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五百五十七章 奖励

    臻水,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焚炎,火焰凶狂。

    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力量,一经碰撞,便爆发出粉碎天地一般的光芒,臻水汹涌澎湃,铺天盖地而下,而焚炎则是利刃,要从中劈开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两者不断的冲撞,惊起了一道道涟漪,连空气、天地玄气都被压爆了,整个拜皇台上空,有一种塌陷下来的感觉,那压抑的气氛,让得凌风都张口喷血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场风暴之中,他毫不犹豫地祭出了二重石,闪电之间,就把金袍少年给打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金袍少年倒飞了出去,气血枯败,胸口的骨头从后背刺了出来,五脏六腑都被震裂了,显然是重伤了。

    他实在太骄傲了,也太小看凌风了,能够和他战斗到现在的天才,岂能没有杀手锏,何况,这还是一个坑娃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他栽倒在拜皇台上,一道道金光从他飞散了出去,令他更加的虚淡,像是要从这台上缥缈飞天一样,而那战斗力又打了一个折扣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二重石可是重达数十万斤,哪怕是凌风自己都是无法承受住的,更何况金袍少年在体魄上,还要略微逊色他一分的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凌风一冲而过,快的让人咋舌,他知道金袍少年有多么恐怖,这一暗招也只能偷袭一次而已,在这个时候,他所有的杀手锏都暴露出来了,如果还不能杀掉那金袍少年,他就当真没有看不到希望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精神力、体魄灵光都枯竭了,只能以那强大的体魄,加上火如冰逸散出来的力量,扛起了二重石,照着金袍少年就轰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砰……”

    尽管,那金袍少年反应很快,在落地的瞬间,就瞬间翻滚了出去,急速地站起身来,但是,凌风早就料到了,他的二重石已经“饥渴难耐”了,横扫在那金袍少年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一下,金袍少年也抵挡了,但依旧被打飞了出去,身上的金光不断的飞散,令他的气势越来越弱,已经失去了之前的威势了。

    “武神年轻的时候,也可以杀!”凌风大喝,他脚步踉跄,但依旧扛着二重石生猛地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金袍少年战戟直刺而来,三种力量还没有闪亮起来,就被那二重石给轰飞了出去,“咔擦”一声,他手臂折断,骨头龟裂了。

    “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凌风小脸很兴奋,虽然已经到了力竭的地步,但眼见着胜利在望,他还是无比激动的,而二重石虎虎生风,不断地暴杀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……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拜皇台都在回荡着这种声音,金袍少年被打的狼狈不堪,对于他们这样的武者来说,一步落后,就会步步落后,在密集与雨点一般的暴杀之下,他以重伤之躯,根本就躲闪不开,全面落入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还不死。”

    凌风满脸煞白,汗水涔涔而下,他已经摇摇欲坠了,接连杀出了十五击,但是,那金袍少年更狠,竟然硬生生地撑了下来,在这个时候,还能扭曲地站起来,着实把凌风吓一跳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不死小强啊,比他还耐打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他扛起了二重石,用尽了最后一次力气,狠狠地向着那金袍少年砸了出去,随后,他仰天栽倒了下去,连一根手指头都都动弹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突兀地,那金袍少年手掌心飞出了一柄利刀,只有一寸长,漆黑如墨,却快速绝伦,直射向凌风,“噗”的一声,斩杀在凌风的胸口,将凌风五脏六腑都震伤。

    透心凉!

    殷红的血水,沿着后背,不断地渗透出来。

    凌风有必杀一击,那金袍少年也有,只不过是被压迫到了最后,他才施展出来,但因为体力耗尽,它最终还是没能把凌风斩杀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二重石砸过……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金光溃散了,战戟粉碎了,曾经不可一世的武神年轻时,也倒下了。

    辉煌古武,也没能战胜凌风,金袍少年战死,跟着倒下的像是那埋没在历史中的远古时代,整整一个时代啊。

    古武沧桑!

    远古的战神都已经败了,但新的战神正在崛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已经四个时辰过去了,那天凌竟然还没有走出来,不会死在拜皇台上了吧?”

