉的说道,在那血水中残存着那个人的气息,不难看出是一位四级武圣,他虽然隐藏的很好,但只要一动手就会暴露出来,而且还被她一剑杀伤了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蓦然,一道龙吟声,从一块大石下传来,而肖蓝则是冷哼一声,一剑就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刻,在众人的背后,一柄狭长的刀锋,猝然闪现,夹带着死亡的气息,以及惊人的五道圣光,一举杀进了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“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刀太快,太凶,在施展出全力的情况下,它绝对是令七级武圣都要动容的力量,而在人们只用圣光防御,却没有施展出武技的情况下,它就是夺命的刀虹。

    当刀虹落下的时候,五位武者先后倒在了血泊之中,其中不乏五级、六级武圣,放佛是在回应刚才肖蓝所说的话一样。

    谁说我只能杀四级武圣了?

    你看看,五级、六级武圣我也照杀,你能拦得住吗?

    “不是四级武圣,而是五级武圣,战斗力可以和七级武圣媲美!”人们满脸的惊慌,这样的武者在他们当中,也就四五个人可以对付的,而在后者神出鬼没的隐藏身法之下,简直就是死神降临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一个人,而是两个人!”

    肖蓝脸色铁青,她上当了,那一声轻响只是在转移她的视线而已,而真正的必杀是在他们的身后,而且,更恐怖的是,在暗处不止一个人,那五级武圣一直隐藏到现在才出手,其隐忍的心性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太完美!

    堪称暗杀之最!

    与这样的对手为敌,让肖蓝脸上都沁出了冷汗,从内心深处有种无力感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