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五百五十九章 四面楚歌

    古武之力!

    它不是刀剑,不是冷厉的风,却比两者都要震慑人心。

    它代表着最亲近天道的力量,比圣光、体魄之力、精神力都要神秘,也是逆神最渴望的秘力,只可惜这么多年过去,逆神早就遗失了这一部分。

    所以,当凌风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,叶欣然、隐、秦傲都动容了,云溪、柳舒舒、傲娇鸟不知道很正常,所以,对于古武之力没有什么敬畏之心,而他们却是知道的,也正因为如此,他们心中才满是震惊,甚至是震慑。

    不是武者,不会明白丹药对于武者的诱惑力,不是厨师不会明白一道菜谱对于厨师的诱惑力,不是古武者更不会明白,古武之力对于古武的诱惑!

    “那奖励是古武之力?”叶欣然娇俏的容颜变了,无比严肃。

    “少主,你可千万别开玩笑,不然会出事的。”隐、秦傲都认真的说道,古武之力会令得整个逆神都翻天覆地的,就凭这几个字就可以让逆主疯狂,只怕会亲自赶来。

    而且,如果这是凌风胡诌出来的,只怕小叔祖首先就能把他灭了。

    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,而对于叶欣然来说,失望是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凌风神采飞扬,他儒雅的笑了起来,神秘的说道:“古武之术,里面记载着可以凝练出古武之力的功法,对于古武者来说,至关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。”隐、秦傲激动起来,双目炙热地盯着凌风。

    “给我!”叶欣然很直接,她虽然冷傲、冷酷,但是,这关系到她未来的古武之力,也难以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如今,一门二宗只怕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了,我想我是不会有事的吧?”凌风瞥了一眼叶欣然,在没有得到承诺之前,他是不会轻易交出去的。

    当然,他本来就没有想要隐瞒,古武之术太深奥了,都是远古的字迹,他只能看懂其中的一部分,在如今神武大陆,也只有逆神可以解读。

    合则两利,他没有那么愚蠢。

    当然,在此之前,他要想尽办法,得到自己想要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逆神少主,没有人可以伤到你。”叶欣然点头,而后伸出了玉手,不是一只,而是一双,深情款款,又无比的恭敬。

    “它是古武之术!”凌风没有矫情,当即就从怀中取出了那一页金纸,放在了叶欣然的手中。

    一刹那,天地亮晶晶。

    隐、秦傲、柳舒舒、云溪几个人都围了过来,他们也充满了好奇,那一页金纸竟然令得叶欣然都要低头,可以想象,它有多么珍贵了。

    “古武!”

    叶欣然抬起头来,双目湿润,娇躯都在颤抖,没有人知道这对于她来说意味着什么,这几年来,她境界一直被压制,也是她希望看到的,她以为只要给她一点时间,她就可以打破禁锢,凝练出古武之力。

    可惜,她最终还是失败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这一页金纸就放在她的面前,薄如蝉翼,重逾千斤!

    “古武之力!”

    隐、秦傲都惊呼一声,逆神是从远古走来的,虽然当今已经不是那个年代了,但是,在很多古籍里面,依旧记载着这种字迹。

    只看到字迹,他们就相信了。

    它不属于今世,它埋葬在远古,那沧桑的气韵,岂是一般武者可以模仿的?

    “臻水、臻火、臻土、臻金、臻木!”

    叶欣然喃喃而道,她双目痴迷,把那一页金纸逐个地辨认出来,五行之力相生相克,每一个都亲近天道,但威力却是无与伦比的巨大,至于上面所讲诉的阴阳、光明黑暗,倒是也让她暗自点头,这些都只是古武之力的一种,孰强孰弱很难说的。

    此刻,像是有一扇大门,正徐徐地推开。

    “秦傲!”叶欣然轻喝出声,无比的肃杀,也不容置喙。

    “在!”秦傲一愣,旋即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立刻通知逆神众,请逆主!”叶欣然珍而重之地将那一页金纸收入了怀中,这比她的命,比任何人的命都要重要,只因为它代表着古武!