    “天凌虽然是千人斩,但是面对远古时代的武神年轻时候,也是没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武神啊,就是在远古时代都没有几个可以战胜的,天凌只是一个笑话。”

    古城池中,人们议论纷纷,一个个脸色阴翳,紧盯着光幕,隐隐可以听到磨牙的声音,被杀死了那么多人,他们早就恨死了凌风,自然不希望他可以战胜武神年轻时候了。

    不过,那拜皇台已经完全被金光所笼罩了,即便他们有心想要去看一看,也无法进去的。

    但是,已经过去四个时辰了,凌风依旧没有走出来,这说明后者可能已经被杀了。

    “小叔祖,少主他没事吧?”

    隐有点不放心了,凌风的战斗力有目共睹,同级为皇,绝对不是乱盖的,但是,这一次凌风的对手却是远古时代的天才,连他们也没有信心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叶欣然摇头道,那金光可以屏蔽她的眼眸,让她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“少主,不会真的死在里面吧?”

    秦傲担忧的说道,凌风对逆神太重要了,如果就这么死了,只怕逆主会气疯的,他们等了多少年,就是为了古武传承,绝不能在这里出差错了。

    “他会出来的。”叶欣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隐、秦傲大喜,对于叶欣然还是充满信任的。

    “他输不起,**!”叶欣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众人张了张嘴,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时辰,突兀地那金光一颤,紧跟着,一点一点的龟裂而开,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,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大战结束了!”众人都是一惊,旋即一个个紧张地望着光幕,有人希望凌风可以走出来,而有人希望永远都不要见到他。

    而叶欣然嘴角微翘,心头也松了一口气……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吞下了一枚如血丹,但也耗尽了心力,才止住了鲜血,那臻水太恐怖一点,杀伤力是一般丹药都无法压制的。

    虽然伤的很重,但那金袍少年最终还是被他斩杀了,这让他惊喜不已,而后,在丹药帮助下,他快速地疗伤,不过遗憾的是,魂海、体魄、丹田都呈现出灰暗的色彩,一片枯竭。

    “战胜武神年轻时,奖励古武之术!”

    一个清淡的声音,在凌风的耳畔响起,轻悠如风拂过,又像是一个女人的指尖掠过衣裳的声音,温柔又不刺耳。

    它也是从四面八方响起的,而后,一张薄如蝉翼的金纸,就飞到了凌风的双手之中,上面烙印着一个个古老的字,显得很深奥,凌风略微扫了一眼,竟然有很多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不过,那金灿灿的两个“古武”,他还是认得的。

    这是古武之术,也是他战胜年轻时的武神奖励。

    没有浩大的仪式,没有震撼的光芒,那奖励很平淡,只有一页纸而已,但是,这并不代表它不惊人心魂,至少对凌风来说是如此的。

    光是“古武”两个字就牵动他的心神了,而当他仔细地揣摩的时候,狂喜之色更是难以掩盖了。

    “古武之力!”

    他惊呼了一声,这张金纸上,只记载了如何把三种武道凝成古武之力,也就是五行之力,不过,它比紫风知道的更多,上面不止有五行之力,还有昼夜、阴阳之分,只是那更是少见。

    “古武之力,不局限于五行之力,但都是亲近天道的某一种武道。”紫风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古武真谛!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锐利,珍而重之地把那一页金纸收入了怀中,虽然他空前的虚弱,但是,这一切都是值得的,古武之力还有比这个更珍贵的东西吗?

    只要他形成了古武之力,就可以匹敌神武大陆最强的天骄,他有这个信心,也可以真正地走上古武之路,推开古武塔,再也不会有限制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个半个时辰,凌风身上的伤势都已经愈合了,折断的骨头,也暂时续接上了,还需要一点时间来滋养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他三种武道依旧没有波动传出,如同死了一样,对此,凌风也只能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随后,他站起身来,走出了拜皇台。

    一刹那,风云汇聚,一缕光洒落在他的身上,沐浴在光幕之中,他像是从远古归来的战神。

    整个天地都安静了下来,人们的目光都在颤抖,心像是被捅了一刀又一刀,整个人都不好了,他们一直在期待,却还是被打破,他们一直在坚持,却被虐杀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们心灰意冷的想死!

    柳舒舒、云溪的眼睛都亮晶晶的,就连叶欣然也是一样,而隐、秦傲、傲娇鸟等人则是满脸的震撼,他们都希望凌风可以做到,可是当他真正走出来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心头的悸动。 -->
  • 上一章
  • 目录
  • 下一章