    而今,他们已经被一门二宗盯上了,一旦武圣至境的高手杀来,即便是她都要不敌的,而古武之术是绝对不能落入其他人手中的,那就只能让逆主带回去。

    “是!”秦傲点了点头,转身离去,刹那就消失在密林深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小脸黑沉沉的,这都是什么人啊,那可是他拼命才得到的至宝,对于他何其重要,结果却落在了叶欣然手中,还要去请逆神之主过来,对于那个老头,凌风还是有点担心的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无所谓,反正古武之术都已经被他牢记下来了,即便叶欣然不会给他解释,他也可以从隐、秦傲身上旁敲侧击打听到那一个个古字的。

    “少主,你得到这种奖励,必然会传到一门二宗一众武者的耳中,以他们的精明,不难猜测到这会是惊天之物。”叶欣然慎重地说道:“你的天赋,你的炼丹之术,加上这种至宝,可以说你是他们必杀的对象,而且绝对是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凌风心沉了下去,从他决战金袍少年那一刻,他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了。

    “但,谁都不能动古武之术,否则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叶欣然俏颜冰冷,肃杀之气,跌宕乾坤,她视古武之术如性命,谁敢动她性命,她就敢和谁拼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凌风这叶欣然的表现不是很满意,什么叫“谁都不能动古武之术?”,难道他连古武之术都不如吗?

    不过,听到那霸气十足的“杀无赦”,他心里还是好受了一些。

    整整一天!

    秦傲才赶了回来,他脸色苍白,身上还增添了几道伤口,这让每个人都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小叔祖、少主,消息已经送出,逆神众誓死也会送到。”秦傲冷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点了点头,紧蹙的眉头松开了,她知道逆主已经进入了古藏之地,以逆神众的诡秘行踪,不出几天时间,这道消息就会到逆主手中,只要逆主杀至,谁都不可阻挡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们行踪已经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秦傲急声说道:“这一路上,我发现了不少武者,如果不是逆神众拼尽全力,帮我斩杀了那几个人,只怕我已经是死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动手了。”凌风脸色发冷,那一门二宗、樊楼、圣楼比他们更早地进来,完全可以从容地布局,只要他们走进深处,等待他们的就是一场狩猎,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尽快地离开啊。”柳舒舒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!”凌风摇头,这么长时间的准备,如果还让他们逃了,那么,一门二宗就都是白痴了。

    “的确晚了!”秦傲表情严肃的说道:“我们已经被包围了,五大势力正在向这里赶来,越是往外,所要面对的对手就越强大,以我们的实力是杀不出去的,哪怕是逆神众来了,都很难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云溪也急了,这是要坑杀他们啊。

    叶欣然、凌风对视了一眼,形势比他们想象要严重许多,本来他们是有信心甩掉五大势力眼线的,但是,因为拜皇台的意外出现,让他们完全暴露在众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又因为凌风逆天的表现,不被五大势力第一时间除掉才怪。

    “往深处去,找一个对我们有利的地方,逆杀出去。”凌风沉声说道,遇火想往下冲是很不利的,因为他们看不清形势,唯有继续进入古藏深处,一方面有诡秘的地势、恐怖,可以帮他们杀掉一些武者,另一方面,他可以趁着这段时间,恢复气血。

    “逆神众呢?”柳舒舒皱着眉头问道,她绝对这样也没有胜算,而逆神众绝对是一个杀手锏啊。

    “他们留在外面更有利!”叶欣然冷酷的说道。

    逆神众固然很厉害,但也就是几十个人而已,怎么可能抵挡五大势力的倾巢而出,让他们进来不仅会暴露,而且死伤也必然很惨重。

    但是,让他们留在外面就不同了,这是最隐秘的一股力量,可暗杀、可逆杀,让人防不胜防,可以帮助他们剪除一些强大的武者,逃出升天,又可以低调的隐伏下去,而一旦形势形成了,那等待五大势力就可能是雷霆一击,灭顶之灾了。

    “走!”下一刻,人们向前冲去……

    形势比凌风几人预料的还要恐怖,五大势力本来就恨极了如涅盘,加上凌风击败了武神年轻时,天赋与奖励都令他们忌惮与心动,这样的武者如果活下来,那才是他们最大的悲哀,所以,这一次就连五大势力的少主都来了。

    倾巢而动,只为了必杀!

    在两天的时间里面,整个驯龙山脉都被包围了,而五大势力正逐步地向着里面飞来,密密麻麻,天罗地网,远远地看过去,至少有上千人,不乏七、八级武圣,气势镇压在地面上,令得圣兽都匍匐了,这是最恐怖的击杀,而对于叶欣然、凌风几人来说,却是四面楚歌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